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八章 沙城会盟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3-12-25    作者:三戒大师

王贤出去了好一会儿,回来后一手端着个瓷碗,一手拿一支硕大的毛笔,径直走到宝音琪琪格的面前。

“你,你要于什么?”见他一边打量着自己的脸,一面把毛笔在碗里饱蘸黑黄色的汁液,宝音琪琪格闻到那碗里臭烘烘的气味,一脸惊恐道。

“别不识好歹,我帮你恢复原先的样子。”王贤说着一笔涂在她的面颊上,还不忘提醒她:“千万别乱晃,溅到眼里会失明的。”

宝音琪琪格果然不再动弹,为了安全起见,她原先就是满脸涂黑的,现在虽然不知道这家伙为何会突然这么好心,但能把容貌遮起来,能让她平添几分安全感。便一动不动任他把脸上涂满了汁液,甚至连脖子都被招呼到了……

涂完之后,王贤丢下笔,捂住鼻子退出几步,闷声道:“你可真够臭的…

宝音琪琪格紧紧闭着眼,王贤那么折辱她都没哭,这下睫毛上却隐现泪珠

王贤是见不得女人哭的,叹口气道:“你这傻妞,长得那么漂亮不是你的错,跑来当间谍就是你的错了。你知道他们抓住间谍,都会怎么处置么?那是要先奸后杀,杀了再奸的。我现在帮你把相貌重新遮起来,你才能不被糟蹋了。将来你还不知得多感谢我呢……”

这话听着在理,可惜在宝音琪琪格那里,王贤的信用已经破产了,她紧咬着下唇,感觉到满嘴的苦涩,不禁怒道:“你给我脸上涂的什么?”

“好东西,什么黄连啊、靛蓝啊、珍珠粉啊,都是纯天然材料,还能美容养颜呢。”王贤笑道:“而且我这个方子是有来由的,你应该知道契丹的贵族女子,都用金粉涂面,可以防风沙,还可以保持肌肤细嫩吧?我这就是复原的契丹古方,而且做了改进,减少重金属,降低了对皮肤的刺激性……”

听王贤没完没了的聒噪,宝音琪琪格心中蔓延着浓重的无力感……

摆弄停当,王贤继续盘问,但宝音琪琪格根本理都不理,王贤也没法再威胁她,只好郁闷的出去转转。等半个时辰回来后,王贤再来看她的样子,见药水已经被完全吸收,那白如牛奶的皮肤,已经变成了整天风吹日晒的黑黄色……吴为配置的药液十分神奇,竟让皮肤粗糙起皱,也不知道能不能恢复过来。不过那不是王贤关心的问题了。

这时候帘子掀开,朱瞻基下课回来了,兴冲冲的嚷嚷道:“听说你抓了蒙古女人回来,可惜一场好戏让我错过了”一进来,就赶紧捂住鼻子道:“好臭好臭”待看清柱子上绑的女人,脸又黄又黑,粗糙的像沙子地,再加上蓬头垢面、破衣烂衫,太孙殿下闷声道:“身材还真不错,可惜实在惨不忍睹…

这还是宝音琪琪格这辈子,头一次被人说丑呢,心里别提多窝囊了,但她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保护自己的好办法。只好低头默认了对方的评价。

“咱们出去说,这蒙古女人不洗澡么。”朱瞻基捂着鼻子退出屋去。

王贤朝宝音琪琪格挤挤眼、耸耸肩,也跟着出去了,留下蒙古公主在屋子里愣愣出神。

最终,朱瞻基果然将蒙古公主押送到皇爷爷那里邀功,见未开战就先捕获答里巴的妹妹,朱棣很是高兴,认为这是个好兆头,命给王贤记下一功。但朱棣没有见宝音琪琪格,而是命人将她送到当地衙门看管,不许为难……朱棣很是迷信,因为自来有‘阴人不吉,的说法,女人就是阴人。尤其是这种攸关国运的征战途中,他更不有容许女人出现在军营里。

在宣府休整了两天,大明军队又进发了,这次的队伍汇集了五十万人马,比之前更加庞大,前军已经出发一整天,后军才刚刚离开宣府。当长龙般的大军浩浩荡荡驶入草原,整个河套都震动了,内附各部的头领争先恐后前来叩见大明天子,纷纷献上牛羊犒赏大军。朱棣对此十分高兴,命他们随大军同行,一起征讨侵略河套的马哈木。不管心里情不情愿,在天兵天威的震慑下,所有部族头领都乖乖听命,多的带三两千人马,少得也有三两百,加入到北伐的军中。

其中带兵最多的,是鞑靼部的失捏于,他是阿鲁台的长子,带了将近四千精锐骑兵前来,履行承诺为大明打先锋。朱棣本来怪罪阿鲁台没有亲至,但看到失捏于的军队十分彪悍,便知道阿鲁台没有糊弄大明,而是的确怕了自己。所以他大度的接见了失捏于,并赐药给阿鲁台,要他安心养病。

四月初一日,大军至兴和,在兴和城下休整四日后,大军移营于兴和北十里的沙城,翌日于沙城举行大阅兵

初五初六两天,在失捏于并蒙古各部头领的注视下,五十万大军浩荡登场,沙城外烟尘滚滚,草叶飞舞,精锐的五军营、三千营、神机营,相继表演了明军骑兵包抄、步兵突击、步骑合击等项目,从广西、云南、四川调来的犭狼土兵,、白杆兵演练了步兵劲弩齐射、长枪步兵刺杀训练等军事科目。真叫个军容齐整、步调如一、兵甲鲜艳,威势震天尤其是神机营的火器操练,展示的虎威炮、火龙枪、安南铳、一窝蜂、火龙车等诸多火器威力巨大、声响惊人……竟使蒙古各部的头领们坐卧不安,肝胆俱惊,甚至好些人面无人色

阅兵结束后,朱棣在沙城的行营接见了各部头领。

曾经还极力保持着前朝贵族的矜持的蒙古各族首领,在失捏于的带领下,一见到朱棣便齐刷刷跪倒,叩首触地,一个个低眉顺目,有些汉话说得好的,还一个劲儿的奉承朱棣是天可汗……

朱棣起先对那些奉承的话没感觉,但听到天可汗三个字,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朕离唐太宗还差得远,但朕争取百年之后,能超过他的名声”

“一定能,一定能”一于蒙古头领点头哈腰道。

“诸位都请坐吧。”朱棣一摆手,众蒙古首领赶紧谢恩就坐。待其坐定后,皇帝又沉声道:“朕这次亲帅天兵前来,目的众位都知道,就是讨伐侵略尔等家园的瓦剌贼子”

众蒙古首领闻言纷纷点头,鄂尔多斯部的头领叫耶图拉的一脸激动道:“马哈木贼子无法无天,不遵朝廷政令,在塞外漠北挑起战争,还擅自闯入河套抢劫杀人,又立了个伪汗叫答里巴的,自称大汗。去冬以来,更是频频遣使各部,要求臣服于他,并扬言今年那达慕大会,谁要是不出现在和林,就会发兵剿灭了谁。我等既然已经臣服大明,自然知道忠臣不事二主,是要跟他势不两立的这次皇上发兵前来为我们除此大害,我们蒙古诸部对皇上感激的五体投地,我们发誓永远忠于大明,愿为皇上的马前卒”

这番话显然是早有准备,说得吐沫横飞,但这时候没人觉着他过火,反而都暗恨自己嘴笨,阿鲁台的儿子失捏于也大声道:“我们鞑靼和瓦剌不共戴天,老贼几度想杀我父子,这次我父亲不能前来,我愿意为皇上充任前锋,剁了马哈木哥仨的狗头”

见他们一个个群情激动,争先恐后的表忠心,朱棣心中冷笑,在他心里王保保是能和徐达并称的蒙古英雄,若其泉下有知,看到自己的后辈堕落成这样,不知会不会气得从坟里爬出来

但他脸上却满是笑容道:“好好好,你们的忠心朕都知道,这次你们随朕讨伐马哈木,所占土地朕和朕的将士一概不要,统统按照你们的功劳赏赐给你们”

众首领闻言登时眼就亮了,这些年瓦剌从大西北开始东侵,整个西蒙古、漠北,中蒙古,和东蒙古的西面,都落入马哈木的手中。他们却被挤压到河套和辽东,人多牧场少,日子十分难过。若能在大明击败马哈木后,瓜分到一部分地盘,他们的日子将会马上好过许多,实力也将愈加强大。

“另外,所有随朕亲征的首领,获胜后朕都会不吝封赏,起码是个侯爵,封公称王也不是难事。”朱棣又加一把火道:“总之,赏赐有的是,就看你们的表现了”

“吾皇万岁万万岁”众头领激动起来,一边嚷嚷着“我等敢不效死力”一边暗暗盘算,要唤更多的族人前来,到时候好跑马圈地。

“好好好,现在朕就给你们个任务,”朱棣颔首笑道:“这就派人,或你们亲自去北面,告诉那些没来见朕的部族,还有那些依附于马哈木的部族,在朕的天兵到来之前,前来投效则既往不咎,若和朕共讨瓦剌,取胜之后亦有赏赐,若是执迷不悟,依然要助纣为虐,天兵到时,化为齑粉,莫怪天威如狱

“我等谨遵圣谕”众蒙古头领齐齐应道。

“还有一条,谁拉来的部族,以后就归谁管,这个会在朕给你的册封金册上写明,世世代代不会更改,”朱棣淡淡一笑,霸气微漏道:“怎么样,是跟着朕好,还是跟着马哈木好,诸位想清楚了吧?”

众头领听了这条,登时浑身火烧一样,他们梦寐以求的是什么?不就是土地、人口、权势,大明皇帝竟然全都赐予他们,尽管还都得靠本事去挣,但仅仅一个美好的前景,就已经让他们喝醉了似的,纷纷跪地表示忠心。还有那表现力强的,咬破食指,歃血发誓,永生永世效忠大明皇帝

见自己的目的达到,气氛也到了最顶点,朱棣便命赐宴,与一众蒙古头领把酒言欢,酒足饭饱之后,众头领便纷纷告辞,回去各显神通去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