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五章 纪纲的幸福生活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2-17    作者:三戒大师

“千户大人,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几次三番加害于我?”王贤一脸不忍的看着纪松,温声道:“难道你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么?”

“饶命啊,我不过是奉命行事,”他越是这样和颜悦色,纪松就越是毛骨悚然,加上一旁的侍卫,在那里狞笑着抻动马鞭,吓得纪松浑身如筛糠道:“身不由己,身不由己啊”

“奉谁的命?”王贤淡淡道。

“自然是我叔父的了。”纪松说着看看王贤的脸色,小声道:“冤家宜解不宜结,不如大人放了我,我为你和我叔父说和”

“你叔父听你的?”王贤不置可否的笑笑。

“听当然听……”纪松忙道。

“就凭你这熊样?”王贤哂笑一声道:“纪都督早就让人灭了,不知多少回了”

“呃,我叔父有时候也是听我的”见被蔑视了,纪松忙解释道:“大人可能不知道吧,我叔父至今没有儿子,一直把我养在家里,准备这二年再没动静,就让我过继承嗣香火呢”

“哦?”王贤心中一喜,面上却冷冷淡淡道:“你不是骗我的吧?”

“当然不是了”纪松使劲摇头道:“这件事虽不张扬,但京城里还是有不少人知道的。”

“一时间我去哪里查证?”王贤摇头叹口气道:“这样吧,你说说你叔父的事情看,你要真是他的养子,想必对他的大事小情很是熟悉,是真是假我一听便知”

“那没问题”纪松使劲点头道:“大人想听哪方面的?”

“随便讲。”王贤微笑着吩咐一声道:“上一桌酒菜,我和纪千户边喝边聊。”

“多谢大人。”纪松受宠若惊,忙搜肠刮肚回想起纪纲的点点滴滴来。

酒菜很快上来,菜是杭州名厨所烧,酒是入喉甘绵、却极易醉人的兰陵美酒郁金香,两人便对酌起来,几杯酒下肚,纪松打开了话匣子:

“说起我叔父来,那真是个传奇人物,精于骑射,武艺超群,而且还熟读经史,做得一手好文章,那叫一个文武双全洪武年间为诸生时,因为宣扬荀子的帝王学,被老师逐出师门。之后蹉跎了几年,到了建文年间,永乐皇帝的靖难大军,途径我宿安老家时,叔父意识到一展所学的机会到了,便冒死扣住今上的坐骑,请求投军效命。今上喜我舒服胆略过人,弓马娴熟,当即将他收为帐下亲兵,之后跟着今上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靖难成功后坐上了锦衣卫指挥使的宝座……”

“这些大家都知道,说点新鲜的。”王贤突然把杯里的酒泼在地上,眉头皱起道。

“是是,”纪松忙缩缩脖子道:“其实我叔父之所以被学校开除,是因为睡了儒学教授的小妾,那训丨导自然要把他赶出去,后来叔父发达后,趁着瓜蔓抄,把那训丨导一家发配到辽东去了,只留下那小妾。”

“那小妾后来呢?”王贤八卦问道。

“我叔父让人把那小妾弄到京城,虽然她已是徐娘半老,但叔父念旧,还是收她为妾。”

“想不到纪都督还是个重情之人……”王贤淡淡道。

“呵呵,”纪松闻言笑起来道:“重情谈不上,无非是多双筷子吃饭罢了,我叔父姬妾如云,根本就没再碰过她。”

“久闻纪都督生性风流、艳福无双,实乃天下男子的偶像啊”王贤一脸羡慕的感叹着,举起酒杯道:“来,敬纪都督”

“这话不假,”纪松几杯兰陵美酒下肚,整个人已经晕晕乎乎,嘴巴不由松脱起来,也露出色迷迷的神情道:“我叔父的女人,那真是千娇百媚、美不胜收,皇帝老子的后宫都比不了”

“这话我就不信了。”王贤不以为然道:“皇上的女人,可是从全国各省选出的秀女,据说还有高丽、安南进献的美女,论起享用天下美女,谁能比得了皇上?”

“你这就外行了,”纪松嘿嘿笑道:“知道是谁为皇上选美么?”

“应该是宫中的太监吧。”王贤想一想道。

“你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纪松笑道:“明面上宦官负责不假,但没有锦衣卫审查家世背景能行么?所以这秀女名单,还要由我叔父再过一遍”说着淫荡的笑道:“嘿嘿,你懂的……”

“哦,”王贤一脸吃惊道:“莫非纪都督敢雁过拔毛?这可是欺君之罪啊

“你这就不懂了,我叔父这么于,旁人挑不出半点毛病”纪松醉眼迷离,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了:“你想,全国各地送来的美人,每次没有三千也有两千,但最后能进宫的,不到千人。谁走谁留,这里头花头大着呢。每次审查时,庄敬那帮人会暗暗留心那些个绝色美人,然后以各种理由……好比家里出身不好,父兄与建文余党有瓜葛之类,随便一个理由,就能把她们从名单上弄下来。但对其家里,只说已经选进宫里去了。反正一入宫门深似海,她们家里也没处查证的。哪知道他们女儿,已经成了我叔父的姬妾”

“原来如此,没想到原来皇上也啖不到头汤”王贤真是大开眼界,由衷感慨道:“你叔父到底有多少美人?”

“谁知道呢?”纪松摇头道:“没有五百也有三百,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这么多女人,纪都督忙得过来么?”王贤八卦问道。

“嘿嘿,当然忙不过来。”纪松摇头晃脑道。“我叔父就是浑身是铁,又能打出几根钉?狼多肉少、狼多肉少啊”

“就不怕那些女人耐不住寂寞,红杏出墙啥的?”王贤又问道。

“原先确实有过小妾耐不住,和家丁通奸的事儿,但我叔父是于什么吃的?他是锦衣卫大都督啊”纪松颇为得意道:“他让我那些姨娘们互相监视,揭发检举者可以立功升级,好处不尽所以很快就有人揭发了那对男女的丑行我叔父就在府里活剐了两人,让府上所有人从头看到尾整整三天啊……”

时隔这么久,想起那一幕,纪松仍一阵阵恶心,险些把吃到肚里的酒菜吐了出来,王贤忙让侍女给他按摩,可不能让他在这时候歇菜。

江南美女柔若无骨的小手按在身上,纪松感觉就像大冷天泡热水澡一样,舒服的想要呻吟出声,见他恢复到晕晕乎乎的状态,王贤继续问道:“这种震慑应该很管用吧?”

“当然,着实吓住了那帮女人,”纪松点头道:“不过我叔父最了解人心,知道人是只记吃不记打,所以为了永绝后患,他把府里的男丁尽数逐出,让人阉割了良家幼童数百人,服侍左右这样后宅里就他一个男人,自然不会有人再给他戴绿帽。”

“那简直跟皇帝一样了。”王贤啧啧有声,递个眼神给那侍女。侍女便如蛇一样缠上纪松,纪千户身子登时酥了半边,摸着那侍女的小手便揉捏起来。王贤这才又问道:“你方才说,他的姬妾可以立功升级,是什么意思?”

所谓酒色误人,王贤来了个双管齐下,纪松这个二世祖,彻底的知无不言起来:“我叔父的后宅里头,也跟宫里一样,有一套品级。从正宫娘娘到贵妃、妃、嫔、婕妤、美人、才人……一共九品十八级,品级越高,各方面享受就越高。到了妃子一级,就有自己的宅院,几十人伺候,千两银子的月钱比宫里的妃子还滋润”

“纪都督真是跟皇帝一样了”王贤叹道,“男人这样一辈子,就是千刀万剐也值了”

“说得太对了我叔父跟皇帝有什么两样?告诉你个秘密,几年前,晋王、吴王因罪被抄家,我叔父抄得金玉珠宝无算,其中还有数套亲王冠服,我叔父扣下没有上缴,之后时常关起门来,服之冠之,高坐置酒,命优童奏乐奉觞,高呼万岁。平时所用的器物家什,也都跟皇上一样的规制,你说我叔父跟皇上还有啥区别?”

“确实没啥区别。”王贤缓缓道:“但开销也忒大了吧?”

“当然,说日费千金,一点也不夸张。”纪松点头道。

“那这钱从哪来?”王贤奇怪道:“锦衣卫都督的俸禄虽然不低,也抵不了几天的开销吧?”

“当然,”纪松一副你好天真的神情道:“别说我叔父了,就是我也花不到自己的钱”

“那你叔父都是怎么搞钱?”王贤好奇问道。

“法子太多了。”纪松道:“简直数不清啊。”

“随便说几个吧。”

“比如说,那些下了诏狱的内侍及大臣,就成了我叔父的摇钱树,想在里头活下去,每天都要交卖命钱。别听人说诏狱多么可怕,其实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肯花钱,在里头一样可以花天酒地。而且我叔父也会答应那些必死的犯人,帮他们向皇上求情,赦免他们的罪过。但等敲诈到倾家荡产后,就会把他们斩首于市”

王贤心说,这货可真够心黑的,感叹道:“这样来钱也不易啊。”

“是啊,还是当年瓜蔓抄的时候好哇,简直是日进万金我叔父的家财大都是那时候积下的。”纪松道:“不过现在也简单,但凡官做得久了,哪个不是一屁股见不得人的勾当?我叔父是于什么的?百官的把柄都在他手里攥着,随便敲敲竹杠,那些地方上的大员,朝中的大吏,就得乖乖送上钱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