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六章 上九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3-12-29    作者:三戒大师

时光退回到昨日的忽兰忽失温,瓦剌军调头逃窜的一刻,朱棣下达了自由追击的命令,一队队明军骑兵,便如过江之鲫,竞相呼啸着向北向北向北

中军大营瞭望塔上,朱瞻基浑身热血沸腾,恨不能也骑上马,跟他们一起追击

“殿下万万不可皇上有旨,您要镇守大营啊”王贤心里却拎得清,他对提刀砍人半分兴趣都欠奉,对他对太孙殿下来说,这次出征都是混资历的……正是因为料定了皇帝不可能让朱瞻基上战场,他才敢跟着出征,否则早就找个理由当逃兵了

“丫丫个呸的,瓦剌人都逃跑了,大营还有什么好守的?”朱瞻基上来那个劲儿,不管不顾的一根筋道:“你替我守着吧,我要带我的一千骑兵跟上去”不然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打过瓦剌”

“李公公快劝劝殿下啊……”王贤赶忙望着分量更重的死太监,实指望这位皇帝派来的保姆,能阻止太孙殿下胡来。

“……”李谦却有些出神,王贤叫了他两声,才回过神道:“怎么?”

“殿下要跟着去追击”王贤急道。

“呃……”李谦闻言稍一愣怔,就在王贤以为他会尖叫着不许时,却听死太监幽幽道:“其实追击时倒也没什么危险,殿下要去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太好了,还是保叔够爷们”朱瞻基大喜过望,吩咐薛桓、薛勋兄弟道:“快集合部队把我的照夜玉狮子牵来”

两人也是大喜过望,马上去召集队伍,给朱瞻基备马。其实朱瞻基一门心思想上战场,离不开这俩活宝整天念叨,兄弟俩是将门勋贵,通过战功换取爵位的想法根深蒂固,哪能放过这个捡桃子的机会。

“不过殿下得答应一个条件……”李谦说话大喘气,却又幽幽道。

“什么条件?”朱瞻基催促道:“快说快说,别耽误了正事儿”

“出去必须听我的,我让往哪就往哪,不能擅作主张才行。”李谦淡淡道

“好说好说,老马识途么,”朱瞻基一口应下,又笑嘻嘻的对王贤道:“有保叔领着我,你这下放心了吧?”

王贤没想到李谦会是这个态度,惊异的盯着他,像不认识的一样,打量着这个死太监。

“看什么看,就你这样的还好意思当军师,也不动一动你的猪脑子想想,”李谦白他一眼道:“皇上都能亲自上阵杀敌,太孙要是连打落水狗都不敢,回头让那些骄兵悍将怎么瞧得起他?”

“就是就是”朱瞻基点头如捣蒜道:“我二叔这次可出了大风头,我不能让他独美啊”

“殿下,术业有专攻……”王贤苦苦相劝道:“人家汉王殿下从小上阵杀敌,反应敏捷,经验丰富,你可从没上过战场啊”

“有了这一回,我就上过了”见战马牵来,朱瞻基不再和他聒噪,翻身上马,却见王贤牵住了缰绳,十分罕见的和他顶上了。

“放开”朱瞻基已经魔怔了,整个人心急如焚,大声催促道。

“殿下忘了姚师的锦囊了么”王贤沉声道。

“没忘,”朱瞻基身子一僵,脱口道:“上九……”

“上九,亢龙有悔”王贤一字一句道:“殿下,您这条真龙如今可亢到极点了”

“胡说,”朱瞻基脸涨得通红道:“我不过是跟在后面观战,能有什么危险?放开”

“殿下不是最信服姚师么,怎么现在却不听他的警告了呢?”王贤苦劝道

“你不要断章取义,”朱瞻基皱着眉头道:“只说乾卦的上九,怎么不说履卦上九,元吉在上,大有庆也我却觉着是大大的吉祥”

“殿下,要是吉兆,姚师何必让我在最危急的时候打开”王贤据理力争道。

“放手”朱瞻基见他打起了口舌官司,心中焦躁非常,情急之下,口不择言道:“你以为你是谁,别蹬鼻子上脸”

王贤一张脸,登时涨得通红,但他仍然没有松手。

“殿下就是太随和了,手下的奴才才会这样的嚣张。”李谦在一旁冷言冷语道。

“胆小鬼”有那死太监煽风点火,朱瞻基整个人都昏了头,竟扬手一鞭抽了出去,正中王贤的左面颊。

王贤的面颊登时像被烙铁烫过一样,他登时石化,瞪大眼盯着昔日里亲密无间的朱瞻基。

朱瞻基也愣了,没想到自己竟打了王贤,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见王贤的手松了,他忙一夹马腹,冲了出去。这时候兴安伯徐亨急匆匆的赶来,还没开口说话,就见照夜玉狮子朝着自己直冲过来

也得亏徐亨身手敏捷,连滚带爬的闪过去,才没被太孙撞飞,李谦和朱瞻基的一千骑兵见状,也跟着绝尘而去……

朱瞻基一走,帅辉和吴为几个赶紧围过来,查看王贤的伤势,他们和王贤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见他遭此折辱,自然气炸了肺,但对方是太孙殿下,他们哪敢造次?闲云倒是要拔剑相向,却被吴为死死按住。

“我没事儿”王贤接过一方白巾,按在脸上,眉头紧锁对浑身是土的郑亨道:“伯爷,殿下被李谦那厮灌了迷魂汤,带人出去追击了”

“这可如何是好?”郑亨这个中军总管,最大的责任就是保护太孙,要是朱瞻基有个闪失,他全家的命都不够赔,急得团团转道:“赶紧把他追回来啊

“拦都拦不住,怎么追得回?”王贤沉声道:“为今之计,必须赶紧派兵跟上接应以防出现意外”

“可是……”郑亨苦着脸道:“所有骑兵都去追击了,大营中除了步军就是辎重兵,怎么跟得上?”

“跟不上也得跟,”这时候,王贤也顾不上尊卑了,断然道:“要是殿下有个三长两短,咱们所有人都活不成”

“那当然……”这时候,郑亨也顾不上尊卑了,终于说实话道:“可是我的职责是留守中军,没有皇上的旨意,我不能擅自出兵啊”

“我和幼军去,我们是太孙殿下的亲兵,保护他是我们的天职,”王贤沉声道:“不过我需要伯爷帮助”

“你需要什么帮助?”郑亨忙道。

“两条腿是追不上四条腿的”“所有四条腿的都给我,马、骡子、骆驼”王贤也不跟他客气:“所有的牲口都给我”

“好”郑亨不假思索一口应下,大声道:“辎重营,把所有牲口都拨给幼军”

“目标,九龙口全速进发”王贤一声令下,幼军将士便骑着驮马、骡子、骆驼,坐着马车……利用一切交通工具,朝着太孙殿下消失的方向追去。

王贤坐在辆颠簸的马车上,跟莫问、许怀庆几个商量起对策来。

“军师,我觉着不对劲,”莫问辨认一下方向,看看地图,面色凝重道:“马哈木他们是往正北逃的,但我们循着殿下的踪迹,方向却稍偏向东北,再跑下去的话,和大军的距离会越来越远的”

“果然。”王贤点点头,他面上的鞭痕还火辣辣的作痛,恨声道:“老太监不地道”

“老太监的举动太反常了。”许怀庆也不是笨人,闻言恍然道:“他的职责是保护太孙,把殿下留在军营才是正办,于嘛要无事生非?”

“是。”莫问声音低沉道:“末将反复琢磨他的行为,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活腻了。”

“嗯,不管结果如何,皇上绝对饶不了他。”王贤吐出口浊气道:“他找死还要拉着太孙一起,所以我才会这么担心”

“这会不会是个……圈套?”莫问沉声道。

“小莫你别危言耸听,”许怀庆毛骨悚然道:“李公公是看着太孙长大的,还不至于害他吧?”

“这个问题不讨论了,到了就知道。”王贤摆摆手道:“我们还是按最坏的情况打算吧。”

“要真是撞上瓦剌大军,我们只有赶紧与殿下汇合,然后固守待援。”莫问道:“在骑兵面前,步兵根本没有主动可言。”

“判断一下,他们会在哪里遭遇敌人?”王贤沉吟良久,终是下定决心道:“我们必须要向皇上求援了”按说做下属的,有义务替上司隐瞒,但这事儿实在太大,上司的小命都危险了,还瞒个头。

“应该是这里,”莫问指着地图上一个地名道:“如果瓦剌人还有军队,一定在这个地方。”

“九龙口?”王贤只见那处地图上,有大小山口九个,在明朝地图上被称为九龙口。

“嗯,这里有水源,利于隐藏军队,可攻可守、可进可退,蒙古人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如果真在这个方向埋伏,一定会选择这里”莫问对自己的判断信心十足道。

“好”王贤自己的军事才能有限,但他知道如何用人,莫问的军事才华十分了得,他相信他的判断。便吩咐策马一旁的卫士周川道:“赶紧回去告诉郑伯爷,就说太孙去了九龙口,请他转告皇上”

“是”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