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三章 灰黑色的回忆!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1-02    作者:三戒大师

接上朱瞻基,大军返回大营。

返程路上,自然不会像来时那么狼奔豕突。事实上,为了在最短的时间赶过来,三千营冒险深夜疾奔,一路上折损了一百多将士。现在太孙殿下安然无恙,要是还不悠着点,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火的骄兵悍将,非得爆发不可。

太孙殿下则继续审问李谦,但李谦就是不开口,把朱瞻基骨子里的暴戾因子彻底激发出来,又砍了他一条胳膊

王彦看不下去了,请太孙允许他单独跟李谦谈谈,朱瞻基现在对谁都不敢信了,不过犹豫半天,还是答应了……

朱瞻基骑马到了一旁,马车上,只剩下王彦和失去双臂、面色惨白的李谦。为了不让他立即死去,朱瞻基早让军医给他止血包扎,此刻死太监的上半身被纱布紧紧包裹着,纱布上还透出触目惊心的血迹……

看到自己从小的伙伴这副惨状,王彦鼻子发酸,忍了好半天,才没掉下泪来。

“欧查易丫……”李谦一开口,说得却不是汉话,而是一种西南的土语。

那是他们的家乡话啊意思是忄放在心上,。王彦的泪珠子,却滚滚掉下来,他用手指挤挤眼眶,咳嗽一声道:“真是你于的么?”说的是跟李谦一样的土语。

“……”李谦沉默了,沉默就是默认。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王彦无比震惊的望着他。

“你忘本了。”李谦望着天上的流云,幽幽道:“不然你根本不用问。”

“…”这下轮到王彦沉默了,好半天,他才低声道:“这么些年了,你还没放下么?”

“灭族之仇,断种之恨,不共戴天”李谦的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吐出一口血沫道:“莫非你当奴才当得,连血海深仇都忘了”

“我当然没忘……”王彦神情一片黯然道。洪武十四年,明朝大将傅友德、蓝玉奉朱元璋之命,远征云南,消灭盘踞那里的元朝残余势力,完成大明朝统一天下的一战。当时统治云南的元朝梁王残暴不仁,民怨沸腾,而明朝已经是天下归心,大军锐不可当,因此战事进行的很顺利,仅用了半年,就平定了云南全境。

对取得胜利的明朝,这自然是大大的喜事。但战争带来的从来不只是胜利和荣耀,杀戮和失败也绝对不会缺席。这一战,元朝梁王阵营下的势力,纷纷被连根拔起……‘连根拔起,一词,在这里不是比喻,而是客观的描述。这些部族和势力的成年男子被统统杀光,女子沦为军妓,儿童则被阉割后成为奴隶

王彦、李谦和郑和,都是这些不幸孩子中的成员,可以想象三十三年前的那个冬天,对这些十岁上下的孩子来说,是多么的黑暗恐怖,是多么的彷徨无助……保护他们的父兄惨死,疼爱他们的母亲和姐姐不见了,他们的身上也受了重伤,半数的孩子根本熬不过那个冬天,便因为感染而死去,只有一半的孩子,才能熬下来。

对于活下来的孩子,那个冬天就不是他们苦难的终点,而是苦难的起点……从此,他们开始跟随明军征战四方,朔方的风雪、大漠的黄沙,处处都留下他们的痕迹。以他们的年龄,本该在家中玩耍,享受亲人的疼爱,却突然成了战争中最低贱的奴隶……在那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战场上,他们要冲锋在前,撤退在后、吃最差的饭,于最重的活,还要时时承受官兵的欺凌。毫无疑问,绝大多数孩子都死去了,活下来的极小部分,也不知遭了多少罪、受了多少伤,心灵是何等的百孔千疮?

在度过炼狱般的五年,幸存下来的几个孩子,终于遇到了救星——当时还是燕王的朱棣,朱棣看中了这几个少年,挑选他们做了自己的贴身侍卫,从此他们成了燕王的亲信,跟着他出塞作战,跟着他起兵靖难虽然也是出生入死,但再也不会那样低贱的死去了。

对于燕王的再生之恩,他们分外感激,因此每每作战都舍生忘死,三人在靖难之役中,都立下大功,朱棣就曾经说过,若非他们身子残缺,每个人都可以封侯宦官不能封侯,皇帝只能把内廷最重要的三个职务授予他们,并无比的信任他们,直到今天……

回忆起过往,王彦发现自己,已经淡忘了曾经的伤痛,对皇帝的感激之情却铭心刻骨,也许真如李谦所说,自己是忘本了……

见他久久不语,李谦以为他终于幡然悔悟了,哼了一声,不再指责他。

“就算你要报仇,但冤有头债有主,太孙殿下可跟咱们没仇啊”王彦回过神,低声道。

“他跟我们没仇,但他老爷爷跟我们有仇”李谦冷哼道。

“你这就偏执了”王彦叹道:“你怎么不说他爷爷对我们有恩呢?”

“那是你以为的”李谦面部纠结一下,还是恨恨道:“皇上救了我们不假,但我们也为他夺了天下,多大的恩情都早还上了”见王彦直直的盯着自己,他才说了实话:“再说,我也不是针对太孙的……”

听了他这话,王彦有些糊涂,不是针对太孙,那是针对谁?寻思半晌,他突然打了个激灵……他想起今年自己感谢了好几次老天有眼,让三十年前的那些凶手遭到报应。尤其是这次出征以来,连谭青、满都力这样的大人物,都纷纷倒霉……前者因为粮库被烧畏罪自杀,后者则在昨日激战中伤重不治。当时只觉着高兴没多想,现在看到李谦这样子,他突然毛骨悚然,意识到那些家伙的死,都不是偶然

难道有人在安排他们去死?李谦当然没这个能力……皇帝虽然信任太监,但有‘宦官不许于政,的祖制在那里,他们的手根本伸不到外廷去,更动不了军方的勋贵大员

那么就是有人在为李谦杀人,条件就是——他把太孙引到九龙口去至于什么人想让太孙去死,他根本连想都不用想,当然也不敢去想

“你跟他们做了交换?”王彦涩声问他道。

“你不必问,我不会说的。”李谦摇摇头,眼中流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道:“我跟你说这些,不过是需要有人知道,我给族人们报仇了,是我给族人们报的仇”说着他咧嘴笑起来,一笑又扯动伤口,疼得他丝丝倒抽冷气,却依然大笑不止,声音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样子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引得朱瞻基频频看过来。

“他真想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啊,可惜他听不懂。”李谦看一眼太孙,格格笑道:“我就说,他老朱家都是变态疯子,别看这小子整天装得很敦厚……连太子一起说着吧,这爷俩一发起狠来,跟他爷爷老爷爷,根本没两样”

“……”王彦默然,他不想听李谦说这样的话,因为这话太悖逆,而且说明他不想活了。

“好了,你走吧。”李谦瞥王彦一眼,淡淡道:“放心,我不会现在就死,那不是给你惹麻烦么?”说着目光中闪过一丝温柔道:“你和三保,是我这世上最亲的人啊他给咱们争了大脸,我绝对不会牵连到你们的”

“保哥……”王彦黯然道:“你……要我做什么吗?”

“这会儿不需要,你走吧。至于将来……逢年过节给我烧点纸,若是有机会回云南,在我爹妈的坟前说一声,我给他们报仇了。”李谦笑道:“其实也不用,我很快就下去见着他们了,自己说多有面子”

“保哥……”王彦愈加黯然,他已经不知如何自处了。

“去吧,小心应对,别把自己绕进去。”李谦温柔的看着他道:“兄弟,见到三保说一声,我没给他丢脸,别让他瞧不起我。”

“嗯”王彦重重点头,眼圈又红了。

调整好情绪,王彦下了车,到朱瞻基身旁。

“怎么了?”朱瞻基问道:“王叔哭过?”

“殿下别见怪,多少年的老弟兄了,就是执迷不悟,什么都不说,我心痛啊……”王彦轻声道。

“怎么会呢?保叔到了今天这步,我也很心疼,要不是上千名忠心耿耿的卫士,全被他害死了,我也不会这样对他。”朱瞻基自我辩解了两句,话锋一转道:“这么说,他也不肯跟王叔说实话?”

王彦摇摇头。

“哼”朱瞻基闷哼一声道:“那就让我皇爷爷去审他吧”

但他显然是盲目崇拜了,当李谦被带到朱棣面前时,皇帝亲自审问,又命锦衣卫拷问,把个老太监折磨得不成人形,他却死不改口,坚持说是凑巧,没有任何人指使。见他受伤太重,行将不治,皇帝没办法,只好将他处斩示众

不过朱瞻基现在,根本顾不上关心李谦的死活,他完全被皇帝的怒火震懵了

当他终于见到皇爷爷时,朱棣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从牙缝里蹦出四个字,‘回来就好,。然而屏退左右后,却一脚把他踢倒在地,然后用马鞭把他抽得皮开肉绽

朱瞻基倒也硬气,乖乖挨着、一声不吭,待皇帝打够了,打累了,又狠狠骂道:“你这蠢材太让朕失望了我真是看走了眼,还以为你最像我呢”说着狠狠啐一口道:“呸,我就是变成猪,也于不出你这种蠢事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