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三章 状况百出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1-24    作者:三戒大师

“怎么了?”王贤心一沉道。

“妾身没给官人看好家……”林清儿眼圈通红的起身请罪道:“两个妹妹现在不在家中……”

“她俩去哪了?”王贤眉头一皱,见爱妻花容失色的样子,他轻叹口气,拉着她的小手道:“坐下慢慢说。”

“先不见的是小怜妹妹,”林清儿面带苦涩道:“那是六月间的事儿,一天家里来了个客人,说是她兄长,小怜出来与他相见,也没有否认。只是双方都有些生分,而且长得也不像,但当时妾身觉着家家一本难念的经,便没多嘴

王贤点点头,握着妻子冰凉的小手,给她最需要的信任和安慰,听她接着说下去道:“我们便都离开,让她俩单独说话,过了好久,小怜出来,脸上带着泪痕说,她娘病危,想见她最后一面。我自然无不应允,本想陪她一起去,但她坚决不肯,我只好请几个护卫大哥,跟她一起上路。”

“谁知十来天后,几个护卫大哥就回来了,说在旅店里被下了蒙汗药,醒来就不见了小怜和她哥哥。”林清儿叹气道:“他们问了旅店的伙计,说两人是自己走出去的,并没遭到胁迫……护卫大哥顺着店家所指的方向追了半天,也没看到她们的人影,只好分头行动,一路回来报信,一路去小怜的家乡看看

“过了一个月,去小怜家的护卫大哥也回来了,带来一个不好的消息,”林清儿黯然道:“那个乡里根本没有那个村子,甚至连姓顾的都没有……”

“嗯。”王贤点点头,他已经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想到顾小怜神秘的来历,她又这样神秘的消失,倒也不算离奇,不过还是一定要调查清楚,如果是被胁迫的自然要救她回来如果是自愿的,也得问个明白,她对自己一直是在作戏么?

收起纷杂的情绪,他又问道:“小白菜呢?她又怎么不见了?”

“绣儿妹妹,唉,太痴了……”林清儿幽幽一叹道:“七月底,太子妃张娘娘和妙修真人私下说话,被她听到了,才知道原来官人为了救太孙,失陷瓦剌,怕是凶多吉少……”

“妙修真人?”王贤愣神道:“你们怎么会见到徐妙锦呢?小白菜怎么能听到太子妃和徐妙锦的私下谈话?”

“蒙张娘娘垂爱,时常唤我们过去说话,踏青赏春、避暑消夏也必叫着我们。”林清儿答道:“妙修真人有时也会来……”

“她可真美啊……”灵霄插嘴道:“连小怜姐姐都能比下去。”

王贤心说,那当然,倾国倾城的国色天香啊但现在不是花痴的时候,他使劲摇摇头,问道:“然后她们就认识了?”

“绣儿和妙修真人很投缘,真人还时常邀她到天香庵作客。”林清儿点点头道:“她就是在天香庵听说你出事儿的,便哭着跑回来了…”想到当时的凄惶悲痛,她的眼圈也红了,拭泪道:“之后一家人天都塌下来了,我也不争气的病倒了,她伺候着我病好了,然后竟上吊了……”

“啊”虽然知道郑绣儿没死,但王贤还是忍不住心一抽,骂道:“这个想不开的小白菜,又钻牛角尖了”

“看来还是官人最了解她。”林清儿用帕子擦着红红的眼圈道:“幸亏灵霄耳聪目明,听到她屋里有异响,便赶紧跑过去,才把她救回来等她回了神,我问她你这是于什么?她先是流着泪不肯说,后来才呜呜咽咽道,自己是个不祥之人,先克了前夫又克了家族,现在又要克官人,她觉着唯一能救你的办法,就是自经了……”

“这个傻白菜”王贤鼻头一酸,险些掉下泪来,他知道小白菜的性子就是这样,喜欢把所有的悲剧都归咎于己身……加上她的命运确实悲惨了点,竟然三番两头的寻起了短见。

“我怎么劝都没用,只好日夜看着她,她就不吃不喝,是一点都不想活了。”林清儿以泪洗面道:“后来惊动了妙修真人,她亲自前来劝她,告诉她自杀是要沦入畜生道的,永世不能超生。绣儿明显是吓到了,但她依然不肯吃东西,真人又说,其实还有别的办法,同样可以消除业障,就是修行……”

“其实真人只是想让她在家念念佛,给心灵点安慰,谁知她一骨碌爬起来,竟给真人磕头,请她为自己剃度,要跟她出家为尼。”林清儿怯生生看着王贤道:“真人说她在家修行也可以,但她坚决要出家,说不想留在红尘中害人了……见她情绪太不稳定,真人便和我们商量着,先带她回天香庵小住一段时日,等她情绪平复再说。”

“嗯。”王贤点点头道:“我已经回来了,她总可以放心了吧?”

“哪儿呢。”林清儿幽幽道:“前些天,官人脱险的消息一传回来,我就去接她回来,谁知她坚决不肯,说自己一出家,官人就脱困,正说明自己是灾星无异。她已经决定此生青灯古佛,再不踏足红尘了……”

“我晕……”王贤惊呆了,这小白菜还真是执念呢?转一圈还是当了尼姑

“妾身无能,实在劝不回她,只能等官人回来,再跟她计较了。”林清儿满面羞愧道:“官人把个好好的家交给我,一转头却四分五裂成了这样,妾身这个正妻太不称职了,治家不齐,妄为人妻,请官人休了我吧……”说着泪雨滂沱的跪在他面前。

“你这是闹哪样?”王贤头大如斗道:“一个个都这么不省心,你也要跟着添乱么?”

“妾身不敢。”林清儿使劲摇头道。

“那不赶紧起来。”王贤伸出双手,叹气道:“你我夫妻一体,生死不弃。休你可以,先把我杀了”

“官人……”林清儿哭得稀里哗啦,一下扑到他怀里,大哭起来。这段时日以来,忧惧凄惶、自责苦恼,无时无刻不折磨着她的一颗芳心。现在她的男人终于回来了,她又重新有了依靠有了天,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松下来……

“好了好了。”王贤轻拍着林清儿的背,为她拭去泪痕,宽慰笑道:“放心好了。你相公我都能从瓦剌和鞑靼的魔掌下逃回来,这点麻烦又算得了什么?我一定能解决的。”

“是。”林清儿巴望着他道:“官人最厉害了,快把绣儿和小怜找回来,我们好安安生生过日子。”

“嗯。”王贤笑道:“不过得先让我们吃饭吧?灵霄都快饿晕了。”

“是啊。”让他一提醒,灵霄顿时感到自己的肚子咕咕直叫,怒道:“有什么话不好吃了饭再说”

“是,先吃饭。”林清儿不好意思的捂着红肿的眼睛道:“玉麝,把酒满上,咱们一起喝一杯,给官人接风洗尘……”

“是,夫人。”玉麝赶忙给已经斟满的酒杯里,再添上一点儿。

晚餐过后,王贤和灵霄讲了下她哥的情况,闲云少爷在九龙口一战负了伤,但伤势并不严重,没出草原就痊愈了。伤好之后,在太孙殿下的恳请下,做起了他的贴身卫士……

“这个小黑太过分,我哥明明是替我保护你的”灵霄愤怒的挥舞着小拳头道。

“非常时期,只能一切以大局为重。”王贤叹气道:“现在的情况,比原先还要危险,太孙殿下若是有个三长两短,那就万事皆休了…”说到这他眼前一亮,升起一丝不地道的念头,整个人便愣在那里。

“你傻了啊?”灵霄伸出小手,拧他的腮帮子一下,才把王贤唤回来。王贤忙道:“哦,我有点走神了,你继续说。”

“我说危险时刻,你也需要保护啊”灵霄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道:“我决定了,自即日起,便由我亲自保护你”

“真的么?”王贤取笑她道:“我看你是静极思动,想去杭州找银铃玩,是真正的原因”

“讨厌啦”灵霄扭着身子不依道:“别人关心你,你都那么感动为师关心你,你咋就不感动呢”

“感动,怎么敢不感动?”王贤笑嘻嘻的伸出手道:“快让徒儿抱抱。”

“你还是抱林姐姐吧”灵霄扮个鬼脸,一闪身跑掉了。

“嘿嘿。”王贤见这小灯泡终于走了,转身朝林清儿邪邪一笑道:“娘子,天色不早了,我们歇息吧。”

看到他熟悉的眼神,林清儿娇躯一热,俏脸腾地就红了,但她忍着摇摇头,轻咬朱唇道:“官人还有心情做坏事?”

“一码归一码,反正绣儿在天香庵安全得很,小怜嘛,她那样的美人,谁忍心伤害她?”王贤说着一步步逼近爱妻道:“娘子,我很想你……”

灼热的鼻息喷得林清儿晕晕乎乎,被丈夫打横抱起来,大步进了里屋。

这时候,她才在王贤耳边说了实话,“官人,我也很想你,很想很想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