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九章 出猎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1-05    作者:三戒大师

一夜无话,王贤还以为他们会安排个蒙古小妞给自己侍寝呢,可惜马哈木只安排了几条精壮的汉子给他站岗放哨,这让王贤好生无趣,都说蒙古人热情好客,这就是待客之道么?

好吧,其实他就是几个月没近女色,有些难耐了……他是一夜辗转反侧,难以成眠,第二天早晨终于有侍女来叫他起床,王贤一看,却不是昨日里那几个小脸红扑扑的蒙古妹子,而是换成了个魁梧妇人,那叫一个五大三粗,横眉竖目,简直比他还男人。

“你是宝音琪琪格安排过来的吧?”王贤没好气道。

那妇人看看他,一开口却是蒙语,竟然不会说汉话……

“臭娘们,歹滴狠。”王贤那叫一个郁闷啊,宝音琪琪格是在对自己使用冷暴力啊。

两人连比划带猜,好容易洗漱穿衣完了,只是妇人不会梳汉人的发型,要给他扎蒙古人的小辫子,王贤只好自己胡乱把头发束起来,扣在帽子里了事。妇人又端上他的早餐,一海碗滚烫的奶茶,加入炒米、奶皮、黄油、带骨的冷羊肉……这些玩意儿统统泡在奶茶里吃掉,就是一顿蒙古贵族的早餐。至于穷人也是吃奶茶的,只是里头加的东西,肯定没有这么多,这么贵。

传统的蒙古早餐,是见不到一点绿色的,但瓦剌人照顾明朝太孙的饮食习惯,特意给他配了几碟子青菜。王贤虽然不爱吃菜,却以此来判断自己的处境……啥时候不给上菜了,估计瓦剌人对他的态度,也就要变差了。

吃过一顿高热量的早餐,王贤在妇人的带领下,去与脱欢见面,脱欢全套猎装在身,正在整理马匹,身边还立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

“殿下昨晚睡得可好?”看到王贤过来,脱欢笑着招呼道,说完又指着那小男孩道:“这是我儿子也先,今年八岁了,也先,快叫殿下。”

“殿下是什么意思?”小男孩正是狗也嫌的年纪,仰头问他爹道。

“就是尊贵的王爷的意思,”脱欢笑道:“就像你爷爷一样尊贵。”

“可他不是我们的俘虏么……”小男孩圆瞪着眼道。

“住口”见太孙殿下表情颇不自然,脱欢忙训丨斥道:“你要是无礼,我就不带你去打猎”

“那好吧……”小男孩审时度势,觉得还是打猎比较重要,这才叫了一声:“殿下。”

“好好,真是个棒小伙”王贤亲热的搂过他来,使劲揉捏着小孩的腮帮子,心中很认真的考虑,要不要把他掐死算了。倒不是他气量狭小,而是这小孩的名字,让他起了杀心

他的历史再菜,也知道土木堡,朱瞻基的宝贝儿子,在大太监王振的忽悠下,带着五十万大军亲征,就是败在这货的手下,结果大明朝的精锐一夜尽失,连皇帝本人也落到跟自己一样的下场……被蒙古人请去做客。要不是自己未来妹夫力挽狂澜,连京城都要不保

那位大败明朝五十万大军、生擒明朝皇帝、险些攻下北京城的超级牛人,就叫也先如果是别家的孩子,王贤还不会这么确定,毕竟蒙语汉语的互译,向来乱七八糟,可这小子是瓦剌太师马哈木的孙子,而那位也先的身份,也是瓦剌太师这就让王贤十分确定以及肯定,这小子就是那个老混蛋了

那一刻,王贤真想拧断他的脖子一了百了,不过这可不是个动手的好时候,他正在寻思着,突然虎口一阵剧痛,忙哎呦一声抽回手。定睛一看,只见一排深深的牙印,都出血了……原来那小子咬了自己一口

见儿子把明朝太孙给咬了,脱欢忙给他两个大耳光,骂道:“你是狗么,怎么敢咬人?”

“他捏我脸”也先捂着洪钟的腮帮子,仰着头,怒视着王贤道:“还想掐我脖子”

“瞎说,殿下是跟你开玩笑呢”脱欢一脚把儿子踢飞,骂道:“一边待着吧,不带你去了”说完关切的看着王贤道:“殿下不要紧吧?”

“没事儿没事儿。”王贤尴尬的笑笑,其实他刚才心有所想,下手未免重了点,臭小子有反应也是正常。

蒙古人还是很粗放的,见他说没事儿,脱欢也不在意了,给王贤牵过一批大红马道:“殿下还骑这马吧?”

王贤一看这马,正是当日从九龙口离开时,脱欢给他的,四肢修长、身体健壮,确实神骏,跟一般蒙古马截然不同。

“这是帖木儿汗国送给我父亲的汗血宝马,比我们蒙古的马要好不少。”脱欢信口说一句道:“但我还是喜欢自己的马。”

“嗯。”王贤点点头,又有些愣神,帖木儿汗国啊这个国家他也是听说过的,据说是当世唯一可以和大明并称的帝国,版图甚至比大明还大,仅次于全盛时的蒙古帝国。就在十年前,他们雄心勃勃的皇帝帖木儿,甚至举一百三十万大军发动了东征,意图侵略大明,当时消息传到中国,把朱棣惊出一身冷汗,赶忙全国动员,整军备战。就在明朝大军枕戈待旦,准备与大敌决一死战之际,却又传来消息说,他们的皇帝帖木儿,因为水土不服,死在东征路上了。紧接着帖木儿的几个儿子便光想着争夺继承权,哪还有心思东征,还没到大明的边界就撤军了……

虽然是虚惊一场,但也让朱棣了解到,世上还有如此强大的敌人,之后便派陈诚出使西域、派郑和再下西洋,从路上海上加强与周边各国的联系,争取更多的盟友,减少帖木儿汗国的盟友,争取更好的战略态势,以备战争再次降临。

之前从西域传来的消息是,帖木儿的几个儿子,为了争夺地盘打得不可开交,根本无暇东顾。但从这匹只有四岁的汗血宝马来看,帖木儿汗国分明在这两年,还和瓦剌人有联系,显然对大明没有死心,怕是打着等解决了内部矛盾,再卷土重来的主意。

如果脱欢知道,自己一句炫耀,就让王贤想到这么多,估计以后非得把嘴缝起来不可。

王贤胡思乱想上了马,跟着脱欢的队伍出了营,也先那熊孩子果然被留在营里,气得哇哇大叫,让人听着很是开心。

到了营门口,王贤明显感觉队伍一阵骚动,跟着那群瓦剌武士的目光望去,只见个骑着白马、身穿红色猎装、腰系玄色带子,头戴幂罗的女子,正在几个侍女的簇拥下等在那里。

众瓦剌武士忙纷纷行礼,口称忄吉,,那正是他们心目中的女神,草原上的明珠宝音琪琪格虽然幂罗遮面,但仅看她窈窕的身姿,修长的双腿,还有脚上白色的鹿皮靴,就足以⊥瓦剌武士们激动不已了。

见他们这副德行,脱欢暗暗哂笑道,要是他们知道,她现在成了黄脸婆,不知要多失落哩。蒙古人从不掩饰天性,他对宝音这个绝世尤物,也有赤裸裸的欲望,只是因为和三叔相互顾忌,才让她完好无损到现在的。但她偷着去了趟中原,回来脸色就成了黑黄色,弄得他兴趣全无。所以只是冷淡道:“宝音别吉,你也要去打猎么?”

“是啊,一起吧。”宝音虽然很憎恶他和他叔叔之前色迷迷的目光,但见他现在都不肯多看自己一眼,还是怒瞪了王贤一眼,恨不得把他扒光了,狠狠打一顿……只是为什么要扒光了?

她永远不会承认,昨晚一闭眼,脑海就浮现王贤出浴的裸体,弄得她一宿浑身燥热、辗转难眠……蒙古女子不像汉家女子那样压抑,她们更能坦诚面对自己的情绪,所以一定要把王贤扒光了打谁让他那一身那么诱人了……

见她看着王贤发呆,脱欢有些明白了,原来这小蹄子是为了明朝太孙啊。两人在中原见过面,难道发生过什么不可不说的故事?此事非同小可,嗯,我得观察观察……拿定主意,他点头笑道:“也好,宝音你多照顾照顾殿下,我们粗手笨脚的,怕是难以周全。”

“嗯。”宝音琪琪格点点头,便与王贤并辔而行,出了营地就是的辽阔的大草原,远近一望,草树连绵、狐兔竞奔,天高云淡。一阵风吹来,云动树摇,碧草伏波簌簌作响,真让人心胸一阔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看着草原的景致,王贤雅兴大发,高声道:“多么美的草原啊,真想和心爱的姑娘,一辈子在这里放羊牧马

“殿下难道不想家?”脱欢奇怪道。

“回去有什么好的?”王贤一脸苦闷道:“孤在紫禁城长大,见惯的是鳞次栉比的房舍,曲径幽深的巷道,狭窄、闭塞,简直要把人闷死。”说着兴致勃勃的指着远方来:“看着青青的草原,美丽的姑娘,成群的牛羊、还有善良的蒙古汉子,哪样不比中原好”

见他还真是喜欢上草原了呢,脱欢无奈摇摇头,到前面和手下商量起围猎来。

王贤身边只剩下宝音琪琪格,却听她冷笑道:“你骗鬼呢?”

王贤撇撇嘴道:“我说的是真心话。”

“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宝音琪琪格紧紧盯着他道:“昨晚你一说今天想出来打猎,我就知道你想于什么”

“于什么?”

“逃跑”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