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一章 开战!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3-12-27    作者:三戒大师

朱棣的战争经验何其丰富?他何尝不知从种种迹象看,瓦剌军队是在有意识的诱敌深入,而前锋部队打败的敌军,很明显是马哈木故意放出来的诱饵,如果继续深入,必然会遭到严阵以待的瓦剌大军的伏击就像五年前邱福那次

这时候最理智的办法,无疑是在此地等待马哈木前来决战,但这又是最不聪明的。因为大明军队已经离开国境四千里,距离最近的后勤基地也有八百里,全军所带的粮食就那么多,还要留下足够返回广武镇的口粮,时间十分紧张,根本容不得拖延——这种情况下,找到敌人的主力速战速决才是正办

帮皇帝下定决心的,是后方快马加鞭送来的急报,数日前一场雷击,引着了粮仓,虽然抢救及时,但仍有半数粮草被焚毁,都督谭青已经畏罪自杀……

闻听此信,朱棣如遭五雷轰顶,满心都是要杀人的念头。这样不仅从广武镇调粮的希望破灭了,大军返程路上的供给,都要成大问题

短暂的惊慌之后,无比坚毅的皇帝陛下,迅速稳定心神,沉声下令封锁消息,泄露者杀无赦,然后下令后方沿途的堡垒一面严防死守,不能再出现意外,一面紧急调粮、供应前线。

“老夏,你说说,我们的粮草,会不会出现无以为继?”朱棣眉头紧锁道:“国内已经收完夏粮了吧?”

“回皇上,已经收完了,如果一切顺利,应该不会无以为继。”夏元吉字斟句酌道:“把各个堡垒的粮食匀一匀,返程的路上,让将士们吃个七八成饱,还是可以的。”

“嗯。”朱棣缓缓点头,有老成持重的夏元吉谋划着,看来情况还不算太糟糕。但是这一把火,已经彻底烧光了他犹豫的本钱,要么退兵,要么进兵,现在必须下决断了

现在,知情者唯有夏元吉和几位大学士,朱棣没有把广武镇的事情,告诉他的将军们,自然也不会再召集他们来商量,一切都要圣心独裁了,所有的后果,也将由他一个人承担

小半个时辰后,朱棣下定了决心,便有了第二道圣旨

以他的性格,进军是几乎是必然的。就像当年他敢以一城之兵,挑战拥有二百万大军的朱允炕一样,对这个赌徒来说,大军劳师远征四个月,就这样无功而返,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陛下,假若蒙古人知道我们后方出了问题,只要大踏步退后,便可等到我们粮尽退兵,到时候衔尾而追,我军的损失将难以估量”杨荣不得不提醒道。

“马哈木全军收缩,连斥候都不敢派出来,上哪去知道我们后方的情况。”朱棣决心一下,便刚硬如铁道:“既然他已经在前面摆好了鸿门宴,朕焉有不赴会之理?”说着冷冷一笑道:“何况,朕也有自己的杀手锏”

“是……”身为秘书的职责已经尽到,见皇帝心意已决,杨荣便起草诏令,下发各军:

‘目标前方百里,忽兰忽失温,决一死战,

忽兰忽失温的高山上,瓦剌太师马哈木,得到了明军迎面而来的消息,面上非但没有恐惧,反而满是喜悦,他看着两个弟弟太平和博罗,得意之情溢于言表:“我为明朝皇帝选择的坟场,按照汉人的说法,风水还不错吧?”

两个弟弟笑着点头,也是一脸的得意,由不得他们不得意,正是在他们的周密策划之下,瓦剌大军保存了实力,并集结了部落最为强大的三万骑兵,在忽兰忽失温以逸待劳,等候明军的到来……原本他可以召集到六万之众,但是一来战场就这么大,三万骑兵便已经饱和;二来他也不想让答里巴在这种场合露脸,便让他带着博尔济吉特部的一万骑兵,在侧翼威胁明军。还有就是,在明军强大的压力下,一些个胆小的家伙逃之夭夭,还有些竟于脆投敌……

好吧,不想这些糟心事儿。马哈木之所以挑选忽兰忽失温为战场,因为这里有成吉思汗的在天之灵,因为瓦剌已经退无可退,再退就只能回大西北了。更因为这里的地势多山,有利于隐藏部队。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一旦明军抵达预定战场,大军从山上俯冲而下,便会形成无可阻挡的滚滚铁流,明军的任何阵型,都会被冲个稀巴烂。阵型一乱,明军有多少人都没有用,在骁勇的蒙古骑兵面前,全都是待宰的羔羊

马哈木不愧是一代枭雄,明军一踏入漠北起,就落入他的算计中,坚壁清野、诱敌深入、居高而下、一举荡平,整个战术一气呵成,现在猎物已经入彀,胜利就在眼前他要在这成吉思汗长眠之地,击败不可一世的明朝皇帝,一血蒙古人几十年来的耻辱而他马哈木,也将成为全体蒙古人无可争议的大汗

随着皇帝陛下一声令下,明朝大军抛弃所有不必要的辎重,向着目的地挺进

当然,为了保持体力,急行军是不可能,明军每天只在清晨赶路,辰时天刚热便休息,一百里的路程,大军整整走了六天

六月初七,大军前锋抵达忽兰忽失温,朱棣的銮驾也移到了最前沿,站在小山包上,眺望着远处的草原,不禁抽了口冷气……只见远处群山险峻,正是居高临下之势。

“马哈木必然在那里。”不用等斥候打探军情,朱棣便已经断定,这里就是马哈木选定的战场了。

“父皇,儿臣愿率部下出战”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战场上,朱高煦两眼放光,跃跃欲试道。

不只是他,各路将领都纷纷求战,他们也都实在是憋坏了。

通常作战时,都是骑兵打头阵,所以请战的都是骑兵将领,步兵将领们则很自觉的闪到一边。

然而朱棣环视众将,目光却落在了站在一旁的成山侯王通身上,淡淡笑道:“王爱卿,有没有信心为朕打这个头阵?”

王通率领的是步兵,虽然是精锐部队,但真没想到这个重任能落在自己肩上,登时涨红了脸,单膝跪倒道:“这是末将的荣幸,末将愿死而后已”

众将也觉着,皇帝让步兵去抵挡蒙古军队的万钧之势,只有一种可能,就是用血肉之躯,延缓敌军的冲击……

“放心,朕是不会让你们去送死的。”朱棣笑笑道:“来来,朕讲一下,这一仗该怎么打”

为了保密,朱棣竟一直没有公布作战方案,直到就要开战,才对众将说明。众将忙肃容静听,领受各自的任务……听了皇帝大胆的计划,众将都有些吃惊道:“这样太冒险了吧?”

“不然,你们给朕想个能抵挡住几万蒙古骑兵,居高临下冲击的办法。”朱棣冷笑道。

众将纷纷摇头,在敌人精心挑选的战场上,己方的选择确实不多。但他们知道几万骑兵从高处一冲而下的冲击力,是任何军阵都挡不住的,如果到时候,皇帝的秘密武器不能奏效,大军阵势被冲开,就成了一盘散沙,必会一败涂地

“没有别的办法,就听朕的了。”朱棣一扬马鞭道:“柳卿,你要当好这根中流砥柱啊”

安远侯柳升激动道:“末将就是战至一兵一卒,也绝对不会后退一步的

“好,要的就是这句话。”朱棣淡淡一笑道:“告诉将士们,要好好打,朕到时候也会在你营中的”

“啊……”柳升登时变色道:“皇上,万万不可,太危险了”

“是啊皇上,您还是在中军,看我等厮杀吧”众将也纷纷劝道。

“荒唐”朱棣冷哼一声道:“朕自带兵以来,哪次不是身先士卒?”

“但这次不一样啊”众将急道:“正面几万骑兵的俯冲,实在是难以抵挡啊,皇上”

“不用多说了,朕意已决,也相信你们不会让我失望的”却听朱棣沉声道:“都去准备吧”

“喏”众将齐齐施礼,深深看一眼他们的皇帝,各自回营传令去了。

高山上,马哈木看到了明朝大军浩浩荡荡开来,他感觉全身的鲜血都沸腾,转身朝着漫山遍野的瓦剌战士暴喝道:“是谁在侵略我们的家园?”

“他们”战士们高呼道。

“是谁让我们无法放牧”马哈木更大声问道。

“他们”瓦剌勇士血贯瞳仁道。

“是谁让我们的妻子儿女,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下”

“他们”

“是谁在践踏成吉思汗的安息之处”

“他们”一声比一声高昂的吼声,也把瓦剌勇士的血液点燃了。

马哈木刷得抽出弯刀,高高举过头顶,“那么,我们跟怎么办?”

“消灭他们消灭他们”在瓦剌勇士心中,自己是在保卫家园,而对方是罪恶的侵略者,为了保护家园和妻儿,就必须和敌人决一死战

“消灭他们”马哈木的刀锋所向,三万名瓦剌骑士从漫山遍野俯冲而下,朝明军直扑而去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