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七章 亢龙有悔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3-12-30    作者:三戒大师

“快快”

“赶上赶上”

虽然拼了老命全力追赶,但无奈的是,朱瞻基是纯骑兵,王贤他们却是驮马、骆驼、马车组成的特混编队,从大营距离九龙口八十里,前者一个时辰即至,后者却需要两个时辰。

这中间的一个时辰,只能祈求老天保佑太孙殿下福大命大造化大了……

那厢间,太孙殿下兴致勃勃展开追击,但跑了半个多时辰,也没看到有军队的影子,甚至连追逐的痕迹都没看到,他不禁奇怪的问一旁的老太监道:“保叔,您不会是带错路了吧?”

“怎么会,”李谦摇头笑笑道:“永乐八年那次,我们打这里经过,知道这条近路,可以追上大军。”

“也是,不然老在腚后头跟着吃土……”朱瞻基恍然大悟,便继续跟着李谦直奔向前。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前哨的薛勋返回道:“殿下,前面是连绵的群山。”

“看到了,一片山包包。”朱瞻基点点头,望向李谦,后者淡淡道:“翻过山,就回到正道了。”

“嗯。”朱瞻基点点头,不疑有他,便下令入山。

九龙口,顾名思义有九个山口,虽然山不高,但山脉很是绵延,一千多骑兵开进去,就像掉进火锅里的一片肉。朱瞻基感觉这个地形不妙,催促部下加速行军,赶紧离开这鬼地方……

但当行到中途时,突然一支冷箭射过来,正中一名骑兵的面门,“有埋伏”斥候尖叫起来,但已经晚了,只见箭矢如蝗,从四面八方朝明军射来

“隐蔽,隐蔽”凄厉的人嘶马叫响彻山谷,许多官兵猝不及防中箭坠马,还有战马中箭,将马背上的人摔下来的,一时间哀鸿遍野、惨不忍睹。幸亏朱瞻基的骑兵,是皇帝特地从三千营调拨给他的,各个都是身经百战、忠心耿耿的老兵,没中箭的立即下马贴着山壁藏身,还不忘把太孙殿下死死护住。

朱瞻基惊呆了,被人压在身下一动不动,好一会儿才听到薛勋大叫道:“殿下,我们不能在这儿待毙,趁着他们没合围,必须突围出去”

“不成啊”朱瞻基咬破嘴唇,终于回过神来,摇头大声道:“我们牵着马跑不出去,要是出去了没有马,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那怎么办?”薛勋一想也是,大声问道。

“上山”朱瞻基观察一下地形道:“抢个山头,固守待援”

“好”薛勋应一声,大吼一声:“老二你保护好殿下,我带人去抢山头”说着操起一面骑兵盾,高呼一声道:“不想死的都跟我上啊”

兵士们也知道,不能在山谷里被活活射死,纷纷跳出隐蔽处,跟着薛将军往山上攻去

山头不高,但上头满是蒙古人,从上面一箭箭射下来,还有远处的弓箭支援,薛勋他们顶着箭雨上攻,每前进一步都需要付出惨重的代价。但濒临绝境下,总有英雄挺身而出——这次的英雄就是薛勋

薛勋为人虽然浑了点,但家传武功不是盖的,战场厮杀上状若疯虎,简直跟他爹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见他把身子蜷在盾牌后面,像一头猛虎灵巧的上蹿下跳,转眼就从侧翼摸上山头。接敌后,他把插满箭矢的盾牌一丢,反手抽出一双铁鞭,一鞭格挡住瓦剌人砍来的一刀,一鞭重重就敲碎了敌人的天灵盖,脑浆飞溅

这一刻,他完全成了个疯子,在山顶上狂轰乱砸,手中两根各重二十斤的混铁鞭,每一下都用尽全力、开碑裂石,只要被他砸中不是脑浆飞迸,就是手断脚折,十几个瓦剌兵竟被他逼得频频倒退。但山头上全是瓦剌人啊,没法近身,他们便用弓箭招呼他,薛桓虽然能以一敌十,但毕竟没有三头六臂,也不能眼观六路,扎眼就中了数箭

下一刻,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只见薛勋身中数箭后,却跟没事儿人一样,更加疯狂的大劈大砸,又敲死几个瓦剌兵,自己却仍生龙活虎

这下可把那些瓦剌人吓坏了,他们以为这人被施了刀枪不入的巫术,竟纷纷后退,也不再拿箭射他。下面的明军将士趁机跟进,终于杀上了山顶,和瓦剌人肉搏成一团。

两军一纠缠起来,远处的瓦剌人投鼠忌器,反倒不敢射箭了,朱瞻基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带着后续部队也杀上来,两下合击,终于把瓦剌人赶下山去。

但这时候,瓦剌援兵也从别的山头上下来了,把个小山包围得水泄不通,插翅难飞了……

不过无论如何,明军终于有个依托了,局面虽然被动凶险,但总比刚才强多了。

“真是虎父无犬子啊多亏了你”朱瞻基来到提鞭肃立的薛勋身边,故作轻松的给他一拳。

哪知道就这不轻不重的一下,却将刚才不死战神一般的薛霸王捶倒在地…

“哥”薛桓惊叫一声,赶紧把兄长抱住,哪知满手都是鲜血……薛勋虽然穿着盔甲,但被狼牙箭近距离射中,什么盔甲都是白搭。他能身中数箭后兀自酣战不休,绝对是彻头彻尾的奇迹

“弟,哥不成了……”薛勋一张嘴,便喷出汩汩的鲜血。

“哥”薛桓是三岁以后就没哭过的浑人,此刻却涕泪横流道:“你别胡说,你没事儿的”说着把他紧紧抱住。

“松手”薛勋直翻白眼,又喷出一口血道:“你要勒死我……”

“哥,我不,我没……”薛桓忙松开手,小心翼翼的抱着他。

“爹的铁鞭是你的了,回去告诉爹,我没给他丢人……”薛勋说着剧烈咳嗽起来,嘴里鼻孔全是血,用最后的力气望着朱瞻基道:“殿下,咱们都太冲动,以后得听军师的啊,他虽然混球,但脑子比咱们……好使……”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朱瞻基满脸悔恨的泪水道:“如果还有机会再见他,我肯定让他打回来”

“汉……”薛勋面如金纸,想再说话,但口鼻全是血,已经说不出来了,只用指头指指李谦,然后一歪头,断了气。

“哥啊”薛桓像受伤野兽般嚎叫起来,趴在薛勋的尸首上哭号一阵,突然蹦起来,提起铁鞭就朝跟李谦走去。

看着他杀气腾腾的样子,李谦并不害怕,只是冷冷站在那里。这时候,山下突然一阵箭雨射上来,卫士们赶紧将他俩扑倒在地。

“放开我,我杀了这阉货”薛桓瞪着血红的双眼,胡乱挥舞铁鞭,砸得碎石飞溅。

“你要杀我随时都行,”李谦淡淡道:“现在还是先留着劲儿,打退敌人的进攻吧。”

“不用你假惺惺,把他绑了”薛桓依旧骂个不停,但被他一提醒,还是赶紧爬去前沿,查看瓦剌人的进攻。

瓦剌军队狡猾的很,他们一部分人在山下朝山头抛射,压制明军的弓箭手,一部分人咬着弯刀,爬上山来。

明军遭到伏击那一阵,就死伤二百多人,攻这个山头又死伤了一百多,现在还有六百来人,分散把守着山头的四面八方。而山下敌兵的人数,最少在十倍以上,箭如飞蝗,压得明军根本抬不起头。

直到弓箭突然停止,明军将士抬头一看,敌人已经到近前三四丈了,这时候开弓已经没时间了,但他们装备的是弩趁着方才被压在山石后,他们已经将弩弓上弦,此刻端起来瞄准就射,这么近的距离,几乎是箭无虚发,下下致命,把冲在前头的瓦拉人射翻了一片

但更多的瓦剌人依旧涌上来,将士们一丢弩弓,提起兵刃,跃出掩体,和对方刺刀见红,厮杀起来

得亏这山头地方有限,瓦剌空有兵力优势,却施展不开,所以在短兵相接的白刃线上,双方的兵力其实差不多。明军仗着各个都是精中之选,又居高临下、困兽犹斗,居然打退了对方的进攻

但是谁都知道,明军撑不了多久的,他们会累、会伤、会死人,但瓦剌的人数,和他们比起来,简直就是无穷无尽,可以源源不断发起冲击,用不了多长时间,明军就会消耗殆尽,彻底崩溃的

生死关头,朱瞻基也拼了,不过他是个聪明人,除下身上的金甲,换上阵亡将士的盔甲,才提刀上去砍人……不然那么扎眼,跟当靶子有何区别?他记不清自己杀了多少人,反正砍得刀都卷刃了,身上多处挂彩,好在有侍卫拼死相护,才无大碍。

又打退了瓦剌兵一波进攻,他赶紧在山石后坐下喘息,两眼发直的看着地面,他何尝不知道,今日若无奇迹出现,自己就要葬身此处了

“九龙口,上九,亢龙有悔……”朱瞻基松开满是血污的手,喃喃念叨道。现在只要一停下作战,心里头的悔恨便如潮水般袭来,让他有没顶窒息之痛。自己怎么就中了邪一样,连最信任的人的话都不听呢?亢龙有悔,亢龙有愧,不知道自己这条亢龙,还有没有悔愧的机会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