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一章 烟水庄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2-15    作者:三戒大师

今晚乱局的始作俑者,自然是其无后乎的韦无缺。

王贤分析的基本不差,韦无缺起先打的是白莲圣女的主意,他知道要想重振祖先的事业,只有让明教和白莲教重新统一起来。可惜两教分开几十年,如今已经愈加各自为战,就连白莲教内部都很难统一起来,更别说和明教合并了

白莲教的堂主香主,各个打自己的小算盘,都不愿意被明教统治,是以那唐长老拒绝了韦无缺父亲的求婚。被拒绝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他父亲虽然不太爽,但也没什么好生气的,回去之前还特意吩咐手下不要给白莲教捣乱。

但韦无缺不这么想,他认为父亲老了,没有进取心了。既然那帮不成器的家伙拒绝跟自己合作,那么就应该毁掉他们,然后趁其群龙无首,大举北上,吞掉白莲教的地盘就是了

想到就去做,韦公子就是这样风一样的男子,要不怎么叫邪教呢?他精心策划了今夜的连环圈套,在比武招亲败下阵后,他便悍然发动了机关——以一箭穿心诈死,挑破王贤的身份,喊出顾小怜的名字,引诱双方大打出手

当他跌落在墙外,听到里面的怒喝声,韦无缺的嘴角微微上扬,挑出一个得意的微笑

然而在这里,他的算计出现了两个小失误,一个是他没料到,王贤会出奇的镇静,那么快就明白了他的算计。一个是他没料到王贤和林三的交情,居然深厚若斯……其实他也知道两人曾经一起蹲过大牢,但他这种无情无义之人,很难明白什么叫轻死重义。

结果本来必杀的局面,被两人联手化解。而这时,锦衣卫那边也出了状况,本来应当在双方血拼时,将这处庄园团团包围的大军,居然因为王贤的卫队不进反退,而迟迟按兵不动。

眼睁睁看着煮熟的鸭子要飞了,韦无缺差点气得吐血……他不是神仙,不知道白莲教的人已经从密道逃了,还以为他们和王贤在一起呢。

好在这时候锦衣卫也反应过来,堵住了王贤他们的去路,一场围剿一触即发

然而这时,狡猾如狐的王二,居然快速带着手下缩回了唐长老的烟水庄,又让锦衣卫扑了个空。

不过大局已成势难改,一波三折之后,锦衣卫还是将王贤和白莲教的头脑们围在了烟水庄……至少他们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远处小船上,看着无数火把围绕着那孤零零的庄子,完好无损的韦无缺松了口气道:“好险,总算是没跑了他们。”

接应他的赫然是那名黄发老者,老者摇着橹,叹口气道:“这件事让教主知道,少主怕是有麻烦了。”

“你以为我父亲不想看到这一幕?”韦无缺笑起来道:“只要我做的干净,我爹还巴不得呢”

“但愿吧。”黄发老者暗叹一声,心说难道是自己老了么?还真根本不上少主的雄才伟略,不过看那密密麻麻的军队包围了烟水庄,他也觉着里面的人插翅难飞了。

“走吧。”韦无缺突然道。

“不看了?”黄发老者道:“还不知道结果呢。”

“不管结果如何,我能做的都已经做完了,还留在这儿作甚?”韦无缺淡淡道:“还是赶紧赶去山西吧,那边才是本公子大展拳脚的地方”

“是。”黄发老者应一声,撑起小船,快速的消失在夜幕下。

锦衣卫和浙江都司衙门的兵,将烟水庄团团围住。

一众军校簇拥下,纪千户和都司衙门的冯千户、周千户来到烟水庄近前,一个锦衣卫百户单膝跪在纪千户面前,禀报道:“已经封锁了所有去路,里头没有动静,院墙上也没有人请大人指示”

“二位意下如何?”纪千户问两个千户道。

两位杭州左卫的千户对视一眼,冯千户对纪千户笑道:“弟兄们奉都司大人命,协助钦差办案,当然一切听许千户安排。”周千户也点头附和。

纪松暗骂两人滑头,但这确实是锦衣卫的事儿,他不做主谁做主?只好硬着头皮道:“那好,兄弟就献丑了。依我之见,既然白莲妖人都缩在里头不出来,不如我们放把火,能把他们都烧死最好,烧不死也能把他们逼出来。”

“好主意。”两位千户赞一声,周千户有些担心道:“方才逮的那个俘虏,自称是大内侍卫,这是怎么回事儿?”

“哈哈,大内侍卫都在京城,怎么会跑到这儿来?”纪千户于笑两声,目光有些阴冷道:“不过是白莲妖人冒充而已”

周千户还要说话,被冯千户暗暗拉一把,小声道:“听命就是,一切有上差呢”周千户一想也是,反正我们是奉命行事,管那么多于啥。知道的越多越麻烦。

于是商议停当,士兵架起了梯子,小心翼翼爬上墙头,探头探脑观察里面的情形,只见院中安安静静,一个人都没有。

“人都在楼上”有士卒眼尖,看到楼上有人影闪过,忙大喊道:“放箭放箭”

一支支火箭点燃了,被射手拉满弓射入院中,院子里登时一片红火,到处是一团团熊熊燃烧的火光,看起来可怕极了。

楼上的人也把心提到嗓子眼,但很快发现担心是多余的,因为这座楼房与传统的木结构建筑截然不同,除了门是木头的,通体都是石头的,就连窗棂也不例外,那些火箭射到楼壁上,却不能引燃一丝火星楼里的人就像在看一场烟花表演……

射了一阵,外头人也发现不成了,停下射去请示。

“只有强攻了。”纪千户狠狠啐一口,下达了攻击的命令,兵士们高声呼喊着,从大门、墙上,四面八方涌入院中,然后朝那座石楼攻去。

这时才发现这石楼的设计有多变态,外墙清洁溜溜,墙上的窗口只有脸盆大小,唯一的入口只有骑楼下窄窄的甬道。从甬道一进去,是一方不大的天井,原先一片死寂的石楼上,突然冒出数不清的弓箭手,从二楼的窗口射下箭来。甚至不需要瞄准,因为天井里挤满了人……

兵士们面对楼上四面居高临下的攻击,毫无还手之力,只能赶紧上楼厮杀。而想要上楼,必须要冒着头顶的箭雨,冲到对角的楼梯口

当他们付出极大代价,好容易冲到楼梯口时,才发现这狭窄的楼道实在是太窄了,任你千军万马,也只能一个一个往上攻。而对方只消一人,就能居高临下把守住这唯一的通道,实在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结果不断涌进来的兵士被堵在小小的天井里,上上不去,退退不出,头顶还有弓箭如雨,死伤极其惨重

“架梯子,上楼”周千户和冯千户看不下去了,不是说只是围剿一些白莲妖人么?怎么遇到如此强大的敌手?损失这么大,如何跟都司大人交代?光死难士兵的烧埋银子,就让他们无比肉痛啊

兵士们将两具梯子接起来,架在石楼外墙上,终于爬上了楼顶,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丧心病狂的唐员外,竟然在楼顶安满了铁蒺藜,弄得楼顶上根本没有下脚的地方兵士们好容易爬上去,刚落脚就惨叫着蹦起来,要么蹦到别的铁蒺藜上继续惨叫着蹦起来,要么惨叫着坠下楼去……

不远处的三位千户看呆了,冯千户喃喃道:“奶奶的,不光是乌龟壳,还是个刺猬”周千户也叹道:“不愧是邪教,可真够邪的”

“二位就别感慨了,”纪千户郁闷道:“赶紧拿个主意吧”

“依我们的意思,先暂停进攻,”冯千户道:“等明日调两门洪武大炮来,管他多硬的乌龟壳,两炮就能轰开了。”

“嗯,这样最稳妥。”周千户点头附和道。

“两千兵马攻这么个小小的石楼,还要等到明天?”纪千户可等不了,方才杜百户禀报说,周新已经带人马过来查看了,被他们的人挡在西溪之外,若不尽快解决战斗,难免夜长梦多。

“上差,打仗不是人多就能赢,须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道理。”冯千户苦着脸道:“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我不管那些大道理,我只知道,两千人攻不下个小小的石楼,你们就是消极怠工”见两人多有推诿,纪千户的少爷脾气上来,眉头一挑道:“我一定如实禀报我叔父,让他和你们都司评评理”

“这”二位千户这个郁闷啊,心说怎么摊上这么个二杆子呢?但胳膊拗不过大腿,只好命令继续强攻。

又攻打了一顿饭的功夫,石楼内外已是血流成河了,官兵损伤大大的,还是毫无寸进,这下任凭二位千户如何催动,将士们都不肯上前了。毕竟本来说好了是来帮个忙的,攻下来也没什么好处,还把命搭上就太不划算了。

那厢间,外围的锦衣卫,也快挡不住臬司衙门的兵了,内外交困之下,纪千户只好改变了策略,让人喊话道:]被包围了,已经没有逃脱的可能我纪松保证,只要你们把首恶交出来,就放其余人安全离开,绝不食言,

说这话其实谁也不指望能奏效,不过是动摇一下对方的军心,然而短暂的沉默之后,楼上突然有人喊话道:“真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