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八章 雪中送炭去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2-19    作者:三戒大师

当他们撩开叫花子那一头乱发,仔细看那张鼻青脸肿的面孔,不禁轻咦了一声:“咦,还真像呢”

“什么像,分明就是”这时候杜百户正好回来,一眼瞥见不成人形的纪千户,登时魂飞魄散,连滚带爬下马,一脚揣倒那护卫,然后扶起纪千户,惨叫道:“大人啊,您怎么成这样了”

纪千户嘴角、鼻孔全都在流血,有气无力道:“给我抓,抓起来”

“快,把这些胆敢欺主的畜生抓起来”杜百户赶忙下令道。

马上,锦衣卫便将几个筛糠似的门卫绑了起来,纪千户又道:“还有你…

“对,还有我”杜百户说完傻眼道:“还有我?”

“就是你这畜生,害得我这么惨”纪千户带着哭腔道:“还愣着于什么,把他给我绑起来,往死里打”

“哈哈哈哈……”王贤已经回到家里,听了手下侍卫,绘声绘色讲起卢园门口发生的一幕,他放声大笑起来,笑完了,擦擦泪道:“估计经此一事,浙江的锦衣卫会彻底夹起尾巴,我们也该准备回京了”

“不等放榜了么?”徐恭问道。

“不等了,太子和太孙现在的处境很困难,我们岂能在西湖边上优哉游哉?”王贤叹口气道:“这两天我们就出发。”

“那个林三怎么办?”徐恭低声道:“此人是白莲教的重要人物,大人不能和他牵扯过多。”

“是的,但这次不能碰他,”王贤淡淡道:“我已经允诺保证他的安全了

“一切全凭大人做主。”徐恭恭声道。

这时外面侍卫禀报说,于谦来了。

“去吧。”王贤点点头,徐恭便退下。不一会儿,于谦进来了,朝王贤深深施礼道:“二哥什么时候回京城?”

“呃,就这两天。”王贤看看他道:“怎么,你有什么想法?”

“请二哥带上我吧。”于谦道:“我想到京城游学、增长见闻”

“你是想逃婚吧。”王贤挪揄笑道:“还想进京亲眼见见自己的情敌。”

“……”于谦被一语道破心事,不禁羞赧道:“是。”

“我是不会带你去的,我和殿下在京里,有很多大事要做,没工夫理会你小孩家家的儿女情长。”王贤却断然道:“你老老实实在家读书,别给我添乱

“二哥……”见被视为小孩子,于谦涨红了脸道:“你不带我,我自己也能去京城”

“那我管不着。”王贤对外面吩咐一声道:“那个谁,去跟于老爷说一声,他们家小谦要离家出走”

外面的卫士笑嘻嘻的应一声。

“二哥”于谦愤怒道:“你怎么能这样呢”

“我怎么不能这样?”王贤板起脸道:“小谦,你是未来国家的栋梁,将来大明朝还指着你力挽狂澜呢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一通大道理,讲得于谦晕头转向,趁着他换气时问道:“二哥,你到底想说什么?”

“把心放在学业上,不要再为这些儿女情长浪费精神了。”王贤道。

“…”于谦低头沉默一会儿,抬头道:“二哥是想把银铃,嫁给太孙吧

“我跟你说过,不想。”王贤瞪他一眼道:“银铃要嫁谁,一看我爹娘的意思,二看银铃的想法的,你给我老实等结果就行”

“那样太被动,不是我的风格。”于谦小声嘟囔道。

“你看看你自己,还有个要做大事的样子么?”王贤怒道:“要反省,好好反省自己”心说奶奶个腿的,自己是在拯救民族英雄啊,我怎么这么高尚呢我

于谦还在那磨磨唧唧不肯走,王贤只好使出了必杀:“我爹马上回来了,你想被堵在家里么?”

“我改天再来……”于谦一溜烟就跑掉了。

王贤倒没说话,半个时辰后,王兴业从富阳回来了,乡试后他自然要把老婆孩子接回来。王贵和侯氏也带着孩子来看他。据老爹说,他那几个便宜儿子也想来,被他拦住了,让他们过两天再来,县里那些大户也一样,统统不要打扰他们全家团聚。

王贤和王贵也有一年多没见了,见大哥胖了不少,脸上也有了富贵之气,王贤很是欣慰,兄弟俩道了别后之情,王贤抱过小弟笑道:“咱们三兄弟一起说话”逗得满屋大笑,老娘却窘得直瞪他,嫌他口无遮拦。

逗弄一阵子小弟,直到那小子饿得开始哭,才交给老娘进去喂奶。王贤对盘腿坐在那里抠脚的王兴业道:“爹,搬家那事儿,您考虑怎么样了?”

王兴业表情一下凝固,狠狠抠了几下脚丫子,半晌才叹气道:“故土难离啊。”原来王贤几天前,跟他提起全家搬到京城去住的事儿,这么大事儿王兴业自然不能马上给答复,说考虑几天再说。

这几天王兴业考虑来考虑去,觉着搬去京城忒没劲,自己在杭州城里住得惬意,还能隔三差五回富阳抖抖威风,感受一下被人尊敬的滋味。但一旦京城,那里达官贵人多如狗,富商巨贾贱如土,肯定过得忒没意思。

“爹,本来我也只是跟你商量,”王贤叹口气道:“但您知道,您回富阳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么?”

“什么事?”

王贤便将自己被明教妖人引到西溪,险些被锦衣卫歼灭的事情,简单讲了一遍。

王兴业听得毛骨悚然,他自诩见多识广,却充其量只见过杀人案子,实在想象不到,邪教竟能和锦衣卫联手谋害朝廷命官,而且是有大内侍卫保护的朝廷命官

看老爹面色煞白,王贤叹口气道:“儿子不孝,给家里人招来了危险搬去京里,至少天子脚下,没人敢乱来,太子殿下也会照应着点。”

“呃……”王兴业掐自己一把,定定神,看看门口道:“王贵,你去门口守着,别让人靠近。”

“哦。”王贵应声,走到门口,王老爹才神秘兮兮的问道:“听说,太子爷要败了,是真的么?”

“太子爷倒不了”王贤坚定道:“他是民心所向,上善若水。不过最近的日子确实不好过。”

“倒不了就行”王兴业精神一振道:“日子不好过,咱们才要投奔他,戏文里都是这样唱的,锦上添花哪有雪中送炭暖人心”

“主要还是考虑咱们全家的安全。”王贤道:“父亲若是同意,咱们就赶紧收拾收拾,您在官府的差事不用担心,我会让周臬台跟府台大人说一声,帮您告个长假就是。”

“那样极好。”王兴业还真是舍不得自己一身官袍,闻言心情大好,又问道:“王贵也一同进京么?”

“当然。”王贤道:“我会跟大哥谈的。”

“可惜他的生意,才刚红火起来。”

“这不要紧。”王贤道:“富阳县这边,我让陆员外他们给照看着,出不了岔子,我哥到京城开个文墨铺子,专卖咱们富阳的纸张,省得把利都让人家赚了。”

“你安排的很妥当,”王兴业点头道:“就按你说的办吧,我们什么时候进京?”

“越快越好,我会让徐恭他们留下来,护送你们进京的。”

“这么说,你要提前走?”

“雪中送炭么。”王贤笑道。

“嗯……”王兴业点点头,看了儿子好一会儿,方低声道:“一定要注意安全混口饭吃而已,别太拼命……”

“儿子知道了。”王贤点头应道。

晚饭时,老爹向家人宣布了全家进京的打算,男人们已经都知道了,女人们不禁错愕,老娘问道:“在杭州住得好好的,于嘛要去京城?”

“是太子殿下的意思,我们能说个不么?”王兴业这么说,倒也不算骗人,王贤离京之前,太子殿下是这样嘱咐过。

一听是太子的意思,老娘顿感无上荣光,马上没意见道:“那就只能照办了。”

其余的女人没有发言权,这事儿就这么定了。灵霄自然很高兴,自己又能跟银铃在一起了,银铃却有些魂不守舍,王贤把妹妹的神情看在眼里。晚饭后,找个独处的机会,问道:“怎么,舍不得小谦哥哥?”

“才没有。”银铃摇摇头,眼泪却快下来了:“心里乱的很。”

“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要是非于谦不可,”王贤叹口气道:“哥哥我豁出去了,帮你把他董家妹妹作了吧”

“哥,别胡来。”银铃白他一眼道:“我又不是女土匪……”

“那我就带人杀上门去,逼他爹就范?”

“那不还是女土匪……”银铃无奈道:“我也没说,不嫁他就得死,你就别操心了。”

“那我可爱莫能助了。”王贤道:“跟我进京吧,进了京城,离得远了,日子久了,可能也就淡忘了……”

“嗯……”银铃点点头,眼泪却扑扑簌簌流下来,止也止不住。

王贤叹一口气,真是的,这种事情,自己满腹点子也想不出办法来帮她…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