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五章 洗澡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1-03    作者:三戒大师

听皇爷爷这样说,朱瞻基心头一块大石落了地,他咬着牙坐起来说道:“孙儿知道爷爷心里待我好,教训丨我也是为我好,所以我才不让他们治伤,让自己多痛一会儿、痛得厉害一点,这样才能永远记住这个教训”

“这个愣劲儿,倒真跟皇爷爷当年像着哩。”朱棣微微一笑道:“你得了教训丨就好,皇爷爷也没说要把你一棍子打死,这伤还是要治的。”说着竟亲自洗了手,给他上药。皇帝戎马一生,对这个自然很在行,一边上药一边问道:“听王狗儿说,在他抵达之前,瓦剌人就撤走了。问你发生了什么你又不说,锦衣卫才要问问你身边人的。”

“皇爷爷,他们都是忠勇之士,千错万错,都是孙儿一个人的错,请千万保全他们”朱瞻基便将那日自己在李谦的蛊惑下,非要参与追击,结果在九龙口遇伏的经过讲给皇帝听。他口才不错,又是亲身经历,讲得皇帝如身临其境

当听到薛勋拼死率勇士们攻下一个山头,自己却身中数箭壮烈牺牲时,皇帝叹息道:“谁说将门无虎子,薛勋就是好样的可惜,可惜,朕如何向薛老六交代……”

当听到朱瞻基和将士们拼死抵抗,眼看要被消灭之际,王贤带援兵杀到时,皇帝这才松了口气。谁知又听说援军人数太少,他们依然被围在山顶。而瓦剌人已经回过神来全力狙击,后续援军无法靠近,他们仍难摆脱被消灭命运……尽管孙儿已经在眼前,他还是着紧的问道:“后来呢?你们是怎么脱困的?那个王贤现在哪里?朕非得见见他不可了”

“后来……瓦剌人也不知怎么,知道孙儿在山上,便在行将攻破我们的防线时,派人谈判说,只要孙儿到他们营中客,,便可放过所有人……”朱瞻基黯然垂泪道:“结果王贤假扮成孙儿,跟瓦剌人走了,孙儿和其他人才得以虎口脱险……”

“真义士也”朱棣听了良久,方长长一叹道:“能有薛勋、王贤这样忠勇双全的属下,是你的大幸。却因为你的轻举妄动,就这样失去了他们,这是你的大不幸”看来,皇帝认定王贤已经是个死人了。

“其实,王贤不一定非得死……”朱瞻基轻声道:“他们把他当成孙儿了,只要我们帮他掩饰好,他未尝没有安然返回的机会。”

“荒谬”朱棣却一口否决道:“太孙回营的消息,朕已经周知全军了。”这种事情,当然是越早澄清越好,稍一迟缓便黄泥巴掉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朱棣岂容一场大胜被污点沾污?

“那……”朱瞻基硬着头皮道:“至少可以不对外公布吧。”

“他们不来人,朕自然不会去主动说。”朱棣沉声道:“他们若是遣使前来,便由你出面接见”

“这……”朱瞻基尽管满心不甘,但此情此景,他哪敢再忤逆了皇爷爷?只能把话硬生生咽下去。

朱棣给朱瞻基处理好伤口,见王彦调来了侍卫和宦官,嘱咐他们照看好太孙,便起身离去。朱瞻基强撑着起身相送,却被朱棣拦住道:“安心养伤吧,大军不日就要开拔,不然路上颠簸,有你的苦头吃。”

朱瞻基目送着朱棣离去,待皇帝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他却一直没有收回目光,依然望着沉沉的夜空,满天的星辰,都化成了王贤的音容笑貌,他不禁痴了,泪水满眶,暗暗祈祷道:

‘王贤,我的兄弟,你在哪儿啊?可千万要再创造一次奇迹啊,

同一片星空下,让朱瞻基牵肠挂肚眼泪流的王贤,正羞得满脸通红……

他全身赤裸的趴在热气腾腾的浴桶里,几个模样俏丽的蒙古女奴,在用丝瓜瓤和浴盐,为‘大明太孙殿下,搓洗每一寸肌肤。他倒不是没见过世面的雏儿,主要是大军出征数月,除了下雨天还有遇到几次大河,就没机会洗澡,浑身又脏又臭,热水一泡,小手一搓,灰垢便滚滚而下,密密麻麻漂在浴桶上,王贤的脸也红成了大虾…丢人啊,太丢人了自己两辈子头一次这么脏,就让外族朋友看到了,这算不算把脸丢到国际上?好像也不算,蒙古已经不是国家,只能算是个地区了……

偷眼看看几个蒙古女孩,小脸红扑扑,眼睛水汪汪的,倒没有挪揄鄙夷的样子,这才让他安心不少。转念一想,这几个丫头不会是看到我健美的身材动心了吧?他已经三月不知肉味了,这样一想,还真是蠢蠢欲动呢?王贤天性就是这样,既来之则安之,反正紧张害怕也于事无补,还不如多享受一刻是一刻

正在犹豫着要不要以太孙之名幸了她们,还是给朱瞻基保持国际形象?这时候门帘掀开,走进个人来,正是那蒙着面的宝音琪琪格。

王贤登时热血消散,身子不由紧了起来。当初他折腾人家有多过火,现在心里就有多忐忑,这真是刀俎变鱼肉、鱼肉变刀俎啊而且自己这鱼肉还赤条条、光溜溜,泡在缸里洗白白,这简直就是等人来剁的节奏啊

宝音琪琪格对几个侍女说了几句蒙语,几人便躬身退出去,临走还把帐帘放下。

大帐中,只剩下一对孤男寡女,灯光昏黄,水汽氤氲,却与暧昧无关。

宝音琪琪格冷冷的盯着王贤,虽然隔着面纱,仍能看到她嘴角的冷笑。

在起初的紧张之后,王贤也放松了四肢,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这位姑娘,看男人洗澡不好吧?”

“你很快就会变成死人了……”一开口,果然是字正腔圆嘎嘣脆的汉话,只是满含着挪揄和恨意,说者和听者都不会感觉到愉悦。“你这个冒牌货”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王贤淡淡道。实在想不到,自己也有用上这句话的时候

宝音听了这句诗却一愣,她的汉学造诣比王贤高得多,却从没听过这句诗,不禁脱口问道:“这是你作的诗?”

“啊……”王贤也是一愣,旋即才想起来,靠,这是自己未来妹夫,在几十年后的大作,自己怎么现在就翻出来了。到时候小谦要是想不起合适的诗来可怎么办?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就知道不是你做的,你这种不学无术的恶棍,怎么可能做出这样正气凛然的诗呢?”宝音琪琪格不屑的冷笑一声:“赶紧穿上你的皮出来”

“那你先转过脸去。”王贤道。

“你这种无耻之徒,还知道害羞?”宝音琪琪格极尽挪揄道。

“不是,我怕你被我男性的魅力征服,从此不可自拔。”王贤洒然笑道。

“你在我眼里,已经是死人了。”宝音琪琪格冷笑道:“何况你这丑陋的家伙,有何魅力可……”

‘言,字没说出口,王贤便霍然从浴桶中立起来,氤氲的水汽、飞溅的水花中,一具极具视觉冲击力的完美男体,便赫然映入宝音琪琪格的眼帘

王贤早不是几年前的瘦弱少年,这些年来,他日复一日打熬筋骨,尤其是这一年的军旅生涯,早将他的每一寸肌肉,都塑造的完美无缺。所以宝音琪琪格看到的,是一个猿背蜂腰、肤色古铜、腹肌分明、有人鱼线、胸大肌的,极具视觉冲击力的男性裸体

有那么一刹,宝音琪琪格眼都看直了,一个‘言,字也彻底留在肚里。下一瞬,她才回过神来,跺脚转过身去,不敢再看他,却依然感到口于舌燥心慌慌,不禁心里暗骂道:‘老天真是无眼,给这恶棍这么好的本钱……,

王贤得意的笑笑,迈步出了浴桶,擦于身上的水珠,拎起一件袍子,挪揄笑道:“再不看就没机会了……”

宝音琪琪格又羞又恼,跺脚回头瞪着他道:“别自我感觉良好了,你长得简直丑死了我是怕自己会做噩梦”说着却又忍不住看他两眼,目光不小心扫他两腿之间,我的天,她赶紧又回过头去……

“哈哈哈哈……”王贤放声大笑,慢条斯理的穿上中单和袍子,踏上靴子……瓦剌人还是很上道的,这次给他准备的,是一袭华丽的右衽长袍。王贤穿好衣服后,将头发简单的束在脑后,这才施施然道:“转过头来吧。”

宝音琪琪格转过脸来,看王贤虽然也算英俊,但毕竟比起裸体的视觉冲击来,就差的太多了。她自然不会再失态,冷冷盯着他道:“你是个疯子加蠢材,如今还敢羞辱于我,难道不知我会百倍奉还么?”

“我当然知道,最毒妇人心么?”王贤却淡淡一笑道:“可我想不明白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在九龙口,你为什么不揭穿我?”王贤沉声道:“放走了太孙殿下,你可是我的共犯”说着挪揄的一笑道:“说白了,咱俩是一条绳上的蚂蚱,给我个怕你的理由先?”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