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五章 熊孩子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3-12-29    作者:三戒大师

夜风吹淡了浓重的血腥气,铁山大营恢复了平静,只是上空的旗帜变成了大明的金龙旗。

两场战役,明军都取得了完胜……第一场,蒙古人进攻,没有撼动明朝的防守。第二场,明朝的进攻,却突破了蒙古人的大营。进攻防守都取得完胜,显示出这个年代的大明军队战斗力,无可争议的在蒙古人之上所以明军取得这场胜利,也是合情合理的

至此,这场超级远征的胜负再无悬念,把剩下的事情交给他的将军们,朱棣也不用再拖着一把老骨头去追击了,他实在太累了……

其实昨天下午他就撑不住了,五十多的人,精力和体力都已经不复当年是一方面,他的旧疾又发作是另一方面。这是没办法的,尽管太医尽心竭力的调养,但四个多月风餐露宿的艰苦行军,再高明的医术也白搭。

战局未定时,精神高度紧张,朱棣还感觉不出什么,现在胜利已经装到袖里,人稍稍放松,疼痛便如潮水般袭来。

王彦看到皇帝面色有异,轻声道:“皇上,药已经煎好了……”

“不喝药。”朱棣却断然摇头,丝丝吸着冷气,却一脸笑意道:“喝酒一样可以镇痛,要最烈的酒”

“皇上……”王彦却苦着脸道:“太医嘱咐,皇上要戒酒。”

“下不为例,下不为例。”朱棣心情极好,脾气也很顺,竟像个小孩似的耍起了赖:“朕心里高兴,真想喝点酒啊”

“那……好吧。”王太监也不忍心败了皇帝的兴,见边上只有侍卫、没有内侍,便亲自去找酒。

等酒的功夫,朱棣活动着筋骨,坐在火堆边,虽然已经是四更天了,但他依旧没有睡意,问身边的将军道:“战果初步统计上来了么?”

“回父皇,儿臣给您送来了,”众将还没来得及答话,朱高煦大步走过来,咧嘴笑道:“大胜”

“还不拿过来,”朱棣笑骂道:“也不知道洗洗脸,不听声都认不出是朕的青雀儿”

“嘿嘿。”朱高煦笑着走到篝火堆旁,朱棣才看到他走道一瘸一拐,关切问道:“怎么了?”

“蹭破点皮,”朱高煦满不在乎的笑道:“没啥大碍。”

“以后要小心了,不要太拼命。”二儿子亲自攻坚那段,朱棣是知道的,心里对这个和自己一样骁勇善战的儿子,充满了喜爱,接过他手里的战报一看,皇帝大喜道:“好啊,好啊这一仗,起码打出十年太平”

昨日两场大战,三万瓦剌骑兵损失过半,大小王子阵亡十余人,连博罗都被生擒了。马哈木和太平虽然逃走了,但经此重挫,威望和实力都跌到冰点,已经没有再兴风作浪的本钱了

“说起来,马哈木和太平也真是阴险,”朱高煦也开心大笑道:“他们竟然留下博罗那笨蛋当诱饵,自己逃之夭夭,我们抓住那厮时,他在破口大骂,当时以为是在骂我,好一个掌嘴,后来通译来了才知道,他骂得根本不是我,是在问候他两个狼心狗肺的哥哥的母亲”

“马哈木和太平的母亲不也是他母亲?”朱棣笑道。

“哈哈哈”朱高煦笑出眼泪道:“父皇说的是,但他就是这么骂的,他骂自己老娘,为什么要生出这两个畜生来害自己……”

“哈哈哈哈……”这是一次比上次亲征还要漂亮的大胜,由不得朱棣不得意,他也放声大笑起来:“酒呢,怎么还没来”

皇帝话音未落,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众将循声一看,见并不是去找酒的王彦,而是留守中军大营的兴安伯徐亨,只见徐亨虽然极力想掩饰自己的情绪,但那紧张的表情,还是清楚的表明——后方有什么事情发生

徐亨是潜邸的老侍卫出身,朱棣自然信得过,放任他凑到跟前,低声附耳禀报起来。

“什么?”听了徐亨的话,朱棣登时老脸煞白,大胜的喜悦之情化为乌有

见泰山崩于前不变色的永乐皇帝,竟然如此失态,众将自然更加恐慌,暗道莫非被人抄了后营?

“酒来了”一个喜气洋洋的声音响起,却是王彦好容易找到一坛二十年的佳酿,兴冲冲的端过来,因为天黑,也看不清众人的表情,他还不知道风已经转了向。

“皇上,二十年的…”直到来到篝火前,他才看清朱棣那铁青的脸,献宝的话说了一半,就硬咽回去。

朱棣冷冷瞥他一眼,沉声问道:“他们现在在哪?”

“啊……”王彦一愣,旋即才明白不是问自己,赶忙闪到一旁,徐亨低声回禀道:“幼军的人说,是往九龙口方向,按照路程算,现在应该已经到那了

朱棣一用力,想要起身却没起来,王彦忙上前扶着,却被皇帝一把推开,最后还是挣扎着起身,咬牙切齿道:“地图”

行军地图马上展开,皇帝秉着烛光,眯着有些花的眼睛,找到了那个地名,一算路程,直线距离八十里,但是因为有山脉阻隔,最少要走一百二十里才能到。才沉声道:“青雀儿”

“请父皇吩咐”朱高煦忙起身道。

“你立即带兵走一趟”朱棣张张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地图,却又摇头道:“算了,你受着伤,还是换别人吧……”

“父皇,这点小伤不要紧的。”朱高煦跃跃欲试道。

“不必了”朱棣却有些烦躁的断然道:“有全须全尾的人呢,你就歇着吧”说着目光扫过众将,又扫回去,最会落在端着酒坛子的王彦身上:“狗儿,你还能带兵么?”

狗儿是王彦早年的名字,他以为自己今天背时,要被皇帝厌弃来着,没想到朱棣却这样问自己,登时满脸通红道:“能”他和郑和、李谦都是云南人,一起进王府,一起练武艺,靖难之役又同时带兵,都立下赫赫战功。但是皇帝登极以后,眼看着两个兄弟,一人率领超级舰队下西洋,注定名扬青史,一人提督羽林禁卫,位高权重。只有自己掌管皇帝印玺,虽然清贵,但终究默默无闻,早就盼着这样的机会了。

但是皇帝接下来的话,却吓得他魂不附体:“好,你这就带着三千营,去把太孙接回来”

“太孙”众将纷纷倒吸冷气:“殿下怎么会跑去九龙口了?他不是留守大营么”

“李谦这个该死的,竟然擅自带他出来追击了”朱棣恨声道。

“皇上稍安,现在瓦剌军已经一溃千里,太孙殿下骁勇,李公公也是宿将,应该不会有危险的。”众将忙劝道。

“战前的情报,瓦剌人一共召集起四万多的军队,但今日参战的瓦剌军才三万,还有一万去了哪里?”朱棣难掩焦灼道:“万一让他碰上怎么办?”这一刻,皇帝心里满是焦急和担忧,已经完全将大胜的喜悦冲得一于二净,虽然是他决定这次出征带上朱瞻基,但也只是希望他能够见见世面,体会一下父辈打江山的不易,顺便增加点资历,建立点人脉……一切都是为了将来接班做准备,并不是要他像自己一样,提刀子上阵砍人

但这熊孩子竟不知深浅,头脑发热,跟着李谦去逞英雄去了……熊孩子根本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后果有多严重他是帝国的继承人啊要是折在这一场,朱棣就要痛失爱孙,帝国失去最合适的继承人,甚至这辛辛苦苦的一场大胜,都要失去颜色

若是被瓦剌活捉,那比死了还糟糕,将是大明朝的奇耻大辱啊比邱福的十万大军尽丧,还要丢脸十倍百倍

朱棣越想越火冒三丈,直觉着自己平日的谆谆教导,全都教到狗身上去了发派了王彦去接人,又命身边众将,都带上部下也赶往九龙口,漫天撒网,一定要把朱瞻基那畜生给朕绑回来

听到父皇破天荒的头一次骂朱瞻基是畜生,朱高煦简直忍不住笑,得亏满脸灰黑,啥也看不出来。他高兴啊,太高兴了,比打赢了这场仗还高兴因为这次不论朱瞻基能不能安然回来,在皇帝心中的地位都会大打折扣

‘我真是太佩服自己了……,朱高煦笑破了肚子,口中还是极力表现的紧张道:“父皇息怒,儿臣也带人去找瞻基,他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但愿吧”朱棣面色阴沉无比,在火光的映照下,双眸晦明晦暗,如两团九幽鬼火在烧,森然道:“李谦是个老成之人,不然朕也不会派他去辅佐太孙,怎么这次就犯了邪呢?”

“儿臣不知,等他回来皇上问问他就知道了。”朱高煦有自知之明,唯恐露馅、不敢多说,便抱拳离去了:“事不宜迟,儿臣出发了”

朱棣点点头,立在已经渐渐熄灭的篝火边,东方已露鱼肚白,他的心中却一片黑暗冰冷……。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