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一章 马哈木的决心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3-12-20    作者:三戒大师

一片山呼万岁声中,朱棣头顶金盔,身披宝甲,肩挂黑貂披风,威武雄壮的出现在午门下,他手按宝剑、面沉似水的环视着黑压压的将士。立时,午门前又是一片鸦雀无声,只听得朱棣大声喝道:

“将士们”

“万岁”官兵们山呼道。

“朕承太祖伟业,一统宇内,泽被八方。十余年来,念苍生疾苦,不欲多动刀兵,对瓦剌多方优抚,然马哈木贼子忘恩负义、野心勃勃,屡次犯我河套,兼并蒙古,屠我城池,杀我人民,坏我大明一统,扰我百姓生业,是可忍、孰不可忍”朱棣中气十足,加之午门的设计,又有扩音的效果,使他的声音可以清晰传到每个将士耳中:

“朕今亲统三军,率天兵五十万讨此国贼,不灭丑虏,誓不还朝”说罢,从箭囊中抽出一枝金箭,一用力,咔嚓一声撅断了,“有临阵怯敌,不遵号令者,犹如此箭”

“不灭丑虏,誓不还朝”数万将士齐刷刷回应道。

“升旗”待山呼声停,朱高煦仗剑暴喝一声,纛车上一面明黄龙旗冉冉而起,在北风中猎猎响着直上杆顶。这纛车造得非常宽大,车上的四角站着四名护纛将军,车周围还有六十四名锦衣军士,威风凛凛的护卫着大明的皇旗。

待到皇旗升起,朱高炽跪在皇帝马前,高高举起一碗烈酒,大声道:“儿臣敬请父皇满饮此杯,祝父皇旗开得胜”

朱棣虽然平素不喜太子,但此刻还是有些动情道:“好,这酒朕用了,你也保重,处理国事务必慎重,有大事,飞马报朕,由朕做主”

“是,儿臣谨记父皇教诲。”朱高炽俯身答应,这时候,将士们也人手一个酒碗,碗中是与皇帝一样的烈酒。

朱棣便将酒碗,举过头顶,朝众将暴喝道:“于”

“于”出征的皇帝和官兵们,便一起痛饮烈酒,饮尽之后,将酒碗掷在地上,咔嚓粉碎的声音一片山响。

朱高煦又暴喝一声:

“三军出城”

将士们便带着酒意,士气高昂的列队从金川门出发,奔向遥远的边关。

五十万大军不只是从金陵出发,事实上,全国各地被选中参战的军队,都或早或晚的开拔,向着大军集结地宣府而去。

宣府一带,从去年开始早就紧张的忙碌起来。几十万民夫,每隔一天的路程,便修建一座偌大的兵站,说是兵站,其实就如城堡一般,一座座向草原深处蔓延……尽管从去年冬,皇帝就下令严加边禁,封锁消息,但是这么大的动作,怎么能瞒得过人?何况还是狡猾如狐的马哈木。

藏在内附各部中的奸细,将边境明军的动向,一条条传递到漠北的忽兰忽失温,瓦剌部的汗帐所在之处。

金顶的汗帐硕大无比,虽然有些肮脏破旧,但依然能从其精美的做工、昂贵的用料上,感受到昔日蒙元帝国的辉煌。事实上,现在的蒙古人,已经造不出这样的汗帐了,这是当年蒙元皇帝的皇帐,后来传到本雅失里的手中。马哈木杀了本雅失里,便将其据为己有。

不过此刻端坐在正位的,却不是瓦剌部的首领马哈木,而是个二十岁的瘦弱青年,他头戴金鼠暖帽,身穿金鼠袍,金鼠比肩,按照蒙元的礼制,这是黄金家族帝王冬服的一种。

这青年叫答里巴,是黄金家族阿里不哥的后裔,前年马哈木杀死了蒙古大汗,便称他是本雅失里的弟弟,拥立他为大汗,然后自任为太师。所以此时踞坐在他左首边那个,四十多岁,满面虬髯的粗豪大汉,才是朱棣眼里真正的敌人——瓦剌部首领马哈木。

马哈木的虬髯下,是一张有棱有角的长方脸,双目开阖间精光四射,嘴角桀骜的紧抿着,一看就是个极强悍骄傲之人。他的下首,坐着两个与他相貌相仿,稍年轻些的男子,是他的弟弟太平和博罗。当初猛可帖木儿逝世前,将瓦剌分成三部,分由兄弟三人统领。但两个弟弟向来对马哈木言听计从,所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瓦剌部自然蒸蒸日上,他们趁着明朝击败阿鲁台的机会,杀掉了本雅失里,把阿鲁台打得东躲西藏,最后都带着族人跑到长城边,向明朝人请求庇护了……

在打垮了鞑靼后,马哈木三兄弟也动起了统一蒙古,恢复帝国的念头,他们立答里巴为大汗,还侵占了和林,就在他们准备南下向河套动手时,明朝的那个可恶的朱棣杀来了……

为了麻痹朱棣,马哈木已经做得很到位了,他按时向明朝纳贡,并派出使者向朱棣解释,自己对大明绝无不臣之心……事实上,在阿鲁台向明朝称臣之前,马哈木兄弟便早就对明朝称臣封贡了,马哈木被朱棣封为顺宁王,太平被封为贤义王、博罗被封为安乐王。也正因为这层身份,他们才能坐山观虎斗,看朱棣把阿鲁台揍得屁滚尿流,然后愉快的捡了桃子……

所以从本心讲,马哈木是不愿意跟朱棣那个战争贩子开战的,他才采取各种方法,想要打消朱棣的战意。但他显然不了解那位大明皇帝,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朱棣想打你,那是不需要理由的,只要他觉着你欠揍就可以了。

现在,各方面传来的情报看,明朝皇帝再次率领几十万人马杀过来了……当确定这一消息后,金帐里的几人面色都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蒙古人实在是被汉人打怕了,从徐达、常遇春、到蓝玉,一代代汉人名将,把蒙古人从中原赶到塞外,从塞外赶到漠北,硬生生打得蒙古人再也不敢称帝建国,而是改称鞑靼,就是为了少挨汉人揍。刚消停了几年,明朝又出了个战争贩子朱棣,原先还是大将领兵,现在好了,直接皇帝带人开片,两年前的一战,把个强大的鞑靼打得落花流水,一蹶不振。现在朱棣又带人朝他们杀来,说不害怕那都是骗鬼的……

“要不……”老三博罗是个孔武有力的蒙古汉子,却第一个害怕了,“咱们移师伊犁河吧,回到大西北老家去,就不信汉人皇帝能追了来。”

没有人笑话他胆怯,相反,可汗答里巴、老二太平,都露出深以为然的表情。后者道:“就是,大哥,汉人有句话,叫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你要是觉着忽兰忽失温好,等明朝皇帝撤了,咱们再回来就是。”

“是啊,太师,”答里巴也劝马哈木道:“我听说汉人大军出动一次,都要准备一年半载,等他们师老无功回去了,我们就又能安生一两年了。”

马哈木闻言,睥一眼答里巴,冷声道:“传说成吉思汗陵,就在这忽兰忽失温,若是听到大汗这样的言语,会不会从地下蹦出来,指着大汗的鼻子骂你是不肖子孙呢?”

答里巴被说得面红耳赤,却一句不敢反驳,他这大汗不过是个傀儡,生死都在马哈木的手中,把对方惹火了,一刀劈了自己,也不是不可能。

“大哥消消气,”博罗和答里巴的关系不错,因为他很痴迷答里巴的妹妹,忙劝道:“雄鹰高飞,是为了躲避致命的弓箭。后退一步、也许路子更广。

“既然是雄鹰,就不该有胆怯。”马哈木哼一声道:“我们一走了之固然安全,可从此蒙古各部都知道我们是怕明朝皇帝的,这样他们就算日后归附了我们,一旦朱棣再次杀到,他们还是会反叛的。”说着加重语气道:“不经风霜,长不成大树,不斗恶狼,成不了好猎手。我们想要一统蒙古,恢复大元的荣光,就不能逃避强敌。”只听他铿锵有力道:“没有交战,谁也不知道胜负,击败朱棣,我们就是草原之主了”

兄弟俩都听得有些羞愧,是啊,他们若是听到朱棣的名字,就如此害怕,还谈什么恢复大元的荣光?

“可是拿鸡蛋碰石头不明智,拿石头碰自己的头也不明智……”激动之后,太平小声道:“我们得有打赢的希望才行。”

“当然有希望了”马哈木沉声道:“我决定迎战明朝,绝不是一时冲动,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说着便如数家珍道:“我们瓦剌一直没有遭到明朝的正面打击,这些年来,又不断吞并了鞑靼的部族,不断养精蓄锐,已经足够强大了。而且汉人打仗,讲天时地利人和,去岁草原上风调雨顺,我们正是兵强马壮之际,这就占了天时。我们在忽兰忽失温以逸待劳,等明军从万里之外杀来,在我们选定的战场上交战,这就占了地利。明军杀入草原,侵略我们的牧场,杀戮我们的部族,将士们为了保卫家园,必然全力以赴,我们便占了人和。”说着一拳重重捶在案上,一字一顿道:“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我们这边,胜利也必然站在我们这边”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