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九章 大势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2-13    作者:三戒大师

既然官军撤走了,院中众人自然要设法逃命了。
“我们冲出去吧。”有莽撞的就要提刀往外走。
“黑灯瞎火地闯出去太危险,你们跟我来。”唐员外却冷声道:“我后院里有个密道,一直通往数里之外。”
众人闻言大喜,瞥见王贤几个还立在那,不由恶向胆边生,提起刀走过去道:“先杀了他们,以免走漏风声”
徐恭几个侍卫勃然大怒,正要出声呵斥,却见林三那魁伟的身躯挡在前面。林三是用背对着他们,面朝着唐员外一伙,冷声道:“我保证过他们的安全”
“林三哥,官军最是狡诈,你跟他们讲什么义气”众人纷纷劝说道:“就是,这家伙看过咱们的样子,一旦让他回去,后患无穷”
“三哥,你让开,不要伤了兄弟们的和气”
有人绕过他,举刀就要朝王贤几个砍去,刀还没举过头顶,便被林三飞起一脚,连带人带刀踹飞出去。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林三收起那条健硕的长腿,用脚尖在地上划了条线,从牙缝中迸出几个字:“越线者,杀无赦”
一句话,震慑住了蠢蠢欲动的众同伙,这些亡命之徒,面上都露出愤愤之色,恨然道:“今天就给林三哥个面子,将来要是这小子害死咱们,你可要负责
“将来的事情将来说。”林三冷冷丢下一句。
“我们先走”此地不能久留,唐员外不想跟林三撕破面皮,便招呼众人跟着自己进了后院,一转眼便走了个于于净净。
前院里,林三看看王贤道:“王二兄弟,我送你出去。”
“不用了,林三哥还是先走吧。”王贤道。
“嘿嘿,我不放心那帮家伙”林三笑道:“咱们兄弟也好说说话。”
“那好”林三这种豪迈之人,实乃王贤平生仅见,说是满心倾慕也不为过,重重点头道:“再好不过”说着嘿嘿笑道:“三哥不怕我把你扣下?”
“我拿你当兄弟,被兄弟卖了,只能算我眼瞎,”林三淡淡说一句,放声笑道:“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林三就是这么个不合时宜的蠢物”
“那我就陪三哥一道蠢一遭”王贤也放声大笑起来,两人相携出了院门。
明月高悬夜空,银纱铺满西溪的荷塘苇荡,清风徐徐,送来桂花的幽香,两人漫步在这醉人夜色中,一时都忘了言语。许久,王贤才开口道:“三哥的伤不要紧吧?”
“龟儿子歹得很,短箭上喂了毒药。”林三咧嘴笑道:“不过兄弟我练的是少林童子功,金刚不坏之体,跟被蚊子叮一口,没啥区别”
“那就好。”王贤看看他依然插着短箭的左臂,果然止住了血,轻声道:“回头,我给你找个大夫拔了。”
“不用,我自己认识大夫。”
林三谢绝了他的好意,两人又陷入沉默。这次林三忍不住开口道:“你不问我是什么人?他们又是什么人?还有那韦无缺……
“三哥会说么?”王贤微微笑道。
“你不问怎么知道?”
“那我现在问了。”
“我不能告诉你……”
“哈哈哈哈……”又是一阵大笑,王贤擦泪道:“我就知道”笑完了,他突然轻声道:“不管怎样,三哥,收手吧。”
“……”林三本来也在大笑,闻言笑容凝固。
“我虽然不知道三哥是作甚的,但我知道那韦无缺应该是明教的,看看今天这帮家伙的诡异劲儿,估计他们也是**不离十。”王贤脸上笑意顿敛,正色道:“不论于什么,都要讲个大势,造反这活,在乱世还可以于一于,但如今大明朝已经北平蒙古,南定交趾,威服四海,天下归心,恐怕大哥今生今世,都等不到天下大乱的时机了”
“呵呵…”林三脸上挂起一抹苦笑道:“在兄弟眼里,我很像反贼么?”
“三哥一脸正气,当然不像,我只是担心你跟他们牵扯不清。”王贤笑道。
“呵呵,”林三淡淡道:“多谢兄弟关心,他们也不是反贼。”
“嗯。”王贤点点头道:“我就是纯讲了个理儿。”
“好,咱们就纯讲理。”
王贤的话,终于让林三按捺不住,他剑眉一挑,沉声道:“兄弟方才说大明北平蒙古、南定交趾、威服四海……我是认同的。但最后一个——天下归心,我却不这么看。一来,当今皇帝得国不正,天下难以归心,但这还不是主要的。兄弟满腹经纶,自然知道天下兴亡、百姓皆苦的道理,当今皇帝穷兵黩武、好大喜功、征安南、伐蒙古、兴新都、修运河、下西洋、武当山大兴土木……哪一件不是倾尽民力国力?就算再有作为的皇帝,也该量力而为,循序渐进我观史书,看上下两千年,也只有两个皇帝和当今皇帝一样”
“哪两个?”王贤轻声问道。
“秦始皇和隋炀帝。”林三掷地有声道。
“大胆”一直在后头倾听的徐恭,终于忍不住出声呵斥。“你敢大不敬”
“我只是就事论事。”林三淡淡道。他根本不把徐恭放在眼里。
“你不要插嘴,我们只是闲聊。”王贤不满的瞥徐恭一眼,后者只好躬身退下
“三哥饱读史书,文武双全,令人钦佩。”王贤转回头,对林三微笑道:“只是读得不精,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还请兄弟指教。”
“秦皇隋炀,暴君也,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秦皇灭**,却对匈奴无可奈何。若扶苏不在上郡监军,抵御匈奴,而是在咸阳监国,你看赵高能不能矫诏杀他。隋炀帝更不用说,三征高丽,把大隋朝的威信彻底打光,内乱由此生焉。”王贤侃侃而谈道:“但我大明永乐皇帝,南征北战,攻无不克大明朝的威望一时无两试问天下何人敢挑战永乐皇帝?而且如今天下战事已定,正是刀枪入库、马放南山,轻徭薄赋、与民休息的时候,请问三哥,这时候造反是真心为百姓,还是为个人的野心和私利?”
“……”王贤的话,让林三陷入深深的沉思,半晌方叹一声道:“兄弟好一张利嘴,竟让为兄有些乱了方寸。”
“乱了就先停一停,看一看,想一想,相信大哥一定会明白,怎样才利国利民的。”王贤微笑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说的就是大哥这样的人”
“好一个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林三不禁大赞道:“真说到兄弟心坎上了你放心我回去会好好看看,好好想想的。要是皇帝真像你说轻徭薄赋、与民休息,天下谁还会造反,谁也造不成反”
“嗯。”王贤重重点头,心里却没那么踏实,因为他路过北京时,偶然听太孙说起,好像皇帝要征发天下工匠和民夫,在北京兴建一座比金陵那座更大更气派的紫禁城……不过无论如何,至少今天的争论算是告一段落了,两人也走到桥边。帅辉带着侍卫们早就焦急的等在那里。
“相聚恨短,可惜不能邀请三哥到我那里小住。”王贤朝林三拱拱手道:“我们兄弟就此别过吧。”
“嗯。”林三点点头,没有抱拳,而是轻声问道:“兄弟,顾小怜是谁?”
“我的……”王贤迟疑片刻,低声道:“女人。”
“哦?”林三一惊道:“听韦无缺的意思,好像她和唐家小姐是一个人?”
“也许是他故意激我,”王贤缓缓道:“但是隔着纱幔,我看那唐小姐,跟我家小怜很是相像,而且小怜也弹得一手好琴。”心下不禁暗悔,要是早知道这样,把灵霄一起带上,那丫头一听就能听出,是不是顾小怜的琴声。至于自己,你觉着牛能分辨出琴声么?
“这样啊……”林三想一想,沉声道:“我会设法安排你们见一面的。要是兄弟的女人,你只管领回去就是”
“三哥就是好兄弟”王贤精神一振道:“兄弟我敬候佳音”
两人正要拱手作别,忽听远处传来疾奔的脚步声,待那人近了一看,是一名充作探子的侍卫,单膝跪在王贤面前,道:“军师,锦衣卫的军队,把我们包围了”
“哦?”王贤一惊,旋即明白了,定是韦无缺那厮还安排了后手,见自己的人没有和唐员外等人火并起来,便引锦衣卫出场了。
“一名兄弟亮明身份,却遭到他们的袭击”更惊人的还在后头,那侍卫又禀报道:“我见事不好,赶忙回来通禀”
“怎么会这样?”帅辉徐恭等人惊呆了,都看着王贤。
“妈的,这帮王八蛋,八成是想饺子馄饨一锅端了”王贤定下心神,很快想清楚利害道:“杀了我们,栽赃给那帮家伙,然后把那帮家伙剿灭,既立了功,又除一害,一箭双雕”
众人一听不禁悚然,谁也没想到今晚竟是如此凶险诡异见众人面无血色,王贤却哈哈大笑起来道:“诸位,这里比九龙口如何?”
众人摇头。
“比大戈壁又如何?”
众人又摇头。
“那有什么好怕的?”王贤满脸自信的笑容道:“这里是杭州,老子的主场倒要看看谁能动我分毫”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