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五章 科考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1-26    作者:三戒大师

为了避免老爹问东问西,王贤果断道出自己回来的原因,王兴业果然变了脸色,抬起刚扣了脚丫子的手,撵人道:“还不赶紧去用功念书”说着又吆喝起来道:“老婆子,你带着老小回富阳去这就走,赶紧的”

老娘没听到前头的对话,从里面抱着孩子出来,骂道:“我儿子刚回来,你就把我往老家撵,你什么意思你?”

“你知不知道?”王兴业吹胡子瞪眼道:“老二是回来考举人的”

“啊,那我赶紧走”王大娘也变了脸色,“别让老幺哭哭啼啼打扰老二念书”说着就扯着嗓子,让佣人赶紧收拾收拾,准备回乡下。

“不用这样吧”王贤苦笑道:“一切照旧便好。”说来真是惭愧啊,他自从考中秀才,就断了继续考下去的念头,便再没看过一天书。亏爹娘还以为自己有多用功呢……

但老爹老娘望子成龙之心无比强烈,虽然他现在是太孙的伴当,太子的红人,但在文教昌盛的浙江人看来,这种幸进实不如自己考出来的功名硬邦邦、响当当就连市侩如王老爹、王大娘者,亦作如是想。

所以老娘回了乡下,老爹严令家里人不许大声说话,在书房附近,连咳嗽放屁都不准。并亲自带头,全力做好考前准备工作……王贤这一年多,个也高了、肩也宽了,原先儒衫得重做,头上的方巾倒还合适,但王家如今不差钱,一并也做成新的。还有考篮、铜铫、号顶、门帘、火炉、烛台、烛剪、卷袋,被褥、衣服,甚至锤钉小锯等等,统统都得备齐。

因为乡试不是县试府试院试,之前的考试都是早晨进去傍晚出来,好捱的很。乡试却要连考三场,每场都在在里头待三天,这对考生是十足的折磨,家里只好竭力做充分的准备,尽量让考生少遭点儿罪。

王家从没出过读书人,王兴业是不懂这些的,好在他衙门里有相好的官员,是举人出身,便请人家来指导着准备,才知道原先准备的食物都不靠谱,一旦考生要是吃坏了肚子,考试肯定大受影响。虽然乡试比县试好的一点,在于没有屎戳子,但你拉得七荤八素,十成的功力拉去了八成,写出的文章都臭不可闻。

在有经验者的指点下,王兴业又备最新鲜月饼、蜜橙糕、莲米、圆眼肉、人参、炒米、酱瓜、生姜、板鸭……全都是用最好的食材,亲眼监督制作,唯恐哪里出了纰漏,吃坏了儿子的肚子。

殊不知王贤那个铁胃连马皮都能消化,就是吃了变质的东西又如何?

因为时间太紧张,老爹忙得团团转。不过这些事都不用王贤操心,他只管安心考试就好……

第二天就是科考补考的日子,王贤早早来到提学衙门。本以为自己来的够早了,谁知人家大都比他来得更早。帅辉给他提着考篮,目不暇接道:“人还真多啊……”

“是啊。”王贤随口应一声,眼却没离开手里的四书章句,这些朱子著作他原先都背过,但一年多不看书,已经大都还给林姐姐了。虽说大宗师会照应,但自己要是连题都破不了,或者连最简单的句子都忘了,那就太说不过去了……万一大宗师为了自个的名声,把他给黜落了,那真叫鸡飞蛋打了。

他正在吃力的临阵磨枪,突然听到一声惊喜的叫唤:“王大人,真得是你么”

“是我啊。”王贤抬头一看,就见到一张俊到让人想给他毁容的面孔,配上那一身月白色的儒衫,脑后长长的皂巾,更显得玉树临风、貌比潘安。竟然是那无缺公子韦无缺

“是你啊”王贤一脸惊喜道:“好久不见啊无缺公子,你好像又帅了点呢”

“大人还是称呼小人草字吧。”韦无缺苦笑道:“在您面前,我不敢自称公子。”

“那好,草字,你也是来补考的么?”王贤一脸天真道。

“大人又开学生玩笑。”韦无缺苦着脸道:“小人草字天成。”

“好一个无缺天成。”王贤大赞道:“正是名副其实啊”

“大人过奖了。”韦无缺不好意思的笑笑道:“学生是来补考的,大人也是么?”

“是啊,好巧,这么说你是同志啊。”王贤笑道。

“大人,应该说是同年吧……”韦无缺心说你这胸无点墨的家伙来考试,不是自取其辱么?

“无所谓了,反正我看着你像同志。”王贤哈哈大笑道:“这一年多没见,你都忙什么了?”

“学生还能作什么,埋头苦读而已。”韦无缺笑道:“倒是大人这一年,着实风光啊”

“风光个屁,混了一圈沦落到跟你一样地步了。”王贤白他一眼道。

“……”韦无缺这个无语啊,亏他还自觉是天上地下独一份,原来在姓王的眼里,自己混得这么惨啊。

虽然严重怀疑这家伙是邪教高层,而且跟最近的是是非非有关系,但这个节骨眼上,王贤不想多事,两个各怀鬼胎的家伙,便像多年未见的老友,热络的攀谈起来。等到衙门开门,两人拱拱手,互道好运,便提着考篮进了衙门。

进去衙门后,便见院中摆满了一排排的桌椅,众生参拜了提学大人,那位刘提学四十多岁,不苟言笑,由其副手吩咐诸生寻自己名字就坐。场面一下有些混乱,有人为了争位甚至争吵起来,只见大宗师眉头一皱,便有军卒将吵闹的人叉出去……再想考试,只能等三年以后了。

在大宗师清冷目光的注视下,几百号人登时大气不敢喘,找到自己的名字就坐,几乎再没发出什么动静。

“夫才须学也、学须静也。”待诸生坐定,刘提学才缓缓教训丨道:“故而今日的题目,便是刂止能静,。”

众考生知道了题目,便赶紧开始磨墨的磨墨,构思的构思。这次考试只考一篇八股文,但所谓‘一篇八股定终生,,科举虽然考三场十几道题,其实真正决定成败的,只有头一道四书题

所以对考生们来说,这次考试丝毫不比正式的秋闱简单,无人敢掉以轻心,就连王贤都眉头紧皱的搜肠刮肚起来。好在大宗师的题目不偏不怪,他知道这是出自《大学》中的一句刂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倒不至于连题目都破不了。

众考生也觉着奇怪,这位刘提学来浙江向来爱出偏题怪题,这次却出得如此简单,莫非是爱护我们,怕我们考不过?

于是大伙怀着对大宗师的感激之情,一个个答得心情舒畅,都发挥的不错,就连王贤也顺利的写完了这篇文章……他都有些佩服自己,一年多不学习,竟还能写出这种见鬼的八股文,莫非自己真是个天才?

其实他也只能做到勉强不出纰漏,八股文这种螺狮壳里做道场的东西,你非得下上十多年苦功夫,才能写出点味道来,以他那点浅薄的功力,只能具其形不能具其神,想过关只能靠大宗师手下留情了……

科考的文章,一般都是宗师当面批过,直接判卷。卷分五等,前三等可以入秋闱,后两等则被黜落。这补试也是如此,但浙江这样的文教大省,竟积攒了七百多补考的诸生,大宗师批到后面难免头昏眼花,好文章也看不出好了。是以对自己文字有自信的,大都赶紧写完,争取在头里交卷。天不到中午,交卷的队伍便排成了长串……

那宗师名叫刘鉴,是永乐四年进士,及第后又选了庶吉士,在翰林院读书三年,散馆后授了翰林编修,又捱了这么多年,终于被钦点浙江提学……可谓一步登天。中进士整整十年才熬出头,他早就拿定主意,这次要把差事办得漂漂亮亮,为国家选出一批人才来。不枉自己十年磨一剑

刘提学坐在堂上,见那些生员纷纷迫不及待交卷,心中便先不喜,暗道这些人性情浮躁、心怀侥幸,我是一个也不能取的。便竟将所有早交卷的都判到四等以下……除非有极为亮眼的,才肯低低的取了。

众生员见先交卷的几乎全军覆没,又都吓得不敢交卷,好半天没人再起身。这时候王贤也答完了,看看卷子没什么问题,便上前去交给大宗师……其实他心里也有些忐忑,唯恐这死人脸的大宗师六亲不认。

刘提学见他敢于上前,心说这人倒也有些勇气,再一看他的文章,只能说勉强通顺而已,火候还差得很。他刚要用朱笔在这考生的名字上划条杠,却看到这人的名字。硬生生住了笔,问道:“你就叫王贤?”

“是。”王贤应声道:“学生就是。”

“我问你,别人都不敢交卷,为何你敢上来?”刘提学板着脸问道。

“学生写完了文章,自然要交卷。”王贤心说你这不废话么。

“你这文字火候还不够。”刘提学继续板着脸道:“按说不该取你。”

听他前半句,王贤心里咯噔一声,暗道:‘真要六亲不认?,但听到后半句,又放了心,暗道好一个

“但你坦诚可嘉,文字自有一股正气,便给个三等出去吧。”刘提学淡淡一句,提笔画了个圈,便把他取中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