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七章 似曾相识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2-12    作者:三戒大师

但唐员外架不住众口一词,只好让丫鬟请小姐为众人弹上一曲。

众人期待的目光中,花木从中的凉亭上,架起了一具古筝,焚上了香,同时垂下了纱帘。不知何时,一个如梦似幻的女子,便出现在那纱帘后,朝着众人盈盈一福,便袅袅跪坐在古琴前。

那些稍显粗鲁的宾客,此刻全都支楞起耳朵,屏息凝神,静待那纱帘后一身长裙、秀发如瀑的女子的琴声。

一轮明月不知何时悬在漆黑的夜空,将无边的银茫洒在院中,只见那女子轻轻伸手往那琴上一探,悠悠一声响,像是有人在这无边静夜,往那宁静无波的西湖水中丢了一颗石子。就这一声,众人便被牢牢吸引住了……晚风轻拂、素月幽静,置身于明月清辉之下,聆听着悠扬华美的曲声,虽坐院中,却仿佛看到美轮美奂的西子湖面,映照着那轮皎洁的秋月,碧空万里,波光闪烁,青山、树、亭台、楼阁、在月光下好似人间仙境一般……

这琴声是有魔力的,竟令俗人都能沉醉其中,但王贤却是个例外,他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那纱帘,只觉其后的人影似曾相识。

不知不觉琴声渐希,众人依然沉醉其中、口不能言,直到那韦无缺一合折扇,大赞一声道:“好一曲《平湖秋月》,此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众人这才回过神来,便见韦无缺斟满酒杯起身道:“在下敬唐小姐一杯

众人都不做声,紧盯着那帘子后头,打心眼里想看看,能弹出这样琴声的女子,该是何等的绝色?

然而待那纱帘撤去,庭中已是芳踪杳杳,只有香炉仍在袅袅冒着白烟,风一吹,便是满庭幽香,令人无不深感遗憾。

“抱歉,小女出嫁前,是不见外客的。”唐员外忙解释道。

听完一首曲子,众人竟高雅了不少,似乎不愿唐突了佳人,不再嚷嚷着非要唐小姐出来,和大伙见一面了。

韦无缺见没人附和,又看看王贤若有所思的样子,感觉目的已经达到了,便也不再坚持。只好把那酒一饮而尽,自嘲的笑道:“看来是在下没福气。”

见这小子终于消停了,唐员外这才整理心情,重新对众人道:“至于小女的婚事,蒙诸位错爱,老夫实在难以抉择,又恐伤了和气,真不知该把小女许给谁好。”

“许给我家少爷吧,我家少爷一表人才。”

“许给我儿子吧,我们彭家家大业大……”众人马上七嘴八舌争起来。

“唉,”唐员外抬手示意众人安静道:“无奈老夫想了个下策,咱们都是习武之人,不如下场切磋一下,点到即止,谁的功夫高些,我就把小女许配给谁,如何?”

“好”众人很是赞同,看来都对自己的实力信心满满。

“唐伯父,能算小侄一个么?”韦无缺也按捺不住道:“小侄闻听令爱琴声,可谓一见倾心,我虽然功夫不高,也想为自己争取一下。”

“哦,贤侄这样的佳婿,当然求之不得。”唐员外笑道:“可是你爹当初可不同意啊”

“我爹是不同意我当上门女婿的,”韦无缺笑道:“但小侄我愿意的话,我爹就我一个儿子,也只能接受了。”

“此话当真?”听说他肯做上门女婿,唐员外眼前一亮。

“千真万确,伯父不放心,我可以对天起誓。”韦无缺笑道:“我请这位朋友来,就是给我作见证的。”

“那好,”唐员外点点头道:“贤侄也可以下场。”

于是下人们在院中点起火把,照得亮如白地,便有两人按捺不住,下场打起来。王贤看两人的功夫,比自己可高多了,你来我往眼花缭乱,虽说是点到即止,但两人下手一个赛一个的狠,那真是把对手往死里招呼。

打了盏茶功夫,其中一个趁着对方露出破绽,一脚踹在他心口窝上,把那人打横踢出场去。

胜负已分,输了的没脸再待下去,被下人扶着告辞走了。胜利者下场休息,看另外两个上场对打,到了第三对时,韦无缺摇着扇子缓缓步入场中,他的对手是个身高八尺,铁塔似的汉子。韦无缺轻摇折扇,意态闲适,笑道:“凉风有幸、秋月无边,这么美好的夜晚,还是不要打打杀杀的好,兄台,你就让我一次吧。”

“怎么不是你让我”那汉子冷笑一声,挥拳朝他面门打来,韦无缺后退不迭,狼狈的避过他这一拳,怒道:“你怎么不打招呼,说打就打?”那汉子啐一口,又朝他扑过来,韦无缺口中喋喋不休,脚下乱成一团,看他躲得十分狼狈,那汉子的拳脚却偏偏只擦着他衣角,伤不到他分毫。

那汉子气炸了肺,拿出看家的本领,虎吼一声,躬下身,抡起大长腿,一招横扫千军,罩住他所有退路,看他还怎么腾挪,只听韦无缺惊呼一声,两腿一弹,一下蹦起来

那汉子暗暗冷笑,你落地的一刻,就是被我放倒的时候,谁知道韦无缺竟没有落地而是轻飘飘落在那汉子头上。那汉子忙伸手去抓他的脚踝,却被他脚尖点在头顶百会大穴上,登时手脚一软,晕倒在地不省人事。

汉子倒下,韦无缺潇洒落在地上,打开折扇摇头叹气道:“听人劝吃饱饭,你让我一次多好……”

待他坐下,又一个汉子起来,还拎着把明晃晃的鬼头刀,在场中耍了个套路,然后朝坐在王贤身边的林三抱拳道:“林三哥,您瞧我这刀法有长进了么

林三点头笑笑道:“有,有你爹七成火候了。”

“多谢三哥夸奖”那汉子大喜道:“俺会继续努力的”说着抱着刀,朝那唐员外道:“大叔,俺不是林三哥的对手,俺就不献丑了。”

“好好,坐下一起吃酒。”那唐员外笑着点点头,这爽直的汉子谁不喜爱?其实他心里,早就有人选了。就是那被他奉为上宾的林三,此人英雄盖世,才略气度都是万里挑一,正是他中意的人选,之所以要走个比武招亲的过场,不过是为了让其他人服气,不至于回去后记恨,影响了团结。能像这小子这样识相的,实在再好不过了。

“原来三哥也要求亲啊。”一直有些走神的王贤,轻声对那林三道。

“嘿嘿,”林三有些不太好意思道:“兄弟,我年纪也不小了。”

“嗯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王贤点头笑笑。这时院中求婚者只剩下四个了。刚打完的韦无缺一跃而起,第一个下场,王贤小声笑道:“这小子胆怯了,怕跟三哥你提前对上。”

“呵呵,”林三淡淡一笑,眉头微皱,问道:“兄弟你怎么和这小子走到一起了?”

“原先打过交道,又一同考了秋闱,也算是同年了,”王贤轻声笑道:“不过我也不知道,他拉我来作甚。”

“这小子心机重的很,你要小心他。”林三低声嘱咐他一句,这时候场中已经分出胜负,韦无缺凌空跃起,一记天外飞仙,将对手直接击晕过去,这次也不再废话了,直接下场打坐,调整精气神,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

这次林三的对手没有弃权,面色凝重的立在场中,一言不发的盯着他,林三笑笑,缓缓站起身来,走到场中。对手已经够魁梧高大了,林三却比他还要高出一头,肩也宽出不少,真有些人中吕布的意思他缓缓解下外袍,露出上身虬结的肌肉,朝对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对手便舞动长棍当头砸了下来,只见林三微一侧头,那棍子便重重砸在他的肩头,发出砰得一声巨响,对方一击得手,想要撤棍时,却悚然发现使出吃奶的力气,那熟铜棍依然纹丝不动,抬头一看,原来被林三单手抓住了另一头

他用的是双手,林三只是单手,他却拼了命也不能撼动林三分毫,双方的力气差距,显然不能以道里计。待他用尽了力气,林三突然低喝一声道:“撒手吧”只一加力,便把那棍子夺了过来,反手朝他的天灵盖砸了过来

林三的动作太快,对手根本无从躲闪,只感到一阵刺骨的劲风,心中不禁暗叫道,‘我命休矣,然而那致命的一击,却在距离他天灵盖不足半寸之处倏然停下。不说林三霸王般的体格和力道,但这份收发自如,就让对手心服口服,满面羞愧道:“在下班门弄斧了。”

“哈哈,你这棍子也够狠的,打得我肩膀都要碎了,”林三把棍子丢给对方,笑道:“承让承让。”

对手朝他抱下拳,拿着棍子退下了。

林三没有下去的意思,看一看盘膝坐在那里的韦无缺,韦无缺也缓缓睁开眼,目光凌厉入刀,竟是从未有过的认真。

‘只怕这才是真正的韦无缺吧……,王贤心中暗叹,要不是遇到林三这种劲敌,这小子还不知要装到什么时候呢。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子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