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七章 又是新年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3-12-17    作者:三戒大师

整个腊月里,王贤都在忙碌的备战中,不过灵霄和闲云少爷,终于回武当山过年了……说起来,俩小祖宗也够没良心的,离山一年半也不想家。要不是孙真人年前来京里给皇帝送桃符,顺道把他俩捉回去,还没有要回去的意思

不过两人说过了年还回来,而且闲云还把黑云子他们留下来保护王贤,几个道士早习惯了山下的花花世界,自然求之不得。这点小事,孙真人还是同意的

一直到腊月二十九,朱瞻基才宣布全军放假四天,正月初四再重新集结。将士们早就归心似箭,终于等到放假,转眼就走了个于于净净。但等王贤处理完了收尾事宜,回到家时,已经是大年三十的下午了。

大街上到处是噼里啪啦的爆竹声,家家户户贴起了春联,挂起了灯笼,浓重的年味让人感觉不到战争就在眼前。不过王贤也顾不上体会新春佳节对国人的意义,快马加鞭便回到家。家里头也早已张灯结彩,下人们都换上了崭新的衣裳,喜气洋洋的在为今晚的年夜饭准备着。

王贤早就让人带回话来,除夕的年夜饭要备十桌以上,不光几个兄弟,那些没法回家过年的军官,也被他叫来家里过年。家里头,林清儿已经康复,在顾小怜和郑绣儿的协助下,把这些事处理的有条不紊,根本不用王贤操心……所谓贤内助,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了。

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中,热热闹闹的年夜饭一直吃到下半夜,待众将告辞回营,王贤才捞着小睡片刻,五更天便又被鞭炮声吵醒,便见林清儿一脸抱歉的笑道:“大伙儿等着官人下汤圆呢。”

王贤这才想起,昨晚林清儿说过,京城的习俗是初一清晨,家家户户必食汤圆,寓意为高高兴兴、团团圆圆,而且都要有一家之主亲自下出来,再由主母分给其他人食之,以示赐福。

他只好洗把脸,在玉麝的服侍下穿上过年的新衣,突然感到靴页子鼓鼓囊囊,伸手一摸,竟是一摞红包,便随口调笑道:“小茉莉给老爷包的?应该我给你才是。”

玉麝白他一眼,小声道:“是夫人帮你备好的。”

话音未落,就见林清儿带着顾小怜和小白菜进来,盈盈给他下拜,一起娇声道:“妾身给官人拜年了。”

“哦,过年好,过年好。”王贤这才明白,原来林清儿替自己把什么都想到了,心里一热,颇为尴尬的摸出三个红包道:“来来,利是拿去,大吉大利啊”

林清儿笑盈盈的接过来,装模作样的道了谢。顾小怜也接了过来,巧笑倩兮道:“多谢老爷……”

“好好……”王贤笑开了花,待郑绣儿上前,他调笑道:“小白菜,你刚才也自称妾身来着?”

“才没有……”小白菜脸涨得通红,强调道:“我没有用称呼,只是给你拜年。”

“那红包就不能给你。”王贤笑道。

“好了官人,大年初一就欺负人……”林清儿赶忙打圆场,把红包夺过来,递给郑绣儿,郑绣儿方有些得意的朝王贤示威,却听林姐姐忍俊不禁道:“那个,肉烂在锅里……”登时羞得跺脚道:“姐姐,原来你和他才是一伙的。

“哈哈哈,你以为呢?”王贤心情大好,长身而起,搂着林清儿使劲香一口道:“于得漂亮”

“一对坏人”小白菜说着,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出来下了汤圆分汤圆,王贤和林清儿端坐在正位上,接受陈管家夫妻带着众下人拜年,然后林清儿分下红包。虽然都才来府上几个月,得到的却跟京中于了全年的同行一样多,下人们自然欢喜至极,觉着主母真是好人……

吃过早饭,王贤带着林清儿去太子府拜年……这是朱瞻基的意思,说他母妃想见见她。虽然林清儿也是见过世面的,但一想到要见当朝太子妃,还是忍不住有些紧张,在去往太子府的路上,不时问他自己该注意什么。

王贤握着妻子的小手,笑吟吟道:“太子一家子,甚至比寻常人还要和气,你只管放松就是。”

“真的?”林清儿不太信道:“太子爷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王贤笑笑道:“怎么说,能跟太子妃联系上都是好事儿,这样我不在京城的时候,你也不用担心被人欺负了。”

“那倒是……”林清儿点点头道。

说话间,马车驶到太子府门前,不用通报,侍卫便敞开大门,放马车长驱直入……林清儿不知道,大明朝能有这待遇的,除了几位深受信任的王府讲官,就只有王贤了。

不过进府之后,他的马车并不直行,而是拐向东面的院落,那是朱瞻基的太孙府。

“来得真够早的,”王贤扶着林清儿下了车,便听到个熟悉的声音笑道:“嫂夫人过年好啊。”自然是朱瞻基了。太孙殿下昨晚到今晨,一直在皇宫里陪朱棣过年,前脚才刚回东宫。

“牛八兄弟,”林清儿惊讶道:“怎么你也在这儿?”

“我就住这啊。”朱瞻基很是开心,但不是因为他恶作剧得逞,而是王贤能一直保守秘密,这说明他没把自己的话当耳旁风。

“你是太孙殿下什么人?”林清儿错愕道。

“这么说吧,我们同父同母,但他不是我哥,也不是我弟。”朱瞻基心情大好,满口胡柴道。

“那你们是……”林清儿一愣,旋即才明白过来,惊讶的捂嘴道:“你就是皇太孙”

“谁敢假冒,也不敢在这里假冒吧。”朱瞻基笑道。

“民妇拜见殿下”林清儿忙下拜道。

“嫂夫人快快请起,”朱瞻基忙示意王贤扶住林清儿,苦笑道:“就是怕你们拘礼,我才不让军师说破的。”说着呲牙笑道:“再说我们确实如亲兄弟一般,嫂子以后千万像以前一样。”

“是啊夫人,就满足殿下的心愿吧。”王贤笑道。

林清儿只好应下。

“好了,赶紧去拜见我父母吧。”朱瞻基带着两人来到东宫正殿,笑道:“我先带嫂子去见我娘,你自己去给我爹拜年吧。”

“好。”王贤目送他俩去往后殿,然后整整衣冠,跟着陈芜进到大殿,给太子磕头拜年。新春佳节,是天经地义的人情走动的日子,那些平素不好上门的文臣,都趁着这个机会,来给太子殿下拜年,太子也可以抛开担忧和臣子们见见,所以今天要见的人实在太多太多……时间异常宝贵,但太子还是拿出盏茶的功夫,和王贤专门说了会话,把他的表现好一个夸,还说几位师傅是如何如何器重他。末了又问他有什么困难需要自己帮忙……

虽然只是客套话,却让王贤很是感动,便说自己什么困难都没有,唯一不放心的是在京城的妻子,怕自己出征后,锦衣卫趁机加害云云。

朱高炽却笑了,说这个你尽管放心,有我这个监国太子在呢,还护不住你的家眷?要是实在担心,可以⊥她们先搬到太子府来住。王贤心说,这倒是好主意,但哪好意思答应?

太子却是诚心实意的,笑道,你回头跟家里商量一下,要是答应,我就赶紧让人收拾院子了。

王贤算是彻底明白,什么叫平易近人,什么叫如沐春风,也许这就是太子殿下没什么本事,却能让那些文臣死心塌地效忠的原因吧?别说别人,就连他都生出不能辜负了太子的念头……

等他从太子那出来,林清儿却还没从太子妃那回来,朱瞻基倒是早等着他了,笑道:“我娘要留嫂子用了饭再走……”

“谢谢你,小黑。”王贤压低声音,感激却不打折道。他知道这是太子妃在抬举林清儿。经过这一次,林清儿便算是进入京城的贵妇圈子,这对她的安全和地位,都有莫大的好处。

“又客气,咱们是兄弟们。”朱瞻基拦着王贤的肩膀,笑道:“咱们先去庆寿寺给你师父拜年吧。”

“……”王贤咽口吐沫,腿肚子有些转筋道:“明年的今天,不会是我的忌日吧?”

“有可能。”朱瞻基皱眉道:“但那样的话,我岂不每个春节都得给你烧纸?叫我怎么过年?”说着忍俊不禁道:“好了,不逗你了,黄师傅他们已经向姚师解释了。”

“老和尚怎么讲?”王贤忙问道。

“姚师没说什么,但这么长时间也没拆穿你,显然默认了呗。”朱瞻基笑道:“这下放心了吧?”

“我放心什么”王贤气道:“老和尚得给太子面子,但凭什么给我面子

“安啦,”朱瞻基有些不负责任的笑道:“姚师又不会要你的命,顶多把你整一顿罢了。”

“我怎么听说,当年很多人被他整得咬舌自尽了呢?”王贤没好气道:“你就坑死我吧”

话虽如此,他还是上了车,跟朱瞻基往庆寿寺而去。一直逃避不是办法,该面对的总要直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