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零章 启程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1-11    作者:三戒大师

第二天出发,马哈木父子和答里巴一直送出六十里,才依依不舍的与太孙殿下挥别。

    但王贤早就企盼着这一刻了,一与他们分开,他便策马狂奔,一直跑出数里地,骑上一座山丘,才停下马来,深深呼吸带着青草香气的草原空气。

    吴为和许怀庆追上来,王贤回头对他们笑道:“原来世上最美的不是美酒的醇香和美人的芬芳,而是自由的空气啊”

    “军师在蒙古人那里呆久了,说话竟也带上蒙古味了。”许怀庆笑道。

    “何止带着蒙古味,还带了个蒙古妞。”吴为哂笑道:“大人怎么和夫人交代?”

    “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好不好?”王贤白他一眼道:“老子好容易逃得樊笼,你先让我开心几天好不好。”

    “好吧。”吴为点点头道:“但大人为何非要收马哈木的孙子为徒弟?”

    “我答应老和尚,要给他带个徒弟回去弘扬佛法。”王贤没法跟他解释,只是含糊道:“我看他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很有慧根的样子,正是合适的人选。”

    “那小子有佛缘?”许怀庆难以置信道:“我怎么看他浑身戾气,将来肯定是个混世魔王呢?”

    “佛祖还有不动明王像,你懂什么。”王贤笑骂一声道:“好了,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咱们现在该关心的,是如何赶紧跟上大部队”

    “赶上的希望不大。”许怀庆的军事素质,要比王贤和吴为高,这时候他有发言权。“十天前,大军便已经离开广武镇了。而我们最快,也得半个月才能抵达广武镇,虽然大军有一半是两条腿走路的,我们都是四条腿的,但其实行军速度没什么差别。”

    “保持好体力,尽快行军吧。”王贤点点头道:“还是赶上大部队,心里头踏实。”

    “那倒是,可这不是咱们能说了算的。”许怀庆用下巴指指在那里颐指气使的也儿不欢道:“这孙子名叫不欢,结果比谁都欢实。”说着双手指节捏得咯咯作响道:“大人受此奇耻大辱,不能不报。找马哈木和脱欢报仇不太现实了,但他俩的儿子可都在咱们手里”

    “还是要以德服人的。”王贤却浑不在意的摇摇头道:“谅他也不敢惹老子,我还是先没心没肺几天再说。”

    许怀庆看看吴为,意思是莫非大人入戏太深,还以为自个是太孙殿下?忘了他睚眦必报的本色?

    吴为摇头笑笑,不跟这粗人解释。

    其实王贤的心理很简单,也尔不欢针对的是博尔济吉特人,这时候对付他,岂不是给宝音琪琪格撑腰?王贤可没觉着,自己跟这小娘皮在一个包里睡了两宿,就能捐弃前嫌,成了一伙儿的……他对宝音言语上,甚至射箭时压倒自己,都不太在意,唯独对他兄妹逼自己成亲,然后把这么大个包袱甩到自己背上而耿耿于怀。虽然说他答应的事情,便不会反悔,但他还是很乐意,看宝音琪琪格被气炸了肺的。

    那也儿不欢是脱欢的弟弟,平日里被兄长的光芒掩盖,几乎没有存在感。这会儿终于离开父兄,有了用武之地,那还不使劲抖抖威风,过一过当老大的瘾?没单独上路多久,他便开始了个人表演,又让往四面八方派斥候,又命操练队形,将一于博尔济吉特族人折腾的无可奈何。不禁暗暗发愁,这才第一天,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好容易捱到傍晚下营时,也儿不欢又发飙了……本来大夏天的幕天席地最舒服,但这里是蒙古高原,即便是夏天,夜晚也是相当寒冷的,人若睡在户外,很容易着凉生病的。所以哪怕只住一晚上,他们也会支上帐篷,好在他们早就对这种生活驾轻就熟了。博尔济吉特族的男子们,将牛皮帐篷从马背上卸下,开始叮叮咚咚的扎桩子搭帐篷。不一会儿,一个个小巧的褐色帐篷,便如蘑菇一般,出现在洒满余晖的草原上。

    这种行军帐篷不是那种可以居家生活的蒙古包,而是直径不过七尺的微缩版,能让四五人紧挨着睡觉,挤挤更暖和嘛。但他们还是精心搭起了个直径超过一丈的蒙古包,这是为他们别吉和额驸准备的。

    可也尔不欢一见这里头宽敞,马上命人将自己的被褥抱过来,就要据为己有。别人告诉他,这是为太孙殿下和宝音别吉准备的,他先是一愣,但觉着就这么退出去太没面子,旋即不悦道:“你们再搭一个就是。”

    “就这一个包。”搭蒙古包的博尔济吉特人心里一阵腻味,心说你怎么什么都抢啊?

    “那也是先到先得。”也尔不欢是个浑人,两眼一瞪道:“让殿下和别吉睡在我的帐篷里吧”

    “什么话呀”他对一般的士兵刁难辱骂也就罢了,如今竟敢对他们的公主不敬,自然激起了博尔济吉特人的愤怒,他们挡住蒙古包的入口,怒视着也尔不欢。

    见平素里温驯的!博尔济吉特人,此刻竟敢公然跟他对着于,也尔不欢七窍生烟,马上命人收拾他们。瓦剌士兵便上前,劈头盖脸的抽起了马鞭。博尔济吉特人虽然人多,但早习惯了被瓦剌人欺凌,只是默默的承受,没人敢反抗。

    “住手”一声愤怒的娇叱响起,宝音琪琪格冷着脸出现在场中,“也尔不欢,你为什么打我的族人?”

    “别吉这话就不对了,”也尔不欢冷笑道:“什么你的我的,他们都是我的部下,难道他们对我不敬,我还管不着了么?”

    “……”宝音琪琪格还真没法反驳他,只好冷冷问道:“他们犯了什么错

    “我要住这个包,他们不许。”也尔不欢愤愤道。

    “我们说了,这是给公主和额驸准备的”博尔济吉特人抗声道。

    “为什么一开始不说,我把被褥搬来了才说?”也尔不欢瞪眼道:“存心是想出我的丑,是吧”

    “好了”宝音琪琪格深吸口气道:“你放了他们,这个包我让给你”

    “哼,看在别吉的份上,这次就饶了你们。”也尔不欢见宝音也跟自己服软,得意坏了,吹胡子瞪眼道:“还不快滚”

    “别吉……”众博尔济吉特族人们憋屈的望着宝音。

    “好了,我住哪都一样,”宝音柔声安慰他们道:“天不早了,你都快去吃饭吧,吃完了早点休息,明天还要赶路呢。”

    “是”在宝音公主的抚慰下,众族人这才压下火气,各自散去了。

    宝音默默立了片刻,四下望了望,看见王贤在远处朝自己笑,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王贤自然在他一百多兄弟中间,这会儿他们正在一边烧火煮饭,一边吹牛侃大山。见宝音琪琪格过来人群的笑声突然戛然而止,接着那些幼军纷纷散开,经过宝音身边时,都点头哈腰、满脸堆笑打招呼:“嫂子”“嫂夫人”

    蒙古少女一般梳单辫,从背后垂下,不扎花结。结婚后头发便从前往后分开梳成发辫,用别簪插花,不戴帽子。宝音琪琪格现在便是这样的发型,被人嫂子嫂子,的称呼起来,竟有些娇羞的低下头。

    吴为正蹲在篝火旁边,看茶砖才煮开,才盛在瓢里往里头加盐加奶酪,然后拍拍手站起来道:“可以喝了,你们慢慢喝,我不碍眼了。”说着也闪开了,火堆边就剩下他两人。

    王贤就着手里的木瓢喝了口,赞道:“调得好茶汤”说着递给了宝音,宝音接过来,犹豫一下,还是把木瓢送到嘴边,尝了一口,点点头。

    “你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王贤一边翻着火上烤的野鸡,一边笑道:“刚才我还以为,你会揍丫挺的呢。”

    宝音已经适应他这些古怪的词语,捧着木瓢淡淡道:“没了哥哥的庇护,我想我得更成熟点,不能再由着性子来了。”

    “原来这样啊。”王贤恍然道:“我还以为你就欺负我有本事呢。”

    “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宝音却不认账道。

    “欺负的还少啊?在你们营里的每一天,你哪天没欺负我?”王贤煞有介事道:“我这辈子头一回被欺负的这么惨。”

    “那只能算是小小的报仇。”宝音愉快的笑笑,旋即板住脸道:“在宣府,你何止是欺负我,简直是……凌辱。”说着瞪一眼王贤道:“当时我恨不得把你生吞活剥了”

    “那现在呢?”王贤笑嘻嘻问道。

    “现在……”宝音琪琪格低头,俏脸微红道:“不告诉你。”

    “嘿”王贤笑笑道:“我跟你讲,也尔不欢这种人,你越让他他越嚣张,还不如收拾一顿,让他长教训丨呢。”

    “我知道。”宝音微微点头道:“但现在离着瓦拉营地还太近,万一也尔不欢闹着要回去,或者搬了救兵过来,就麻烦了。”

    “也是,那你们就忍忍吧。”王贤点点头,也不知怎么回事儿,他很想看宝音吃瘪,但真看到有人欺负她,心里又忒是不爽,还真矛盾呢。

    “其实还有个办法。”宝音看看他,轻咬着下唇道。

    “别诱惑我,”王贤闭上眼道:“更别想让我替你出头”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