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二章 圣莲令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2-15    作者:三戒大师

“当然了”外面的官军拍着胸脯道。

“放屁,我们才不信咧,官府的狗崽子最是言而无信,尤其是锦衣卫”里面人却嗤之以鼻。

“我们可以对天发誓”

“对天发誓没用,除非你们发下我们白莲教毒咒才行”里面人开出条件

“白莲教毒咒?”几位千户一脸茫然,好在有懂行的锦衣卫百户,小声解释道:“听说是白莲教的一种誓言,就是看着他们的法器,念一段他们的咒语,据说不守信用的话,会被白莲业火焚烧而死,连灵魂都被烧成渣。”

“这么邪?”几位千户一惊,那百户却哂笑道:“也就是邪教的人自己才信,哪有什么白莲业火……”

“也是。”几位千户点点头,便让人喊话道:“好”

“那好,先让你们的人退出去”里面人大声道。

“退。”冯千户和周千户异口同声,手下的士卒如蒙大赦,你争我抢的退了出去。

一眨眼,石楼里的官兵便退了个于于净净。

“让你们最大的官上前,对着白莲起誓”里面人大声道。

三位千户互相看看,最后目光齐刷刷落在那很懂行的百户身上。

‘一群怕死鬼,百户暗骂一声,但官大一级压死人,只好硬着头皮走到阵前,大声问道:“白莲在哪里?”

“滚回去,你不是最大的官”里面人却很识货,冷声呵斥道。

“本官就是最大的官”百户强辩道。

“放屁,当我们瞎啊,你刚才还给那三个下跪来着”里面人厉声道:“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不然大家就鱼死网破吧”

“……”百户一脸无可奈何的回过头去,心里却一阵暗赞,大侠好眼力

三位千户再次面面相觑,纪千户对冯周二千户道:“你们二位谁去?”

“球”冯千户是周千户的姐夫,不能让小舅子出马啊,不然回去要跪搓衣板的,只好硬着头皮上前,替下那锦衣卫百户。“本官来了”

“你也不行,我们要那个穿飞鱼服的”里面人再次拒绝。

“嘿,还挺挑……”冯千户忍不住笑了,转过头来,则变成一脸爱莫能助道:“上差,您的官袍太惹眼了……”

“我于……”纪千户看看自己一身耀武扬威的飞鱼服,简直悔青了肠子,老子非要这么拉风于什么?

沉默半晌,他终于受不了众官兵,变得愈加鄙夷的目光,只好揪住周千户的领子,色厉内荏道:“一定要保护好我的安全”

“这是自然,”周千户和颜悦色的安慰他道:“弟兄们豁出命去,也要保护好上差的安全”这话倒不假,要是把纪纲的侄子折了,他们都没好果子吃

于是调集了最精锐的弓弩手、火枪手,张弓持弩、举着火枪,对准狭窄甬道的另一头,以及所有能威胁到纪千户的窗口,只要对方稍有异动,就将其射成马蜂窝。

手下又给纪千户穿上了两层甲,还带上了头盔,就差再罩个铁面具了。做好了全部的防护,纪千户才在四个高手护卫的护持下,两腿发颤的走上前,使劲于咽吐沫,声音颤抖道:“白莲在哪?”

一片死寂的安静后,石楼里响起了下楼的脚步声,弓弩手们登时紧张起来,纪千户更紧张到双腿如筛糠,一阵阵尿意来袭。

终于,在官兵们紧张的注视下,一个异常魁伟的身影出现在甬道另一头,借着火光,众人看到那人高举的右手上,有一朵银白色、蒲扇大的白莲花

“站,站住”纪千户的声音尖锐而慌乱,如被人掐到睾丸一般。

“念吧。”那巨汉依言在甬道尽头停住,轻蔑的看了如临大敌的官军一眼。只见他目光如炬,一头披散的长发,在夜风中猎猎舞动,整个人如魔神一般,充满了令人俯身下拜的神秘魔力。

阴风不知何时裹着乌云,遮住了星月之光,原本就一片肃杀的气氛,一下变得神秘可怖起来,仿佛真的置身于白莲教‘大劫在遇,天地皆暗,日月无光,的世界中……那些关于白莲教的恐怖传说,涌上众人心头,让他们艰于呼吸,手脚都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念,念什么?”纪千户傻了,他本来脑筋就不太灵光,在这样紧张的气氛下,对着如此恐怖的男人,更是不知所措。

“圣莲令上的字”那巨汉一把威严的声音低沉道,他用了类似魔音灌脑的功法,在狭窄的甬道中声波聚集,直冲纪千户而去,令他目眩耳鸣、魂魄失守,变得如木偶一般。

“哦……”纪千户听话的眯眼看起来,那令牌上果然有字,但这个距离下,又是黑夜,哪能看得清楚。他的喉咙抖了几下,嘶声道“我看不见……”

“上前。”巨汉下令道。

“是。”纪千户依言迈步,就要走过去,好在他边上的护卫,都是内家高手,看出千户大人不对劲,忙死死拉住他,冲那巨汉叫道:“你上前”

“哼……”巨汉轻蔑的哼一声,迈开大长腿向前几步。

“停”见能看清上头的字了,护卫忙叫起来,全都攥紧了兵刃,严防对方暴起伤人。

巨汉依言停下,面无表情的喝道:“念吧”

“哦……”纪千户应一声,费劲的盯着令牌,逐字逐字的念起来:

“淤泥、源自、混沌、启,白莲、一现、盛世、举……呃……”念完头两句,他汗颜的发现,后面的字不认识,登时羞赧不已,小声问身边人道:“那个什么字?”

卫士们都是内家高手,要练内家拳,自然都是识字的,听千户大人一问,忙都凝神望去,猜测起那个篆体字到底是什么?

众人正猜着字谜,身后突然传来连声惊呼:“小心”

卫士们一回神,这才悚然发现,不知不觉那巨汉已经靠近到三尺之外了

“退……”一个‘退,字还没喊出口,卫士们便见那巨灵神般的汉子,化作一道迅疾的闪电直插过来。

纪千户眼睁睁的看着那巨汉,如大雕般扑到了眼前,被他一把掐住脖子,旋即抽身而退登时一股暖流袭来,千户大人的裆部一片精湿……

卫士们惊得目眦欲裂,赶忙出剑朝那巨汉劈去,却被巨汉手中那面白莲令牌轻易挡下那令牌的材质看似轻盈,竟然坚不可摧。刀剑劈上去,只迸起一串串火花,令牌表面却依然完好无损。

那巨汉凭着这面小盾和纪千户护体,迅速抽身而退,他的功夫高到匪夷所思,后退的速度丝毫不亚于前进。几乎是一眨眼,就撤出了甬道四名锦衣卫士紧追不舍,却被天井里倏然射出的雕翎箭撂倒了三个,剩下一个居然被身后的自己人射倒了,心里自然骂娘成串……

这一切兔起鹘落,不过是眨眼之间,冯千户和周千户惊呆了,直到那巨汉裹挟着纪千户消失在甬道口,才回过神来,气急败坏的大叫道:“快追救不回纪千户,都没好果子吃”

兵士们再次涌入甬道,却听里头一声断喝:“敢踏入天井一步,就把他的脑袋还给你们”

兵士们硬生生止住脚步,他们本来就对这些彪悍的敌人感到怵头,此刻听对方这样一威胁,为了‘上差的安全,,自然乖乖止步,一点都不勉强。

“不要伤害我们大人,否则我调集百门洪武大炮,将你这乌龟壳子轰个粉碎”冯千户声色俱厉的威胁里头。

“哈哈哈哈,那就把他一起炸死啊”里头人狂笑起来:“他是纪纲的侄子吧,倒要看看你们炸死了他,那个魔头会怎么处置你们”

狂笑声中,众官兵不寒而栗,两位千户一合计,现在什么剿灭白莲教都是狗屁,救回纪千户才是正办

“有话好好说”冯千户大声道:“只要你们放了纪千户,我们就放你们走,绝不阻拦”

“哈哈哈,谅你们也不敢耍花招”里头的白莲教众手里有了人质,底气足了很多,悍然下令道:“第一,你们立即退出院子一里之外,第二,给我们准备军船两艘第三,我们上船后,你们不许跟踪”

“这些都没问题,但我们如何迎回大人?”

里头沉默片刻,道:“我们脱险后,自会放他回去。”

“你们不守信用怎么办?”

“你们没资格讲条件”里头人冷冷说一句,接着便响起了杀猪般的救命声,“照他们说的做快点你们想害死我啊”

一听就是纪千户的声音,周千户和冯千户无奈的互相看了看,颓然下令道:“先撤兵吧”

围剿大军在丢下近百具尸体后,灰溜溜退出了烟水庄,在一里外重新设防,依然把烟水庄团团围住。

至于白莲教要的军船也是现成的,官军就是坐船来的,但是对于要不要在船上做手脚,两位千户和闻讯赶来的杜百户,发生了激烈的争执。

“要是丝毫不给他们威胁,他们肯定就这样把纪千户劫走”两位千户是想在船上做手脚的。“不如我们把船底的木楔扒掉,用布头塞起来,这样起先看不出问题,但行驶上个把时辰,船就会漏水”

“你们要淹死我们千户么”杜百户坚决反对道。

“不会的,这样船不是一下就沉了,而是渐渐进水,船上人完全有逃生的机会,”周千户解释道:“到时候我们的船跟上去,他们为了活命,只能向我们投降,还不乖乖把纪千户交出来?”

“不行,这样太冒险了”杜百户自然要以千户大人的安全为重。

但是下一刻,争论戛然中断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