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三章 瞧这一家子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3-04    作者:三戒大师

“好在大人把持住了。”周勇庆幸道。

“不过他们这一手,未免让人怀疑他们心里有鬼。”王贤冷笑道:“对了,你们相信这世上有鬼么?”

“相信。”两人异口同声道:“难道大人不信?”

“我信有鬼,但不信鬼能害人。”王贤想一想,摇头道:“鬼神害人之说,大多是人穿凿附会,要真有人会驱使鬼神,那历代君王就不要大军了,直接养一帮活神仙就是了。”这个年代,你要直接说世上没有鬼神,那是直接挑战别人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在你拿出铁证之前,人家信你才有鬼。哪怕是对自己的心腹下属,王贤也只能委婉的表达自己的观点。

“皇上也说过类似的话。”二黑想一想道。

“那当然,皇上要是信鬼神,也就不是今天的永乐大帝了。”王贤颔首道

“那大人的意思是,贺知府和晋王爷,都是在说谎了?”二黑问道。

“还不能说他们就是说谎,因为他们也能被蒙骗了,但总之事件真相,绝不是那劳什子刘子进在驱使鬼神,而是有人在装神弄鬼”王贤沉声道:“我们要做的,便是把真相查出来”

“大人准备怎么办?”周勇问道。

王贤正要答话,外头传来敲门声,周勇走到门口一问,卫士通禀说,是吴大人回来了。

周勇赶紧打开门,便见吴为立在廊下,有卫士在拍打他袍子上的雪。脱下湿漉漉的靴子。吴为进来,朝王贤咧咧嘴,刚要开口,却听王贤微笑道:“先吃饭吧,吃了饭再说。”

周勇便给他端上碗刀削面,吴为狼吞虎咽扒了一碗,用袖子胡乱抹抹嘴道:“大人,我们去了城东南十里外的黑驼山晋王墓,但没见到朱济僖父子。”

“嗯。”王贤点点头,这个消息并不算意外,他站起身来,缓缓踱步道:“老王妃离奇死亡,废晋王离奇失踪,这其中有没有关联呢?”

“这个不太清楚。”吴为道:“我们到的时候,因为怕惊到守墓的军队,是以悄悄潜入,结果发现他们慌成一片,在漫山遍野的寻找朱济僖,后来偷听到有个军官说,要赶紧报告王爷云云。”

“那么就有三种可能。”王贤想一想道:“一个是有什么人把朱济僖接走了,一个是晋王瞒着守军,把朱济僖悄悄转移了;一个是别的什么人,把他劫走了。”

“接走,劫走?”吴为道。

“嗯,如果是前者,那就是朱济僖的兄弟旧属之类的,我回头再问问龙瑶,看看有没有这种可能。”王贤缓缓道:“如果是后者的话,下手的很可能是白莲教。”顿一下道:“至于晋王下手的可能性,你们觉着大么?”

“大,”二黑道:“正如大人所言,如果是他于的,那么就和老王妃的死联系起来了,也许就是我们的到来,让他着急下了毒手。”

“是。”吴为点点头,老王妃是晋王的嫡母,地位在晋王之上,若是她想见钦差,晋王是拦不住的。如果她有什么证据,可以帮嫡长子翻盘,那晋王提前杀人灭口,就不是不可能了。同时,晋王也会警惕起来,为防万一将朱济僖一同除掉,也不是不可能。

王贤却缓缓摇头道:“我觉着可能性很小,废晋王不是阿猫阿狗,那是当今皇上的嫡亲侄子,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顿一下道:“如果朱济演真要除掉他,那应该是暴病、意外,或者于脆再推到刘子进头上去这样至少能交代过去。莫名其妙失踪算怎么回事儿?”

众人想想也是,废晋王失踪了,不能就这么算了,后面朝廷肯定要下旨寻找,说不定还要派钦差来折腾,这是已经坐稳了晋王宝座的朱济演,最不愿看到的。

“我们可不可以假设,”王贤站在窗前,打开一丝缝隙,让风雪刮到脸上,冰凉刺骨,令他精神一振道:“朱济演其实想把太妃和他大哥一并害死,谁知却被人横插一杠,提前救走了朱济僖呢?这样似乎更符合情理。”

“这假设有用么?”吴为问道。

“有用,如果假设成立,那晋王府就不是铁板一块,有人在监视着晋王,才能先其一步救人。”王贤笑笑道:“同时他大哥,也有翻盘的可能,不然没必要除掉。”又解释道:“亲王再大也不是皇帝,没有正统的名分,一旦被废,就是个废人了。如果他没什么能威胁到晋王的东西,晋王根本没必要杀他,别人也没必要救他。”

“所以大人的假设成立,朱济演就是想同时杀掉他大哥?”二黑瞪大眼道:“怎么绕着绕着就绕出来了?”

“呵呵,简单的推理而已。”王贤淡淡一笑,关上窗户,回头正色道:“今天还是很有收获的,我们了解了军粮案的大体情形,也推测出晋王府的恩怨纠葛。下面就可以有的放矢了。”说着看看吴为道:“你和闲云少爷还是得继续奔波,去一趟汾阳吧”

“汾阳?”

“嗯,贺知府说,汾阳知县也是被刘子进驱鬼杀害的。”王贤沉声道:“我观山西官场,颇有沆瀣一气、蛇鼠一窝的架势,但不可能所有人都是一伙的,一定有不肯和同流合污的人存在。那汾阳知县的死,很是蹊跷,值得我们去细究。”王贤细细吩咐道“而且晋王的两个弟弟封地也在那里,值得我们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必要时,可以亮出你们锦衣卫的身份,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安全。”

“是。”吴为点头应声,匆匆去了。

待其离去,王贤让二黑把龙姑娘再请过来,抱歉的笑道:“又想起个问题,麻烦姑娘了。”

“大人言重了。”龙瑶轻声道。

“你给我讲讲晋王爷的兄弟姐妹们吧。”王贤温声道。

“是。”龙瑶想一想,轻声道:“老王爷有七子三女,现在在世的还有六子,三位郡主均已早逝。嫡长子大殿下讳济僖,洪武八年生人,其后便封为世子,幼时曾在京师读书,后来洪武三十一年,老王爷薨逝,他回来袭爵成了晋王。饱读诗书、性情敦厚,说句冒犯的,就是有些书呆气。我父亲被皇上黜落后,曾经对他说,废了长史,离废王只有一步之遥。他害怕了,请求削除王府军队以自保,但皇上为了表现对亲王的‘宽容,,没有同意。他就以为没事儿了,继续和一班文人清客混在一起,把我父亲提醒他小心身边人的话抛到脑后,直到废他为庶人的诏书到府前,他还在大开文会呢。”

“二殿下高平王早逝,三殿下就是现在的晋王爷,之前已经说过了。”

“嗯。”王贤点点头,示意她说下去。

“四殿下庆成王朱济炫,封地在汾阳,风流好色,奢侈享乐,年纪轻轻就生了三十多个儿子……”龙瑶有些不齿啐一声,道:“六殿下永和王朱济垠,封地也在汾阳,自幼喜欢舞刀弄枪,结交江湖人士,据说什么样的凶人恶徒他都敢收留,官府也只能装没看见的。久而久之,山西地里的恶徒,竟都投到他门下,就连外省都有人慕名而来,这兄弟俩弄得汾阳一地乌烟瘴气,百姓苦不堪言。”

“还有五殿下宁化王朱济焕,是四殿下的同母弟弟,倒是个本分的王爷,平时不显山不露水,没做什么坏事,也没做过什么好事。不过当初他们兄弟上书揭发大殿下,他也是联了名的。”龙瑶说完,低头好半天,轻声道:“再就是七殿下了……”

“嗯,这位七殿下,你可以详细谈谈。”

“他今年二十岁,样貌堂堂、最类其父。”龙瑶面色微红道:“因为是嫡子,封王反而早于几个兄长。只是他年纪太小,在封地就藩,等闲不能来太原,也帮不上大殿下什么忙。听说大殿下事发后,他曾勃然大怒,要带兵杀到太原城,后来被太妃娘娘派人给劝回去了,这才没酿成大祸。唉,他还是不懂人心险恶,根本斗不过那帮哥哥。”

“广昌王今年二十岁,着实不小了,难道还未婚配么?”王贤悠悠问道。

龙姑娘登时面色惨白,半晌才低声道:“他半年前刚成亲,娶的是太原左护卫指挥使杨荣的女儿。”

亲王有三卫直属兵马,这也是亲王权位的最大背书,晋王所辖的三卫兵马,便是太原左护卫、太原中护卫、太原右护卫,共一万六千八百人。‘想不到朱济塥的老丈人还挺强大……,二黑在一旁听着,心里那个高兴啊,就甭提了

王贤又问了几个朱济塥的问题,最后问道:“三位郡主都早逝了么?”

“是,前两位尚未婚配便早逝,最小的容城郡主,也是太妃娘娘的嫡女。永乐元年下嫁给了太原右护卫指挥使之子陈斌,夫妻俩婚后一直很恩爱,但两年前难产去世了……”龙瑶轻声道。

“那陈斌,现在是什么官职?”王贤问。

“子承父职,太原右护卫指挥使……”龙瑶答道。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