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零章 伤离别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3-12-19    作者:三戒大师

短短的三天假,几乎是眨眼就过去,幼军又重新集结,展开紧锣密鼓的训练。虽然别的军队都是过了上元节才集结,但幼军上下没一个叫苦的,他们知道自己不能跟那些老兵比。自己距离一名合格的官兵,还有太多东西要学要练,只恨时间不够……

但逝者如斯夫,转眼就出了正月。二月初二,开始进行御驾亲征前的出兵仪式,三天的时间里,永乐皇帝命留守监国的太子祭告了天坛、太庙和太岁神,他自己却独自关在报恩寺塔里,对着太后的灵位洒泪默祷,恳乞佑护,斋戒熏沐如仪。两天后,又下旨赏赐出征将士钱钞,并告谕他们要同心协力、奋勇杀敌,凡有功者将不吝高爵厚赏一切预备停当,便到了二月初八,大军出征的日子

前一天夜里,王贤抽空回家,向妻子道别,林清儿纵然柔肠百结,但为了让他能安心出发,还是把泪往心里流,始终给他平静的微笑。王贤自然能体会到妻子的深情厚意,夫妻俩手握着手,说了好些话。待到外面安静了,林清儿鼓足勇气,面若烧霞、声如蚊鸣道:“给我……”

王贤竟是一愣,他虽然能明白这话的意思,但林清儿是个很保守的女子,从来就没主动过,所以他不敢确定,到底是不是那个意思?

但下一刻他就明白了,只听林清儿喃喃道:“我想要个孩子……”说着便紧紧搂住他的脖子,主动献上了滚烫的唇。王贤想到分别在即,心中生出万般不舍,便宽衣解带,与爱妻如胶似膝的纠缠在一起。这一晚,林清儿格外痴缠,一次又一次,攀上灵与肉的巅峰……

黎明时分,亲吻熟睡妻子的面颊,王贤悄悄爬了起来,蹑手蹑脚走到门口,再次回首深深凝望她的面庞,见她睡得很是安详,这才放下心走出去。然后当门帘放下的一刻,泪水便从林清儿的面颊滚下来,像断了线的珠子,止也止不住,她只好把螓首埋在枕中,才能不发出哭声来……

外厢间,玉麝一边给王贤穿衣裳,一边眼泪汪汪道:“爷,戏文里都唱‘刀剑无眼,,您可得留点神,全须全尾的回来,不然,不然,夫人非伤心死不可。”说完又小声补充一句道:“我也会很伤心很伤心的……”

王贤听了心里一暖,探手把玉麝的纤纤细腰搂在怀里,亲了亲她细嫩的额头,笑道:“小茉莉,爷知道你的心,你也在爷心里装着呢。”

“真的?”玉麝登时欢喜的跟什么似的,紧紧的抱住他,呢喃道:“爷,你真好……”

“呵呵,爷的好你还不知道呢,等我从战场回来哈……”王贤笑着捏她脸蛋一把,放开任君采摘的小美人,拍拍她刚刚发育的翘臀道:“走,送爷出门

“嗯。”玉麝使劲点点头,反手抹去泪痕,提着王贤的行囊,跟在他后头走出了正屋。

来到厅堂中,便见顾小怜早等在那里,绝色佳人吃力的提着个食盒上前,轻声道:“奴家给大人做了些不怕坏的点心,能放一两个月,路上慢慢吃。”

王贤看着俏佳人眼里的血丝,不禁心疼道:“一宿没睡么?”

“没啥,回头补个觉就是了,倒是大人这一去漠北,艰辛危险,可千万要保重自己。”顾小怜说着眼圈也发起红来。

“我知道。”王贤说着伸出手,为她擦擦泪道:“你也多多保重。”顾小怜却突然伸出玉臂,不顾一切的搂住他的脖颈,在他的嘴唇上留下深深的一吻,媚眼如丝、销魂刻骨道:“不要再不放心我,我就是死也不会对不起你的…

“嗯。”王贤重重点头,提着重重的食盒,离开了厅堂。

来到天井里,又看到灵霄在气哼哼的一脚脚踢着练武用的木桩子,她为了赶上出征,早早就从武当山回来,谁知临出发前,王贤却要她留在京城,因为有更重要的任务交给她……小丫头这个愤怒啊,从那会儿到现在,一直在跟他冷战着。

王贤想悄悄溜走,谁知小丫头却脑后有眼,冷冷道:“站住。”

“啊师傅,起这么早?”王贤一脸惊讶的站住脚,满脸堆着笑道:“以为你还要睡,就没打招呼。”

“哼哼,骗谁?你就是想躲着我”灵霄气呼呼的转过身,冷眼看着他道:“你改主意了没有?”

“暂时……没有。”王贤小意道。

“哼”灵霄板着小脸道:“为师命令你,带我一起出征”

“上战场有什么好的?”王贤叹口气道:“风餐露宿、抱冰卧雪、几个月不能洗澡……那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花木兰那是没办法,你非要凑什么热闹

“人家不是担心你么”灵霄气得想拿脚踢他,带着哭腔道:“你要是功夫像我哥一样高,谁管你啊”

“傻丫头,”王贤闻言心头一热,柔声道:“战场厮杀,靠的是军队这个团体,个人武艺的强弱,没有太大用处。再说,你哥不是跟我一起去么?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我,我”灵霄一下下揪着他的衣襟道:“我不跟着,就不是不放心

“好了,听话。你留在京城,是有更重要任务的,我这一家的安全,可都靠着你了。”王贤温声道:“替我保护好你林姐姐,好么?”

“嗯。”灵霄这才不情不愿的点点头,把个包袱递给他道:“这是绣儿姐姐给你的,她在屋里头都哭成泪人了。”

“唉……”王贤看看小白菜的房间,最难消受美人恩,这一家大小美人的恩情,叫他如何消受得了?

坐上回军营的马车,王贤打开顾小怜准备的食盒一看,只见里头紧紧密密的摞着满满的一大盒点心,怪不得那么沉。每块点心都细心的用油纸包着,这样可以防止串味,保存时间也更长……难怪她说吃一两个月呢。

王贤轻轻盖上盒盖,暗叹口气,这要在几百年后,顾小怜这样的绝色美女,是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但在这个年代,自己如此冷淡待她,她却能诚心实意的对自己,还真让人替她不值。不过值不值,不是他说了算,是个这个时代,是顾小怜本人,才有资格评判的。

又解开郑绣儿的包袱,王贤见是几身贴身的丝质内衣,还有棉织的袜子……话说到了明朝这时候,人们的内衣裤和后世的样式,看上去已经差别不大,但穿起来的感觉就差大了。一个是男子的内衣裤肥大不贴身,一个是普遍不穿内裤,还有一个是袜子像个布袋子,怎么穿都难受。王贤在外衣上不敢标新立异,但在谁也看不到的内衣上,他却想让自己更舒服一点,在杭州时便按自己的想法,请裁缝师傅做了几身丝绸的内衣裤,还找人纺了几双棉线袜子,穿着舒服多了。

不过这半年来训练太苦,他虽然不用身先士卒,还是把所有的袜子内裤都磨破,也没工夫再找人做,只能顾不上舒不舒服,换回普通的样式了。现在包袱里整齐叠放的,却是样式、大小,与他设计的完全相同的那种裤袜,让他好生吃惊……小白菜是从哪知道这样式的?但吃惊之后,便是一阵喜从中来,这个守礼的小寡妇,竟然能放下害羞,为自己准备这些贴身的衣物,她的心意昭昭,就是瞎子也能看见了。

带着一家子女人的牵挂,王贤回到了军营,众将俱已披挂整齐,就等他和太孙殿下了。又过了一会儿,朱瞻基从皇宫回来,讲了今日的注意事项,便命大军集结,开拔出营,到午门前受阅

当悬在洪武门上的钟鼓悠然而起时,出征的大军已经密密麻麻在午门前列队,浩浩荡荡、不见首尾留守在京的太子、难得一见的少师姚广孝,率领公卿大臣,六部官员三百余人,也在午门前恭送皇帝出征。几十万京城百姓,前一日便接到大赦天下和大军讨伐蒙古的两道恩诏……虽然他们不喜欢朱棣,但出征的大军可是他们的子弟兵哇早早都簇拥到天街上新设的绸帷外洒泪相送,临街的的家家户户也都设香案,摆着酒肉,算是壶浆箪革食欢送王师……

待到午时,便听皇城上三声炮响,承天门、正阳门、午门同时呀呀开启,畅音阁中笙、篁之声大起,一队队举着龙旗宝幡的大汉将军,流水般从午门内列班而出,后面跟着锦衣卫、羽林卫、虎贲卫两万皇帝亲军出完,方见此次伴驾出征的汉王殿下,在几十名将领的簇拥下,骑着御马出现在午门外

朱高煦睥睨着朱高炽和那帮公卿大臣,微微昂首,抽出皇帝御赐的天子剑,持在手中,暴喝道:“吾皇亲征,攻无不克、吊民伐罪、天下大吉”

立时,数百只号角仰起向天齐声高鸣。几乎同时,皇太子率百官扬尘舞拜,山呼万岁,三军将士也跟着齐齐跪倒,高呼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