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四章 鞭笞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1-02    作者:三戒大师

吃鞭子,对朱瞻基来说无所谓,听了这话,太孙殿下却泪奔了……向来疼爱他的皇爷爷,何时对他说过这种重话?

“不准哭”朱棣怒喝一声,横眉竖眼。

朱瞻基赶忙抹掉泪,使劲吸吸鼻子,跪在那里低头听皇爷爷训丨斥道:“你想想,这些年朕为你操了多少心?不仅给你派最好老师,还手把手亲自教你,甫一成年,又给你在全国选拔了幼军你父亲和你叔叔哪个有这待遇?朕对你的期许多高?你竟如此毛躁莽撞,实在大失朕之所望”

朱棣说着气得来回踱步,指着外头道:“本来这次毕其功于一役,为大明赢得十年安宁多么喜庆的事儿啊?却让你被包围的噩耗,冲得一于二净要是你真被他们抓了,这是何等奇耻大辱?你让朕这张老脸往哪搁?”说着气得举鞭又是一阵劈头盖脸的猛抽

“皇爷爷放心,我当时已经做好殉国的准备了,早打定主意,就是死,也不能给您丢人”朱瞻基皮糙肉厚,虽然疼痛但好歹能忍住,咬着牙道。

“你还嫌不够给朕丢人”朱棣的脾气暴躁,见朱瞻基不疼不痒的,火气更大了,下手也就更狠:“你已经现了大眼了,要不是属下拼死相救,你早就成了历史上,第一个阵亡的皇太孙了与其让你莽撞死了,还不如朕把你打死算了。也不用指望你,来继承朕的祖业了”

帐外,众王公大臣听着里头一声重似一声的鞭子声,却听不到太孙的动静,几位大学士全都心急如焚,这要是把太孙殿下打坏了,可如何是好?但他们想进去劝劝,却被卫士拦着,只好转而求汉王殿下,快去救救他侄子。几人当然知道这是请老虎救小羊,但也只有朱高煦能解这一局了。

听着里头啪啪的皮鞭声,朱高煦心里都要乐开花了,哪里肯管这个闲事儿,只推说自己也不敢违抗父皇的旨意,总之就是不进去。

“如果今天太孙有个三长两短,皇上将来一定会后悔”金幼孜疾言正色道:“到时候皇上想到王爷就在帐外,王爷说皇上会不会迁怒呢”

朱高煦一听,一脑门子冷汗,他太了解老爹的脾气了,千错万错都是别人的错,朕从来没有错。要真把这笔账算到自己头上,那可太不划算了。而且他心里还有个隐忧,那就是前日皇帝派人去九龙口时,点了王彦的将,却让自己在他身边待着。这让他有点担心,是不是父皇怀疑到自己什么了?

为了消除怀疑,他狠狠瞪一眼金幼孜道:“用你在这儿假装好人,孤还能不管我侄儿不成”便推开侍卫进去,看朱瞻基的背都被打得血肉模糊了,他忙大惊失色道:“父皇,不要再打了,打坏了瞻基,百年后谁来继承祖业?”

“朕有的是儿孙,为啥非要走他这条独木桥。”朱棣哼一声,铁青着脸道:“谁让你进来的”

“儿臣怕太孙出事儿……”朱高煦忙道:“父皇,瞻基还小,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也是肆意妄为、无法无天,等大点不一样就懂事儿了?”

“算你还有点人味,”朱棣看看汉王,冷哼道:“放心,朕不会打坏他的。打坏了他,平白给朕在史书上,留下个残暴的名声。”说着把鞭子往地上一丢,冷冷道:“你可知错了?”

“孙儿知道错了,”朱瞻基红着眼圈,磕头哭泣道:“皇爷爷佝劳恩养,谆谆教诲,孙儿却飞扬浮躁、鲁莽糊涂,险些坏了皇爷爷的大事,实在是该死,请皇爷爷严惩不贷吧”说着趴在地上,撅起屁股。

“……”沉默了半晌,方听朱棣缓了口气叹道:“你这小畜生也不想想——朕把你从小养到这么大,是么多的不容易?还指望你百年之后,接朕的祖业呢须知创业难,守业更不易,你这样不争气,可怎么了得?”说罢颓然落座,长吁短叹,竟是英雄气短、祖孙情长

朱瞻基听皇爷爷如此伤心,只觉五内如焚,泪如泉涌,哽咽道:“皇爷爷息怒,您老人家保重,孙儿一定痛定思痛,痛改前非。”

朱棣发作过一阵,心里好过了一点,更何况守着赵王的面,他总要顾及太孙的颜面,叹口气道:“朕这么多儿孙,头一个心疼的就是你,所以才早早给你定下太孙之位。可朕的江山,万万不能交到个废物手里,你若吃此一堑,日后还没有长进,便休怪朕无情了”

“孙儿牢记了。”朱瞻基忙重重点头道。

“滚下去吧”朱棣一挥手,朱瞻基如蒙大赦的磕头出去。

朱高煦在一旁看着,心里那叫一个……老不是味了。他终于回过味来,自己被金幼孜利用了,那混蛋知道皇帝对太孙有多大的火,也不会当着自己的面发,才把自己激进来。结果还真还是……立竿见影呢。

不过汉王也不是全无好处,朱棣就对他能进来救朱瞻基,感到很是欣慰,淡淡笑道:“你这个叔叔不错,可笑那日朕还怕你不尽力,反而派个外人去救瞻基。”

“父皇哪里话”朱高煦暗暗松口气,看来父皇还没怀疑到自己,只是因自己和太子的关系,以防万一而已。但他还是要撇清道:“瞻基是我侄儿,又是储君,我就是豁出命去,也要保他周全”

“嗯你这些年长进不少,打仗依旧勇猛,人也更明事理了。”朱棣颔首赞道:“朕心甚慰啊。”

听了父皇的夸奖,朱高煦乐得合不拢嘴道:“父皇过奖了。”

“对了,”朱棣淡淡换个话题,“你对下一步战事怎么看?”

“以儿臣的想法,自然是趁他病要他命,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马哈木擒来给父皇认罪了。”朱高煦对明军的状况,那是哑巴吃饺子——心里有数。但他心里不光有数,还有鬼,哪敢跟父皇和盘托出:“不过儿臣这点愚见,在父皇面前肯定不够看,所以父皇怎么说,儿臣怎么听着就是。”

“唔,很好。”朱棣见他也没什么高见,有些心不在焉的点点头道:“不过将士们都疲了,先要休整一下再做它图。”

“是。”朱高煦应一声,知趣的告退了。

即使是戎马倥偬,朱棣依然要处理国内传来的政务,前阵子战事的压力太大,皇帝难免心烦意乱,积压了一批国政。这会儿大战落幕,大军收束,朱棣终于可以安心处理国政,这一处理就到了深更半夜才搁下笔。

朱棣处理政务时,不喜欢被打扰,是以到现在还没吃晚饭。见皇帝终于忙完了,王彦赶忙端上晚膳。朱棣的御膳十分简单,甚至是寒酸。只有一个面饼子、一碗得胜面,还有一盘炒青菜,没有一点荤腥……朱棣在出征时,都是吃素的,他不信佛,也不吃斋,只是要向将士们传递与他们同甘共苦的信号。

皇帝也是饿极了,大口大口吃着香喷喷的得胜面,对王彦赞道:“想出这法子的,真是个人才朕要见见他”

“那得问问太孙。”王彦轻声道:“那人是他的手下。”

“太孙……”朱棣这时候已经消了气,想到朱瞻基那血肉模糊的背臀,一下就吃不下饭去,叹口气道:“怎么样了?”

“太医去看了,但太孙不让给治,说这是皇爷爷给的惩罚,上了药就是减轻惩罚,所以他要硬捱着。”王彦也叹气道:“太孙也够倔的。”

“这个混小子还不知道爱惜自己”朱棣骂一声道:“你弄点金疮药给他送去,他爱用不用”

“是。”王彦轻声应下。

“算了,还是朕亲自去一趟吧。”朱棣终究不放心,起身披了个斗篷道:“头前带路。”

“皇上稍候,臣去叫侍卫。”

“在朕的军营里,带什么侍卫。”朱棣却自己把斗篷系好,迈步就往外走

“这黑灯瞎火的,别撞着什么东西……”王彦忙劝道。

“圣天子百神相助,万邪辟易”朱棣满不在乎的大步出去,王彦忙头前引路,带着皇帝到了东面的一处营帐。

朱棣看到营帐周围黑灯瞎火,没有几个侍卫,登时眉头紧皱道:“怎么连个火把都没有,他自己的侍卫呢?”也太不把太孙当回事儿了吧

“侍卫都被镇抚司的人叫去审问了,可能忘了再派人过来。”王彦轻声道:“臣这就去补救。”

“哼,”朱棣哼一声,掀开帘子进去帐篷。就见朱瞻基趴在床毯子上,屁股上背上皮开肉绽,旁边竟没有一个人照顾。听到有人进来,朱瞻基也不回头,只是气哼哼道:“这次又要审问谁,连我的贴身太监都被你们提走了,这次肯定要提是我了吧?”

朱棣看了不禁酸楚,心说储Kf人走茶凉,人还在呢,这茶就先凉了,

朱瞻基说着回过头来,狠狠的一瞪,却见是他爷爷,赶忙一缩脖子,挣扎着就要起身行礼。

“不要动。”朱棣叹口气道:“你这混小子,为什么不让御医治伤?你要气死皇爷爷是吧?”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