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七章 牺牲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1-15    作者:三戒大师

王贤他们在雨中一气逃出百里,刚想喘口气,才发现鞑靼军紧紧追了上了

“还他妈挺神速啊”王贤骂一声,只好率领还剩下的三百勇士继续狂奔,好在大部队走时,给他们留下了足够的马匹,他们一人三骑,轮流换乘,总算不用担心马力了。

王贤又率领将士们折向西南逃窜,一天之后狂奔出二百余里,已是精疲力竭,人困马乏。被愚弄了的鞑靼军却依然如跗骨之蛆,穷追不舍。

“操他妈,怎么搞的?”短暂的休息时,王贤一脑门子官司,他实在想不明白,按说对方应该已经发现,他们不过是几百人的队伍而已,应该去追马哈木的大部队才对,怎么就紧咬着他们不放了呢。

殊不知鞑靼军恨透了这些玩弄他们的‘瓦剌斥候,,加之率领前锋的阿卜都,又是个一根筋,就算知道他们是小股部队,也依然穷追不舍,无论如何也要抓住他们泄愤。

甩是甩不掉这群苍蝇了,现在该怎么办?战场之上,需争分夺秒地做出决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王贤看看周围一众博尔济吉特勇士,都在大眼瞪小眼看着自己,不禁责怪道:“你们怎么都是扎嘴葫芦,都说说该怎么办啊”

众博尔济吉特勇士只是憨笑,因为他们根本听不懂他在说啥。

“笑笑笑”王贤恼火道:“都要走投无路了,还笑”

“大人别生气,”德勒木咧嘴笑道:“兄弟们留下来那一刻,就做了为族人牺牲的打算。只是想不到,以大人的尊贵,竟也与我们同生共死,让我们万分感动,无以为报,我们都愿意一起为你拼一条生路出来。”

“什么意思?”王贤愣住了。

“大人,得罪了”德勒木一挥手,马上有两个士兵上前,将他绑了起来

“放开我,你们要于什么”虽然他们的行为可有两种解释,但这些日子下来,王贤已经深深体会到,这是一群何其忠勇的男儿了。所以他一点不认为,他们会出卖自己,反而有些明白他们的意图了。

博尔济吉特勇士将他扶到马上坐好,德勒木对挑选出来的二十名勇士道:“你们护着大人南下,大人是咱们博尔济吉特的大恩人,你们就是死光了,也不能让大人有事”

“是”二十名勇士齐声应道,当然说的是蒙古语,但他们脸上的坚决,却是一览无余的。

“混账东西,快放开我”见自己猜得不错,王贤急眼了,大骂道:“老子这辈子还没当过逃兵呢”

“大人,您不是逃兵,您已经救了太多人,救了我们博尔济吉特族,”德拉特的汉话很生硬,却含着饱满的感情:“如今鞑靼人紧追不舍,一味逃是逃不掉了,我们便在这鸭嘴口与鞑靼人拼了,掩护大人逃走。”

“放你娘的狗臭屁”王贤骂道:“为我一个人,牺牲三百人,你算得什么糊涂帐”

“这账不糊涂,我虽然赶不上大人的一半聪明,但我知道,我们五百人的命加起来,也没您一个人值钱”德勒木正色道:“您能活着回到中原,就算看我们的面子,也会照顾我们博尔济吉特族,有了您的照顾,我们的族人才能在大明的土地上生存下去”

“……”王贤泪水王贤无言以对,举头望天,眼里蓄满泪水。

“没时间多说了,大人必须赶紧走。”德勒木紧抓着王贤的胳膊,大声道:“大人,请答应我们,不要再伤害我们别吉了,求你好好待她,我们给你磕头了”说着三百人齐刷刷跪下。

王贤重重点头,泪水顺着面颊淌下……

“走吧”德勒木使劲一掌拍在大红马背上,宝马吃痛,载着王贤冲了出去,二十名精选的护卫深深望了留下来的族人一眼,跟着王贤轰然而去。

“列阵,阻击”王贤他们一走,德勒木便高声喝道:“让他们看看我们博尔济吉特族的汉子,才是真正的勇士”

北面,大队的鞑靼骑兵冲锋而来……

以三百之数迎战鞑靼追兵,无异于螳臂当车,仅仅半个时辰,三百勇士便被十倍的敌军杀戮殆尽。重伤的德勒木被带到阿卜都面前,扫一眼这个血肉模糊的汉子,阿卜都冷声道:“说,你们是哪个部落的?”

“博尔济吉特……”德勒木微声道。

“答里巴的人啊。”阿卜都道:“他现在在哪?”

“西面。”德勒木道。

“那你们为什么往南跑?”阿卜都问道。

“为了甩掉你们……”德勒木倒是有问就有答。

“还有多少人跑掉了?”

“没了……”

“撒谎”阿卜都哼一声,手下便一踩德勒木伤可见骨的大腿,痛得他面色煞白、满头大汗,却紧咬着牙关,一声不吭。

“倒是条汉子。”阿卜都冷冷道:“说实话可以饶你一命。”

“呸……”回答他的是一口带着血的浓痰,虽然都抱着必死之心,但德勒木眼看着兄弟们一个个倒下,还是恨不能啃了他的骨头。

阿卜都没躲开,被他一口吐在脸上,登时怒不可遏,拔刀砍下了他的头,却见他仍旧双目圆整、怒视着自己阿卜都吓得一脚把这血淋淋的头颅踢得老

“台吉,咱们收兵吧。”待阿卜都发完飚,边上人小声道:“太师的意思是让咱们西进,现在咱们已经偏南二百里了。”

“还是有人跑了……”阿卜都看着地上的马蹄印,阴着脸道。

“看这样子,最多不过二十余骑,”手下劝道:“不值得追下去了。”

“嗯……”阿卜都点点头,经过方才的杀戮,他的怒意已经发泄的差不多,想到正事要紧,便留个百人队南下继续搜寻,自己带着大部队往西北赶去,他得赶紧把耽误的时间补回来。

那个被留下的百人队,虽然是阿卜都的亲军。但他们人数太少,在这莽莽大草原上,唯恐遇到敌人的援军,或者敌对的部落之,几乎没有追踪的动力,只是象征性的追了百余里,便返程了。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德勒木他们牺牲的意义,不在于阻击了追兵多长时间,而在于他们用他们的牺牲,使鞑靼人失去了目标。阿卜都可以为数百敌军穷追不舍,但对漏网之鱼,就没什么兴趣了,何况他的手下。

再说,那些漏网之鱼是往南,无非被装进一张等候多时的大网,自投罗网而已……

这会儿,那几只漏网之鱼,便孤零零的行在无垠的大草原上。草原是如此之大,这二十几骑就像烧饼上的几粒芝麻,是那样的渺小细微……

王贤被二十名护卫紧紧护在中间,他身上绑已经松了,但现在回去也无济于事,只能让德勒木他们的牺牲白白浪费。所以王贤他们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向南、向南快速的向南

王贤骑在马背上,任由骏马奔驰,他却一直没缓过劲儿来,虽然知道慈不掌兵的道理,但是想到自己的生命,是用几百人的牺牲换来的。他的心情就无比沉重。也许这个时代人看来,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对王贤来说,却是沉重的打击。他一直觉着自己不比别人高贵,但博尔济吉特勇士宁肯牺牲三百人,也要换他逃生,这让他沉浸在痛苦中不可自拔。

好在鞑靼人真的丧失了追击的兴趣,王贤他们小心翼翼走了数日,依然没见到追兵,这才放下心来,快马加鞭朝瀚海走廊赶去。

他们是轻装,又有足够的战马替换,仅仅两天马不停蹄,便到了漠北草原的边缘,放眼望去北面是一望无际的绿色草原,南面却是黄沙万里的瀚海沙漠。黄和绿泾渭分明,又自然而然的过度着。这一罕见的美景,却没让王贤感到赏心悦目,因为他得到了一个坏消息……早他们数日出发的大部队,竟在瀚海走廊的入口处徘徊,到现在还没进去。

这让王贤怒不可遏,宝音这婆娘,实在太感情用事了吧

当他在信使的带领下,匆匆赶到营地时,便见宝音满脸喜悦的迎出来。

“为什么裹足不前”王贤却黑着脸,劈头骂道:“我们拼死拼活争取时间,不是让你大小姐感情用事的”

宝音愣了,不知他什么意思。“什么感情用事?”

“难道不是为了等我么?”王贤一脸‘虽然我很感动,但这太荒唐,的表情道。

“不是。”宝音这次很于脆道:“广武镇驻扎了鞑靼军,我们飞过去么?

“呃”原来是自作多情了,王贤颇为尴尬道:“原来如此。”

“我们都是笨蛋,没有你的带领我们就过不去,所以必须等着你来,现在你满意了吧”宝音长这么大,在遇到王贤之前,就没人对她说一句重话,唯独家伙,对她总是横眉竖眼、骂骂咧咧。可她却越来越放不下他,没见到他回来,她就是不想进大漠。她恨不得把一颗心都掏给他,他却恨不得扔在地上踩两脚,这让生性高傲的蒙古公主备受挫折。

终于,当宝音回过劲来,满腹的担心和委屈,化作滚滚的泪珠,顺着她洁白的面颊滑落下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