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四章 勇追穷寇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3-12-28    作者:三戒大师

朱棣率领前军,是黄昏时分抵达铁山的,在大胜的鼓舞下,将士们追出了一百里,此刻终于有些疲劳了,朱棣下令,所有人赶紧吃一把炒面,等大部队一到,即刻发动攻击

“陛下,将士们都累坏了……”前军都督刘江,不得不劝谏道:“不如歇息一晚,明早再攻击。”

“不行”朱棣却断然道:“破敌就在今晚,明天就攻不下来了”

众将愕然,只听皇帝沉声道:“一者,我军又是作战、又是追亡逐北,不休息还能坚持下去,休息一晚,明日会更疲劳。二者,对方已成惊弓之鸟,稍一惊吓,就会崩溃。但必须趁天黑他们摸不清我们的虚实,还停留在几十万大军的印象上进攻,才能达到这个效果。一旦明日天亮,他们看到我们的人数并不比他们多,会变得大为镇定。”顿一下道:“三者,他们居高临下,又各个都是神箭手,天亮了我们进攻,将士们岂不成了活靶子,还是借着夜色的掩护进攻,能大大减少伤亡”

听了皇帝的理由,众将都被说服了,便各自回去动员将士,开始准备进攻。朱棣拄着宝剑,站在山包上,望着天边残阳如血,一张被硝烟熏黑的脸上满是坚毅,只有离他最近的内侍王彦,才能看得到皇帝眼里的焦虑。

作为贴身太监,王彦知道朱棣如此拼命,归根结底是因为除了速胜、大胜之外,明军别无选择……瓦剌人就算输了今早的大战,他们依然可以采取防御和游击的策略,求一个不胜不败的平局。但对明军而言,平局就意味着失败,因为后勤的问题,他们根本没有和敌人对峙的本钱若是到时候没解决敌人就撤军,那么在茫茫大草原上的千里归程,就会是大部分明军的断魂路

这说法一点不夸张,因为明军很难在瓦剌军队尚有战斗力的状态下,安全撤出战场。因为这个年代各军通讯困难,任何阵前撤退都很难是有秩序的撤离……当然习惯了逃跑的蒙古人是个例外。就算训练有素的明军,勉强能维持秩序,但劳师远征前来,没有取胜便撤退,在将士们心里无疑就是失败……军心一旦动摇,蒙古人哪怕一次虚张声势的冲击,都可能引起一场各人争先恐后的大溃败,比如淝水之战。

所以摆在朱棣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就是迅速战胜瓦剌,才能平安撤离蒙古草原

正是因为明确了这点,他才亲自提刀上阵砍人,又亲自带队追到百里之外,现在又要连夜展开攻势,就是要一鼓作气,将马哈木彻彻底底的击败,绝不给他缓过劲儿来、转过筋儿来的机会

都说好的军事家,都是深谙心理学的,朱棣便是个例子,他敏锐洞察到马哈木一直沉浸在大汗梦中不可自拔。今日虽然遭遇一场失败,但主力尚存,就不可能马上转性,定如赌徒一般,失去理智的急于翻本

一旦让他过了今夜,睡一觉醒来,可能就会把大汗梦抛到脑后,认清自己就是个流寇的本质,那才会是大明军队的噩梦呢

所以朱棣才会说,取胜就在今夜过了今夜,胜利就渺茫了……

明军在进攻前,遇到最大的问题是缺兵少将……这一点不奇怪,追亡逐北,本来就没有队形可言,甚至有的部队追错了方向也太正常。待到酉时末,明军终于集结起两万人马,朱棣说差不多了,就用这两万人进攻,后来的让他们不要下马,准备追击吧

这次将领们好劝歹劝,终于把皇帝给劝住,请他在后方观战,由他们来组织进攻。朱棣虽然是亡命徒的性格,但不会白白冒险。攻坚不是闹着玩的,那是拿人命去填,多少护卫都没用。而且黑灯瞎火的,将士们看不到他,激励的效果大打折扣,何必去冒那个险呢?便顺水推舟的答应了将军们的请求,让汉王替自己上阵。

不管怎么说,朱高煦是一员猛将,早先在忽兰忽失温,他带着麾下杀了个七进七出,把敌军左翼捣了个稀巴烂,如今已是浑身浴血,在火光下状若厉鬼。他和宁阳侯陈懋兵分两路,陈懋率三千人在左路佯攻策应,自己则集中兵力,强攻瓦剌阵营的右边。

瓦剌的营寨前火把照天,亮如白昼,而且知道他们近在咫尺,所有人都枕戈待旦,根本没有人会睡觉,所以明军没可能偷袭,只能强攻在汉王殿下的指挥下,他们十人一组,高举着盾牌,抱着圆木冲向敌军的营墙。

朱棣也不是不会犯错的神仙,至少他就算错了一点……在无数松明火把照亮下,瓦剌人的弓箭如飞蝗一般,虽然射程远远不如白天,但因为更密集距离更近,还是居高临下,杀伤力却是大增,甚至可以洞穿明军的盾牌

虽然瓦剌的营寨,在大明人眼里简陋的可笑,甚至连他们行军中扎下的大营都不如,但是还别不服气,就这一道简陋的营墙,就让明军付出极大的代价,冲在前面的将士纷纷中箭仆倒,几乎是眨眼之间,瓦剌军的营墙前,就躺满了中箭的大明将士。瓦剌军的箭雨却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白日里他们没有机会展示的射箭本领,在此刻终于尽情释放出来

朱高煦两眼通红,亲自带兵冲上去,却依旧无济于事,若非他的亲兵拼死相护,大明朝的汉王殿下,就要死在这一场了

朱棣在远处望着战局焦灼,把自己身边一千名亲兵派了上去,这些士兵在指挥使吕兴的带领下,逼近了瓦剌阵营,这才从背上取下武器——竟是清一色的制式火铳装药填弹后,熟练的瞄准射击

当密集的火铳声响起,蒙古人登时惊呆了,不是说明军的神机营还在远处么?马哈木显然对神机营不太了解,不知道其编制中还有一千骑兵就这个不明就里,害惨了瓦剌将士,黑咕隆咚也看不清有多少明军,他们以为对方还是万枪齐发呢白日里那人倒如割草的恐怖的场面,登时浮现在众人眼前,恐惧一下笼罩在营寨上空,瓦剌人再也顾不上射箭,纷纷趴下躲避明军的枪林弹雨

实际上,黑咕隆咚,距离又这么远,明军根本打不死几个瓦剌人,但白日里的印象过于深刻,把他们全都吓趴下了这就是朱棣所谓的惊弓之鸟

明军抓紧这千载难逢的良机,也不拿盾牌了,扛着圆木就冲到营墙下,当瓦剌军反应过来,再次起身要射箭时,却已经晚了……圆木轰然撞在脆弱的营墙上,蒙古人的土木工程显然不过硬,一下就被撞开了个口子。随着更多的圆木撞了上来,整段营墙都摇摇欲坠,瓦剌士兵再也没法在上面射箭,纷纷跳了下来。

随着撞击越来越猛烈,营墙终于轰然倒下,明军蜂拥而入,瓦剌军的防线全面失守,然而瓦剌人已经意识到,再退却就要彻底失败了。三位头领也学明朝皇帝身先士卒,带着手下与明军在营中展开了顽强的搏杀。

瓦拉军营里杀声震天,双方将士混战在一起,不管是火把通明处,还是没有光的黑暗处,到处都有两军士兵在贴身肉搏,许多人甚至被杀红了眼的友军误杀了

战斗已经白热化,在这种刺刀见红的步战中,明军的狼牙棒明显不如瓦剌军的马刀好使,明军的伤亡十分惨重,都督马聚受伤,都指挥满都力等高级将领都连续战死,遑论一般士兵了……

朱棣的圣驾已经移到了前线,这位战争天才竟然趁着外围被己方攻陷,将一千骑兵,而且是重骑兵带上山……在之前的观察中,他便敏锐的发现,瓦剌军营内适宜跑马,是有条件发动骑兵冲击的。

见战局陷入胶着,朱棣立即亲自率领重骑兵发起进攻他这次的判断完全正确,瓦剌军队的扎营水平实在不敢恭维,连要防止骑兵踏营的基本措施都没有,当一千重装骑兵冲起来,便再也无法阻挡,热刀切黄油一样,径直突入大营深处胆敢阻挡的瓦剌士兵,都被直接撞飞,当然一些明军士兵闪避不及,也被误伤,但这是战场,战局是第一位的,官兵的生死并不重要

明军有了重骑兵,就像有了主心骨,将士们跟着重骑兵的身后杀进杀出,任何瓦剌军队都一触即溃,各处防线均告失守。明军则趁机发动了总攻,在他们全线攻击之下,瓦剌军队抵挡不住,眼看就要被围歼了,三位头领见机最快,掉头就跑一见头领都跑了,瓦剌军还有什么理由坚持?立即全线崩溃,四散而走

这时候朱棣令旗一挥,后抵达战场的骑兵部队立即出发,当他们绕过两座高山之后,与刚刚骑上马,重新集结起来的瓦剌军发生了遭遇战,瓦剌军这次连作战的勇气都没有,几乎是一触即溃。

明军连夜追赶,砍杀溃逃的瓦剌军队,丰城侯李彬等人一直追到土刺河,在那里生擒了数千名瓦剌士兵,俘获了瓦剌战马上万匹……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