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三章 鞑靼人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1-12    作者:三戒大师

看到王贤的表情,宝音便知道这次鞑靼人是真的来了。出乎意料的,她没有像上次那样失态,只是用那双淡蓝色的眼睛,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乌鸦嘴……”便不再说什么了。

“好吧,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该来就让他来吧。”王贤叹口气道:“地图

马上有将士从背后取下铜筒,掏出一卷牛皮地图,展开在王贤等人的面前,这是朱瞻基在撤退前留给他们的。

“我们现在在这里。”许怀庆指指地图上的两个点道:“鞑靼人应该在这里。”双方之间六十里的距离,在地图上看起来只有指甲盖那么远,更加重了几人心中的危机感。

“时间不等人,必须当机立断”王贤紧抿着嘴唇道,说完却见众人都看向自己…您才是拿主意的主好吧他使劲挠挠头道:“这个么,老许,先给点专业意见吧。”

“是。”时间紧迫,许怀庆也不客气,点头道:“依末将之见,我们不具备与鞑靼人正面交锋的能力,自然以避其锋芒为宜。但问题是,我们几千人的队伍,根本不可能隐蔽行踪,鞑靼人很快就会发现我们。即使我们抛弃辎重,他们也会追上我们的”顿一下道:“更糟糕的是,如果鞑靼人够聪明的话,抢先回身扼住瀚海走廊的入口,我们就没法南下,只能折回漠北……”

听着许怀庆的分析,王贤的目光盯在地图上。所谓瀚海,就是瀚海沙漠。所谓漠北,就是瀚海沙漠之北,这片广袤的沙漠,又叫大戈壁,是世界上第四大沙漠,横亘在仅仅百里之外

大明朝数次远征漠北,征途最艰难的部分,便是纵穿这个大戈壁。明军之所以能穿过大戈壁,是因为千百年来,无数蒙古人用生命探索出一条生命通道,沿着这条〕海走廊,,可以由地下泉水和淡水湖泊得到水源补给,所以虽然艰辛,但终究还是条生路。

但现在,这个通道的入口,在鞑靼人身后,而他们在鞑靼人身前,如何才能绕过鞑靼人,抢先进入这条通道呢?所有人都犯了难。

一片沉思中,吴为低声道:“进了瀚海走廊又如何,鞑靼人只要衔尾追进来,还是会把我们追上的。”这是一定的,因为马哈木的克扣,他们人多马少,平均一人还不到两匹。而鞑靼人人均应该有三四匹马,追击的时间一长,双方的差距便会显现出来。

“说的不错,我们不能走这条通道,不然绝对没法摆脱敌人的追击。”王贤点点头,表示赞同道。

“那就只能退回去了。”许怀庆眉头紧锁道:“但那样也逃不过被追歼的命运。”

“其实,我们还有个选择,就是从这里直插过去,”王贤用指甲在地图上的瀚海沙漠上画一条竖线道:“我就不信他们敢追进来”

“可是我们也走不出去啊”众人几乎异口同声道:“大戈壁上没有第二条通道,我们乱闯进去,只能活活的渴死”

其实王贤有个模糊的想法,他对瀚海沙漠并没有其他人那么恐惧。但他也不敢以臆想来做决断,万一把三千人领入沙漠,却发现自己的法子行不通,那自己可就成了罪人了。思来想去,他放弃了自己想法,道:“那好吧,再想别的法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众人依然一筹莫展,宝音琪琪格终于开口道:“不如这样吧,我领着我的族人往北折,你们汉人往东或往西,咱们分开逃跑。你们人少,也容易隐藏,待他们去追我们,你们再趁机南下吧。”

吴为和许怀庆心说,这倒是个办法。但这种拿友军当诱饵逃命的事儿,实在太无耻了,他们真没法说好。

“这主意不错。”王贤却点点头道:“那就这么定了吧。”

虽然这主意是宝音提出来的,但听王贤毫不犹豫的答应,她面上顿失血色,紧咬着下唇,重重点下头道:“好。”

“好个屁”哪知王贤立马变脸道:“你们的命不是命啊,三千人换两百人,你算得什么糊涂账?”

“你……”宝音为之气结,眼泪都要出来了:“你就不能好好说话”

“好好说话就是,你先把账算清楚了,怎么划算,怎么亏本,再开口说话……”王贤白她一眼,旋即沉默不语,他显然失态了,因为他心里火烧火燎,又仿佛有万钧大石压在胸口一般。

他过往机智过人的表现,让他赢得了众人的信任,此刻危难之际,众人更是把他当成了主心骨可以说,现在三千人马的生死,全在他一念之间,但王贤不是神仙,军事上也是个新手,对自己该怎么脱困,也是茫然无绪……不禁暗暗后悔,为何没把莫问带在身边,那样自己也有个高参。但现在谁也靠不上,只能自己尽快做出决断来,绝不能坐以待毙

所有人的眼珠子,都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王贤使劲琢磨片刻,终于开口道:“虽然我们最后一定要南下,但我们绝对不能暴露自己的意图。必须坚决反其道而行之。北上先带着敌人在草原上兜圈子,将他们带得越远越好,然后伺机甩掉他们,再行南下”

“是”吴为和许怀庆齐声应道。九龙口之战后,他们便彻底以王贤的马首是瞻,就算王贤带他们去死,他们也毫不犹豫。

“传我命令,立即埋锅做饭,要埋双倍的灶,同时扎双倍的营,”王贤沉声道:“孙膑用减灶之法诱敌深入,我们便反其道而行之,用增灶之法,让敌人摸不清我们的虚实”

值此危机之际,蒙汉将士齐心协力,全体动员起来,很快便按照王贤的命令,埋好了双倍的灶台,扎下了双倍的营帐,这才收拾家当,准备出发。

趁着这会儿工夫,王贤已经考虑清楚了——忽兰忽失温,那里群山连绵,有利于骑兵部队隐藏。这片草原原本就属于鞑靼人的,他们一定比谁都清楚这一点自己不向西北方向的和林,与马哈木汇合,反而往正北的忽兰忽失温去,应该可以⊥对方愈加怀疑,在忽兰忽失温会不会有埋伏

“要不要丢弃辎重?”启程时,带着大队人马先撤的宝音问道。

“丢也不能一下丢光,要沿途一点点的丢。”王贤道:“总之,要作出诱敌深入的架势,越像越好我们演的越像,他们就越不敢追上来”

“是。”宝音应一声。于是大部队丢下一部分车驾、锅盆、向北折返而去

王贤却带着百余精锐骑兵,悄悄潜伏在远处的山头上。等了足足半天时间,终于看到了瓦剌军的斥候队伍……

“好家伙,千人斥候队”许怀庆是科班出身,自有一套观望之法,远远的便确定了斥候的人数。“这么大的斥候队,鞑靼人的数目,至少在一万以上

“还有一点,就是瓦剌人的统帅十分谨慎。”王贤笑道:“我就怕遇到个冒失鬼,不管不顾猛追一气,我们反而没咒念。”

“大人还不太了解我们蒙古人,”博尔济吉特骑兵头目,叫德勒木,是答里巴的贴身侍卫,也是会说汉语的,他笑道:“自从鬼力赤杀了坤帖木儿汗,我们草原上就彻底恢复到成吉思汗以前,弱肉强食的局面。谁手里兵多将广,谁就可以称汗,谁手里兵少了,管你是大汗还是太师,都只有死路一条。所以这种规模过万的大军,一定是鞑靼太师阿鲁台亲自统领。他不可能放心交给任何人,他儿子也不行。”

“原来如此。”王贤点点头,笑道:“要是阿鲁台就好办了,那老货这些年被马哈木打出翔了。虽然这次巴巴赶来,是想趁机打落水狗,但肯定也怕被狗反咬一口。”

“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阿鲁台素有智者之称,与马哈木并称草原双雄,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德勒木直爽道。

好在王贤没有官架子,不以为意道:“当然,我们先静观其变吧。”

便见远处瓦剌斥候开始下马,在他们留下的营地里搜检起来。王贤不禁叹道:“可惜没有炸药,不然在营里埋上些,现在就好看了……”

许怀庆也叹气道:“让大人少了个千古流芳的机会。”

“老许,你拍马屁呦。”王贤哈哈笑道:“不过老子千古流芳的机会多了去了,不差这一回”

也难怪他们有闲心在这里打屁,因为瓦剌斥候竟从刺探改为警戒,只在方圆几十里内游弋,没有往前的意思。显然瓦剌大军今晚就要在此地宿营了。

等到了傍晚时分,瓦剌大军终于抵达营地,第一件事自然是安营下寨,他们的警惕性很高,在土木工程下的造诣,也比瓦剌人高多了,不惜力气的挖下壕沟,竖起营寨,竟颇有些营垒森严,鹿寨重重的意思,基本上杜绝了敌人偷营的可能。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