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七章 纪千户的哀羞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2-18    作者:三戒大师

纪松纪千户做了个很美很美的梦,梦里见自己在里酒池肉林尽情的荒淫,直到不小心跌到水里……我的天,好凉呐

哗,又是一盆冷水泼到头上,他终于睁开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看见自己身处一个黑洞洞的暗室,火光照亮下,朝他狞笑的却不是什么裸体的美女,而是几个精赤着上身的猛男

“别别,我不好这口啊”纪千户一下惊醒了,使劲挣扎起来,才发现自己被绑住手脚,吊在墙上。这个姿势他太熟悉了,不知多少犯人被他这样吊过,可是这下怎么轮到自己了?

“那可由不得你了”一个猛男色迷迷的打量着他,啧啧道:“这细皮嫩肉的,旱道一定很紧吧”

“啊”纪千户吓坏了,彻底清醒过来,一脸惊恐道:“你们要于什么?

“于什么,当然是于你了”另一个黑着脸的猛男怒哼一声,举起沾了水的皮鞭,朝着他的下体就抽下去,痛得纪千户杀猪似的嚎叫起来。“快住手,你们王大人已经跟我和解了”

“军师是军师,我们是我们”猛男一边抽鞭子,一边骂道:“你个王八蛋,竟然对咱们大内侍卫下黑手,以为喝一顿酒就算了?”说着不容分说,对纪松用起刑来,先是鞭子抽,然后用拶指,接着又是老虎凳、夹棍,据说这叫‖食甘蔗,愈吃愈甜,。

尽管这些招数无论从花样还是残酷程度,都跟锦衣卫的没法比,但足以⊥纪松这个二世祖痛昏过去,又被盐水泼醒,继续行刑纪松这辈子哪遭过这份罪?被打得屎尿横流,涕泪也横流,只要一醒来,就忙不迭道:“饶命,你们要什么我都给你们,让我于什么都行,只求饶我一命”

那些大内侍卫却恨极了他险些害死他们,依然变着法子折磨他,直到徐恭进来看看,感觉再下去就要出人命了,才让他们罢了手,问道:“怎么样,还想继续么?”

纪松尽管已经奄奄一息,闻言还是使劲摇头。

“那你就有什么答什么,一个字不许隐瞒,不然我这兄弟的大杵,可是饥渴难耐了。”徐恭冷冷道,边上那个猛男,配合的发出淫笑声。

纪松就是死,也不想被人爆菊,忙使劲点头道:“好,我什么都说,肯定不隐瞒。”

“嗯。”徐恭便问道:“我问你,昨晚你都跟我们军师说了些什么?”

“说了……”纪松回想起来,只觉脑仁生疼,只好实话实说道:“我昨晚喝多了,真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只记得好像说了很多我叔父的事情。”

“具体呢?”

“真记得不了。”

“你是记不得昨晚说了什么,还是记不得你叔父的事?”徐恭冷声问道。

“记不得昨晚说了什么。”纪松老实回答道。

“这好办,你把你叔父的事儿,再说一遍就是。”

“这,从哪说起?”

“想到哪说到哪”徐恭沉声道。

纪松只好再次回忆起他叔父那传奇的半生,因为这次没有喝酒,不少地方他说得含含糊糊。但是无一例外,都招致一顿毒打,纪松这才明白,人家是比着昨晚自己说的,来听今天的口供。他也不记得昨天说了什么,但估计该说不该说,都说了不少,见再不识相,就真要被爆菊了,只好横下心来,又把纪纲卖了个于于净净。

直到见他说无可说,徐恭才停下盘问,拿了录下的口供,让他签字画押。

“还要画押?”纪松傻眼了。

“不画也行,那就让兄弟们爽下吧。”徐恭淡淡道。

“画,我画”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纪松只好乖乖在每一页上签字画押,徐恭这才拿起口供,出了刑房。

王贤从周新那里回来,已经是半夜了,上床倒头便睡,直到日上三竿,才起身洗漱,见徐恭端上早餐,他问道:“取到口供了么?”

“已经取到了,那小子是个软蛋,连他曾睡过纪纲的小妾的事儿,都透露出来了。”徐恭笑着,把厚厚一摞笔录奉到王贤面前。

王贤顾不上吃早饭,便翻看起那笔录来。好一会儿才看完笔录,见内容上基本覆盖了起先的口供,可见纪松之前没有说谎。而且还有许多新料,应该也是靠谱的。

王贤发现自己这步棋走得太对了,拿下纪松,就等于把纪纲的阴私密事一览无余,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样才能有的放矢的对付他。

“把那货带过来吧。”王贤端起粥碗,夹着小咸菜,慢条斯理的吃起饭来

不一会儿,不成人形、衣裳都一缕一缕的纪松,被架到了王贤面前,这次他不敢托大了,双膝一软,就给王贤跪下,口称‘大人饶命,。

“千户大人这是怎么了?”王贤夹一筷子菜心,微笑道:“是谁把你折腾的这么惨?”

“是,是……”纪松看看黑着脸的徐恭,话到嘴边改了口,“是我不小心自己摔的,呜呜……”

“那以后可得小心,”王贤这才笑道:“还不扶纪千户起来。”

徐恭便把纪松提起来,按在王贤对面的椅子上。

“还没吃早饭吧,将就着吃完粥吧。”王贤笑容和煦的给他舀一碗粥,端到他面前。

纪松哪还有吃粥的心情,直推说自己不饿。

“让你喝你就喝,少敬酒不吃吃罚酒”身后徐恭低喝一声,吓得纪松赶忙捧起碗,狼吞虎咽的吃起粥来,吃着吃着,鼻头一酸,豆大的眼泪掉下来,看上去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纪千户有什么伤心事么?”王贤关切问道。

“王大人,王爷爷,您老行行好,”纪松搁下碗,一把鼻涕一把泪,可怜兮兮的央求道:“就放我回去吧,我回去一定不会报复不,不止不报复,我还会对您言听计从,我给您当牛做马,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我一点也不担心你报复。”王贤拿起桌上的口供,扫一眼笑道:“你说,你叔父要是知道,你把他卖得这么于净不说,还给他戴了绿帽子,他会怎么想?”

“他,他一定会杀了我的……”纪松脸登时绿了,显然对纪纲的恐惧,还超过对王贤的。

“是吧,有你签字画押的口供在,我怕你报复我?”王贤笑笑道:“还有,那失踪的三十几个手下,你就不打算要回来了?”

“那些人,真在大人手里?”纪松才想起自己的手下。

“不错。”王贤点点头道:“这些人,我也招待过了,想知道的都知道了,养着他们忒费粮。”

“是是,一群饭桶。”纪松忙附和道。

“所以我可以还给你。”王贤微笑道:“不过他们能多久回去,回去多少人,就看你表现了。”

“我一定好好表现”纪松使劲点头,想通透了自己的处境,马上检举揭发道:“其实我跟大人无冤无仇,之前叔父只是下令,让我在大人考试时做手脚,但后来是那杜百户一再怂恿,我才鬼迷了心窍,想要消灭大人的”

“知道了。”王贤点点头道:“那你看着处置吧。”

“我一定为大人好生出气”纪松咬牙道。

该说的都说了,王贤一眼不想多看他,让人用车拉着纪松出去,跑到偏僻的杨公堤旁,突然打开车门,一脚把他踢了下去

纪松猝不及防,摔了个大马趴,满嘴是泥,却感动的眼泪直流,这是自由的泥土啊

感动一过,就剩下浑身痛楚,他费了牛劲爬起来,辨明了方向,找了根木棍,一瘸一拐的往卢园走去。

一路上还有好心人,丢给他几个铜板,往他手里塞了几个馍馍,感情把他当要饭的了,而且是特惨的那种。

纪松实在没力气生气,何况他也饿得走不动了,把那几个馍馍吃了,才有力气回到卢园。

卢园门口,千户大人被掳走,千户所自然进入紧急状态,门口的卫士也比平时凶横了不少,驱赶着胆敢靠近的闲杂人等。这时就见个叫花子口拄着根打狗棍,一瘸一拐的走过来,门卫马上呵斥道:“滚开,臭要饭的”

那臭要饭的自然是纪千户,闻言气炸了肺,指着那几个门卫骂道:“连你们也要欺负老子么”

几个门卫哈哈大笑道:“什么叫连我们?别人欺负得,我们就欺负不得么?”“那还真得欺负欺负你才行”说着不由分说,把臭要饭的踢倒在地,乱脚踹起来

纪千户万万没想到,自己回到老窝,还要挨顿打,忙护住脑袋,大喊大叫道:“你们疯了,我是你们千户啊”

门卫一愣,旋即更猛烈的踹起来,骂骂咧咧道:“这年头邪了,什么臭要饭的,也敢冒充我们千户,这下非得打死你不可了”

“别打了,别打了,叫杜威出来见我……”纪千户被打得有气无力道。

几个门卫这才僵住了,这臭要饭的怎么会知道杜百户的名字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