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九章 唐赛儿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2-20    作者:三戒大师

也不知是吴大夫的医术好,还是林三哥的体质好,总之王贤出发之前,他已经能下地了。

能下地了,他便要告辞而去,王贤挽留他再住几天,待身体好利索再说。

林三却笑道:“你是官,我是贼,住在你这我心里不踏实。”

“三哥说笑了。”王贤笑道:“你是怕牵连我吧?”

林三笑而不语,王贤却洒然笑道:“我却是不怕的,若是为了一顶乌纱,连兄弟都不要,我宁肯不要这顶乌纱”

“好兄弟”林三对王贤这份义气深为感动,“你越是这样,我就越不能坑兄弟”抬手阻止王贤再劝,他笑道:“放心,鼠有鼠路、蛇有蛇道,兄弟我要是没有点门道,早被官府抓了多少次了。”

“好,我就不做小儿女态了。”王贤起身打开立柜,拿出个包袱道:“为三哥准备的行囊,务必不要推辞。”

“好,兄弟有通财之谊,我就不客气了”林三洒脱之辈,也不看里头都有什么,接过来背在肩上,想一想道:“至于唐姑娘到底是不是你那位红颜知己,等我见到唐长老,会设法让你俩见一面,放心,没确定她的身份之前,我保证没人能娶走她”

“三哥可是唐长老心中的乘龙快婿。”王贤取笑道。

“那是,哥哥我这么卓尔不群,”林三笑道:“只要她不是你那位,那就是我的了”

“嗯,我等三哥消息。”王贤点点头道。

该说的都说了,林三不再废话,告辞出去。本以为此次一别,再见无期,谁知道当天晚上,他又转回了。

当时王贤在跟灵霄下双陆棋,眼看就要输了,见到林三马上把棋子一丢,惊喜道:“三哥怎么回来了。”

“嘿嘿,兄弟运气不错……”林三笑道:“唐长老还没离开杭州呢。”

“哦?”王贤一想就明白道:“是被锦衣卫设卡拦下了吧?”

“是啊,锦衣卫和浙江都司,把各处水陆关卡都封锁了,唐长老他们只好先躲起来。”林三点头道:“我找到本教的落脚点时,发现他们也在。”

“现在关卡已经开了吧?”

“开了,但唐长老生性谨慎,唯恐有诈,是以没有急着离开杭州,”林三笑笑道:“唐姑娘也没走。”

“哦?”王贤心一热道:“快带我去见她”说完讪讪笑了,“我太心急,还是听三哥安排吧。”

“嗯。”林三点头道:“明天早晨,我们会过关,过了北新关,我让你们见上一面。”

“好。”王贤应声道:“到时候我也过关,我坐的官船显眼,三哥一眼就能看到。”

两人约好了,林三便转身离去。从来到去,竟没惊动王贤的护卫,这份功夫实在到了惊人的地步。若真得罪了此人,怕是脑袋都不得安稳……

王贤正沉吟,感觉有人踢自己屁股,回头怒道:“说好了不许踢屁股的

灵霄双手支颐,无聊的晃悠着白嫩嫩的小腿道:“已经等了你半个时辰,你倒是掷骰子啊。”她还没忘了那盘棋呢。

“咳咳。”王贤心说我掷个屁,怎么走都是输,拿起骰子沉思一会儿道:“灵霄,你想你小怜姐姐么?”

“想啊,当然想了。”一提起顾小怜,灵霄顿时忘了眼前的棋局,满眼思念道:“小怜姐姐做的点心真好吃啊”说着口水就下来了。

“除了吃,你就想不起点别的来?”王贤瞪她一眼道。

“她弹琴真好听,还会教我唱歌。”灵霄道:“我原先都是瞎唱的,自从得了小怜姐姐指点,进步可大了。”说着白某人一眼道:“可惜这头大笨牛听不出来。”

“咳咳……”王贤尴尬的咳嗽一声,又转个话题道:“怎么不见银铃呢,你们不是形影不离么?”

“她想一个人静一会儿。”灵霄撅着小嘴道:“重色轻友的家伙,为了个臭男人,就连好姐妹都不见了。”

“什么重色轻友,小小年纪口无遮拦。”王贤笑骂一声,小声问道:“她这两天,见小谦了么?”

“见了一面。”灵霄点点头道:“回来就失魂落魄的,饭也不吃,牌也不打,连我都不理了。”

“唉,时间是最好的伤药,让她慢慢的恢复吧。”王贤叹口气道。

“银铃进京的话,岂不便宜了小黑?”灵霄突然想到个严重的问题。“我可不想她嫁给小黑哦。”

“为什么?”

“生个孩子该多黑啊,不好玩不好玩。”灵霄使劲摇头,王贤绝倒,却又听她接着道:“而且小黑那家伙,看着挺老实的,其实忒阴险了”

“你怎么知道的?”

“我爷爷说的,”灵霄小声道:“我爷爷会看相哦,可惜还没看过你的面相。”

“呵呵”王贤心说,老牛鼻子还挺厉害,这都能看出来?不过也不算什么,小黑将来是要当皇帝的,不阴险还不被他叔叔们生吞活吃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直到把灵霄说得直打盹,王贤才笑道:“天不早了,赶紧回去睡吧。”

“不成,你得投骰子”灵霄却执着的很。

王贤无奈,只好随手一投,却不小心把骰子掉到地下,只好弯腰去捡,却看见灵霄那白嫩的小腿,那散发着香气的纤细小脚,竟让他心中一荡,不禁暗骂自己禽兽,赶忙深吸口气,坐起来道:“我看是……”却见灵霄斜倚在靠枕上睡着了,昏黄的灯光下,他端详着这个无邪的少女,才猛然发现昔日的小美人,竟是不知不觉长成了大美人……

正出神,却听她嘟囔道:“袜底酥,好吃”原来是在说梦话。

王贤不禁摇头苦笑,这小妮子,什么时候能长大啊

第二天,王贤启程上路,家里人则会稍后进京,是以他将侍卫一分为二,让徐恭领着一半,等着护送爹娘兄妹进京。灵霄虽然很想跟王贤一起走,但银铃正需要姐妹安慰的时候,她可走不开呢,只好等着大部队一起。

因为很快又会在京城见面,是以家里人没去码头送他,至于其他人,除了周臬台之外,王贤根本没通知,他知道自己如今的处境,只想清清静静的走,不想给别人增添困扰。

船离了武林门码头,行出顿饭功夫,便到了北新关,北新关是大明朝八大钞关之一,位于大运河的起点,南方运往京城和北方的货物,都从这里课税之后进入大运河。

加之前段时间关卡封锁,积攒了好些货船,开关后自然要有一段时间的拥堵。是以北新关的江面上满满当当,都是等待过关的货船。王贤虽坐的是官船,但毕竟不是飞船,只能等着前面的船只后头,一点点向关口挪动,等到过去关卡时,已经是当天下午……

过去关口的船只,无不张帆划桨,想尽快离开这鬼地方。王贤的船却在运河边泊下,命侍卫们生火做饭,他则立在船头,看似稳稳立着,手里的折扇却都要攥出水来,透露出他心中的紧张。

这段时间,王贤审视过自己对顾小怜的感情,肯定不如对林清儿,也不如对宝音琪琪格,但也绝对不是没有感情。话说回来,那样一个以他为天的绝色美女,任你铁石心肠的男人,也会动情的。何况他还算个色狼……

他已经打定主意,哪怕对方是林三哥,自己也不能把顾小怜让给他。只是她不跟自己回去怎么办?又不能用强的……王贤心里暗暗想着见面后的说辞,跟我回去,我会对你好的。,晕,这样太没力度了。

怜,是我从前不对,你给我个机会吧,我会改过自新的……,靠,这样太贱了。

垠我回去,这样力度是有了,也不贱了,可八成会自取其辱。

正在患得患失,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突然听到江上有人摇着船,放声歌唱道:

“江山如旧,朝京人绝。百年短短兴亡别。与君犹对当时月。当时月。照人烛泪,照人梅发……”

歌声悲怆豪迈,令人闻之黯然,王贤笑骂道:“林三哥,又不是生离死别,你唱刘辰翁的词作甚。”

“不过是一时兴起罢了。”那唱歌的大汉摘下头上的斗笠,不是林三又是谁,他笑着挑起舱帘道:“唐姑娘,你说你不姓顾,那就让我兄弟看看,也好死了他这条心。”

船舱里响起幽幽一叹,过了好一会儿,一个身披猩红披风,头戴幂罗的少女,从里面缓缓出来,探出纤纤玉手,摘下了罩面的轻纱。

一张倾国倾城的俏脸,便映入王贤眼帘,然而王贤眼里却没有惊艳,只有满满的失望这少女虽然颜色不输顾小怜,但却分明不是顾小怜……

“怎么样,兄弟?”林三关切问一声。

王贤摇摇头,强笑道:“小弟祝三哥贤伉俪百年好合了”说着朝那少女呲牙笑道:“嫂子方才唐突了,区区小礼,算是小弟赔不是了。”说完丢手将一个首饰匣子,扔给林三。

林三笑着接过来道:“兄弟你放心,既然韦无缺知道顾小怜,此事怕跟明教脱不了于系,我正好也要找他算账,一定帮你找到她”

“多谢三哥。”王贤笑着抱拳道:“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林三朝他一抱拳,笑道:“我和赛儿成婚,就不请你了

“我正好省了贺礼。”王贤笑骂一声,其实那匣子里的珠宝,价值数千两之多,就是他预备着,万一不是顾小怜,好给林三的贺礼。

两船交错而过,林三一直朝王贤挥手,那叫唐赛儿的女子,也朝王贤福一福,重新戴上了幂罗。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