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一章 三路钦差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2-21    作者:三戒大师

“是啊,这个节骨眼上,父皇敲打我,怕是有深意的。”朱高燧皱眉道。这次都察院的官员弹劾他擅杀四品大员,原本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皇帝的那些话,实在大可玩味——什么朝廷不过是几座衙门,饭还是分锅吃的。这不是在明说朝中有派系,继而默认都察院的说法么?

虽然最后不许都察院再追究此事,但理由是皇帝有言在先,而并非因为他是清白的,这让朱高燧像吃了只苍蝇一样难受

“我怎么感觉,有点杀鸡儆猴的意思呢?”朱高煦咋舌道。

朱高燧翻下白眼,暗骂一声你才是鸡呢,低头继续烤火。

“你说这是为什么呢?”兄弟俩沉默一阵,朱高煦恨声道:“本以为父皇把东宫属官全都下了诏狱,下一步就是废太子了,谁成想竟一下子停了下来真是小看了那群文官的花言巧语和不怕死”

正如汉王所言,太子之所以能转危为安,离不开文官们前赴后继的保护,从皇帝最倚重的天官蹇义,最信任的老臣金忠,到最看重的大学士杨士奇,全都拿命在为太子担保,更别说那些下了诏狱的东宫官员,一个个宁死不屈,不肯说太子半个‘不,字。

什么叫实力,这就叫实力,不管你是软的还是硬的,在危急关头,有这样一群人豁出命去保护,就是皇帝也不能对你轻举妄动。

“其实最关键的,是东宫迎驾事件。”朱高燧盯着火苗幽幽道:“不是我们于的,也不是纪纲于的,分明就是老大的苦肉计他用这法子,在父皇眼里变成了受害者,父皇又生性多疑,怎能不起疑心,是不是咱们在故意整他”顿一下道:“然后那些文臣说话,才会管用。要是父皇没起疑心,那些文臣再以死相保又有什么用?”

“是这个理。”让老三这么一说,朱高煦心里通透了,嘿然道:“想不到咱们也有被栽赃的一天老大也会耍这种阴招”

“嘿。”朱高燧恨声道:“我早说过,别看他整天装着仁厚老实,心里阴毒着呢。”

“嗯。”朱高燧点头道:“他这招祸水东引厉害啊,让父皇怀疑起我们来,这才会敲打起你来,还不让我去山西平叛”

“是。”朱高燧点点头,倒一杯葡萄酒,轻轻摇晃着道:“不过我们也不必太担心,看今日父皇的表现,还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只要我们能把山西的事情处理妥当,那么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是谁也拦不住的。”

“不错,三路钦差我们占了两路,太子只有一路,而且是个一没品级、二没出身、三没资历的三无官,父皇这不明摆着在帮我们吗”朱高煦哈哈大笑起来。

“也不要太过乐观,”朱高燧的表情却不轻松道:“第一,这三路钦差,都颁了王命旗牌,有便宜行事之权,且都在山西境内行事,父皇此举大有深意啊”

“什么深意?”朱高煦问道。

“三路钦差虽说各有其职,但这三个案子又有重合之处,到时候难免相互冲突,”朱高燧沉声道:“况且父皇派那个王贤去,也不是在偏帮咱们,他已经是太子府能拿出手的,最厉害的角色了”

朱高煦一想也是,东宫的属官一股脑被关进诏狱去,其余大臣就是有心帮老大,也不敢往刀口上撞,此时的东宫,真是门前冷落车马稀,已经到了无人可用的窘境……也就那个王贤,还能让人眼前一亮。

若是到现在还小觑王贤,就太不应该了,仅凭他九龙口换太孙,孤身入鞑营,连斗马哈木、阿鲁台两大蒙古首领,最后竟顺利带着博尔济吉特部穿越大戈壁返回大明,就知道此人绝非一般人物。

“不过他一粒老鼠屎,还不至于坏了山西的一锅汤吧”朱高煦皱眉道。

“不得不防,”朱高燧叹气道:“我跟纪纲打过招呼,让他在此人乡试时做点手脚,就算废不了他也要缠住他,可听朱瞻基的意思,他还是顺利的考完了。”

“这小子,真跟老鼠似的,难抓的很。”朱高煦啐一口,突然笑起来道:“不过到了山西,他可碰上对手了”

“你是说……”朱高燧也眼前一亮道:“朱济演?”

“就是他,天下阴险狠毒之辈,无人能出其右”朱高煦沉声道:“他又新近得偿所愿,岂能让人坏了他的好事?”

“对,”朱高燧想一想,不禁笑了道:“王贤要查粮道受阻案,必然要对上朱济演,我看他甭想活着走出山西了”

“哈哈哈……”朱高煦去了一块大心病,放声大笑起来道:“我就说么,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就该我们兄弟成事了”

“嗯,呵呵。”朱高燧也终于露出一丝笑容,道:“应该是这样的,但还是要小心为上,我写封信给朱济演,叫他盯死那个王贤”

“好”朱高煦举起酒壶痛饮一番道:“只要山西这边不出问题,老大就救不回这一局了”

“二哥说的是。”朱高燧又皱起眉头道:“不过我还担心一件事,就是那刘子进,如今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留着他始终是个祸害”

“是啊,”朱高煦点点头道:“要不我怎么主动请缨去剿灭他?可惜父皇不肯答应竟要调查清楚了再说。”说着笑笑道:“好在派去的是我们的人,倒也不怕查出什么来。”

“还是小心为上,这个人选一定要可靠。”朱高燧颔首道:“另外,我已经让韩天成去投奔刘子进了,相信有他盯着,那边就出不了大乱子。”说着叹口气道:“如今天下大定,些许叛乱难成气候,还是与他们撇清关系的好。”

“那是当然。”朱高煦点点头,兄弟俩又说了会儿话,便散了。

两天后,王贤返京,前脚刚进家门,后脚朱瞻基就来了,兴高采烈道:“想不到你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说好了要接令尊令堂同来么?”

“京里的坏消息一个接一个,”王贤把他请到书房,轻声道:“我不是担心你吃不消么?”

“嘿……”朱瞻基闻言笑容一僵道:“是啊,黄师傅、杨师傅、金师傅……还有诸位东宫的师傅,统统都被皇上下了诏狱,就连蹇天官、金兵部、杨学士,也都未能幸免,朝堂为之一空啊”太子的后盾就是文官集团,这次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太大……

“蹇天官、金兵部、杨学士不是放出来了么?”

“那是因为总得有人操持国务吧。”朱瞻基叹气道:“但经此一事,金兵部也病倒了,我们竟有秋风扫落叶之感”顿一下道:“糟糕的事情还没完,皇爷爷对诸军的封赏已经结束,终究没有幼军的份儿”说着以手搓脸道:“这都是受我连累,我都没脸回去见他们了。”

“越是这种时候,你越得和将士在一起,不然他们会以为被抛弃了呢。”王贤劝道:“太子殿下没事儿,就是不幸中的万幸,只要你和太子都安好,我们就有翻盘的希望”

“我父亲也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朱瞻基低声道:“听说你回来了,他很是高兴,但他现在被皇爷爷下令闭门思过呢,所以不能召见你,让我跟你说一声。”

“让殿下劳神了。”王贤忙朝东宫方向拱拱手道。

“嗯。”朱瞻基深深吸口气,紧紧望着王贤道:“我父亲让我带话给你,疾风知劲草,板荡见忠臣”顿一下道:“另外,我想对你说的是,好兄弟,一辈子”

“殿下……”王贤哽咽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现在京里都说,皇爷爷已经有了废太子之意,”朱瞻基黑着脸道:“只是因为我父亲了十几年的储君,加上我这个太孙,没有证据,皇爷爷也不能轻动。”说着啐一口道:“我可是见到什么叫人情冷暖了,往常那些围着我转的家伙,现在一个都不见了,”说着叹口气道:“更让人伤心的是,连幼军也有不少人离开了……那可是我们出生入死的兄弟啊,到了这种时候,竟也不能免俗”说到后来,他竟有些哽咽了,黑黑的面膛上满是悲哀之色。

“也是可以理解的,现在风向对咱们很不利,那些目光短浅之辈,以为咱们是死路一条了,还不赶紧把子弟召回去?和咱们划清界限?幼军军官都是小辈,有几人能顶住家里的压力?”王贤轻声宽慰太孙道:“但那份出生入死的感情是不会变的。”

“嗯。你还不知道吧,皇爷爷已经下旨,命你为办案钦差,赴山西查办军粮迟运案……”朱瞻基缓缓道。

“我?钦差?”王贤错愕道:“你不是开玩笑吧?”

“朝廷大事岂能儿戏,皇爷爷当堂下旨,正式的上谕这两天就该到了。”朱瞻基道。

“……”王贤问道:“钦差难道没有品级要求么?”他还是不大敢相信,自己一个不入流品的小官,怎么转眼成了钦差大臣?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