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二章 逼婚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1-06    作者:三戒大师

打入瓦剌军营的那天起,王贤便已经做好了各种打算。对他来说,现在发生的任何事,都不算意外,自然也能从容应对。

“王爷没听说过,兵者诡道也么?说句惭愧的话,孤这个太孙失陷瓦剌,对大军士气的打击,是不可想象的。我皇爷爷故意散布我回营的消息,不过是安定军心罢了。要不几个囚犯又从何得知?”只见他微微一笑,轻撩下襟坐下,面上惊怒尽去,只剩云淡风轻道:“而且从消息传回去,到我皇爷爷派人过来,都是需要时间的。这才短短五天,哪有那么快?”

“五天不算短了。”马哈木闷声道:“我给你们算着,三天就足够了。”

“王爷还真不是做买卖的料。”王贤笑起来道:“我皇爷爷那么心急凑过来作甚?挨宰么?”

“皇帝不担心你的安全?”马哈木瞪着他道。

“孤在王爷这里,会有什么危险?”王贤笑笑道:“我不吃太瘦的,忒柴

“呃……”马哈木一愣,看到‘太孙殿下,如此淡定的神情,心中疑窦减轻不少,依言给王贤割了一片八分瘦的,用刀尖插给他道:“皇帝真是这么想

“咱们敞开天窗说亮话。”王贤慢条斯理的品尝着马哈木的烤鹿肉,心说将来咱也可以吹,老子吃过也先他爷爷的肉了。面上淡淡道:“王爷留孤在这儿做客,无非四个字,奇货可居。但我这货得是活的,孤要是死了,怕就成了王爷的祸了。”

“殿下这份胆魄,倒也不愧永乐皇帝的太孙。”马哈木赞一声,显然又多信了几分,道:“只是你们祖孙如此小瞧老夫,真以为老夫是泥捏的么?”

“王爷当然不是泥捏的,王爷是英雄好汉。”王贤把手里的烤肉吃完道:“再来一块。”

马哈木又给他切了最好的一块肉,听他接着道:“但是大丈夫相时而动、能屈能伸,好比孤在九龙口,知道抵抗无益,为了保全手下,也为了留下自己的有用之身,很配合的跟你儿子来做客。”顿一下道:“同样道理,太师也很清楚,经过忽兰忽失温之战,你最大的敌人,已经不是大明,而是你的老对头阿鲁台。当年你怎么捡他的便宜,他就会怎么捡你的便宜”

“……”见王贤把草原上的态势说得清清楚楚,马哈木心中嫌疑尽释……在他看来,只有经过严格皇家教育的年轻人,才能看的这么明白。所以这小子应该是朱瞻基没错的。不过还是他输阵不输人道:“阿鲁台早就被我打得苟延残喘,我麾下现在还有三万多骑兵,若下决心跟你们皇帝耗下去,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呵呵,王爷难道不知道,和宁王的世子失捏于,率领五千骑兵,就在我大军阵中,你说一旦让他自由行动,他是会回辽东去,还是来寻王爷晦气?”

“什么,失捏于也来了……”马哈木心尖一颤,他已经听部下说过,明朝大军中有鞑靼骑兵的身影,只是没想到竟是阿鲁台的长子亲自带队。

“是。”王贤淡淡笑道:“他这么卖力给大明卖命,我想我皇爷爷是不会亏待他的。”

“……”马哈木最怕的就是这个,一拍大腿道:“我可以礼送殿下回去,只要永乐皇帝退兵,并把失捏于也带走其他的一概不要求。”

“这个要禀告给我皇爷爷。”王贤道:“我说了不算。”

“这样吧,殿下写封信,老夫让人送给永乐皇帝去,”马哈木生出些时不我与的感觉,既然朱棣不派人来,那我派人过去就是。

“不必。”王贤哪能答应他,那不一下就露馅了么?微微一笑道:“我皇爷爷的密使,估计不日就会到达。”说着自嘲的笑笑道:“孤毕竟是他的皇太孙啊。”

听说明朝还是会派使者,马哈木松了口气道:“那好,老夫就等着。”说完对王贤的态度明显大转弯道:“殿下整天吃烤肉也腻了吧?我让厨子给你炒几个青菜……”

“腻倒不腻,就是有点上火。”王贤笑笑道。

“年轻人么,火气自然旺。这好办,老夫给你娶个媳妇,泻泻火就是了?”马哈木表情淫荡的笑道。

王贤断然敬谢不敏道:“若是知道孤在外面娶了媳妇,我皇爷爷非打死我不可,”

“怎么会呢,能早日抱上孙子,永乐皇上高兴还来不及呢。”马哈木大笑道。

“这个,我皇爷爷,已经替我定了婚事。”王贤苦笑道。

“嗨,我当是怎么回事儿呢,”马哈木笑哈哈道:“像殿下这样尊贵的身份,怎么能就一个老婆呢?两个都娶了就是。”

“总之,这事儿我做不了主。”王贤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见王贤就是不松口,马哈木笑笑不再说话,不一会儿厨子炒了几盘小菜上来,他和脱欢陪着‘太孙殿下,一起吃酒。几杯酒下肚,王贤套脱欢的话道:“世子看着挺年轻,想不到儿子都那么大了?”

“嘿嘿。”草原人以强大的生育能力为荣,脱欢笑道:“我今年三十岁,有八个儿子,最大的八岁,叫也先,殿下也见过的。”

“唔,我说的就是他,那小子虎头虎脑真是可爱。”王贤笑呵呵道:“孤与他很投缘啊,让他多到我那玩玩,没什么坏处。”

“不是怕他烦到殿下么?”脱欢笑道:“但既然殿下说了,我回头就让他去殿下那报道。”

“甚好。”王贤颔首笑道,心说,被我玩死了可别怪我……

王贤一番巧舌如簧,终于又稳住了马哈木父子,他的处境也重新好起来,不仅每天早晨有菜吃,脱欢还整天带着儿子过来,听王贤讲古论今,剖析蒙古人民的未来。又主动张罗了一次打猎,弥补上次没答应他的遗憾。

美中不足的是,宝音琪琪格又来了,而且跟上次一样下手不留情,王贤虽然箭法长进不少,但毕竟一口吃不成个胖子,还无法与宝音琪琪格抗衡。结果还是秀才搬家——尽是输。把脱欢家的臭小子,乐得眼泪都出来了。脱欢唯恐王贤不高兴,忙把儿子带走,吩咐武士们分散行猎,不要都围观了。

“就练那么两天,就想挽回面子?自取其辱”宝音琪琪格哼一声,见众人都散开了,她低声道:“你用了什么法子,打消了太师的疑虑?”

“山人自有妙计。”王贤臭屁的笑笑道:“我承认你射箭比我强,但比起动脑子来,你就不够看了。”

“哼……”宝音琪琪格没有否认,她觉着这世上如王贤般诡计多端的角色,肯定是凤毛麟角,不然让老实人怎么活?

哼完那声,宝音便沉默下来,她坐在马背上,,脸被幂罗遮住,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但合体的猎装勾勒出无限美好的曲线,修长的双腿;更令人遐思无限

“我去那边看看。”不知她又要怎么捉弄自己,王贤赶忙要逃开……这些日子,他一直被这小娘皮变着花样折磨,虽然都不是直接作用在他身上,但冷暴力也是暴力,而且更加折磨人。以至于王贤都后悔,当初那么作弄她了,真是报应不爽啊

“慢着。”见王贤要走,宝音琪琪格却把他叫住道:“听说太师要给你选妃?”

“是啊。”王贤却还没忘了口花花道:“不过不是我,而是我们太孙殿下。怎样,你有兴趣么?我可以给你开个后门。”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他已经想明白这个道理,如果实在推不掉,就给朱瞻基弄回去,他爱怎么处置怎么处置。

“……”本来宝音琪琪格声音里还有些羞意,听他这样说,声音一下就冷了:“我确实有兴趣,你跟太师说吧,非我不”虽然蒙古人性情豪放,她毕竟是个黄花大闺女,羞得面似火烧,还是很难说出那个字。

“不什么?”王贤却偏要问。

“娶……”宝音琪琪格声如蚊鸣道。

“哈哈哈,你果然被我的雄性魅力征服了。”王贤臭屁道。

“做梦去吧,就是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看上你的。”听了他的鬼叫,宝音琪琪格立刻恢复故态,冷声道:“这不过是脱身的权宜之计,再说我嫁的又不是你,而是你们太孙……”

“我为什么要答应你?”王贤笑道,知道对方要靠自己,他马上就抖起来。“再说我也没法代表我们太孙。”

“我就把你是冒牌货的事情捅出来”宝音琪琪格冷冷道。

“那先死的一定是你。”王贤冷笑道:“还有你哥哥”

“不然你以为马哈木会放过我哥哥么?”宝音琪琪格有些凄然道:“经此一役,马哈木已经不再奢望做全蒙古的可汗。若他只在瓦剌人中称王称霸,我哥这个大汗还有存在的必要么?”

王贤摇摇头,很讨人喜欢的大咧巴兄,确实是砧板上的鱼,就等着挨切了

“你不答应,就是玉石俱焚,自己掂量着办吧”宝音琪琪格声音有些怪异,显得心情很不平静道:“我这样做,不过是为了我的哥哥和族人。你若不放心,我可以发誓,脱险之后,我既不会纠缠你,也不会纠缠你们殿下的。”说着像是对王贤说,又像是对自己道:“有违此誓,教我永世不得超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