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二章 答里巴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3-12-21    作者:三戒大师

定下与明军在忽兰忽失温决战的决策后,马哈木兄弟便商量起具体的行动方略,答里巴在一旁听着,心神却不知飞到哪里。等他回过神来,那兄弟三个已经商议完毕,离开了汗帐,面前换成了个如梦似幻的少女。

这少女看着年纪不大,约摸十七八岁的样子,身着紫红色连衫带绉边的长裙,头戴镶满银片的小花帽,帽檐则垂着洁白的貂尾。她应该有胡人的血统,皮肤白若牛奶,眉目深邃修长,鼻梁也是又细又挺,再配上尖尖的下巴,微微上翘的薄薄朱唇,周身都透着浓浓的异域风情,让人一不留神,就掉进她那如初秋湖水般幽邃清澈的淡蓝色眸子里。

不过她又是典型蒙古贵族少女的打扮,锦衣长袖、交领不殊,腰上挂着银光闪闪的蒙古弯刀,脚上踏着白色的马靴,显得英气勃勃,不输男儿。

看到微笑的少女,答里巴皱眉训丨斥道:“宝音琪琪格,说了你多少次了,我和太师他们议事的时候,不许偷听”

“阿哥是不想让我看到,你被太师训丨斥的样子吧,”少女满不在乎的撇撇嘴道:“其实大哥多虑了,马哈木兄弟如狼似虎,你为了保全族人委屈自己,阿妹只会心疼你的。”

“连我刁蛮任性的妹妹,都变得善解人意了。”答里巴哀愁的叹口气道:“可见仰人鼻息的日子,是多么的折磨人。”

“阿哥不要多愁善感了……”少女给他提气,紧握着粉拳道:“决战将至,我们不能给阿里不哥汗丢脸”

“不丢脸就要丢命……”答里巴却提不起精神。

“什么意思?”少女吃惊问道:“难道击败了明朝皇帝,我们反而会有危险么?”

“嘘……”答里巴赶忙做个噤声的手势,看外头没人,方叹息一声,低语道:“你当太师把我扶为大汗,他是安了好心?”

“当然不安好心,”少女撅起小嘴,不屑道:“他担心自己是低贱的卫拉特人,不能服众,这才让大哥来当这个大汗,借我们黄金家族的名声服众罢了。”瓦剌是汉人的称呼,正确的发音其实是卫拉特。

“不错,”答里巴颔首道:“但若是马哈木击败了明朝皇帝,他还会发愁自己的威望么?”

“当然不会,”少女理所当然道,五十年来,蒙古人在汉人手下,那叫秀才搬家尽是输,如果有谁能击败不可一世的明朝军队,而且是御驾亲征的明朝大帝,那他的威望将立即笼罩草原与大漠,成为所有蒙古人心中仅次于长生天和成吉思汗的存在。想到这,她恍然大悟,檀口微张,双目露出惊恐的目光:“那时候,大哥对他就没有作用,反而是个障碍了。”

“嗯。”答里巴目露赞许之光道:“我的妹妹,你虽然是个女孩,但比男人还要聪明。”

“我看到的男人,都是蠢牛一样。”叫宝音琪琪格的少女哼一声,哼出了草原公主的心高气傲。

“呵呵,倒要看看,最后哪头蠢牛会消受我黄金家族的雪莲花?”答里巴笑一声,突然心中一痛道:“那博罗觊觎你良久,你对他怎么看?”

“他女儿都比我大两岁,还浑身发臭。”琪琪格一脸无奈道:“阿哥,你就饶了我吧。”

“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若这此太师获胜,你必须赶紧逃走,逃得越远越好……”答里巴沉声道。

“我能逃去哪呢?”琪琪格黛眉紧锁道。

“去帖木儿汗国找舅舅吧……如果他还在的话,会保护你的。”答里巴叹气道:“唉,我这个做哥哥的真无能,竟连自己心爱的妹妹都保护不了。”

“那就让我来保护阿哥吧”琪琪格一脸认真道。

“瞎说什么……”答里巴苦笑道:“你别给我添乱就好。”

“阿哥,你总是这么小瞧我。”琪琪格气得哼一声,又小声问道:“要是……太师输了呢?”

“要是太师输了,他就会回大西北,那是他们卫拉特的老巢,要我这个大汗有什么用?”答里巴叹气连连道。“说起来,我们和太师其实已经是一条线上的蚂蚱,要是太师元气大伤,鞑靼太师阿鲁台,是不会放过痛打落水狗的机会的。”

“那么说,不管是输是赢,我们都难逃一劫?”琪琪格错愕道。“难道一点希望都没有?”

“唯一的希望,就是这一仗打下来,太师只是小负,但明朝皇帝主动退兵。”,其实论起才智来,他不愧为黄金家族后裔,可惜生不逢时,成了汉献帝一样的人物,任他有通天之能,也没有施展的可能。

“这条件还真苛刻……”琪琪格有些傻眼道:“得怎样才能打成这样?”

“比如太师一直不跟明朝主力决战,而是跟他们保持距离。时间一久,明朝便会因为劳师远征,时间一久,后勤不济,也只能退兵了。”答里巴道:“其实这对太师来说,也是最好的选择,否则以五万对五十万,岂不是鸡蛋碰石头?”说着压低声音道:“我私下里跟太平和博罗说过,他俩也深以为然,可是刚才你也听到了,太师的主意已定,他要一意孤行,与明军决一死战”

“那有办法让决战泡汤么?”琪琪格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道:“卫拉特人的战马,都是我们的族人在饲养,不如我们在豆饼里下巴豆吧,这样马儿吃了会腿软,自然打不起仗来。”

“不要胡闹。”答里巴皱眉道:“现在卫拉特部是我们蒙古人中最强的一支,万一要是因为我们,致使他们被明军全歼,我们蒙古,就要永远被汉人奴役了”说着微微闭目道:“答里巴虽然不肖,却也不会做蒙古族的罪人”

“阿哥……”宝音琪琪格觉着兄长虽然与传统的蒙古英雄不同,但一样令人敬佩。

“好了,宝音,不要瞎操心了。”答里巴笑笑道:“战局千变万化,到时候会是什么情形,谁也说不准。指不定就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那种呢……”

“难道阿哥就坐等长生天的垂怜?”但宝音也不能否认,大哥的性格,过于逆来顺受了,也许这正是马哈木选他为可汗的原因吧。

“云卷云舒、阴晴雨雪,都看上天的安排了。”答里巴点点头。

“不行,我们得做点什么”宝音一下站起来。

“你要去哪?”

“去拜长生天”宝音丢下一句,便出了汗帐。

帐外头,见宝音出来便往外走,她的侍女和卫士们忙跟上,贴身侍女萨娜问道:“别吉,咱们要去哪?”别吉,在蒙语里是公主的意思。

“去打猎。”宝音换了种说法。

“可是别吉,要打仗了……”萨那小声道。

“慌什么?明军还远在宣府呢,一个月也到不了忽兰忽失温。”宝音回到自己的营帐,要亲手收拾行装:“你要是害怕,只管留下好了。”

“我当然跟着别吉了。”萨那忙帮着她,三下五除二,就把出猎的行头收拾好。待到出来时,百多名护卫十几名侍女,也俱已收拾好行囊,随时可以出发了。这就是游牧民族,他们真正的家,其实是在马背上。

出营的路上,遇到了卫拉特人的三头领博罗,一见到宝音琪琪格,他那张粗粝的脸上,就皱成了菊花,呲着牙笑起来:“宝音,你这是要去哪?”

“在营里闷得慌,准备出去打猎,”宝音抿嘴一笑道:“你要不要一起?

“当然……”见心中的草原之花,终于对自己绽放,博罗登时喜出望外,就要一口答应,突然想到自己还有正事儿……决定卫拉特人命运的大战在即,要把族人都征召起来,紧急操练,还要备齐粮草,根本忙不过来,哪有功夫打猎?只好苦着脸道:“下次吧,下次一定哦”

“下次没机会了”宝音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策马离开了营地。

博罗望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线,才狠狠咽口吐沫,粗声道:这次打完了仗,你就是我的了,

宝音琪琪格的队伍离开营地许久,萨娜才敢问道:“别吉,你不是从来对那博罗不加辞色么?怎么突然……莫非……”

“哼,你想什么呢?”宝音哼一声,淡蓝色的瞳仁中满是厌恶道:“我不过是暂时让他多帮着我阿哥罢了。”

“原来如此,别吉用的就是汉人常说的美人计吗?”萨娜一脸恍然道:“不过我们怎么转南下了。”

“本来就是南下。”宝音那张英气勃勃的俏脸上,显出跃跃欲试的神情道:“我们要做我阿哥的眼睛,帮他引导我们走出一条生路来”

“做大汗的眼睛?”萨娜有些傻眼道:“莫非我们要去河套?”

“不,我们去宣府”宝音俏脸上写满坚定道:“会一会那些可恶的大明人”

“会不会很危险啊?”萨娜颤声道:“听说大明人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呢

“是啊,会把你抢去做他们的可敦。”宝音咯咯笑道,引得众侍女也跟着笑成一片。

“别吉你取笑我,”萨娜撅着嘴道:“婢子是担心你呐,你是我们漠北的明珠,可得小心那些汉人啊”

“不用担心,到时候我就把你抛出去,他们就顾不上我了”宝音笑嘻嘻的打量着她的俏侍女。

“别吉你又取笑我。”萨娜一阵不依,引得众侍女笑趴在马背上。

白云悠悠、牧草返青,银铃般的笑声洒满了漠北草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