第四一四章 查账天王就是我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3-04    作者:三戒大师

“广昌王和他这个姐夫的关系如何?”王贤又问道。

“感情很好,甚至好过和他嫡亲哥哥。”龙瑶答道。

“嗯。”王贤点点头,表示自己没什么要问的了。

龙瑶起身告退,走到门口时,却又转过身央求道:“大人,您要救救他啊,不然他会被那帮人害死的”

“还没那么严重,”王贤淡淡道:“如果广昌王遇到危险,本官自然责无旁贷。”

“多谢大人。”龙瑶深深一福,这才退下来。

第二天,贺知府又来府上,这次还带着三口大木箱,里头不是金银财宝,而是满满的账册。按照商定的流程,王贤将以查阅相关账册作为正式办案的第一步,这本是题中应有之义。

“所有账目都在这里了,上差需要人手么?”待差役放下木箱子,贺知府很是好心道:“知府衙门还有几个账房堪用,本官让他们撂下手头的活计,来协助上差如何?”

“多谢大人好意,不过不必了。”王贤却淡淡道:“下官还力所能及。”

贺知府心中暗笑,这小子果然还是个雏儿,就算你有举人的出身,但那跟看懂繁复的账目是两码事儿,况且这些账就算是老账房来查,恐怕到年底也捋不出个头绪来。何况双方约定,三天后,账册就将归还藩司衙门。

“那我就不打扰大人了,要是需要帮助,随时知会一声,我随时派人过来。”贺知府笑道。

“多谢府台大人,如有需要,我肯定不会客气。”王贤笑着把他送出去,关上大门回来,和二黑相视而笑。

“那货想不到,大人是查账的祖宗。”二黑嘿嘿直笑,王贤当年是怎么斗倒李司户的,他可记忆犹新。

“呵呵,本官样样稀松,唯有此事精通。”王贤哈哈大笑道:“上算盘

虽然说得轻松,这一省的账目,可远非一县可比,王贤丝毫不敢怠慢,从下一刻起,他和二黑等人便关在屋子里,寸步不出,废寝忘食的开工了……

霹雳啦啦如雨打芭蕉,王贤左手飞快的在算盘上拨动,右手则提笔做着记录。当他点点头,二黑便迅速翻一页,待他写满一张纸,二黑便拿到相邻桌子上摆好;待他查完一本帐册,二黑便取来另一本,同时将原先这本拿给外间的莫问誊抄下来……贺知府精明过人,却忘了王贤完全可以先把账本抄下来,回头慢慢看。只是王大会计急于了解情况,才会这么着急。

看着王贤差不多半个时辰,就能查完一本帐,二黑心里不得不再次深深佩服这厮…当年在街上一起混的时候,怎么就没看出他这么厉害呢?难道真是一棍子打出个天才来?他真有种也给自己来一下的冲动,只是想到多半成不了天才,反而极大可能会变成白痴,他才打消这个念头。

饶是查账天才,也用了整整三天三夜,才将所有账目查完。顶着兔子似的双眼,王贤写完最后一张纸,把笔一丢,支撑着站起来。

“怎么样大人,有什么结论?”二黑和周勇倒班,又不用动脑子,当然精力如常。

“先让我睡觉”王贤甚至没力气回寝室,就在书房的小床上一趟,头一沾枕头,便呼呼大睡起来。

年轻就是好,昏天黑地睡了一大觉,等醒来时,又是一条好汉。王贤一边揉着眼屎,一边问二黑道:“我睡了几个时辰?”

“几个时辰?”二黑苦笑道:“大人睡了整整一个对时。”

“哦。”王贤点点头道:“账册还回去了?”

“还回去了。”二黑笑道:“那贺知府不信大人能三天之内查完,以为大人是不好意思露面呢。”

“嗯,账目都誊抄下来了吧?”刚起床,王贤脑袋还有点发涨,对二黑的笑话消化不良。

“都誊抄下来了。”二黑笑道:“老莫是个仔细人,虽然比不了大人,但应该抄不错。”说着迫不及待道:“大人,快解读一下结果吧,您画得那些桃符,实在看不懂。”

“看不懂就对了。”王贤打个哈欠,摸着如打雷般的肚子道:“先吃饭,皇帝还不差饿兵呢”

“饭来了”话音未落,周勇笑着端个大托盘进来,盘上一碗热腾腾的大拉面,一盘熟切牛羊肉,配着酱油蒜泥,让王贤食指大动。风卷残云一般,吃的于于净净,连面汤都喝光了。

拍着鼓鼓的肚子,王贤舒服的打个饱嗝道:“拿来。”

“在这呢。”二黑忙把他写的那一摞纸拿过来,为了避免泄密,王贤用的是拼音和阿拉伯数字,基本上没人能看懂。

王贤仔细看了一遍自己写得东西,寻思了好久,叹了口气。

二黑瞪大眼,他也劳碌了好些日子,又被王贤钓足了胃口,实在想知道答案。

王贤却又叹了口气。

“大人,您到底叹什么气啊?”二黑憋不住问道。

“第一声叹,是替你叹气,睁眼瞎的滋味不好受吧。”王贤促狭笑道。

“大人的字……”二黑郁闷道:“大明朝也没有能看懂的吧?”

“要的就是这效果。”王贤笑笑,一弹那摞纸,眉头一扬,终进正题道:“第二声叹,是因为问题之严重,超出想象。前后运抵太原的粮草,足有四百七十万石之巨,然而现在账上可查的,只有二百三十万石不到了”

“啊?”二黑惊呆了:“那些粮食都去哪了?”

“三次往宣府送,三次在广灵县被劫,每次损失七十万石以上。”王贤沉声道:“加上储运的损耗,现在只剩一半不到了。”

“损失这么惨重?”二黑惊得合不拢嘴道:“这里头不会有猫腻吧?”

“当然有。”王贤斩钉截铁道:“而且大大的有”说着他便冷冷戳穿江西官方的谎言道:“一辆马车,除掉车重,最大载重不超过一千八百斤,就算所有马车,都是这样规格,一次要运送七十万石粮草,需要多少辆车?”

“需要……多少呢?”这种除法运算不是难为人么,二黑只好咂嘴回问道

“四万六千辆马车以上”王贤沉声道:“每次派出的民夫和牛马车,也都有据可查,三次运输使用的牲口,一次比一次少。且哪怕最多的一次,牛车马车骡车的数目加起来,也不过才两万辆,连三十五万石也运不了,请问,多出来的一半,是怎么运的?莫非有乾坤袋一样的法宝?”

“嘿嘿,怎么可能。”二黑挠头道:“果然有问题。”说着笑笑道:“就算他们有乾坤袋,也没法解释为什么不长教训丨明知道广灵县有匪徒劫道,还每次都要满载给人家送粮,莫非山西官员是那个什么……申物流的出身?”跟王贤混久了,他连申!物流,都知道,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哪来的梗。

结果连他这种没心没肺的家伙,都愤慨道:“二百一十万石粮食啊,就这么让他们弄没了”

“说的不错。”王贤点点头道:“但不止那些粮食,还有六万头牲口,无数盔甲兵器,弓箭枪炮”

“现在终于知道刘子进为啥那么强大了,纯属让这帮人给喂肥了的。”二黑愤然道。

“这些粮食车马,怕不是刘子进自己私吞的。”王贤冷笑道:“连年亏空的山西藩库、太原府库、平阳府、分州府……今年却是大丰收,基本补上了往年的窟窿”这就是王贤要似不相于的浙江藩司衙门账册的原因,现代审计学的一条基本原则,就是通过纵向分析各个关节、横向分析各个部门,来对账目进行审计。

“填窟窿于什么?”二黑不解道:“亏得又不是自己的。”

“平时自然不在己,”王贤啐一口道:“但明年可是外察之年他们当然要为自己的乌纱着想”

“瞎,这不是县衙六房常于的事儿么?”二黑惊呆了。为了应付检查,书吏们常向地方富户借入钱粮,待事后返还。想一想道:“不,他们比咱们还黑,咱们至少有借有还,他们却直接吞没了。”

“不错。”王贤点头道:“虽然账面上看不出来,但从钱粮变化的时间上看,至少一半的钱粮,压根就没往大同运,直接在太原就坐地分赃了”顿一下又道:“有样学样,运到大同的钱粮,肯定还会被扒一层皮,落到刘子进手里的,也就是三成最多不过四成”

“……”二黑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

“更可怕的是,”王贤的脸色也愈加凝重道:“他们如此肆无忌惮,必然是一早就知道,粮食肯定运不到宣府去,不然对不上账,他们统统要掉脑袋

“难,难道……”二黑艰难道:“他们一早就打定主意,瓜分掉一半钱粮,然后让刘子进来背黑锅?”

“当然这黑锅也不白背,刘子进起码得到了三分之一的物资,足够他发展壮大了。”王贤点头道。

二黑都懵了,他知道王贤看账本的功夫独步天下,却不想他竟然从账目上,看出这么多可怕的问题来。这是要官场地震,哦不,是要一片人头落地啊

王贤的眼睛里,却渐渐闪出光来,一副闻鼙鼓而思破阵的神态!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