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三章 猛皇帝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3-12-28    作者:三戒大师

战场上,朱棣骑着巨大的战马,身披宝甲,手提长刀,威风凛凛。他并不是做做样子,而是冲在最前线,已经砍翻了好几个瓦剌骑兵。虽然有侍卫们舍生忘死的护卫,但战场上刀剑无眼,他又这么显眼,还是十分的危险。

朱棣是个能拼命的皇帝,当年靖难之役,他次次身先士卒,不知多少回身陷重围。现在当了皇帝,都已是天命之年,还亲自提刀上阵砍人,这份彪悍劲儿,在历代王朝的皇帝中,自称第二,没人敢争第一。

但有人不禁要问,至于么?你都已经是皇帝了,麾下猛将如云,何必要亲自上阵呢?答案是至于,就像当年靖难之役,他以一军之力硬撼朝廷百万大军,不身先士卒别人根本不会跟着拼命一样,现在当了皇帝后,朱棣当然不想再拼命,但他还是有不得不拼的原因……

因为大明军队的战术十分复杂,先以步兵诱敌,待敌人冲锋之后,再换成神机营一阵猛轰,当对方被打懵时,两翼重骑兵对敌展开夹击,同时神机营撤出战场,最强大的骑兵三千营从正面进击,与五军营、龙骧卫一起围殴对手。

其实在大明建国初,徐达、常遇春、蓝玉等人,只靠骑兵就可以完全压制蒙古骑兵,一个冲锋,就能撵得对方落荒而逃,根本不用这么复杂。但大明立国几十年来,优渥的生活条件,削弱了官兵的战斗力,已经难以在马上对蒙古人取胜了。朱棣正是敏锐的察觉到这一点,才引入了枪炮、采用了复杂的战术,以此重新建立起对蒙古骑兵的优势。

但无论是枪炮还是复杂的战术,都对士兵有极高的要求,无畏的胆魄和良好的执行力是必不可少的。说白了就是,他们必须在战场上拿出平时训练的大致水平来,一旦战术执行不到位,就成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用敌人来攻,便先自乱了阵脚。

朱棣自家人知自家事,大明朝再没有徐达、蓝玉这样的大帅,能让士兵临阵不慌,甚至有超水平发挥,只有个张辅还可用,却在交趾平叛,所以他不得不亲自上阵,以皇帝之尊亲冒矢石,来激发将士们的勇气。

这招虽然冒险,但绝对管用还有什么比皇帝亲自提刀砍人,更能激发将士斗志?看到朱棣身先士卒冲上去,将军们哪个敢畏缩不前?全都披挂上阵、提刀和瓦剌人拼命士卒们更是血往上涌,连皇帝都不怕死,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跟着这样的老大,就是死了也值

忽兰忽失温的大草原,已经变成了戾气冲天的杀戮场,所有人都忘掉了生死,只知道机械的挥舞着兵刃,带起纷飞的血雨,残肢碎肉漫天飘洒,这时候人已经不是人,变成了嗜杀的野兽。即使掉下马来依然酣战不休,没了兵刃,就抱住敌人,用牙咬、用脚踹至死方休……

如茵的草地早就被践踏成稀泥,又被血流染成诡异的紫黑色,战场上的空气令人作呕、令人窒息,令人恐惧,寻常人看一眼,都会魂不附体

战斗变成了绞杀,变成了意志的较量,就看双方谁的神经更坚韧,谁更能忍受牺牲、谁能坚持到底,胜利就属于谁

瓦剌军队后方的高山上,马哈木已经面如白纸,口中喃喃道:“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按照他的思路发展,直到结尾前的一刻,仍然一切顺利,却在最后一刻发生了逆转

在他的谋划里,这应该是一场伏击战,一场歼灭战,三万铁骑从高处俯冲而下,滚滚洪流摧枯拉朽,将明军冲个稀巴烂。然而现在是,大军冲下去之后,不仅没有把对方冲个稀巴烂,反而被人家三面包围,陷入了缠斗

他猜到了开头,没猜到发展,但已经能够看到结果……明军的战斗力有所退化,蒙古人的战斗力退化的却更加厉害,他们早已不是成吉思汗的上帝之鞭了。从元朝末年,就不断败在汉人手中,早就没了那份天之骄子的必胜之心而且明军那边,是皇帝在带头砍人,皇帝不退,将士们自然死也不能退,瓦剌军这边,马哈木却躲在后方,双方对将士的激励高下立判,越是在煎熬考验的时刻,这种差别就越是明显

“大哥,不能再打下去了。”太平急了,他的部族被安排打头阵,损失也最大:“明军的步兵一旦包抄到位,我们就被合围了,所有人都逃不掉”

“明军这是围三阙一……”马哈木咬牙切齿道:“目的就是让我们撤退,我们一撤就败局已定了”

“怎么会呢大哥,”太平忙大声道:“我们撤退的速度要比明军快,待重新集结起来,我们就和明军打游击,拖也能拖死他们”

“二哥说得有道理。”博罗也看不下了,称霸草原的梦想固然诱人,但在弱肉强食的草原上,保存实力才是第一位的,“大哥,别忘了还有阿鲁台”

马哈木原本还硬挺着,听到阿鲁台三个字,登时打了个激灵,这一仗已然无法取得预想的完胜了,最多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惨胜,那样的胜利有什么意义?会被阿鲁台趁病要命的

“大哥,快下令吧”两个弟弟苦苦哀求下,他终于颓然道:“撤”

呜呜的号角声响起,早就要支撑不住的瓦剌骑兵如蒙大赦,纷纷调转马头就跑,要说怎么是马背上的民族呢?换了别的军队,这一下非得互相践踏,死伤枕籍不成,但瓦剌的骑兵轻巧的调转马头,不仅没有碰到同袍,还将掉下马来的族人拉到马背上,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潮水般退去。

更惊人的还在后头,当冲出十里地后,便见无穷无尽的马群,正静静的在那里吃草……每个蒙古骑兵都有几匹马,以持续不断的保持冲击力,他们只是打起唿哨,那些马匹便跟着他们跑起来,跑着跑着,马群自动找到了各自的头马,瓦剌骑士们就在高速行进中换了马,以更高的速度向远方奔去,简直是神乎其技。

高山上,见大部分手下安然脱险,兄弟几个松了口气,马哈木对两个弟弟道:“你们说的对,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们退到铁山再说”

“嗯。”太平和博罗点点头,三人也骑上马,在众卫士的簇拥下,快速消失在战场上。

这一仗虽激烈却很短促,未时末开战,不到午时瓦剌军队便已经撤走。明军大胜,斩其王子数十人,杀伤瓦剌军万余人,此等辉煌的战果,更甚于永乐八年那次,但朱棣毫不满足,断然下达了追击令然后便亲率更换了战马的三千营,衔着瓦剌军队的屁股猛追上去

大胜之下,明军士气高涨到极点,见皇帝已经追了出去,其他将领自然不能落后,纷纷换马后,带领骑兵全速追击……世上还有比痛打落水狗,更加过瘾的事儿么?这等于白捡战功啊

于是正午的大草原上,便出现了几万骑兵在前面逃,几万骑兵在后面追击的壮观景象。就这样一追一逃,卷起漫天的烟尘

马哈木和他的手下郁闷坏了,本以为明军象征性的追一下就行了,哪知道竟然像疯狗一样,死死咬住他们不松口。按说逃跑应该是他们的强项,但是被撵和撵人,那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滋味,被撵的一方一刻不敢松气,心理压力实在太大了。

好在他们在骑术还是占上风的,过午时分,渐渐拉开了距离,黄昏抵达百里之外的铁山时,后面再看不见明军的踪影。

从中午到下午,他们逃出了一百里,全都疲累欲死,马哈木决定在铁山扎营,休息一晚,探听一下消息再说。

消息很快就到了,惊慌失措的斥候飞驰而至:“明军已经到了十里之内

“什么?”马哈木正在烤一根羊腿,登时把羊腿掉在地上。

“大哥,我们快逃……哦不,快走吧”太平和博罗急忙道。

“不,就在这里结阵,靠山势迎击他们”马哈木却有他自己的考虑……这场大战举世瞩目,自己如此狼狈不堪,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他鼓起勇气,准备趁明军疲惫,靠地势赢一场,挽回一点面子再跑。

“还打?”两个弟弟脸色都变了。

“怕什么,这里有我们的营寨,而他们来的都是骑兵,神机营不可能赶到这里。”马哈木道:“而且我们在山上,他们要打我们必须下马,一旦下了马,那些狼牙棒就成了累赘,我们的马刀却依然轻便,你们说,我们怎么能不赢

“有道理……”两个弟弟被说服了,心中却未免嘀咕道,上次你也这么笃定来着……不过他们之所以同意,其实还是因为对自己逃跑有信心。打不过,逃就是了,万一要是能赢呢?

“好了赶紧结阵吧”马哈木站起身来,咬牙切齿道:“这次,要一雪前耻”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