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八章 大戈壁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1-15    作者:三戒大师

当知道五百勇士只剩下二十来人时,宝音的泪水如决堤一般,让人十分心疼。

王贤也想起德勒木的嘱托,不禁愧疚道:“对不起,我太过分了,你别伤心了。”

他不道歉还好,一道歉宝音哭得更厉害,捂着小嘴泪珠子滚滚的,真如梨花带雨一般。王贤看着暗骂自己王八蛋,只好转移话题道:“广武镇多少驻军

“三千之数。”宝音是个识大体的姑娘,这招果然奏效。她一边擦泪,一边将别后的情形告诉王贤。原来阿鲁台生性谨慎,大军前进不忘考虑后路,派了自己的三儿子率领军队驻扎在此。“其实倒也不多,我和吴大哥、许大哥商量着,不行便攻下广武镇。就等你来拍板了。”

“唉……”王贤叹息一声,他却完全提不起一点战意,缓缓坐在夹杂着黄草的沙地上,半晌才道:“不打。”

“好。”宝音没有问为什么,点点头,听他的下文。

“你不问为什么?”王贤双手枕在脑后,满脸疲惫道。

“你自然有你的原因。”宝音本来对他一肚子气,可见他那张脸变得颧骨高耸、消瘦不堪,两眼满是血丝,便不禁转为心疼,再也生不起气来,还是配合着问道:“为什么?”

“因为血流得已经够多了。”王贤面露痛苦之色道:“博尔济吉特一共才多少人,一下就去了五百,不能再死人了,不然博尔济吉特如何在河套立足?还不是被吞并的下场?”与德勒木他们并肩作战这段时间,他已经深深喜欢上这些善良勇敢的博尔济吉特人。他更忘不了那些为了掩护他而死难的博尔济吉特兄弟,他不能再让他们的族人流血了。

宝音看着他脸上那真切化不开的悲伤,点点头,轻声道:“都听你的。”

休整一夜,第二天走出帐篷,王贤脸上的疲惫却更重了,他为了这两千五百人的出路,整夜整夜都没合眼。

简单的洗漱之后,吴为端上一锅肉汤,几个粗面饼,请王贤吃早饭。

“伙食不错么。”王贤却没什么胃口,舀了一勺汤尝了尝,道:“还能吃上羊肉汤。”

“大人的舌头不管事儿了么?”吴为笑道:“这哪是羊肉,这是兔子肉。”说着小声道:“嫂子为了给你补身子,一早起来去打的。”说着笑道:“嫂子对你可真不错,大人快趁热吃吧。”

“我只是看到一直傻兔子,顺道打的而已。”这时宝音走了过来,低声对吴为道:“吴大哥,你还是叫我宝音吧,嫂子的称呼,我担当不起……”

“唉……”王贤愧疚的挠挠头,岔开话题问道:“还有多少粮食?”

“还有半个月的。”吴为想一想,还是实话实说道:“好些粮食都在撤退时丢了,这还是省吃俭用的结果。”

“嗯。”跟王贤料想的差不多,他勉强喝了一碗汤,便把整碗的肉推给宝音道:“给伤号吃了吧,我吃肉吃腻了。”

“你不愿意吃倒了就是。”宝音紧咬着嘴唇,泪珠子在眼窝打滚。

“大人是不是不舒服?”吴为却眉头一紧,看看王贤,伸手搭一下他的脉道:“脉象滑数,积劳成疾、风寒入体,大人需要休养了。”

“什么,你病了?”宝音的小情绪马上抛到九霄云外,忙上前查看。

“放心,小感冒而已,我身子壮着呢,啥时候长过病?都是几天就好了。”王贤抽回手,不在意的笑笑道:“说正事儿要紧。”说着正色道:“我准备不走瀚海走廊了还是按我最初想的,从这里纵穿大戈壁”

“大人不想再让博尔济吉特死人,这心情我很理解。”吴为却皱眉道:“但两千里的大戈壁,最快也得走一个多月,咱们这么多人和牲口,缺粮少水,怎么走的出去?”

“缺粮好说,可以杀马么。”王贤却早已经拿定主意道:“至于缺水,大戈壁其实不缺水吧,我记得来时路上,不时能看到泉眼。”

“但十有八九又苦又咸,不仅解不了渴,反而会喝死人的。”吴为道。

“有水就行,我有办法能让人喝。”王贤现在有些后悔,当初为何不坚持己见,非得付出这么大代价,才又回到老路上。但其实若非走投无路,他也不可能下决心冒这个大险的。

“大人,如果到时候您的法子不灵,那所有人都走不出沙漠了。”吴为不得不提醒一句。

“放心,我已经试验过了,只要能找到水,我就能办到。”王贤淡淡道。在忽兰忽失温断后的日子,他做了一些探索,正因为心里有底,才敢重提纵穿大戈壁。

“是。”吴为服从了,看看宝音道:“嫂……子,你怎么看?”

“好。”宝音早就知情,因此毫不意外,点点头,便将这个命令传达下去时,博尔济吉特人都露出惊慌之色。在他们眼里,大戈壁是神圣恐怖的,瀚海走廊是长生天赐给他们的通道,除此之外,走别的路必死无疑。

但是宝音琪琪格却坚决支持王贤的决议,她相信王贤会把她的族人带出大漠去。别吉表态支持,族人们自然不再说什么,默默按照王贤要求的开始准备

王贤的要求很简单,杀掉多余的马匹,马肉煮熟晾成肉于,马皮缝制成大大小小的水袋,尽可能的多储存水分。对视马为友蒙古人来说,让他们杀掉马匹十分的艰难,但宝音全力配合王贤,劝说族人们依命行事。

五天后的黎明时分,杀掉了多余的马匹,抛掉所有辎重,除了水、粮食和帐篷,几乎什么都没带的队伍,迈入了一望无际的大戈壁。

“我们要从此横穿大漠”王贤的病似乎是好了,他站在一块红色的大石上,向众人做最后的鼓动:“为了活下去,为了奔向美好的生活,我们一定要咬牙坚持,相信我,只要坚持按我说的做,我们一定能征服这个马勒戈壁”说完背着三十斤的水袋,率先迈步走进了茫茫戈壁。

博尔济吉特人和两百名汉人,也像他一样背着水……男人三十斤、女人二十斤,跟在他身后默默的前进。除了伤病号,所有人都是步行,马匹则背着水、粮食、帐篷,已经不能再增加负担了。

“军师,马勒戈壁是您给大戈壁起的新名字么?”许怀庆凑到王贤身边,强过他背上的水。

“你于嘛,瞧不起我?”王贤白他一眼道:“老子有的是劲儿。”

“自家兄弟客气什么。”许怀庆笑道:“俺老许就是有把子力气,不用白不用。”说着用嘴呶呶不远处道:“您要是有劲儿,就帮帮弟妹呗。”宝音也背着二十斤的水,族人们想帮她背,却被她坚决拒绝。

“傻女人。”王贤叹气道:“她原先不是这样吧?”

“人是会变的。”许怀庆难得的有哲理道:“经过这么多事,她早不是原来的她了。大咧巴的眼光不错,弟妹是个能挑担子的人啊。”

“自找苦吃。”王贤嘟囔一句,往宝音那边走去,许怀庆在背后叫道:“军师,还没回答我呢?”

“是,我想表现出对它的蔑视,便起了这个名字。”王贤耸耸肩答道,走到宝音身边,去拎她背上的水袋。宝音早就看到是他,却低着头不放手。

“放手。”王贤小声道。

宝音摇摇头。

王贤强行去掰她的手,宝音紧紧攥着拳头,低声道:“我又不是你什么人,别拉拉扯扯的。”

“哈。”王贤心说还真是现世报呢,这话咋这么耳熟,他一把夺过水袋道:“我答应过德勒木他们,以后要好好待你。”

本来见他过来帮自己,宝音心里还甜丝丝的,但听他这样一说,一下变了脸色,一把夺回去道:“不用,不需要。”

“就用,就需要。”王贤抢过去。

“就不用,就不需要。”宝音又抢回去。

众目睽睽之下,两人竟像小孩子一样你抢我夺,终于一个不小心,水袋被扯破,珍贵的清水哗得淌出来。两人这下急了,宝音赶紧用手攥住口子,王贤用皮袍子接住洒下来的水,竟没撒到地上几滴,配合的天衣无缝。

看着他俩跳舞似的动作,许怀庆摇头道:“还真是有默契哩,说他俩不是两口子,谁信?”

“这对欢喜冤家。”吴为笑笑,很有感触道:“总得有个人彻底软下来,才能不闹别扭了。”他都看出来了,这俩人的性格都有问题,王贤硬的时候,宝音软,王贤软的时候,宝音硬,就像坐跷跷板,总是找不到平衡。

那厢间,有人找了个空水袋,让他俩把水倒进去,完成之后王贤把水袋往背上一背,得胜将军似的班师回朝。

宝音跺跺脚,萨娜几个不直和她说了什么,却又扑哧笑了。

队伍便在这还算愉快的气氛中,向着大戈壁的深处挺进

青翠而充满生机的草原,已经远远抛在身后,他们进入了生命的禁区。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