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六章 暗斗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3-12-24    作者:三戒大师

听了店家的翻译,王贤却一脸奇怪道:“我这就不明白了,你们蒙古人和朋友之间,不是爱拉着手说话么?”

“可你不是我的朋友……”

“嘿呀,这太不给我们大人面子了吧”帅辉怒道。

“就是,就是,我们大人把你当朋友,那是抬举你”众侍卫也起哄道。

“好了,都闭嘴,”王贤笑骂一声,对后生道:“不熟没关系,一回生、二回熟嘛,咱俩拉拉手,熟得更快。”说着捏一下后生那柔若无骨的小手,感觉无比的温软嫩滑,竟与林姐姐的小手别无二致,不禁笑道:“小兄弟,你们蒙古人的手,都像你这么嫩么?”

“不是……”那后生被他贼手又握又捏,整个人又羞又怒,但又不敢发作,感觉自己都要炸开了,终于抑不住怒气道:“话也说了,手也拉过了,你放开我吧。”说着便想起身。

“怎么,小兄弟瞧不起我,我可要发飙了”王贤两眼一瞪:“坐下慢慢聊”

听明白他的话,那后生紧咬着下唇,似乎在和心中的怒气作斗争,但最终还是乖乖坐下,换上一副笑脸道:“好吧。”

见他笑了,王贤心中一凛,便感觉手上传来一股大力,原来这后生想把他钳疼,逼他放手。手劲儿可真不小,这后生竟是从小习武的…王贤倒抽一口冷气,便也赶紧用力反握,虽然他这几年不断打熬筋骨,但毕竟是半道出家,在高手面前还不够看。好在男人天生比女人力大,而且在灵霄的锤炼下,他的抗击打能力尤为突出……

见两人较上劲了,两边的手下不再对峙,转而为各自老大加油。

众目睽睽下,两人竟是难分高下,一个呲牙裂嘴,发出‘嘿呀,之声,一个双目圆睁,口中无意识的嗬嗬,着……盏茶功夫后,王贤的脸已经变形了,涨得通红通红,那后生的脸色倒没变,就是现出斗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滚下,冲出一道道沟来,露出皮肤白嫩的本色。

“小子,你再不放手,下半辈子就……只能一只手解裤带了”王贤红着两眼,低声威胁道。

“你还是自求多福吧”后生哼一句,翻译很赶趟。

两人均感无以为继、骑虎难下之际,店门口又有人进来了……两个宣府的官差,带着一群身穿黑色武士服,腰挂绣春刀的男子进来。

官差一看里面这么多人,而且大多是官兵,态度不由变得和蔼道:“诸位军爷,北镇抚司的差爷来搜查瓦剌奸细,还请行个方便。”

众人的目光都望向王贤,那后生也不例外,这时因为掰手腕的缘故,两人面对面不到一尺,王贤才看清那双如深秋湖水般清澈见底的淡蓝色眼睛,是那样的迷人,又是那样的危险……他已然意识到,本来猫戏耗子的游戏,因为这一突发事件变了味,自己有沦为人质的危险。

但王贤面上仍不动声色,叹口气道:“休战吧。”店家又要招呼官差,又要给他俩当翻译,一下有些不知所措,王贤便让吴为上前与锦衣卫交涉,他和那后生暂时不再是众人瞩目的焦点了。

店家翻译之后,那后生点点头,手便不再用力,却仍紧紧的抓着他的手,不再放开了。

“可以放手了。”王贤轻声道,

“你说一回生、二回熟的。”后生抿嘴一笑,竟透着妩媚的风情。

王贤闻言呵呵低笑道:“也是,那咱俩就好好拉拉手……”说着双手握住他的手,倍感柔腻无骨,不禁心神一荡,嘿嘿笑道:“小兄弟,在我家乡有样小吃,叫水晶糕,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听了翻译,那后生摇摇头,但眼中露出好奇的光,便听他接着道:“那糕晶莹透亮,色白润滑,糯软耐嚼、满口生香……就像,你的小手。”王贤心中暗道,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耻了?莫非是这透着野性的草原之风,让人忘掉礼教的束缚?嗯,一定这样……正想着,突然倒吸一口冷气,原来那后生听明白后,竟用细长的指甲掐他一下,面上却依然笑语吟吟,让人生不起气来。

这时候,在吴为的沟通下,那些锦衣卫决定不再搜查这个店铺,说一声打扰,就要离开这里。

“劳驾。”王贤却叫住他们问道:“请问瓦剌奸细有多少人,长什么样子?我们也好帮钦差留点神。”

“多谢这位大人关心,”那锦衣卫百户显然不认识王贤,但见他年纪轻轻,身边又全是高手,以为他是幼军中的贵胄子弟,客气回道:“是六个二三十岁的鞑子,为首的是个红脸膛,他们刺探我们的粮仓时被发现,但没抓住,若是大人有看到,还请不吝援手。”

“好说,好说。”王贤的手指,在那后生的手心轻轻滑动,害得他半边身子都酥了,心中自然火冒三丈,可在锦衣卫的注视之下哪敢乱动?只得故作轻松的微笑着,任他轻薄。

锦衣卫早看见两人一直拉着手,不禁心里暗骂道,这些贵胄子弟一个个全是兔爷连好看点的蒙古男人都不放过。王贤还得问,他却躲瘟神似的告辞出去,到了街上才啐一口,骂道:“真变态”

见锦衣卫走了,店里的蒙古人明显松了口气,那后生微笑问王贤道:“你要不要到我们那里看看?”

王贤淡淡笑道:“还是不了,我还没吃面呢。店家,你这面也太慢了吧?

店家陪着笑道:“方才不是有官差们,这就是上来,这就上来。”说着招呼小二赶紧上面。

“你要着急,就先走吧……”王贤松开手,那后生却不肯松开,微笑道:“不着急,等你吃完再说。”他知道汉人最是诡计多端,担心自己一旦没了这个人质,会立刻落入天罗地网。

“那好,看来咱们是真有感情了,”王贤笑道:“不如咱们共结连理……哦不,义结金兰如何?”

那店家倒也老实,原原本本翻译出来,后生听他满口胡柴,恨不得找块马粪塞到他嘴里。正气不打一处来呢,就见个黑大个小二用托盘端着六碗热气腾腾的面,快步走进来,口中高声道:“刚出锅的热面汤,各位爷留神……”一个衤字没落地,他却不知被谁绊了一跤,一个趔趄摔了出去,托盘上六个盛满滚烫的大碗,正朝那后生飞过去。

后生忙把桌子一抬,挡住了喷洒过来的汤汁,他的功夫真俊,竟是一滴都没撒到身上……其实他还能护住一旁的王贤,但存心要给这混蛋点苦头吃,所以故意没管他。电光火石间,后生突然意识到不对,用余光一扫,果然见王贤一个驴打滚,已经闪出老远。

‘上当了,后生心中一声惊呼,刚要探身去拿他,却见一条人影挡在眼前,二话不说,一剑刺来

后生忙抬手招架,看起来他的胳膊就要被长剑刺穿,却听铛得一下,金铁相交之声。后生的袍袖被刺破,露出一柄小巧的护手刃,原来方才他右手上,一直扣着凶器,一翻手就能把王贤的脑袋剁下来

这时,两边的武士也纷纷拔出兵刃,就要战在一处。但下一刻,又都身形一滞……原来闲云少爷左手又变出一把剑,堪堪抵在后生的咽喉上

“蒙古人都住手”这时候,帅辉把王贤从地上扶起来,狐假虎威大叫道:“不然你们的老大,死啦死啦滴”

不用店家翻译,蒙古人也都不敢动弹了,显然那后生在他们心里的地位极高极高。

“放下兵器,束手就擒吧。”帅辉大声道,那些蒙古人果然乖乖放下弯刀

“绑了”吴为沉声喝道,方才王贤让他和锦衣卫打招呼时,两人有过短暂的眼神交流,以他俩多年的默契,吴为刹那就明白了王贤的意思,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都在锦衣卫身上,无声的吩咐二黑去端汤,闲云准备抢人。蒙古人毕竟还是实在了点,没想到这帮家伙坏点子这么多,一不留神就着了道。

“不用都绑,绑这一个就行。”王贤却下令道,他拍拍肩膀上的土,指着那后生道:“哪个敢逃,就砍掉他一条胳膊”外头还满是锦衣卫呢,押着这群蒙古人出去,定会引起他们注意的。

店家把王贤的意思翻译过去,又把蒙古人的意思翻译过来道:“他们说,不要伤害他们主人,他们不会逃走的。”

“这才乖么。”王贤笑着点点头,马上有侍卫上前,用牛筋绳将那后生五花大绑了,便要推着往外走。

“慢着,”王贤解下披风,亲手给那后生披上,见他颈后肤色却是白腻如脂、肌光胜雪,不禁暗暗一笑,忍不住揩了把油道:“小兄弟,外头冷,你穿上这件披风吧。”

事已至此,那后生也没必要再跟他虚与委蛇,双目喷火盯着他,恨不得一口把他的贼手咬下来。

人为鱼肉、我为刀俎,这感觉真的很爽王贤哈哈大笑起来:“走,兄弟,到我那去坐坐去,让哥哥好好招待招待你”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