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三章 来使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1-07    作者:三戒大师

见王贤沉吟不语,宝音琪琪格催促道:“怎么样?你答应么?”

她万万想不到,王贤竟来了句:“先让我赢够你再说。”

宝音琪琪格这个汗啊,心说这什么人啊?却也不想想,自己还不是一样的货色。

王贤弯弓搭箭,看一眼宝音道:“你也射啊,偶然让我几次就行,不能让人看出你是放水。”

‘变态,宝音暗骂一声,等王贤一箭射出,她也随手一箭射出去。

“这次是太孙殿下射中了”捡猎物的武士高呼一声,脱欢他们先是难以置信,旋即围了上来,绕着王贤高声欢呼。王贤也一脸的如释重负,高举起手臂,接受他们的欢呼,朝宝音琪琪格得意笑道:“怎么样,宝音妹子,哥哥的进步不小吧?”

宝音琪琪格直翻白眼,她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后面依然是宝音占优,但王贤隔三差五也有收获,每次都引起脱欢等人的欢呼,他也每次都忘情庆祝,不因为对方放水,而影响到丝毫快感。

宝音无奈的陪着他耍猴戏,时间一长,连八岁孩子都看出来了,也先大叫道:“宝音姑姑你怎么老是失手?”

宝音琪琪格摊摊手,不知该说什么。

“你小孩懂什么,”脱欢现在彻底信了王贤是大明太孙,想方设法跟他搞好关系,一巴掌拍在儿子脑后,呵呵笑道:“女人么,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引得众人一阵诡笑。

脱欢话音未落,宝音张开弓,嗖地一箭朝他射来,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就钉在他的帽子上,吓得脱欢面无人色。

“没办法,每个月总有这么几天。”宝音冷冷丢下一句,打马回营。

“不理她,咱们继续打猎。”见脱欢吃瘪,王贤打个哈哈就要继续张弓搭箭,却见一骑飞奔而来,高声禀报一番,说得当然是蒙语。

脱欢听了精神一振,顾不上拔掉脑袋上的箭,朝王贤激动道:“大明的使节终于来了”

“嗯。”王贤也是暗暗松了口气,同时心又提到嗓子眼,撤下手中的弓箭,沉声道:“回去看看。”

“是,赶快回去。”脱欢应一声,和王贤打马返回。

回到营地时,已经是过午了,脱欢让人伺候王贤沐浴更衣,自己先去老爹那问明情况。等王贤洗完澡,换上于净衣袍出来,脱欢已经去而复返了:“使节要先见到殿下,才肯和我父亲开口谈。”

“那就让他们来见见我。”王贤淡淡道。

“我父亲的意思是,请殿下去见见他们。”脱欢却道。

“哪有储君去见臣子的道理?”王贤摆出皇太孙的臭架子道。其实他是担心有关方面演技不过关……

“也是啊。”脱欢自从确信了王贤是大明太孙,又整日聆听他高深的教诲……或者说是忽悠后,不知不觉已经变得有些狗腿,马上点头道:“我这就跟父亲说一说。”说完便一溜烟跑掉了。

脱欢一走,王贤便有些坐卧不宁,这段时间假扮太孙的人质生涯,已经让他迅速成为一名影帝,你根本没法从他的表情和言行,判断出他心里的想法。只有没人的时候,他才会稍稍卸下伪装,释放一下心里的紧张情绪。由不得他不紧张啊从时间判断,这使团应该是他一泡屎引来的,如真包换的假货,要是一个演砸了,不仅他死定了,还会连累一帮本来逃出生天的兄弟

在焦急中等待了盏茶功夫,王贤便见脱欢领着两个人进来,两人一看见他,马上涕泪横流,扑在他眼前,呜呜大哭起来……一边哭还一边在他身上摸来摸去:“呜呜殿下,能再见到您实在太好了”“您没事儿就好,皇上都要担心坏了,臣也担心死了……”

“唉”王贤也看清了来人,应该是吴为和许怀庆当然此刻,两人不叫吴为许怀庆,按照王贤写好的剧本,他们一个是礼部郎中程济,三十岁,另一个是武安侯郑亨,四十岁……对吴为来说,改头换面,增加点岁数不过是雕虫小技,所以王贤看到两人面目全非,但是听声音是不错了的。“二位卿家快快请起,孤真是无颜以对啊……”说罢,三人抱头痛哭起来,那不是装哭,当日在九龙口,那叫一个生离死别,如今兄弟重逢,虽在敌营,也值得大哭一场……看得脱欢也鼻子酸酸,悄悄退了出去,不君臣三个说话。

三人又哭了一阵子,许怀庆小声问道:“小吴,我脸上的妆不会花了吧?

“不会,不用我专门的解药,洗都洗不掉。”吴为小声笑笑,对王贤道:“大人,您可真绝,竟把口信藏在大便底下。”

“没办法,他们盯得太紧。”王贤叹气道:“就是那泡屎,他们还过去看了看呢。”

闲言少叙、言归正传,吴为将明军现在的情况,简要讲给王贤知道。他本以为王贤会因为皇帝的无情而难过,谁知王贤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问道:“大军现在什么个情形?”

“果然如大人预料我军已经开始分批撤军了。”吴为钦佩的看着王贤,他是亲眼见证了这家伙从一个一事无成的混混,到今天有胆有识的英雄的转变,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却又不得不服。小声道:“其实将领们都知道,马哈木就在百里外扎营,整天嚷嚷着请战,要率军来取他狗头,但是皇上一直不同意,反而命步军先行,撤回广武镇。”

“看来确实是要撤军了。”王贤松口气道:“这样我们这出戏才能演下去

“嗯。”吴为点点头道:“马哈木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大军不撤,我们根本骗不了他。”

“呵呵”王贤笑笑道:“不靠忽悠,你是怎么证明他们的身份的?”

“其实还是靠忽悠……”吴为于笑两声,把两人之前的经历讲给王贤听…

就算皇帝放弃了王贤,但他在九龙口救下的那帮兄弟,是绝对不会放弃他的。幼军的兄弟们也被军师义薄云天的举动,感动的一塌糊涂,纷纷表示要营救他。但此事只能智取不能力敌,而且属于未经通报、擅自行动,就算朱瞻基帮他们瞒着,也不能有太多人偷偷离开军队。

最后是吴为带着三百骑兵跟踪王贤而来,他们并不怕蒙古人发现他们,因为这是‘太孙殿下,被抓住了呀,要是没人跟着才真叫见鬼呢。所以那天王贤一发信号,当天夜里他们就找到了那泡便便,从便便底下找到了王贤留的字条

看了王贤的计划,几人当时就惊呆了,竟是要他们假扮明朝使节,到瓦剌大营中谈判。他们不是担心这么做,会不会犯王法……他们一路追踪而来,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他们担心的是,他们会不会被马哈木识破了,反而害了军师?

不过现在在他们心中,王贤的话可能比圣旨还要好使,既然是他要求的,那是豁出命去也要办到。他们先定下正副使节兹事体大,不是说你有胆量就可以胜任的,性情阴沉、临危不乱的吴为当仁不让,占据了一个人选。至于许怀庆会入选,是因为他年纪最大……这种国之大事,皇帝不可能派毛头小子去办的,一定要有老成之辈。

定下人选后,两人又演练两日,把可能遇到的状况都琢磨到了,才换上朱瞻基给弄到的官服,带着一百名换穿簇新侍卫服的兄弟上路……之所以不带更多人,是因为人再多也没用,万一出了事,白白搭上更多人的性命。但要是带太少护卫也不像样,大伙儿一合计,一百人应该是个合适的数字。

那边马哈木早就翘首以待,一听说明朝使节终于来了,他却摆起了谱……为了显示瓦剌雄风犹在,他特意派出大军,于营外十里列阵,上万名瓦剌骑兵,手持明晃晃的马刀和弓箭,摆好阵势等待明使的到来。

当吴为和许怀庆骑着马,刚踏入瓦剌大营的时候,瓦剌人的队列突然变动,一拥而上,把他们围得严严实实,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然而吴为等人却丝毫不见慌张,镇定自若地下马,在刀剑从中走入马哈木的营帐。

马哈木帐中,也是站满了彪悍的武士,虎视眈眈的盯着来人。吴为和许怀庆掸掸衣袖,不卑不亢的朝踞坐在虎皮上的瓦剌太师马哈木行礼,自报了家门

“明朝皇帝竟只派个郎中和伯爵来谈判,”马哈木却只哼一声道:“莫非是瞧不起老夫?”

“顺宁王别误会。”吴为道:“出了这种事,我们陛下倍觉面上无光,因此一直宣称殿下已经回营,这时候若将士们发现,陛下又派出使节,让陛下的威信何存?”顿一下道:“所以才派了我们两个不惹眼的角色,趁夜悄悄出营,来跟王爷谈判,看看怎样才能迎回我们殿下?”

马哈木听听也有道理,便不再纠结双方的地位不对等,伸手道:“拿出来吧。”

“王爷要什么?”吴为不解道。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