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九章 援兵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3-12-31    作者:三戒大师

山包上,就在朱瞻基他们以为在劫难逃时,瓦剌人却潮水般的退去了,将士们不禁面面相觑,心说莫非上苍显灵,护着太孙殿下了?一想也不对呀,这漠北不归老天爷管吧,这片的老大应该叫长生天啊

“援军”一名士兵眼尖,指着远处的滚滚烟尘,大叫起来。

本来已经疲累欲死的将士们如闻仙音,全都蹦起来眺望远方,果然看到有军队朝这边疾驰的迹象。

“天无绝人之路啊”朱瞻基放声大笑起来:“弟兄们,咱们不下黄泉了,要好好活着”

“活下去”将士们一下子,仿佛恢复了无穷的力量。

但是想活下去,不是那么容易的,他们能看到,瓦剌军队兵分两路,一路组织狙击,一路则要再次进攻

“弟兄们坚持顶住,这时候死了就太不值了”朱瞻基再次激励将士们。

“是”将士们抖擞精神,开始搬运石头,准备迎接下一波挑战。还没忘了点起三堆火,给援军指路示警。

那厢间,王贤带着幼军狂奔八十里,队伍已经严重脱节……倒不是幼军的素质多差,而是交通工具的差别,现在跟在他身后的,是一千名骑着战马的将士,其余的骑骡子、骑骆驼、坐马车的,都还被远远甩在后头呢。

“报”斥候拨马过来禀报道:“前方有三道狼烟”

“看到了。”王贤眉头紧锁道:“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这是幼军自己的信号,示意被敌人大军包围。

“军师,要不要等后面弟兄上来,再发动进攻”莫问提出合理建议道:“我们这点人太少了”虽然一共也没多少人……毕竟主战场占据了多大部分资源,大营中交通工具有限,能发送他们三千多人,就已经是极限了。

“不行”尽管王贤平素对莫问言听计从,此刻却独断道:“必须立即发动进攻,减轻一下殿下那边的压力也是好的”

“好吧”莫问点头道:“那末将这就带弟兄们进攻”

“不,你留在这里,收拢部队千万不要再添油了。”王贤到了危急关头,反而要比平时沉静许多:“至于何时发起进攻,由你来判断。”

谁都知道,这时候冲进去,就是九死一生,众将纷纷劝道:“军师,还是我们去吧,您留在后面把握大局。”

“我把握个屁。”王贤笑骂一声,说了实话道:“姚师当初给我锦囊时,让我在最危急时打开,应该指的就是这个时候”顿一下,他面带认命之色道:“上九不就是让我上九龙口么”

“军师切莫太过迷信,姚少师不可能在几个月前,就算到今天的。”莫问劝道。

“事已至此,容不得我不信了。”王贤苦笑一声道:“好了各位别争了,要是太孙有个三长两短,咱们幼军将士就全完了不为别人,为了自己也得拼了”说着打声呼哨,一马当先而出。

吴为和闲云赶忙紧紧跟上,二黑和帅辉也要跟上,却被莫问等人拉住道:“军师吩咐了,不许你俩添乱。”两人拼命挣扎,直到被五花大绑……

王贤率领部下冲入山谷时,实在太出人意料,对方也没想到他们会不等后面的大部队就进攻,防线还没布置好呢结果一千骑毫无阻滞的突破了外围,直到接近重兵包围的山头时,才遇到阻碍。

看到瓦剌军队结好阵势严阵以待,王贤又打个呼哨,官兵们纷纷翻身下马,同时用兵刃砍在马屁股上。战马吃痛,发疯似的向前冲,把瓦剌军队刚结好的阵型,冲了个七零八乱,。

“冲啊”明军将士趁机在十几只狼筅组成的屏障下,朝着山头发起了冲击。

瓦剌人还从没见过狼筅这种奇形兵器,尤其他们手里都是弯刀,面对丈许长的狼筅,既不能攻、又没法守,只要被狼筅挂住,顷刻之间就会被长矛刺穿,尽管许多人持刀狂呼,死战不退,但原本厚实的阵型,却还是被明军撕开了个口子

只是明军来的仓促,只带了十几支狼筅,能护住的人数终究有限,距离狼筅太远的将士们,还是要面对回过神来的瓦剌兵……于是战场上出现了这样的场景,十几只狼筅组成的箭头,带着一半明军如入无人之境,后面的一半明军却渐渐根本上趟……与前军脱节了

但身处前军的王贤,根本不可能了解这个情况,就算知道了,他也不能停下来等等后面的部队,因为他看到越来越多的瓦剌兵涌上山头,这说明山头的战斗已经到了最危急的关头

山顶上,脱欢再次带兵杀了上来,这次他势在必得,一定要将明朝的太孙抓到手

朱瞻基这边,将士们虽然看到援兵就在眼前,一个个精神大振,但是精神的力量,终究无法弥补兵力的不足,根本无法阻挡潮水般涌来的生力军。只能不断收缩防线,直到退无可退……剩下的不到一百将士,在山顶背对背结阵,将太孙殿下护在中间。瓦剌军队层层包围上来,明军这下插翅难飞了。

但也就在这时,包围圈东面的攻势明显一滞,这让势在必得的脱欢怒不可遏,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明朝援军已经杀上山来了他方才专心攻打山顶,也没看到身后的情形,这下不禁懵了……

朱瞻基却一直盯着援军呢,一见东面之敌的阵脚松动,马上下令全力向东突破,本来那些瓦剌人身后乱成一团,就已经军心不稳了,现在被明军两面夹击之下,不由纷纷躲闪,一下就让他们汇合了起来

终于见到了自己人,明军爆发出一阵欢呼,王贤却大声问道:“殿下在哪?”所有人都满脸血污,看起来都一个样子。

“我在这……”一个嘶哑羞愧的声音响起,但能听出是朱瞻基。王贤心里的大石才落了地,也顾不上寒暄,马上下令道:“下山,解救被围的兄弟”冲上山顶,山下的情形一览无余,他自然看到后军被包围了。

然而这时脱欢也回过神来,砍了几个自乱阵脚的手下,把阵势重新组织起来。

瓦剌人也不是笨蛋,看到明军的狼筅凶猛,很快想到用盾牌抵挡,又扛着马槊来进攻,一下就把这玩意儿的威力给限制住了,虽然明军自保无虞,但再想像刚才那样横扫千军,却是不可能了。

王贤看着山下的将士被越围越紧,圈子越来越小,心如刀绞,但打了几次冲锋,明军都冲不下去,反而使自己在山顶的防线露出不少破绽,赔上好些人命……眼见着瓦剌军的阵势越来越密,已经没有冲下去的可能谁都知道,这时候理智的选择是放弃他们,全力自保,等待后续部队的救援,但这个决定实在是太残忍,不到万不得已,王贤是不会下的。

但现在,就是万不得已啊

“转入防御”王贤深深看了那些被围歼的同袍,痛苦万分的闭上眼睛,颓然坐在大石后……

冲到山顶的援军,有四百多人,加上原先的将士,人数达到五百,一旦放弃杂念全力防守,很快便建立起防线。狡猾的瓦剌军,在山顶吃尽了苦头,也想用最小的代价取胜,他们故意放松了对山顶的进攻,先把山下的明军围歼了再说,要是再把山上的明军引下来,那就太完美了

但明军显然识破了他们的伎俩,并没有贸然下攻,于是山下激烈的厮杀着,山顶上竟怪异的安静下来。

听着山下的喊杀声,惨叫声,每一声都深深刺痛王贤的心,他使劲按着太阳穴,反复念叨着‘慈不掌兵、慈不掌兵,,让自己保持平静,却依然无法控制心里的罪恶和负疚。

一只手按在他的肩上,不用看,王贤也知道是谁。刹那间,他的目光变得冰冷,但当与朱瞻基对视时,又恢复了正常。

“抱歉,都怪我……”朱瞻基坐在他身旁,轻声道。从这个天之骄子口中,说出个对不起,,实在是太难了。

“殿下不用跟我道歉……”王贤还是压不住火,嘶声道:“你还是跟这死难的……一千多将士说吧。”

“……”朱瞻基低下头,今天的事情,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造成的心灵伤害,甚至会改变他的一生。“我该死。”

“你不能死,你要是死了,他们不白死了?”王贤沉声道:“其它的事情以后再说,还是先想想怎么出去吧。”

“嗯。”朱瞻基重重点头道:“我都听你的”

储忄这一步了,我能有什么办法?,王贤心里暗骂,但是他不能动摇军心,看看渐渐黑下来的天色,突然想起委座的一句名言,叹口气道:“坚持守住,就有办法。”

“后面还有援兵么?”朱瞻基巴望着他道。

“有,还有三千人马,差不多过会儿也就到了,我交给莫问指挥了。”王贤道:“不过估计真要解围,还得皇上那里派兵来。”幼军毕竟是新丁,人数又不足,现在对方已经严阵以待,莫问本事再大,也翻不了多大的浪花。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