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四章 谈判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1-07    作者:三戒大师

“你们皇帝的信呐”马哈木瓮声瓮气道:“老夫得先看看他说了什么,才能定夺”

“我们陛下当然有信,”吴为一摊手道:“但却是口信。”

“口说无凭,”马哈木拉下脸道:“让老夫怎么相信你们?”

“顺宁王少安毋躁,”吴为淡淡道:“就事论事,有的谈判需要我们皇上写信表达诚意,但有的谈判根本不需要……比如这次,我们殿下在你们手里,怎么可能跟王爷耍花样呢?”说着正色道:“我们皇上最疼爱的就是我们太孙,那是一丝一毫也不能让他受伤害的。”

“谅你们也不敢耍花招……”马哈木一想也是,老子不见兔子不撒鹰,他们还能坑了我不成?虽然对明朝皇帝的轻慢不爽,但对方才是胜利者,他不过是个外强中于的失败者,哪有表现出的那么强势?哼一声道:“你们皇帝带来什么口信了?”

“我们要先见到太孙殿下才能说。”吴为道。

这也算题中应有之义,马哈木点点头,便让人请王贤过来,但旋即才知道,他在脱欢的陪同下,出去打猎了,眼看中午到了,回不来了……蒙古人热情好客的习惯,啥时候也改不了,马哈木说,那就先吃饭吧。

便烤了全羊,盛了奶酒,请两名钦差入席。不过马哈木不会再亲自动手,他依然盘膝坐在虎皮上,一手撑膝,一手摸着蓬乱的胡须,面色阴沉,尽显枭雄之态。他的弟弟太平则坐在一旁,满怀激情,口若悬河,大谈明军必败,胜利终究属于瓦剌的种种理由。

吴为和许怀庆两个,实在想不到瓦剌人也有这么不着调的家伙,他们已经知道,明军两场大胜,斩首八千余级,俘虏七千余人,缴获马匹数万,瓦剌部损失的实力超过一半……这绝不是说,瓦剌人还有一半的实力,因为战争从来不是简单的算术题,还受很多因素的制约,比如士气通常来讲,这个时代的军队,损失超过一成,就会溃不成军,就算是主场作战,能承受的损失也不会超过两成。现在瓦剌人的损失达到五成,必然军心涣散,士气低落到极点,就算成吉思汗再世,也无法再次凝聚军心、鼓舞士气,更别说和明军再次一战了。

现在太平还坚持说瓦剌必胜,实在是扯淡,而且是扯大淡,许怀庆听得呆若木鸡、一言不发,吴为随口附和,心不在焉,倒是吃了不少烤羊肉:“唔,这羊肉不错,贤义王尝尝……”

“我整天吃……”太平丝毫没觉出,对方是想把自己的嘴堵上,依旧滔滔不绝,直到口于舌燥,才端起奶酒牛饮起来。

见明使吃得差不多了,马哈木咳嗽一声,提出了瓦剌方面的条件,其具体内容如下:

“首先,明朝和瓦剌结为兄弟之国,交换誓词、永远通好。为表示诚意,明朝嫁瓦剌一公主和亲。瓦剌也会将一公主驾与明朝,永结秦晋之好。其次、明朝开放宣大等边境城市,与瓦剌进行榷场贸易。第三,明朝承认瓦剌对河套地区的管辖权。第四,明朝返还被他们俘虏安乐王的博罗,以及其他俘虏。第五,鞑靼太师阿鲁台,派王子失捏于到和林作人质,发誓效忠答里巴汗。”说完长长一串要求,马哈木缓缓道:“五条都答应,太孙殿下自会安然返回。”

尽管两人是冒牌使臣,但是被马哈木的贪婪和无耻惊呆了,原来这兄弟俩是一脉相承的,这哪是战争失败者该有的态度?难道真以为‘太孙殿下,在手,就可以吃死了大明么

这样的条款,是任何一个大明使臣都无法接受的。更何况他俩不是真正的使臣,胡乱答应下来当然没问题,可上哪给马哈木兑现去?两人只好推说,一切等见到太孙殿下,才好给答复。

其实马哈木也知道自己的要求过分,但做买卖不就是这样,漫天要价、坐地还钱么?现在明朝使节上门,自己不宰一刀,岂不太对不起那天赐的明朝太

只是若他知道,对面的明朝使节是假的,营中的明朝太孙也是假的,自己兄弟这一番精心表演,在别人眼里不过是一场猴戏,不知会作何感想?

太孙营帐里,王贤听吴为讲瓦剌人的条件,当时就笑了:“老东西不是你们想的那么蠢,他这是在试探你们。”

“试探我们?”吴为毕竟没有王贤了解马哈木,不太明白这话的意思。

“狮子大开口也没那么不着调的,若是你们说回去禀报皇帝再说,”王贤很肯定道:“马哈木肯定会砍了你们的脑袋。”

“是了……”吴为一拍脑袋道:“多亏大人提醒,不然我们差点着了他的道”

“怎么讲?”许怀庆依旧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想,我们要是真正的使节,敢拿这些条件回去禀告皇上么?”吴为道:“就算皇上不砍了我们,我们这辈子也彻底完了。所以真正的使节,肯定要跟他们据理力争的,反之就是想糊弄他们的假货。”

“蒙古人也有这么多花花肠子?”许怀庆咋舌道。

“废话,人家也是入主过中原的,你觉着直肠子能做到么。”吴为翻翻白眼道。

“不错。”王贤颔首道:“所以你们还是要据理力争,严守底线,其余的一概不能答应,说连禀明皇上都没可能,断了马哈木的念想,他反而会深信不疑。”

“可惜我不是谈判的料啊……”吴为有些信心不足道。

“怕啥,谈判就是扯淡,”王贤满不在乎的笑笑道:“你只要记住,不能答应的一概不答应,其余随便扯就行。”

“嗯。”吴为点点头,收下王贤的秘笈,又问道:“那我们的底线是什么

王贤想一想,竖起一根手指道:“第一,大军可以撤回国。第二,可以约束阿鲁台,不许他趁机偷袭;第三,只要马哈木称臣,可以开放边境城市与他贸易……”顿一下,有些不太好意思道:“他们若非要坚持,联姻之事,也可以禀报皇上……告诉他们,除此之外,皇上不会同意任何条件。马哈木如果同意,就有和平,如果拒绝,就接着打”

“是。”两人沉声应下,便离开王贤的营帐,跟着早等得不耐烦的脱欢,回到马哈木的大帐。

“怎么样,对太孙殿下的状况还满意么?”马哈木面露自得之色问道。

“可以。”吴为点点头道。

“现在可以开谈了吧?”马哈木冷声问道。

“可以。”吴为又点点头道:“起先王爷说了瓦剌的条件,按说下官应该禀报皇上再做答复。但下官来之前,皇上特意嘱咐了,有些事可以答应,有些事万万不可答应。若王爷执意坚持,我们也只好牺牲太孙殿下。”说着面色一沉道:“但有安乐王和那八千俘虏陪葬,我们殿下也不算委屈”

“哼”至此,这场不可思议的谈判,终于也有了点剑拔弩张的谈判味

“什么可以答应,什么不能答应?”马哈木一句话,就暴露了他只是想趁机讹一把而已。

吴为便按照王贤的意思,把马哈木的条件,删的删、改的改,缩水了至少一半。

马哈木一看,除了明军撤军这一条之外,他想要的统统没得到……河套、和亲之类不着调的要求也就罢了,连博罗和那几千俘虏都不放,这让他深感不快道:“连我兄弟都不肯放,这谈判也叫有诚意么?”

“就是,不放了我们三弟和那些子弟兵,只能让你们太孙跟着遭罪了。”太平好容易插上话道。

“请王爷务必搞清楚,我们才是获胜的一方”吴为终于忍不住冷声道:“你们开出这样过分的条件,让我们皇上如何能答应?退一万步讲,就算我们皇上能答应,几十万将士能不能答应到那时,真激起皇上的怒火,我看王爷如何收场?”

“你们皇帝生气,我为何要收场?”马哈木已经没那么自信了。或者说,他之前的自信都是装出来的。

“难道忽兰忽失温之战,还没让王爷意识到,什么叫‘天子一怒,血流漂杵,么?”吴为沉声道:“难道王爷真打算被我们皇上撵回大西北”

“那得等他孙子死了再说。”马哈木心里打鼓,面上冷哼道。

“有安乐王和八千瓦剌壮丁陪葬,我们殿下也算体面。”吴为挺着脖子道。说来说去,两人又回到了起点。坚持片刻后,还是吴为打破僵局道:“王爷要的太多了,已经超过皇上的容忍限度,还是更务实一点吧”

“我三弟和那些将士,可以放回来吧?”马哈木威逼利诱用尽了,这时候反而不好开口。便由太平代为发声。

“撤军和放人,王爷只能选一个……”吴为也发现了,和瓦剌人打交道,是你软他就硬,你硬他就软。想明白这一点后,他自然硬气起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