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二章 爱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1-18    作者:三戒大师

“那怎么才能降温呢?”宝音急切问道。

“一般用烧酒擦,或者用湿毛巾冷敷……”吴为道。

“说点有用的”宝音着急的催道。

“在这大戈壁,只有夜里地下的砂石是凉的,但寒气太重,只怕大人身体虚弱承受不了。”吴为眉头紧皱,一时想不出好办法。

“这好办”宝音却有了主意,吩咐道:“只管去把砂石取来”

“什么办法?”吴为好奇问道。

“这个……”宝音俏脸一红,摆手道:“是秘密,总之有办法就是”

“好吧……”吴为以为,历史悠久的博尔济吉特人有什么秘法,便不再问,还是赶紧拯救大人重要。

吴为便带人在外头挖了个深坑,挖出凉得刺骨的砂石,运到王贤的帐篷里,按照宝音的吩咐,铺了厚厚的一层。宝音便让他们都远离这帐篷,任何人不许靠近。

待所有人都退出后,宝音先平静了一会儿,深深看一眼明明浑身滚烫,却一个劲儿喊冷的王贤,便缓缓解开了袍子,除下内里的衣裙,香肩半露之际,她停滞了一下,然后毅然决然的将裙子褪下,那柔软的衣裙,便顺着她修长美腿滑落地上,她就一丝不挂了。

尽管一颗芳心早系在这混球身上,而且他正在半昏迷中,可这样不着片缕的裸露在一个男人面前,还是宝音破天荒的头一次,她羞涩的抱着双臂,遮住浑圆的双峰,两条惊心动魄的长腿微微交错。虽然蒙古女子热情奔放,但宝音深受中原文化熏陶,在男女之事上的保守,比中原女子有过而无不及。

但此刻那混蛋需要她的帮助,她便毫不犹豫的把少女的娇羞抛在脑后,颤抖着迈出一步,义无反顾的缓缓趴在那堆冰凉刺骨的砂石上。登时,浑身有如针扎,砂石硌得她娇嫩的肌肤十分刺痛,更痛苦的是那透骨的极寒。不一会儿,她便牙齿打颤,浑身如筛糠一般,宝音却拿出骨子里的韧劲儿,坚持再坚持,直到她冻得浑身麻木,几乎失去知觉,才强撑着爬起来,拍掉身上的沙子,跌跌撞撞扑到毡子上。

毡子上,本来痛苦不堪的王贤,一触到她冰凉的肌肤,便立马像八爪鱼一样把她紧紧抱住,头埋在她柔软的双峰中,顿时好过了许多。

宝音本来羞恼于神圣的处女峰被侵犯,但见王贤神情放松了不少,嘴里也没了呻吟,她便不忍再推开他,而是伸出手臂,紧紧保住他的头,用自己冰凉的娇躯,去给他滚烫的身体降温。为了让王贤能充分与自己的身体接触,她将他的裤衩也褪了去,让他与自己同样一丝不挂,紧紧贴在一起。

这时候,没有一丝欲念,只有纯净如水晶的爱。其实宝音都不知道爱是什么,她只是服从自己内心强烈的呼喊……就是不想让他死,绝对不能让他死,哪怕拿自己的命换也在所不惜

宝音就这样紧紧抱着王贤,直到他又开始扭动,口中又发出无意识的呻吟,她才知道到自己的体温已经回升了。赶忙放开他,再回到冰凉刺骨的砂石堆上给自己降温。但这次身体的忍耐力似乎差了很多,因为大脑记住了痛苦的感觉,所以她一趴上去,大脑就释放出强烈的痛苦感,好让她赶紧离开。

宝音只有用意志来克服离开的冲动,她哆嗦着数数,想从一数到五百,数不到就不爬起来,可谁知道才数到一百,就已经没了知觉,但她依然坚持数完,才支撑着爬起来。这时她根本站不起来,完全是爬到王贤身边,被他一把紧紧抱住……

宝音已经不把自己当成人了,她把自己当成个降温的装置,就这样在王贤和沙堆间来来回回,后来她都有经验了,被王贤抱着数三百个数,便挣开他回到砂石堆,在砂石堆上数五百个数,再回去让他抱着。

你永远不知道一个人能爆发出怎样的潜力,这一夜,她不知道在砂石堆和王贤之间来回了多少次,完全克服了寒冷、疲惫和疼痛……直到感觉到王贤不再痛苦的呻吟,呼吸也平稳下来,她才精疲力竭的昏迷过去……

“别吉,别吉。”帐篷外响起萨娜的叫声,天快亮时,外面人终于忍不住了,让宝音的侍女进去看看。

萨娜叫了半天,见里头还没动静,她便想闯进去看看,谁知手刚触到帘子,就听里头宝音虚弱的声音:“别,别进来。”

萨娜忙站住脚,问道:“别吉,您和大人没事吧。”

“没,没事,告诉外头,他退烧了,让他们不要担心。”宝音的声音越来越来连贯,让萨娜也放下了心,她对里头道:“吴大人说,今天不着急启程,等大人醒了再说,还有个好消息要禀报呢。”

“好,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宝音急切的驱赶自己的侍女道。

“是。”萨娜应一声,走远了。

帐篷里,宝音依然保持被王贤紧抱着的姿势,她应该就是这样昏过去的,到被萨娜吵起来,一动都没动。撵走了莽撞的侍女,宝音松了口气,这时候外头天光大亮,帐篷里也能看清东西了,宝音看到自己和那混蛋一丝不挂,紧紧纠缠在一起的样子,登时没了夜里的勇气,羞赧难禁的只想逃开。

她想趁着王贤还没醒,要挣扎起来穿上衣裙,谁知这一动,王贤的睫毛便抖动起来,宝音皱着小脸、屏住呼吸,祈求他千万别醒过来……哦不,是这会儿千万别醒,待会儿一定要醒。

哪知老天爷非要和她作对,这时王贤缓缓睁开了眼,眸子是许久不见的清澈而明净,让宝音看得一呆……她就是沦陷在这双贼眼里的,那坏坏的、坚毅的、淫荡的、冷酷的、多情的、无情的深邃目光,让这心高气傲的贵霜美女沉沦不可自拔,甘心为他付出所有。

眼珠子转了转,王贤开口第一句便是:“宝音啊,你终于忍不住强暴了我么?”可惜,那张臭嘴,还是让人恨不得给他撕了去。

宝音一阵气苦,心说一有精神就欺负人,我救你于啥,还不如让你烧死算了便冷着脸推开他,想要起身。却被王贤紧紧的箍住玉背。

宝音气恼的去推他,瞪着他,想要质问他怎么能这样?可看到王贤那双眼眸时,她又一下已忘言,了,因为她看到他那黝黑的瞳孔倒映着一个美丽地影子,那目光里饱含的深情是那样的炽烈浓郁,她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一下就不能动了。

四目相对,呼吸连着呼吸,王贤轻声道:“宝音,谢谢你。”

“我不稀罕你谢。”宝音对这答案很不满,撅起小嘴,扭他一把道:“松开,我要起来。”

“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王贤却不松手,反而抱她更紧,声音中满含深情道:“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听了这句诗,宝音的眉目中,一下就涌出泪水,这混蛋真是太会催人泪下了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这不是为了答谢你,是求永久相爱呀

这不是为了答谢你,是求永久相爱呀

宝音再不挣扎,非但任他抱着,反而和他紧紧相拥,后怕的抽泣起来:“呜呜,你这个混球,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我怕你会死,我怕你留下我孤零零一个人呜呜……”

王贤轻抚着她的秀发,柔声安慰道:“其实本来黑白无常都来勾我了,但被你这个痴情的小娘子感动了,二位大神当即决定,开个后门也要把我放了,免得辜负了这痴情的小娘子。”

“那他们还回来么?”宝音却信以为真道。倒不是她好骗,而是这年代人很少敢拿鬼神开玩笑的。

“当然不会了,这世上一天死多少人啊,人家二位这次放过我,下次再来就得八十年以后了。”王贤笑道:“他们还说,你也还能活八十年,到时候把咱俩一块接走。”

“那感情好。”宝音美目中满是憧憬道,说着突然想到一件事,面色大变道:“坏了,他们岂不看到我……光着了。”说着羞得紧紧缩到王贤怀里,还扯过件袍子盖在身上,遮住那诱人的春光。

“是啊,都看到了。”王贤绷着脸道:“他们还说……”

“说啥?”宝音瞪大两眼,急道。

“这小娘子身材真不错,可惜舌头不够长,不好看。”王贤绷不住,笑弯了腰道。

“讨厌”到了这会儿,宝音哪还听不出王贤是在戏弄她,顿时扭着身子不依。

“不许动”王贤却低喝一声,瞪她道:“你小心玩火自焚”

宝音起先还懵懵懂懂,直到感到平坦的小腹被什么东西顶了一下,才明白过来,登时臊得满脸通红。她虽然是未经人事的处子,但每年春天,草原上牛欢马叫牲口发情,她看得可太多了。

惊慌之际,她像触电一样弹起来,手忙脚乱的穿好衣裙,为了分散王贤的注意力,口中还道:“对了,吴大哥说有好消息要告诉你,还不快点去问问他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