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一章 危机!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1-06    作者:三戒大师

王贤虽然为了救兄弟们,不惜牺牲自己,可现在兄弟们已经安然无恙,他当然要想尽办法求生了。对于从官方渠道返回,王贤根本不抱希望,道理很简单,以永乐大帝那个好面子的脾气,是绝对不会为了保护一个无关紧要的臣子,冒认他这个孙子的。相反,皇帝还会极力宣扬太孙已经归营,非但会在明军中说,还会让瓦剌人也知道,他们被耍了,上当了、傻逼了这样这次北伐才算完满。

想清楚这个道理后,王贤知道自己的时间十分紧迫,要是自己被自己人拆穿,那乐子可就大了。恼羞成怒的马哈木,把他大卸八块,都算仁慈的了……所以必须自救

好在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知道自己的兄弟们不会放弃自己而且他还有秘密武器……当年在浦江寻找建文君时,王贤曾在灵霄的协助下,给那韦无缺吃了武当山秘制的香料,然后用特殊训练的小猎犬追踪,虽然最后还是让建文君跑了,但至少准确无误的找到了韦无缺。

王贤这次出征,那是做了万全准备的,当时看似无用的小猎犬,也被他带了两条上路,想着就算派不上用场,万一断了粮,还可以炖个狗肉锅吃。谁承想,就出了朱瞻基贸然追击的意外事件,王贤当时能那么快赶到支援,就是靠了小猎犬的鼻子……朱瞻基率军出击时,帅辉和二黑悄悄给薛家兄弟抹上了那种香料。不用说,王贤被瓦剌人请去做客,身上肯定也涂了香料,好让吴为他们能轻松跟上。

至于这次出来打猎,他还真不是想趁机逃走,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逃不掉。宝音琪琪格还是低估了王贤的智商……他这次出来,不过是给兄弟们传个信罢了,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打算,才好配合自己逃脱

那天打猎,王贤真就一头猎物都没打到,晚上回营,这事儿便传遍了瓦剌军营,连马哈木都知道了。感觉解气之余,马哈木又觉着太不给太孙面子,也不是什么好事儿。让人去说了宝音琪琪格一顿,让她适当照顾一下殿下,又让脱欢教太孙殿下射箭。

‘太孙殿下,也是知耻而后勇,跟着脱欢苦练射箭,别说,他的悟性还真不错,脱欢点拨几下,水平马上大有长进,连脱欢都称赞他,有神箭手的潜质

“那当然,孤生来就是学啥会啥,一会就精”王贤臭屁道:“皇爷爷都称赞我,是天赐神将呢”说着一箭射中远处摇晃的木靶道:“看我连射数日,把那臭婆娘射个屁滚尿流”

“呵呵……”脱欢心说,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不禁好奇问道:“冒昧问一句,殿下和宝音别吉,过往有什么不快?”

“孤跟她真没什么私怨,”王贤一脸无奈的摇头道:“无非就是她被我的手下擒获,可能受了些折辱,人也变得比较极端了吧。”想想自己于的那些事儿,他毫不怀疑,要不是自己正假扮太孙,宝音琪琪格肯定会一箭把自己射死,那可就真是报应不爽了。

“对了,宝音的脸是怎么弄的,问她也不说,”脱欢关键是想知道后一个问题的答案:“还有恢复的可能么?”

“这个也不知道,”王贤推个干于净净道:“等我写封信问问下面人,看看怎么说。”

“唉,真是可惜了。”脱欢一脸惋惜道:“要不她可真是个大美人啊”说着还咽了下口水。

“可惜心如蛇蝎,”王贤耸耸肩,又是一箭,啐道:“这样的女人,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其实宝音别吉原先脾气是的很好的,可能跟相貌有关,只要能恢复真容就好了吧,”脱欢笑道:“不然她跟殿下真是挺般配的。”

“噗……”王贤险些没一箭射到自己脚上,没好气道:“你觉着孤是受虐狂么?”

“受虐狂是什么?”脱欢一愣,一转念又有些明白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其实是我父王,听说殿下尚未婚娶,不忍您孤零零一个人在这边。”脱欢笑道:“所以想为殿下物色个妻子……”

“这个么……”王贤挤出一丝笑道:“还要遵父母之命吧,孤不好擅做主张。”

“我们蒙古人都是讲两情相悦的,殿下可以入乡随俗,入乡随俗么。”脱欢却不在乎的笑道:“再说我父王也是一片好意,殿下忍心拂了他的意?”说着双手一折,把一支狼牙箭折成两段,哈哈大笑道:“这箭也太不结实了,真得把造箭的混蛋好好修理一顿”

“……”王贤无言以对,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句话还真是贴切。应该说,马哈木想让明朝太孙娶个蒙古女人当正妻,这招算得上高明。这样一来,瓦剌和大明就成了亲家,不太好再动刀动枪,而且还会大大提高瓦剌的地位,补回战场上的损失。

只是真娶了的话,这个老婆算是朱瞻基还是自己的?王贤心说,那不成了给朱瞻基戴绿帽,就算朱瞻基现在不在意,难保将来哪天会发飙,所以这个婚,是绝对不能结的……

就在王贤绞尽脑汁,想法子如何逃脱被押入洞房的命运时,他突然发现风向变了…每天早餐的青菜不见了,脱欢也不大露面了,哪怕照面,目光明显转冷。王贤提出要再去打猎,都被脱欢支吾过去,不肯同意。这些迹象表明,朱棣果然如所料,没把自己当回事儿……

果然,隔天他正在射箭,宝音琪琪格过来,冷嘲热讽了一顿,说他想赶上自己,得下辈子云云,把王贤气得七窍生烟,才低声抛下一句:“有逃回来的俘虏,禀报太师说,大明太孙已经返回明军大营。”说着瞥他一眼道:“你打算怎么办?”

“意料之中的。”王贤又射出一箭,却脱靶了,显然他的心情,不像外表那么平静。但丝毫不改口道:“要不,我们一起逃吧的?”

“逃跑?”宝音琪琪格又好气又好笑道:“我若逃跑的话,为什么要带上你?”说着神情一黯道:“再说,你已经被监视了……”

“自打来你们这起,我什么时候没被监视过?”王贤翻白眼道:“就是拉泡屎,都有人过去闻闻。”

“……”宝音琪琪格闻言脸一红,狠狠瞪他一眼道:“你若真是活腻了,就尽管激怒我”

“这么说,你有办法?”王贤摸摸箭筒,抽出仅存的一根长箭,瞄准了箭靶。却迟迟不射出去,这是锻炼耐力和稳定性,只有把开弓练到像呼吸一样轻松,才能在马背上调整自如,箭无虚发。

“哼,还能有什么办法?”宝音琪琪格低声道:“我哥哥已经感觉到危险了,马哈木很快就会怀疑到他头上,所以他了决心,要找个合适的时机投奔你们的皇帝……”

“这不还是逃跑……”王贤垂下箭道:“怎么可能跑得掉呢?”

“金蝉脱壳。”宝音琪琪格语焉不详道:“我哥哥的意思是,也可以带上你,但是得先打消他们的怀疑,现在马哈木的人看得太严了,根本没机会。”

“这样啊。”王贤想一想,又搭起箭道:“等等看吧,说不定过几天便会有转机。”

“你有事情瞒着我?”宝音琪琪格有所察觉道。

“你连我的裸体都看过了,我还有什么能瞒得过你?”王贤翻白眼道:“我只是感觉而已,过两天看看准不准。”

见他除了胡说,什么都不肯说,宝音琪琪格气得转身离去了。

地一声,王贤终于松开弓弦,一箭正中靶心。

当天晚上,脱欢过来对王贤说,他父亲请你吃饭的。脱欢没用殿下,称呼他,显然已经对王贤的身份起了疑。

王贤装成没事儿人一样,跟脱欢到了太师大帐,便见帐中再无别人,只有马哈木坐在火塘边上默默地想心事。火架子上,烤熟了的鹿肉发出阵阵的香味。一滴滴的油溅在火上,滋滋地响着,香气扑鼻。马哈木用刀子割下一片来,使劲的咀嚼着,待咽下后方幽幽道:“殿下,老夫听到个说法,说大明太孙朱瞻基,已经回去明军大营了,这事儿您怎么看?”

“呃……”王贤一脸错愕道:“那我怎么还在这儿?莫非还有另一个我不成?”

“当然只有一个太孙了。”马哈木缓缓抬头,目光瘆人的盯着他道:“只是,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呢?”

因为有宝音琪琪格的提醒,王贤早有防备,因此此刻摆什么表情,都是计划好的。短暂的愕然后,他脸上怒气勃发,眉头紧锁道:“太师什么意思?莫非以为孤是假的?”

“不敢。”马哈木缓缓道:“只是咱们蒙古人实在,老怕让你们汉人给耍了。”顿一下道:“再说,你们皇帝的使节,怎么到现在还没来?”这才是他最纳闷的地方……按说明朝的太孙被瓦剌人俘虏了,皇帝老儿应该第一时间就派出使节来谈判,全力营救才是。但现在距离九龙口之战,已经五天过去了,为何那边连根人毛都没派过来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