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八章 葫芦里的药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2-13    作者:三戒大师

明月如钩,银辉满庭。

林三和韦无缺对立在场中,两人一个魁伟豪雄,一个俊美无双,还真是难分伯仲。

夜风轻拂,吹得二人袍角轻舞,众人眼前一花,韦无缺倏地动了,身形迅疾如脱兔,出手如闪电,招招直逼林三要害。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无坚不摧林三也不敢托大,气沉丹田,见招拆招,与韦无缺战在一处。他的出手虽然不如韦无缺迅疾,但一身金刚不坏的硬功夫,让他只需护住几处要穴便可,同时只要被他开碑裂石的拳脚碰到,韦无缺就吃不消。所以韦无缺也不敢太过靠近……只见两人一个如穿花蝴蝶,招式精妙、快如闪电,一个如千钧铜钟,力大势猛,重如泰山,战得火花四溅,眼花缭乱,令观者无不目瞪口呆,想不到这一南一北最杰出的人物,竟然强大若斯

王贤却有些心不在焉,他的思绪飘在方才那弹琴的女子身上,像,太像了,那身影,那琴声,都像极了失踪的顾小怜……他迫切的想确认一下,她到底是不是顾小怜,不是则罢。是的话怎么会改姓了唐,跟明教的妖人搅在一起?心里种种疑窦,让他迫不及待想见见那个弹琴的女子,但此时此地他却不敢造次……万一惹恼了这帮鸟人,把自己剁了怎么办?

不过他也不能眼看着两人分出胜负,决定谁是那唐家小姐的夫婿——万一唐小姐真要是顾小怜,自己岂不戴了绿帽子?虽然他还没有和顾小怜真正在一起,但那是他心有顾忌,并不意味着他可以拱手让人

可一时之间,他也想不出办法来,怎么把这事儿搅黄了?除非能抽身离开,然后让帅辉带来的大内侍卫,将这个贼窝一锅端了但这边打得乒乒乓乓,自己怎么能离开呢?还真是难办

正在他冥思苦想之际,场中异变陡生那韦无缺的扇子戳向林三的右胸,林三并不闪避,反而一拳朝他面门砸去,准备来个围魏救赵。谁知韦无缺嘴角一挑、邪邪一笑,那柄看似普通的扇子里,竟射出了乌黑的短箭林三闪避不及,只好暴喝一声,咬牙抬臂格挡

扑哧一声,短箭射入他的手臂林三勃然大怒,虎吼一声,面色涨的通红,浑身骨节爆响,整个人的气势一变——变成了发怒的雄狮,只见他身法陡然快了一倍,竟然能跟上韦无缺的速度,丝毫看不出箭伤的影响

韦无缺这下偷鸡不成蚀把米,之前还能仗着速度的优势与对方打个平手,这会儿速度跟人一样,拳脚比人家弱太多,一下子左支右绌,落尽了下风。几乎是眨眼间,砰砰砰砰,他便吃了林三几记重拳,痛得他面色大变,好容易一个懒驴打滚,跳出战圈,然后就势退出数丈,跃上围墙,放声笑道:“林三哥武功盖世,小弟自愧不如,我争不过你,顾小怜是你的了”

突然异变再生,一支长箭破空而出,韦无缺正在说话,躲避不及,被正中后心,长箭穿胸而过……

“韩兄弟”院中众人忙上前施救,惊悚道:“怎么会这样”

“你,你”韦无缺摇摇欲坠的立在墙上,一手捂着胸口,一手哆嗦着伸出手指,指着立在院中的王贤,颤声道:“你是官府的人”说完便腿一软,一头栽出院外。

“不好了”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庄丁推开院门冲进来,惶急的禀报道:“我们被官府的人包围了”

“啊”众人一听脸色陡变,一个个满脸狰狞可怖,纷纷抽出兵器,就要剁了王贤

徐恭几个早就把王贤护在身后,也亮出手中雪亮的兵刃

看到他们手中是只有官府才用的制式兵刃,众人更对韦无缺之言深信不疑了,嗷嗷叫着:“先劈了这几个官崽子,然后杀出条血路去”

“军师,弟兄们一定保护你周全”徐恭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枚烟花,就要点燃了扔到天上,却被王贤一把按住

王贤行事缜密,这次被韦无缺莫名其妙拉来求亲,自然不会不防,他和徐恭几个出发不久,帅辉便带着一百多侍卫悄悄跟在后头,此时就在近旁只要信号发出,一百多名武艺高强的大内侍卫,将第一时间赶过来接应

但是王贤却一把打掉了徐恭手中的烟花,不许他发信号求援

“军师?”徐恭惊呆了,你疯了么?

王贤当然没疯,相反他清醒的很,心里前所未有的明白——在韦无缺图穷匕见后,他终于看明白,这混蛋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了

首先这个唐员外嫁女儿,应该不是单纯的亲事,定然有什么异常丰厚的嫁妆,值得这些操着北方各省口音的家伙争抢竟连他一直以为是世外高人的林三哥也按捺不住

韦无缺显然也很想给唐员外当女婿,或者说他很想得到那份嫁妆。但他之前对自己说的,应该不是假的,只能说事情在秋闱前后这半个月里发生了变化,他被排除在候选人之外了……原因方才他和唐员外的对话中也有透露,就是唐员外想让他当赘婿,但他爹不肯答应

本着得不到就要毁掉的精神,韦无缺策划了今天的事情,决意将这院中的人于掉。但他爹应该是不知情,或者是装作不知情,所以他不得不借刀杀人借自己的力量,铲除这群家伙。

韦无缺当然清楚自己有能力办到,甚至不用惊动周新,单单自己身边的那些大内侍卫,就足以胜任了

其实自己也是韦无缺除之后快的对象,对韦无缺来说最好的结果,莫过于双方同归于尽,这个世界就太美好了

所以韦无缺把自己带到这里,他很清楚自己对他的怀疑,一定会安排人在外面接应,方才那一箭射出,肯定惊动了外面的侍卫,而唐员外在外面也有暗哨,第一时间就会发现他们

韦无缺之所以要以死脱身,无非是担心万一有人逃脱,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他临‘死,前又喊出顾小怜的名字,还是为了让双方不死不休,最好一个都走不了而方才他以暗箭射中林三,显然这是他最顾忌的人物,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其逃脱

想通透前因后果,王贤不禁暗骂,好你个韦缺缺,真是把人都算计到骨子里去了

但王贤没有时间跟手下解释,因为怒不可遏的汉子们,已经杀上来了

徐恭他们忙举刀格挡,组成三才阵,将王贤护在中心,王贤却大喝一声道:“林三哥让他们住手,听我一言”

那林三所中的暗箭有剧毒,此刻已是面色隐隐发黑,正在闭目运功压制毒性,听到王贤的呼声,忙强行打住,闷哼一声道:“都住手”

人的名、树的影,林三的声望似乎很高,一声让众人都住了手。

“王二兄弟你要说什么?”林三转而对王贤道。

“我说你们不要被韦无缺那王八蛋骗了。”王贤心中暗呼侥幸,韦无缺千算万算,就是没想到自己和林三还有些过命的交情,关键时刻还有法沟通,而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因为个女人而分外眼红“不错,我是官府的人,但我不是冲着你们来的,事实上,我连你们是于什么的都不知道”

“哦,那外面的官兵与你无关?”唐员外也是老于世故之人,此刻冷静下来一想也是,这小子要是来抓人的话,何苦要把自己送入虎口?

“那是我的卫士,听到韦无缺咋呼,才会上前查看的。”王贤冷静道:“是他故意引诱咱们火拼的,不信你们看看墙外面,地上肯定没有他的尸首”

“哦。”唐员外丢个眼神,一名庄丁飞速攀到墙头,用火把往外照了照,回头道:“老爷,真不见姓韩的了”

“说不定是被你的人给拖走了”有人闷声道。

王贤懒得理会这种这种无脑的言语,他只盯着唐员外和林三,相信二人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院子里火把噼啪作响,唐员外寻思半晌,看了看正在发怔的林三道:“你怎么看?”

“那姓韩的小子确实有些不地道。”林三看看王贤,对唐员外道:“他说的应该是真的。”

“既然你们认识,就由你来拿主意吧。”唐员外点点头,不再吭声。

“嗯。”林三应一声,对王贤道:“既然不是冲着我们来的,让你的护卫撤回去,我保证你的安全。”

“好。”王贤很于脆的答应一声,对徐恭道:“发信号,让他们撤退。”

“军师”徐恭急道:“贼子狡诈多端……”

“不要多说,照做就是。”王贤看看林三,淡淡道:“我信得过林三哥。

“哈哈哈,”林三放声笑起来道:“好兄弟,这句话,够兄弟”

“…”徐恭不能抗命,只好放出一枚绿色的烟花,不一会儿,便有壮丁进来禀报道:“官军撤走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