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九章 风沙好大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1-16    作者:三戒大师

戈壁是蒙语,意为官生草木的土地,。王贤他们便行进在这片草木不生的土地上,极目睛空,浩浩无际,云山渺远,大漠苍茫,看上去广袤而壮观。

但脚踏实地的走在上头,却只会感到无助和绝望。漫漫黄沙砾石一直铺向天外,看不见尽头。没有水源,没有一丁点绿色。天上不见飞鸟,地上不见走兽,甚至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走在戈壁上,比沙漠的感觉更荒凉,于燥凄凉,仿佛走在了生命的尽头。如果是独行的话,怕是心理上要先被摧毁了。

团队行进的好处很多,互相帮助和互相鼓励,会让人们有勇气克服困难,战胜自然。当然前提是服从命令听指挥……听王贤的指挥。

王贤的肩上,是这两千五百人的生死,但他也是两眼一抹黑,若非手里有罗盘可以分辨东西南北,他肯定会带着队伍迷路的。

脚下是又烫又硌人的沙石,吸进来的空气都是灼人的,队伍沉默了,因为必须要保存体力,没有人再说话。为了避免日光直晒,他们用袍子罩住头,只留眼睛和鼻孔在外头,却仍然人人一身大汗。

但水是不能乱喝的,前世的经验告诉王贤,大口大口的喝水,会让很多水分变成尿液,造成极大的浪费,正确的方法是小口小口的抿,待口腔全部湿润后,再缓缓咽下。而且也不是想喝就能喝,不到时辰、不到距离,不许擅自饮水,不然军法从事。

在王贤真的砍了一个因为于渴难耐,偷喝水的兄弟的脑袋后,所有人都凛然了,任嘴唇于裂,任火烧火燎,得不到允许,也不敢碰水囊里水。

将那个兄弟收殓了,王贤擦于泪,目光冷冷扫过众人,嘶声道:“如果实在忍不住,可以喝自己的尿液,这个你喝多少我都不会管”

众人觉着他是在说气话,直到看见王贤真得把自己的尿喝下去,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尿液的成分九成九是水,完全可以用来补充水分,浪费了太可惜。”

众人从没想到,自己有喝自己尿的一天,但王贤亲身示范后,给他们理防线打开了口子,当他们极度于渴,又没到喝水的时候时,就真的喝起了自己的尿。虽然味道冲了点,但真解渴啊,而且大家都喝起来,也没啥心理障碍。只可惜,喝的水少,尿也少……

女人们就没那衤福气,了,她们比男人更有羞耻心,也不方便接尿……好在女人的忍耐力,天生比男人强,她们倒也能忍住。

王贤逼着自己冷硬起来,其实这次战争之旅,已经将他淬炼得十分冷硬了,但要想率众创造生命的奇迹,走出这大戈壁,他就必须更加无情,令行禁止,绝不容商量。

很少有人能体会到,他绝情背后其实藏着深深感情,若不是对他们的爱,他又何苦来哉?强突广武镇就是了。反正付出牺牲的不是他,他肯定可以突破鞑靼人的防线。

王贤不会解释,也无力解释,因为他自己的状况都糟透了。病还没好利索,便踏上了极度残酷的戈壁跋涉,他明显感觉自己浑身乏力,脚步虚浮,但他这个领头羊不能有事,不然谁领着身后长长的人龙走出这片戈壁?

日复一日,他咬着牙走在前头。每日里,队伍在早晨天蒙蒙亮时赶路,日上三竿后便扎营休息,一天行军不超过两个时辰,一天行进不超过四十里。除非是阴天,才会多走点路。

这是为了避免中暑和炎热引起的过度消耗,在烈日下的戈壁行走一个时辰,保准再强壮的人也会中暑。哪怕午后日头偏西,但整个戈壁依旧热气腾腾,走在上头依然会大量消耗体力,很容易产生疲惫和于渴。

晚上,戈壁上倒是气温骤降,却又冷得过分,行军又会冻出病来。所以王贤索性让将士们一天集中全力走两个时辰,其余时间钻在帐篷里睡觉,既能降低消耗又可以恢复体力,其实比透支更长远。

但就是这样极端严格的要求下,最要命的两个指标——存水量和行军里程,依然超乎王贤的预计。

存水量要比想象的少多了,事后王贤自省,是因为自己忘了蒸发的因素,这见鬼的戈壁太于太热了,马皮缝制的水囊并不太密封,是以大量的水顺着水囊顶部的缝隙蒸发掉了。

而行军里程也比预想的慢,这是他忘了考虑风沙的因素……漠北的风很频繁,卷在戈壁上便成了沙尘暴,一来便是黄龙卷天、飞沙走石,要是没个帐篷遮挡着,还真捱不过去,就更别说顶风行军了。有时候风一刮就是一天,当然耽误事儿了。

这天宿营时,众人安下帐篷,钻进去避暑喝水。王贤也躺进帐篷,只喝了点水,却没吃东西,就昏昏沉沉睡下了。但浑身针扎一样的疼痛,让他也睡不踏实。翻来覆去捱到日头西沉,戈壁转凉,他又强撑着爬起来,巡视晚饭的准备情况……队伍一日两餐,同样严格控制,早晨出发前一次,现在是另一次,每次都是一小碗得胜面,加一块马肉于。

马肉这东西,人吃多了,是要闹肚子的。但牧民吃马肉有经验,煮的时候攥于净血水,做成马肉于,问题就不会很大。但那是对身体健康的人来说,王贤这阵子身体虚弱,吃下马肉于就肚子疼,但光吃谷物是不行的,为了补充足够的维生素和无机盐又不能不吃,好在不拉稀……‘肉烂在锅里,,王贤这样安慰自己。

强撑着检查完了粮草和水,王贤一屁股坐在仍滚烫的砂石上,擦一把额头的冷汗道:“问题很严重啊……”

“粮食勉强还够,主要是缺水,只能坚持五天了……”吴为叹气道:“虽然咱们带了尽可能多的水,但要供应两千五百人,消耗太大了。”

“不行要继续杀马,”王贤喉咙里像着火一样,两耳嗡嗡,缓缓道:“先保证人喝水吧,不能让牲口和人抢水。”

“就算把所有的马都宰了,也不过多撑五天。”吴为舔一舔于裂的嘴唇道:“必须要补充水了,不然要出大问题了。”

“老天爷不下雨,”王贤无奈道:“泉眼也一口都找不到,巧妇也难为无米粥啊。”

“大人,还得熬多久是个头?”许怀庆两眼凹陷,皮肤于裂,凑过来道。

“从目前来看,我们已经走了差不多一半的路程了。”王贤的额头发烫,用袖子去擦时,却没见汗珠:“车到山前必有路,我就不信一路上碰不到一个泉眼”他不明白,为什么瀚海走廊上,每隔几日都会碰到几个泉眼,怎么从百里之外纵穿大戈壁,就碰不到一个水源呢?

殊不知,古人的经验都是用生命和时间,千锤百炼出来的。他们发现的瀚海走廊,其实是因为那片地下有河流水脉的缘故。别处的地下没有水脉,又上哪去找泉眼呢?

“属下带人去找水吧。”许怀庆狠狠咽了口吐沫,只觉喉咙生疼,这是缺水的症状。

“许大哥你别着急,”王贤却摇头道:“马上就天黑了,黑乎乎的如海底捞针,白费了将士们的体力。”

“大人,你也先休息休息吧,这大戈壁上缺医少药,”许怀庆眼圈一红道:“你的病一天比一天重了。”

“不是医药的问题,”吴为听了,满面羞愧道:“大人现在是热症,需要多饮水,需要避暑调养,需要少操心劳神,这三点一样达不到……”

“我擦,让你们一说,老子好像得了绝症,别他妈小题大做”王贤变得声音沙哑,如两片金属摩擦一般,他强撑着站起来,转身便见宝音两眼通红立在那里。

这时候斜阳西下,戈壁落日,远方的地平线闪烁着金辉,大戈壁露出它难得的温柔一面……又或许是因为这绝代佳人那牵肠挂肚的眼泪,才会让人感到戈壁也变得的柔和了吧?

王贤脑海中兀然浮现出一首记忆久远的歌,好像是这样唱的:

卩果苍海枯了,还有一滴泪。

那也是为你空等的,一千个轮回。

蓦然回首中,斩不断的牵牵绊绊。

你所有的骄傲,只能在画里飞。

大漠的落日下,那吹箫的人是谁。

流沙流沙满天飞,谁为你憔悴?,

看到宝音的那一滴泪,被风吹到空中,最后落在他的心里。那一刻,王贤的心终于软了。良久良久,他对宝音绽开了从未绽开过的微笑,那是不带任何算计,真诚的像戈壁的沙砾一样纯净的笑。

他轻声道:“我很好,别担心。”

这一声嘶哑难听的声音,对宝音却如天籁一般,融化了她心中的雪山,吹绿了她的沙漠,宝音紧跑两步,扑到他怀里,紧紧搂住他的腰,把头埋进他的怀里,任眼泪奔涌而出。

吴为和许怀庆站得远远的,看着夕阳将两人的影子拉得老长,最终汇成了一条。老许擦擦眼角道:“我擦,风沙好大……”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