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零章 螳螂捕蝉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2-13    作者:三戒大师

经过残酷战争的洗礼,王贤已是今非昔比了,他冷静的分析了地形和敌情,命手下立即退回那座宅院,固守待援

这是最理智的选择,因为黑灯瞎火,你不知道敌人到底多少人,什么成色、有多少战船、多少弓弩、多少火器,四周又满是河道沼泽,万一踢到铁板,很容易造成惨重的损失,甚至有被消灭的危险。

很多大内侍卫对此不以为然,因为他们这些天一直在捉弄这帮锦衣卫,深知浙江锦衣卫和京城的锦衣卫,是绝对无法同日而语的。以他们的功夫,绝对可以杀个七进七出,哪用这样小心。

但王贤毫不理会他们,军令,不管理不理解,都要不折不扣的执行

敌情不明的情况下,绝对不能轻举妄动,这是他从漠北战场上得到最大的教训丨以王贤对那座唐家宅院的观察,那竟是一处暗含阵势、易守难攻的要塞,退回去依托院墙据守,要比黑灯瞎火的突围安全许多。而且这里距杭州城不过十里路程,以周臬台的精明,不可能任凭锦衣卫在眼皮底下这么大动作,而无动于衷。而且自己方才的烟花,相信周臬台应该已经看到了,肯定会派人过来的。

如果换了别人,王贤不敢把希望都寄托在猪队友身上,但他对周新的信心,甚至强于对自己的信心,他相信周新一定会来救自己的

想清楚现下的处境,王贤并不慌张,他看看立在一旁的林三,问道:“三哥,你有什么打算?”

“哈哈,要不是受了伤,区区几个锦衣卫算算得了什么?”林三嘴角一起,挂起自信的笑容道:“单纯突围的话还不成问题,但我还是先给兄弟搭把手吧……”

“那太好了。”王贤欢喜道:“有三哥帮忙,我这下信心十足了。”

说话间,王贤率众退回唐员外那个院子,院子里的人已经走得于于净净,王贤命人勘察地形,不一会儿便有好消息传来,徐恭一脸不可思议道:“那唐员外真下了血本,上下两层楼房,全是砖石的,水火不进、刀枪不入,极为易守难攻。”

“太好了,上楼。”王贤大喜,徐恭忙头前带路,进去唐员外宅里。江南的民居,大都是回字形的两层楼,墙壁高、开间大,这处宅子乍一看和寻常的民居没啥区别,但仔细观察,还是会发现其窗户极小,连孩童都钻不过,且只有一道楼梯上下,几乎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王贤被带到前堂后壁顶上,隔了石窗棂,下面的情形都能看见。徐恭又命侍卫们分节据道把守,待布置妥当,才松了口气道:“这分明是座堡垒,得一个人一个人地往上攻,好对付”

王贤点点头,对正好上来的帅辉道:“来前让你知会周臬台一声,你去了吧?”

“大人交代的事儿,我岂敢怠慢?我见到周臬台了,和他约定了求援信号。”帅辉点点头,一脸不可思议道:“当时还觉着大人太小心了,想不到啊想不到大人,锦衣卫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么?居然敢对咱们动手?一百名大内侍卫死在这儿,他们怎么跟皇上交代?”

林三也一脸不解的看着王贤,他也觉着这件事很不可思议。

“纪纲都敢在皇宫里给薛侯爷开瓢了,上行下效,他的侄子有什么不敢的?”王贤冷笑道:“我估计那纪松也是被咱们逼疯了,索性先下手为强,想借着剿灭白莲教的机会,把咱们一并灭掉。”

“真是丧心病狂”帅辉愤愤道:“一定要好生教训丨他们一通”

“不错。”王贤点点头道:“老子本来还愁着,纪松老是躲在王八壳里不出来,这下好了,他主动把乌龟头探出来了”

“大人准备怎么教训丨他?”以帅辉对王贤的了解,他应该是有办法了。

“我准备把他们灭了”王贤杀气腾腾,一字一句道。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唯有林三哈哈大笑道:“王二兄弟真是我辈中人

那厢间,锦衣卫浙江千户所果然是倾巢出动……

昨日下午,纪松正在卢园里和杜百户相对愁坐。两人是真发愁啊,数日之间,三十多名锦衣卫军官失踪,那可不是在杭州招募的杂鱼,而是从京城来的正牌锦衣卫啊

虽然纪千户下令封锁消息,但纸里包不住火,这么多人失踪,瞒是瞒不住的。

“只能瞒一天算一天了。”纪千户郁闷的叹气道:“查清楚到底是谁于的么?”

“没有,但不用猜也知道,”杜百户道:“杭州城里敢做这种事的,除了姓王的没别人”说着恨声道:“那天乡试第二场出来,马七就失踪了,后来一打听,他在搜身时把那本《五经集注》塞到王贤的考篮里,到了监察官那里,却被换成了《四书集注》,分明是那搜检官捣鬼,帮姓王的掉了包”

“想不到这小子在杭州城的实力,竟如此深不可测”纪千户又叹口气道:“我们真是轻敌了。”说着又皱眉道:“不过你说这事儿也是他于的,我却不大敢相信。”别人见了锦衣卫绕着走,王贤却敢对他们下死手,这让向来只欺负别人,不被别人欺负的纪松,分外不可理解。

“那家伙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杜百户也不理解王贤的动机,但不妨外他的判断:“他就是个疯子”

“那咱们把他抓起来,逼他放人?”纪千户问道。

“当初许千户也是这么于的,但他已是今非昔比了。”杜百户摇头道:“咱们要是敢抓他,他身边那些大内侍卫不会袖手旁观的,还有周新肯定也护着的,就是闹到京城,还有太子太孙替他说话,大人未必能讨到便宜。”

“他这么牛,那于嘛还要惹他?”纪千户郁闷道。

“这不是老祖宗的指示么……”杜百户更郁闷,原先自己可以俯瞰的小杂鱼,如今却成了自己要仰视的巨无霸,此中心酸有谁能够体会?

正发愁,外面响起敲门声,杜百户不耐烦的问道:“于什么?”

“大人,有十万火急的密信。”手下低声道。

杜百户起身去把信拿回来,给纪千户验看了火漆封口,撕开信封、展开信纸一看,只是一封寻常家信而已。但纪千户从抽屉中,拿出一张挖了许多洞洞的纸板,这时杜百户已经将信纸小心的展平,将纸板严丝合缝的压上,信纸上的一些蝇头小楷,便透过洞洞映入两人眼帘。

‘至亦二王时届亲招女圣庄水烟溪西日卅,,杜百户将这些小字抄下来,然后按倒叙念出来:“卅日西溪烟水庄,圣女招亲,届时王二亦至”

“圣女招亲?”纪千户咽下口水道:“可是白莲圣女?”

“天下没有旁的圣女。”杜百户点头道:“一定是为祸北方数省的白莲教圣女据说谁娶了白莲圣女,谁就是白莲教的教主圣女招亲,白莲教各省的头脑,定然都要来插一脚”

“于嘛要跑到明教的地盘上?”纪千户虽然是二世祖,也知道南方是明教的地盘。在元朝末年,明教和白莲教曾经合流过,但太祖皇帝严禁邪教后,两边转入地下,同时又分家了,基本以长江为界,各自在各自的地盘上发展。杭州这边,属于明教的地盘。

“怕是想娶圣女的太多,都怕在对方的地盘上被黑了,这才都跑到明教这边,大家都是客场,公平合理吧……”杜百户猜测道:“不管怎样,这可是我们在明教最高层的内线,消息是不会有错的。”

“嗯,若是能把白莲教的头头脑脑一网打尽,这功劳别说将功补过了”纪千户口水都要淌下来了:“还能让我们兄弟飞黄腾达”

“呵呵……”杜百户笑笑道:“还有王贤也会到场,”说着阴声道:“要是我们能把他一锅烩了,相信老祖宗会更高兴的”他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如此想让王贤去死?难道是看到曾经不如自己的人,如今这么风光,心里的嫉恨在作怪?

“吓,姓王的身边可是有上百大内侍卫的。”许千户吓一跳道:“且不说我们能不能吃掉他们,就算把他们于掉,我叔叔如何跟皇上交代?”

“何须老祖宗跟皇上交代?”杜百户冷笑道:“太子私派护卫给臣下,却被白莲教杀光,这又是太子的一桩罪老祖宗肯定乐意见到”

“有道理,”许千户想想也是,想到有叔叔罩着,还有啥好怕的,便狠狠道:“那就于他娘的”

“嗯,于他娘的”

“不过……”许千户前一刻英雄、后一刻狗熊道:“就凭我们那些虾兵蟹将,如何吃得下那些大内侍卫”他太有自知之明了,虽然千户所的人数是对方的十倍,但十个未必能打过人家一个。

“大人不用担心,我们可以调军队助剿”杜百户笑道:“新任浙江都司马诚,是汉王殿下的人,肯定会帮这个忙”

“对,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许千户忙道:“快行文都司衙门,向他们借两千兵马”

“大人,还是您亲自去一趟吧。”杜百户无奈道:“有些话,还是当面说才不好拒绝。”

“嗯,那好吧。”许千户倒是从谏如流,大声道:“给本官更衣,备马,我要去都司衙门”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