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四章 报名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1-25    作者:三戒大师

尽管家里家外都是一摊事儿,但时间实在太紧,王贤不能在京城稍作停留,第二天上午拜访了他魏老师,便在灵霄和帅辉的陪伴下,匆匆赶往杭州。

二黑并未与他们同行,而是奉命悄然北上,向太孙殿下传递王贤的口信。

话分两头,且说王贤一行人快马加鞭赶往杭州,一路上秋高气爽、风和日丽,三天时间便抵达了西湖边。

“大人,先回家还是去提学衙门?”帅辉问道。

“我先去提学衙门。”王贤笑着摸摸鼻子道:“你去街上买些礼物,尤其是小奶孩用的,千万不能少。”他太了解老娘的脾气,这么久没回家,空着手怎么行?

两人便分头行动,帅辉去购物,王贤则往提学衙门去了。提学衙门的人见他前呼后拥,还有侍卫保护,还以为来了什么朝廷大员,忙出来磕头相迎,弄得王贤颇为尴尬,赶忙下马道:“几位大人,学生是来报名补考的……”

“噗……”几个提学衙门的官吏更是尴尬,心里暗骂道,你一个秀才摆什么谱

小伙子你这么拉风,你娘知道么?

王贤的声势实在太惊人了,他身边有自己的随从,有朱瞻基派给他的护卫,还有太子殿下另派的护卫,加起来百多号人,全都骑着高头大马,配着兵刃弓弩,那排场比藩台臬台还气派,难怪几个小官吏会在他的王霸之气下纳头便拜。

几个小官吏赶忙爬起来,本想训丨斥他两句,但在王贤这么大的排场下,话都说不成块,更别说端架子,为首的小官员结结巴巴道:“你…要补…考啊?

“是啊。”王贤笑着拱拱手道:“不知该如何办理?”

“你为什么不参加今春的科考?”明确了他的身份,那官员话说得越来越顺溜。

“我呀,没赶上啊。”王贤笑道:“不是说因为外出游学,没有赶上科考的生员,可以参加补试么?”

“是,但你得写明情由,并由府学教授出具证明,然后由我们提学大人同意,才能参加。”那官员说话逐渐硬气起来道:“而且明天就是补试了,你现在才来申请已经来不及了。”

“哦。”王贤暗叫一声乖乖隆地洞,幸亏没在京城多逗留,不然这两千多里就白跑了。“这不还有大半天的时间么,我这就去办,应该还来得及吧。”

“来不及了。”那官员断然摇头道:“报名已经截至了。”

“那我拜见一下大宗师总可以吧?”王贤道。

“提学大人考前不见客。”官员恨不得一口说出三个‘不,字。王贤倒还好,气得他身后的一于护卫暴跳如雷,这帮家伙虽然在京里很老实,但下到了省里就一个个变得眼高于顶,岂能忍受这般非难?

王贤摆摆手,示意他们少安毋躁,对那官员笑道:“请你把我的名帖转呈给大宗师,让不让我补试,全凭大宗师一句话。”说着把自己的名帖往上一递

那官员也很好奇,这个牛逼上天的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接过名帖来一看,上写州府学生员王贤敬拜,,“王贤……”那官员一愣,旋即见鬼似的盯着王贤,下一刻竟激动的失态道:“你是义救周臬台的那个王仲德”

“哦……”那一刻,王贤竟有些恍惚,那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是王仲德,但义救二字不敢当。”

“果然是王义士”众官吏激动的再次向他行礼,“快快受我等一拜”

“诸位大人莫要折杀学生,你们拜我作甚?”

“周臬台是我们杭州人的保护神,你救了他老人家,就是救了我们杭州父老,怎么当不起一拜”官吏们激动的把他迎进去:“听说您留在京城,成了太孙殿下的伴当,怎么又回来考举人了?”

“这不冲突吧?”王贤道。

“不冲突不冲突,”提学衙门的官吏变得热情似火道:“秀才考举人,天经地义么。”说着给他上茶,请他在客厅等候,又赶忙去签押房向提学大人报

不一会儿,那官员便返回来,陪笑道:“老弟的面子果然大,提学大人同意您参加明天的补试,只是今天不便相见,请您谅解。”

“岂敢岂敢。”王贤随口应酬几句,又问道:“还需要写条陈么?”

“不需要不需要。”官员摇头笑道:“您把户籍牌子、学籍册子还有生员的互保文书给下官,其余的都不用操心了。”

“呃”王贤不好意思道:“来的太匆忙,这几样都没来得及准备。”

“无妨无妨,考完再补也一样。”官员对他大开方便之门道:“您明天直接来考就可以了。”

“这不好吧……”王贤假假道。

“有什么不好的,特事特办么。”官员呵呵笑道:“您赶紧回去准备考试吧,明早记得卯时来点卯就好。”

“那么多谢这位大人了。”王贤拱拱手,笑着离开。

王贤这次吸取了教训丨让大队护卫去驿馆休息,自个只带了十几人回家去探望。

站在家门口,他还真有些小小激动,想起爹娘的音容笑貌,那真是……都快忘了长啥样了。

一阵婴儿的啼哭声把他拉回现实中,王贤不禁暗暗苦笑,那是自己小弟弟的哭声啊……这个小弟弟,是真的小弟弟,与他同父同母,才出生不到一个月的小弟弟啊

家里人早通报进去。得知他回来,老娘急匆匆跑出来一看,见果然是自家二郎,不禁眼圈通红,捂着嘴说不出话来。

“娘,我回来了。”王贤也是眼眶一热,赶忙上前给老娘磕头。

老娘一边擦泪一边骂道:“你个小兔崽子,还知道回来”说着捧着他的脸,上看下看道:“有没有受伤?怎么瘦成这样了,还这么黑,这孩子遭老罪了”

“快进来说话。”王兴业竟也在家,但他顾着为父的尊严,是踱着步走过来的,见状训丨斥老娘道:“而今仲德是太孙跟前的红人了,在门口让人看耍猴么”

王贤这个汗啊,还以为老爹今非昔比了呢,原来三句话就露馅啊但这才是他货真价实的老爹啊赶忙又给王兴业磕头,王兴业眼角也有些泪花,拉起把自己高一头的儿子,拍拍他结实的肩膀,连说了三个字,又回到那句话上:“咱们进去说……”

“遵命。”王贤便扶着老娘进了院子,担心问道:“坐月子不是怕见风么

“你个小兔崽子瞎说什么。”老娘的脸腾地红了,使劲捏他一把,小声道:“老娘这都第几窝了?跟老母鸡下蛋一样,下多了就不叫个事儿了。”

“哦。”王贤点点头,就见妹妹银铃抱着个小婴儿出来,喜出望外道:“哥,你回来了,快看看咱弟弟。”

“嘿。”王贤接过那小婴儿,他是抱过侄女的,抱个孩子不成问题,只是想到侄女都比弟弟大一岁,便觉着很好玩:“新儿得管这小子叫叔叔,岂不很吃亏?”

“他还得管你叫哥哥呢,你也够亏的。”灵霄冷不丁冒出一句,让王兴业两口子大固,银铃捂嘴咯咯直笑,赶忙把灵霄拉去自己房里说话。

王贤便抱着弟弟,和爹娘在正屋里吃茶说话。他仔细端详着老爹老娘,见两人看上去气色很好……这不废话么,要是不好,也不可能有他怀里这小东西

老娘也笑眯眯的看着最得意的儿子,口中问长问短,王贤自然只捡好的说,听得老娘心花怒放,对王兴业得意道:“张瞎子一点没算错,咱儿子那是要紫气东来的,听听,连太子爷都对咱儿子客气着呢,这将来等太子成了皇帝,还不让咱儿子当个宰相?”

“瞎说。”王兴业纠正老婆道:“太祖爷废了宰相,也不许后世子孙再设宰相。”

“吓,太祖爷不许,那我儿就当不了宰相了。”老娘小小郁闷一下,又兴奋道:“那当个王爷也不错。”

“大明祖制,异姓不封王。”王兴业又道。

“你说说太祖皇帝也真是的,这不专和咱们小二作对么”老娘登时无比郁闷道。

“去喂奶去……”王兴业只好往王贤把孩子给她,打发老娘去里间,父子俩好‘正经,说话。

“爹,您龙精虎猛啊。”王贤笑嘻嘻道。

“多亏了你请老吴开的方子啊。”王兴业笑道:“如今我腿不酸了、腰有劲儿了,你娘也不嫌我没用了,咳咳……”一不小心竟说漏了嘴,忙改口道:“要不你也吃吧,老子等着抱孙子呢”

“我又不肾虚。”王贤这个汗啊,于笑道:“再说,您有儿子抱着不一样么。”

“那能一样么?”老爹白他一眼道:“儿子我已经有俩了,孙子我可一个没有”

“听说大嫂又有了。”

“我请人算过了,又是个闺女。”老爹气道:“她就这么个破命”

“算卦的都是胡说八道。”王贤的老师是天下所有算卦的偶像,他有足够的底气说这句话。

“甭管真假,你结婚这么久了,怎么媳妇肚子还没动静?”老爹瞪他一眼道。

“我也得有工夫啊……”王贤这个汗啊,不过他也奇怪,为啥到清儿的肚子,现在还没动静?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