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八章 危局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1-28    作者:三戒大师

楼船巨舰缓缓靠岸,乐队高奏凯乐声中,一队队大汉将军踏着楼梯下船,大明皇帝朱棣也出现在众人面前。

乐声停下,朱棣那威严的声音响起:“众卿平身。”

“谢皇上”众大臣起身,待皇帝步下楼梯,定国公徐景昌跪着奉上三杯酒水。本来这应该是太子的差事,但此刻太子缺席,只好让他先顶上了。

看一眼自己的妻侄,朱棣强压下不快,端起酒杯祭了天地祖宗,又让徐景昌给自己摘了披风,算是完成‘解战袍,的仪式……这也该是太子来做的。

立时乐声重奏,朱棣登上銮舆,在文武大臣的扈从下,往城门方向缓缓行去。

大街上,鞭炮噼里啪啦响成一锅粥,百姓的欢呼声、恭迎声此起彼伏,朱棣淡淡笑朝臣民们招手,口中却冷冷问被叫到銮舆上的东宫属官杨溥道:“太子何在?”

“呃……”杨溥都要悔青了肠子……他今日一早为了监督迎驾事宜,五更不到就来到龙江关,要是知道这个结果,他肯定先抛下一切,也不能让太子迟到只好低声道:“太子殿下不知何故耽误了,应该很快便至,皇上一问便知

“哼。”朱棣哼一声道:“你就是这样辅佐太子的么?”

“臣有罪”杨溥赶忙磕头道:“只是太子殿下向来守时,又是迎接皇上的大事,一定是出了什么状况才会这样。”

“出状况?”朱棣面色愈加阴沉道:“朕从忽兰忽失温一路返回,万里之遥都没出状况,他从东宫到龙江关,不过四五里路,却出了状况”说着恨声道:“朕以老迈之躯,远赴漠北,出生入死,不都是为了他这个废物?他却丝毫不把朕放在心上,实在是不当人子”

听皇帝大发雷霆,杨溥汗如浆下,竟不知该如何为太子说话。

到了皇宫,内侍伺候朱棣盥洗。这时,锦衣卫都指挥使纪纲匆匆进来,低声禀报道:“皇上,查明白了,太子殿下是宿醉未醒,因而耽误了迎驾……”

“好啊”朱棣本来就满腹怒火,这下火上浇油,更是怒不可遏道:“你从前说他声色犬马朕还不信,想不到竟然是真的朕回来的头天晚上,他都能喝得烂醉如泥,可想而知平时会怎样”朱棣是真愤怒了,他这么大年纪在外面风餐露宿,忍饥挨饿,还得亲自提到上阵砍人,自己的太子却在后方醉生梦死,这种被欺骗被愚弄的感觉,让向来唯我独尊的皇帝,分外不能容忍:

“朕的江山,岂能传给这样的孽畜,把那个孽子给朕拿来”金殿中,回响着皇帝的咆哮声:“还有他那些虾兵蟹将,统统给朕抓起来”

这是要兴大狱啊又到了锦衣卫耀武扬威的时刻了,纪纲兴奋的咽口吐沫,沉声问道:“皇上,都要抓谁?”

“该查谁,该抓谁,该审谁,怎么审,你心里明白。”朱棣阴着脸道。

“是”纪纲应一声,起身大步走出去,金殿外头,他的一于手下早就候在那里,显然知道今天定要抓人

目光冷冷扫过众人,他厉声道:“皇上有旨,要捉拿东宫的属官一个不能少还有留守的大臣,也要统统拿问”

众锦衣高官虽然知道今天要拿人,却没想到竟要把留守京师的文官一锅端,全都露出震惊的神情道:“现在就拿人么?”

“等。”纪纲目光阴沉道:“皇上还要举行宴会,把人都抓光了,皇上脸上不好看。你们先调集人马,在他们的私宅守候,待其赴宴返回,即可拿人

“喏!”众锦衣高官齐声应道,赶紧各自下去安排去了。

“你两个跟我去东宫一趟。”纪纲看一眼自己的心腹爪牙庄敬和袁江,冷声道。

东宫内书房中,太医想尽办法,又是给太子灌醒酒汤,又是用针灸,折腾了好半天,终于把太子殿下从昏睡中唤醒过去……

“醒了,终于醒了”众人长松了口气,但表情依然凝重。

朱高炽缓缓睁开眼,直觉满眼的重影,好半天才顶住神,嘶声问道:“什么时辰了?”

“辰时三刻了……”太子妃低声道。

“什么时辰?”朱高炽瞪大了眼。

“巳时三刻。”

“啊?”太子殿下硕大的身子,霍得从床上弹起来,惊慌失措道:“我怎么睡到现在?快去龙江关”

“父亲,不用去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朱瞻基出现在太子面前:“皇爷爷已经进宫了。”

“什么?”朱高炽难以置信,但看到在父皇身边的儿子回来了,容不得他不相信。登时颓然坐下,本来涨红的胖脸变得煞白煞白,斗大的汗珠布满了额头,颤声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说着豁然抬头,望着身边人道:“你们为何不叫醒我?”

“殿下。”东宫侍讲黄淮叹气道:“您宿醉了,怎么都叫不醒。最后还是请了太医,折腾到现在才……”

“我宿醉?”朱高炽难以置信道:“怎么可能……”他使劲揉着疼得欲裂的脑袋道:“我昨晚睡不着,只喝了一杯苏和酒?怎么会宿醉呢?”

“莫非酒有问题……”朱瞻基沉声道:“不过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顿一下道:“父亲,不管怎样,事情已经发生了。咱们还是想法面对吧。”

“太孙说的对。”黄淮道:“太子这次有失礼仪是定了,但此事可大可小,就看皇上如何看待了。”

“皇爷爷肯定会借题发挥……”朱瞻基冷冷道。

“不错。”朱高炽颓然道:“父皇听了太多谗言,早就想收拾我,这次正好给他机会了。”说着叹口气道:“为孤更衣,我要进宫请罪”

内侍赶紧为太子殿下穿戴整齐,朱瞻基扶着朱高炽起身,缓缓往外走道:“我陪父亲一起去。”

“你才回来,还是在家歇着吧。”朱高炽道。

“父有难,子同受。”朱瞻基摇头道:“而且皇爷爷现在气头上,不一定能听父亲说话,还是我来替父亲解释的好。”

“也是。”朱高炽点点头道:“那就委屈我儿了。”

父子俩上了马车,往皇宫驶去,还没行出多远,便被迎面拦下——一身大红蟒袍的纪纲,带着二百名身穿飞鱼服,腰挎绣春刀的锦衣卫,把太子车驾团团围住。

东宫护卫可不怕锦衣卫,呵斥道:“什么人,胆敢阻拦太子车驾还不快快让开”

“奉旨。”纪纲没开口,说话的是庄敬,他暴喝道:“请太子殿下进宫面圣”

“太子殿下,请跟我们走一趟吧”另一名心腹袁江也厉声道。

东宫护卫们面色大变,这是要捉拿太子的架势啊要是太子殿下被锦衣卫当街拿下,那还有何颜面当这个储君?

可是在这皇宫左近,锦衣卫奉圣旨办差,谁敢阻拦?阻拦就是造反,那是要诛九族的

众护卫正在踯躅间,便听一声低喝道:“纪纲,你少假传圣旨”一脸怒色的朱瞻基,从马车上下来,出现在纪纲的面前。

“这不是太孙殿下么。”纪纲抱抱拳,皮笑肉不笑道:“臣有皇差在身,不能全礼,请殿下海涵。”顿一下道:“不过殿下说臣假传圣旨,那可纯属诬陷了,在这皇宫门口,我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传错一个字啊”

“拿来。”朱瞻基伸出手。

“什么?”纪纲一愣。

“圣旨”朱瞻基从牙缝蹦出这俩字。

“皇上传得是口谕,殿下跟我们去见了皇上,自然知道所言非虚。”纪纲道。

“口说无凭。”朱瞻基却冷声道:“谁知道你是不是意图对我父亲不轨。

“殿下何出此言,臣怎么可能对太子不利?”纪纲无奈道。

“一切皆有可能。”朱瞻基沉声道:“还不速速退下,我父亲自会去面圣问个明白”

“还是让我们保护太子殿下前往吧。”纪纲却坚持道。这是汉王殿下特意吩咐过的,要让太子颜面扫地。

“你听不懂孤的话么?”朱瞻基却不跟他废话,暴喝一声道:“滚”

“殿下息怒,恕臣不能从……”纪纲一个字还没出口,便听刷得一声,一柄长剑已经点在他的咽喉上了,冰凉彻骨的寒意,登时让他口不能言,身不能动。

纪纲身边自然不乏高手,但天外飞仙的一剑来的太突然,待众人反应过来,纪纲已经被制住了。

剑法是武当山孙真人的绝招,但出剑的是朱瞻基,他专门跟闲云学了这一招,就是为了关键时刻拼命用。

“殿下别乱来。”庄敬等人大急,但朱瞻基是太孙。虽然在他们看来,这太孙已是明日黄花,但他们依然不敢不敬,只敢出声阻止道:“我们大人是皇上的钦差”

“不过是我朱家的一条狗,什么时候欺到主人头上了”朱瞻基冷哼一声道:“所有人都滚得远远的,不然我就割下他的狗头”说着舌绽春雷,暴喝一声道:“滚”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