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八章 一条大鱼!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3-12-31    作者:三戒大师

不知不觉日头偏西,山上尸横遍野……

“加把劲”震天的喊杀声中,在一个年轻头领的指挥下,瓦剌人再次发动了进攻,试图在太阳落山前解决战斗。“快点消灭这股明军,然后去接应太师”

九龙口最高的一个山头上,一众卫士簇拥着苍白瘦削的答里巴,此刻这位蒙古大汗的注意力,不在焦灼的战场上,而是落在那年轻人身上,表情十分古怪,像是在幸灾乐祸,又有些担忧的样子。

那年轻人是马哈木的长子,叫脱欢,就像朱棣把朱瞻基留在后方一样,马哈木也把自己的继承人,放在了答里巴这边,没有带上战场,以防万一有什么不测。这会儿,主战场那边的消息已经传过来……说是战事不利,太师已经率大军后撤,让他们赶往铁山汇合。

也就在这时,这股明军竟昏头昏脑撞了上来,答里巴对消灭他们没什么兴趣,道理很简单,马哈木演砸了,自己却于脆利索赢一场,固然对提高声望有帮助,但八成会招来马哈木的嫉恨……据说,马哈木虽然损失不小,但主力尚存,自己没有跟他对着于的本钱。

但是脱欢不同意,非要消灭了这股明军再去与他爹汇合,他的想法也不难理解,老爹那边丢了面子,自己这边就得找回来,也算一胜一负,跟明军打个平手。这小子不愧是他爹的儿子,连想法都如出一辙。

于是便出现脱欢在前面带着人攻山头,答里巴在后面冷眼旁观的场面。对眼前这场小战斗的结果,答里巴并不在意,他忧心忡忡是为了自己和族人将来的命运……马哈木到底败成什么样子,称霸草原的梦想还存不存在,这都直接关系到他和族人的生死荣辱。

这边蒙古大汗无聊的出神,那边山包上的战事愈加惨烈。明军在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后,终于又打退了一波进攻。敌人一退下去,朱瞻基便精疲力竭的坐在大石后,先在内衣里把右手擦于净,然后掏啊掏,掏出个精致的珠宝盒来,一按绷簧,盒盖轻巧的弹开,现出一枚栩栩如生、华贵高雅的珠花。

这是他送给银铃被退回来,又当成银铃送给他的礼物。你不得不信这世上真有一见钟情,好比他太孙殿下,什么国色天香没见过,什么环肥燕瘦得不到?可他偏偏就看中银铃了,打第一眼见到她,心里就十分喜欢,喜欢她的明快俏丽,喜欢她的大胆泼辣、喜欢她的笑颜如花,喜欢她嘴边的美人痣……总之只要是银铃的他就喜欢。她越是拒绝他,他就越痴迷,距离她越远,他就越想

这次看起来是在劫难逃了,不知她知道后,会不会为我伤心,掉几滴泪呢?,朱瞻基抚摸着珠花,就像摸着银铃的俏脸,暗暗自语道:成是会的,她那么善良。不过估计难过一阵也就过去了,她那么烦我……唉,也不知道那个小谦哥哥有什么好的,让她这么念念不忘,那小子最好和他董家妹妹结婚,不然我非把他沉到西湖底下喂鱼不可,

“弟兄们伤亡太重了,”正在胡思乱想,薛桓浑身浴血、状若厉鬼的坐朱瞻基身边,嘶声禀报道:“现在还能打的就二百来人了,这点人拼了命,也防不住整个山头,恐怕下次就会被他们攻上来的”

“……”朱瞻基也满脸是血,只有一双眼睛还黑白分明,一说话,又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他先把珠花小心翼翼收起来,然后点点头,弹一下手中刀道:“马革裹尸,死得其所”虽然用词很豪气,但语气却是浓浓的自嘲。

“万万使不得啊。”陈芜的马上疮已经痊愈,这次屁颠屁颠跟着来,要是早知道这结局,他宁肯菊花永远都不好:“主子爷是我大明储贰,怎能口出不吉之言?”说着小心翼翼道:“其实主子爷亮明身份,他们还敢伤您不成?”

“放屁”朱瞻基啐一口,骂完又觉着自己没资格吼别人……因为这些忠心耿耿的侍卫和下属,都是被自己带上死路的。想到这,他叹口气道:“正因为我是皇太孙,才不能给大明丢人……”说着深深吸口气,给自己坚定信心道:“大明朝只有战死的朱瞻基,没有投降的皇太孙”

“就是”薛桓重重点头道:“脑袋掉了碗大个疤,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哈哈,就是这样咱们黄泉路上快点走,说不定还能赶上你哥呢。”朱瞻基笑笑道。

“殿下要是先下去了,可得等等我。”薛桓有些害羞道:“俺是路痴……

“哈哈哈哈,没问题”朱瞻基放声大笑,将胸中的块垒一吐而净,大声对幸存的将士道:“弟兄们,道歉的话我不多说了,等下到地府,我绝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顿一下,沉声道:“待会儿咱们就要下地府了,黄泉路上结伴走,小鬼也不敢欺负咱们”

已经到这份上了,官兵早知道是必死之局,谁也不愿意死之前还当怂包,纷纷笑道:“我们到下面,还给殿下当护卫”

“下面的事儿下去再说。”朱瞻基摇摇头,沉声道:“我的身份注定不能被俘,否则那将是国辱,但我不想自经,我要战死,多杀一个鞑子赚一个”顿一下,声音低沉道:“我是说,万一我受伤不能动弹了,你们一定要毫不犹豫的杀了我听到没有”

“殿下……”将士们哽咽道。

“这是为了大明,你们必须答应。”朱瞻基沉声道:“敌人又上来了。准备应战吧”只见无数瓦剌兵再次涌上来……

“是”将士们高声应道。

“弟兄们”朱瞻基宝剑一横,爆粗口道:“于他老母”

“于他老母”将士跟着齐声骂了一句,感觉好极了。

明军人数只剩三分之一,防线自然缩了又缩,弩箭也早就射完了,所以瓦剌兵很快冲上来,双方直接进入血腥的白刃战。但激战至此,双方都有些麻木了,无非就是杀与被杀,已经失去了对生命的敬畏,和对死亡的恐惧。

明军的兵力毕竟捉襟见肘,每段防线都要面对数倍的敌人,渐渐被瓦剌兵分割开来。就连朱瞻基也一人大战四五个瓦剌武士……原来人家也看出来,他是这支军队的首脑,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不止中原人明白,人家也知道,自然派了最精锐的武士来灭他

朱瞻基好容易杀死三个难缠的敌人,突然一道寒光无声无息劈过来,他赶紧一个铁板桥躺倒,才堪堪躲过这夺命一击。还没爬起来,那人的弯刀又劈了上来,朱瞻基只好再次打滚躲闪。但对方的刀法和身法,都如鬼魅一般,让人避无可避朱瞻基身子起不来,就跟待宰的羔羊无异。

“快保护殿下”见朱瞻基随时可能命丧对方刀下,被隔开的侍卫们赶忙拼死挡开敌军,想向朱瞻基靠拢。

听了这话,那偷袭朱瞻基的年轻武士一愣,旋即死死盯住他,本来有十足把握的一刀,硬生生停住了。

朱瞻基赶忙飞起一脚,去踹那人的心窝,那人眼中怒火一闪,就要出招把他擒下……就在这时,战场上空突然响起的号角声

这是瓦剌人收兵的信号,听到号角声,瓦剌兵纷纷跳出战团,潮水般退下山去。

偷袭的青年见自己再不走,就要被那些发疯的侍卫包围了,只好放过朱瞻基,赶忙退下山去……

气冲冲的下了山,他又直奔答里巴所在的山包,劈头就骂道:“你个懦夫为什么收兵”

“呵呵。”答里巴也不跟他置气,指指南方道:“脱欢请看。”

那青年正是马哈木之子脱欢,他看着远处滚滚而来的烟尘道:“原来是援兵来了。”

“嗯。”答里巴面色凝重的点点头道:“我们要撤了,去和太师回合要紧,不能在这里浪费兵力。”

“不。”脱欢却断然道:“抓住山上的人更重要”

“就还剩那么一二百人了,”答里巴淡淡道:“杀之何益?不如放了他们。也算表达一下我们蒙古人对勇士的钦佩。”

“不行”脱欢咬牙切齿道::“你知道上头有什么人么?”

“什么人?”

“一位殿下”脱欢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听得懂汉话

“什么殿下?”答里巴吃惊道。

“明朝能叫殿下的,就是皇帝和他的儿孙,这次跟着出征的,是汉王和皇太孙。”脱欢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他爹的脑子灵光多了:“汉王应该三四十岁了,但那人明显年纪不大”

“你是说?”答里巴瞠目结舌道:“明朝的太孙被我们包围了?”

“嗯,”脱欢重重点头道:“这条大鱼落在手上,我们一定要抓住他”

“那也得先迎敌”答里巴心念电转,发现若能抓住明朝太孙,确实是件大好事。

“你来挡他们一挡,我再带人杀上去”脱欢沉声道。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