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三章 中举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2-23    作者:三戒大师

十月十五,是浙江乡试放榜的日子,王贤尽管远在京城,但也在这天知道自己中举了……因为乡试取中名单会在第一时间快马奏报朝廷,以浙江和京城的距离,名单到礼部的时间甚至早于放榜。

如今的礼部尚书吕震,原先是建文朝的北平按察司佥事。燕王朱棣起兵后,他没有为皇帝尽忠,而是降于朱棣,被命侍奉世子……也就是后来的太子朱高炽,两人可谓渊源颇深。是以在年初太子监国期间,吕震的女婿主事张鹤朝参失仪,太子因为和他的交情,请蹇义宽恕了张鹤。朱棣返驾后,此事也成为皇帝打击太子的导火索,吕震与蹇义都下了诏狱,但旋即均复职……其实皇帝也不想这么快就放过他们,但实在没办法,朝政繁冗,离不开这些勤勉清廉的能臣。

如今吕震已成惊弓之鸟,指望他帮什么忙不太现实,但只是打听点消息还不是问题,所以朱瞻基第一时间就知道王贤中举的喜讯,赶忙兴冲冲到他家报喜

今日王贤难得有闲,正在听林清儿讲述,她是如何为迎接一大家子人进京而做准备的。太孙给买的宅子足够大的,但里里外外的下人数量不够,家什用度也要新添置,林清儿还搬出了正房,夫妻俩在西跨院住,把正屋留给老爹老娘,东跨院则留给哥哥嫂子,不能因为富贵乱了长幼。

这阵子王贤忙着幼军和卫队的事,根本没时间理会家事,听林姐姐处置的井井有条,细致周到,他不禁大感欣慰,搂住妻子的纤腰道:“清儿果然是为夫的贤内助”

这阵子家里没旁人,夫妻耳鬓厮磨、略无顾忌,大白天的王贤就敢毛手毛脚,往常林清儿也就随他去了,但今天却按住丈夫作怪的大手,红着脸道:“官人以后要老实点了,不然公公婆婆还以为妾身不守妇道呢。”

“错他们盼着抱孙子,那是望眼欲穿,看到我们如此努力,只会高兴才是”王贤笑嘻嘻道。

“就会胡说,”林清儿羞羞地用粉拳捶他道:“人伦大事和白日宣淫不是一回事儿……”

“人伦大事既然是人世间头等大事,为何要在更深夜静之时,瞒了众人就像做贼一样?”王贤却嘿嘿笑着逼近道:“可见圣人之谬矣,所以我们要在白日里,堂堂正正看着对方行事”

“歪理邪说”林清儿俏面嫣红,娇躯发烫,身子蜷缩在椅子里,声音娇颤道:“不要……”话音未落,一张檀口便被王贤的大口狠狠吻上,人也被按在椅上上下其手起来。这种情况下,林清儿也大感刺激,很快就动了情,把妇德暂且抛到脑后,忍不住配合上了,不一时便星眼迷离,云鬓欲坠,娇吟婉转起来。

两人战正酣时,突然听外头咣当一声,似有什么摔落地上。林清儿魂飞魄散,赶忙紧紧抱住丈夫,王贤低喝一声:“谁?”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外头一个娇怯怯、颤巍巍的声音弱弱道:“是婢子

“小茉莉啊。”王贤松口气道:“你作甚?”

“婢子,婢子给老爷和夫人上、上茶……”玉麝的声音断断续续,似乎跑了几里地,竟有些喘息道:“不小心绊了一下,打翻了茶盘。”

“这么不小心,”见妻子也放松下来,王贤恶作剧似的挺动几下,惹得林清儿使劲掐他一把,才努力正经道:“你先下去吧,待会儿我自会叫你。”

“是……”外头的玉麝满脸通红的应一声,地上的茶盘也来不及收拾,逃也使得跑掉了。

“呵呵。”听着外头没了动静,王贤笑道:“这丫头,竟有听墙根的爱好

“她那点小心思,能瞒得过谁?官人把玉麝收了吧”林清儿轻声道。

“这时候讨论这个话题,是不是有点不合时宜?”王贤苦笑道。

“妾身这肚子不争气。”林清儿让玉麝这一搅合,兴致大减,情绪也落下去道:“多一个玉麝希望会大很多。”

“第一她还不够年纪,第二我喜欢成熟的女子,”王贤极尽温柔的亲吻着妻子道:“第三,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成果,是因为我们还不够努力……”说着渐渐加力道:“所以娘子,我们要加把劲哦”

林清儿被丈夫重新感染,紧紧抱着他宽阔的肩膀,使劲点点头,竟破天荒的主动抬股迎合起来,王贤大喜过望,正要再战三百回合,却又听到一阵脚步声,继而又是玉麝那怯生生的声音:“老爷又是我。”

“知道。”王贤只好停下动作,无奈道:“又送茶?”

“不,不是,”玉麝忙解释道:“是太孙殿下来了。”

“今天黄历上肯定写着‘不宜行房,。”王贤啐一口,闷声道:“你让他先等着,老爷迟些再出去。”

“哦……”玉麝这次倒是乖巧的啥也不问,出去敷衍太孙殿下了。

那厢间,王贤两口子终究没法再鏖战下去,只好草草收兵,王贤苦笑道:“看来老祖宗让晚上行房,也是有道理的,至少没人打扰。”

林清儿摇头苦笑,紧闭着星目,双臂抱着双股,不肯动一动。王贤知道她是在尽可能提高受孕的可能,不禁一阵心疼,将蜷着双股的妻子抱到床上,拉过锦被给她盖上,轻轻亲了一下娇妻的额头,便整整衣服出去了。

可想而知,他那张欲求不满的面孔有多难看,让来报喜的朱瞻基,竟有些紧张道:“你,你中举了。”

王贤心中怨念道,我险些被你们弄的‘不举,,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怎么,你不高兴?”朱瞻基惊奇道:“还是意料之中?”

“高兴?我马上就要成为锦衣千户了,考个举人有什么用?”王贤淡淡道

“错错错,大错特错,”朱瞻基却摇头笑道:“想不到你也有目光短浅的时候你中了举人,又是立过战功的武官,这叫什么?文武双全为将叫儒将,为帅叫儒帅,那是最吃香不过的而且文官会把你视为同类,武将也会把你当成自己人,你这叫文武通吃明白么?”

“也可能被文官当成异类,也被武将当成异类,被文武同时排斥。”王贤却冷笑道。

“这种可能……也不能排除,”朱瞻基笑道:“不过我相信,以你的本事,肯定不会发生的”

“呵呵……”王贤笑笑不再矫情,事易时移,计划赶不上变化,承诺是一码事,能不能做到又是另一码事。原先金问那帮人答应,帮他由举人而进士,由进士而文官,但如今这路子已经走不通了…东宫属官一个不落的下了诏狱,金问也不例外,整个文官集团也噤若寒蝉,想想就知道,他们不可能再冒险,为自己在国家抡才大典上开后门了。

从举人到进士之间,还有会试和殿试,想凭着自己的本事考出来,实在需要有奇迹出现。王贤马上要去创造另一个奇迹了,不可能同时期待两个奇迹,他只有放弃自己不切实际的进士梦,尽一切可能在山西创造奇迹。

朱瞻基却以为他还不甘心,只好拿出撒手锏道:“而且据我所知,你还可以继续参加会试”

“怎么讲?”参加会试是举人的特权,王贤知道有当了主事或者教谕的举人,还可以继续参加科举。却不知道当上五品千户,也可以参加会试,“不是说举人为州县正堂及以上官职者,不能再参加会试么?”

“是,通常来说,举人为官七品以上,就不能再考下去了。”朱瞻基得意笑道:“可我仔细打听了礼部的人,才知道并没有这样的条文,只是像你说的,规定举人为州县正堂及以上官职者,不能参加会试。显然条文限制的是为文官者”他看着王贤笑道:“像你这样中了举人为武官的,之前从没有过,所以律条也没有这方面的限制,你自然可以考进士了”

“这都可以?”王贤其实也想过这种可能,但总觉着太不现实,是以早就打消了念头。

“当然可以,”朱瞻基肯定道。

“但之前没有先例吧?”

“事在人为么,”朱瞻基笑道:“这点小事儿你别操心了,交给我好了。

“不要太勉强,不行就算了。”王贤假假的嘱咐一句。有机会他当然想考进士了,四个里就能中一个这次不行就下次,多下点功夫多考几次,瞎猫总会撞到死耗子的

“行了,别假装不高兴了。”朱瞻基笑着推他一把道:“嘴巴都咧到耳朵了。”

“有么?”王贤摸摸腮帮子,似乎还真是合不拢嘴了。

“当然了,想什么好事儿了?”

王贤‘只好,招认道:“我只是想到以后我家门口,可以树一面举人旗,还可以刻一块‘孝廉第,的匾了,似乎很韦的样子。”

“嘿嘿,挂在你老家就好了。”朱瞻基忍不住打击他道:“在京城,进士都不好意思炫耀。”

“那是他们太虚伪……”王贤嘿嘿笑道:“玉麝,去知会陈管家,说老爷我要设宴请客,叫他赶紧准备”

“老爷要请多少人?”玉麝小声问道。

“三五百人吧”王贤终于露出真实的心情,笑开花道:“老爷我中举人了,当然好好好贺一贺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