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四章 无米之炊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3-12-15    作者:三戒大师

众人只把太孙殿下的话,当作年轻人在维护自己的面子,谁都没往心里去

看完了战车,众人又看了铁狼筅,经过军演的检验,官兵们发现军师‘灵机一动,,用毛竹作成的武器,在对付敌兵时有奇效,虽然无法杀敌,但可为己方提供强大的保护,令火铳、弓箭的精确度和杀伤力大增。所以回京之后,官兵们特意弄了一批毛竹回来操练,但发现没几次就出现竹节开裂,狼筅便报废了。而且有原籍北方的官兵说,北边气候于燥,竹节更容易开裂,王贤干脆找铁匠,按照原样改成了铁皮包木的狼筅,这样更加坚固锋利,而且分量还轻了不少。

看完了武器,众人又进到屋里,朱瞻基道:“通过那次军演,我们还总结出一个教训丨”

“人都说吃一堑长一智,殿下却长了好几智,这一堑吃的值啊。”金问打趣笑道。

“呵呵。”朱瞻基笑着看看王贤,这时候由副手来说,显得更牛一些。王贤便笑道:“上次军演中,我们因为经验不足,有时候刚把米下锅,就要急行军,有时候连阴天,生不着火,将士们饭都吃不上。这还是在演习中,若是在战场上,官兵们吃不上饭,在塞外饿着肚子,根本不用敌人发动进攻,我们便会不战而亡的。所以我们回来后,便琢磨一种方便携带,又便于食用的于粮。

“有道理。”金问道:“我听说,别的军中都是提前烙好了大饼……”

“大饼我们也有烙,但那玩意儿吃起来太硬,也没什么营养。我们还捣鼓出一种布袋炒面,携带很是方便……”王贤说着,拿过一条鼓鼓囊囊的长布袋,斜跨在肩上道:“这样一袋,就是一个士兵五天的口粮,要吃的时候,打开布袋……”他将袋口的绳子解开,抓出一把面道:“二位师傅若不嫌弃,可以

两位东宫讲官也不是娇气之人,闻言一人欣然抓了一把,欲往嘴里送时,金问笑道:“这是要吃生面么?”

“尝过再说。”王贤笑道。

两人便不再说什么,各自送到口中,闭嘴尝了片刻,恍然道:“面是熟的。”“还是咸的。”“这到底是什么面?”

“炒面呗。把大豆、高粱、大米炒熟了、磨碎了,再加上盐,就着凉水便可以吃。”王贤让人给二位大人端来茶碗漱口,笑道:“这比吃大饼有营养多了,而且能放很长时间,吃起来也方便,还不用生火,省得在草原上暴露目标

“考虑的真周全。”金问和杨溥是彻底服了,对朱瞻基笑道:“我们可以请太子殿下放心了,太孙殿下比我们想得细多了。”

“嘿嘿,我父亲总担心我冒失,这下没什么好说的了。”朱瞻基乐得合不拢嘴道:“走走,再去看几样新玩意儿,还有更有意思的呢……”

王贤跟着朱瞻基他们出了屋,刚要去下一间,便看见周勇快步走过来。

王贤站住脚,与众人拉开一段距离,问道:“什么事?”

“陈管家在营外,说夫人请大人家去一趟。”周勇轻声道:“大人都已经半个月没回家了。”

“我走不开啊。”王贤皱眉道:“全军都在备战……”

“那……我怎么回话?”周勇有些为难道。

“就说过几天……”王贤叹口气道:“我会抽空回去一趟的。”

“是。”周勇便出去回话了。

“唉……”王贤又叹了口气,便进去屋里了。

皇城中更也是一片忙碌。自从向各衙门下达了征伐令后,庞大的战争机器便运转起来,整个帝国都转变为战时体制,开始为五十万大军的出征准备着。

对这个年代的大明军队来说,出征作战是不需要动员的,将士们将为皇帝打仗视为建立功勋、升官发财的大好机会,都抢破头的想上战场。但从来不是有军队就可以开战的,尤其是这种几十万大军的征伐,打得其实是后勤,是粮秣给养。而经过多年的大兴大建、大鸣大放后,大明朝的财政,已经极度枯竭了。了解内情的官员都说,若非户部尚书夏元吉这个大管家是腾挪筹措的天才,大明朝的盛世外衣,早就被扯得一丝不挂了。甚至有人刻薄的说,今上比之隋炀,就是多了个夏元吉

不过就算是夏元吉,摊上这么好大喜功的主儿,也是心力交瘁,难以为继,供给出征的军粮迟迟无法筹措到位,让朱棣大发雷霆。发了好一阵火,朱棣才想到自己还得靠他支撑局面,只好收摄了心神,要过热奶子饮了一杯,沉声问道:“朕再问你一遍,二月之前,到底还能有多少军粮运到居庸关?”

“回禀皇上,”夏元吉还不到五十岁,但常年殚精竭虑,已经让他须发花白,如六七十岁的老人一般,缓缓回禀道:“能运去居庸关的军粮,具以呈报上来,夏收之前,府库中再无可调之粮了。”

“你要让朕的大军在塞外喝西北风么?”朱棣的火气又上来了。

“臣万万不敢,只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夏元吉叩首道:“臣这个户部尚书的账下,已经一于二净了。”

“……”朱棣的脸色异常难看。

“其实还是有粮可调的,”眼看着皇帝又要爆发,向来对国事不太发表意见的赵王出声了。

“哦?”朱棣看向赵王道:“老幺说说看”

殿上众人都望向赵王殿下,大部分人不信他能比夏元吉还厉害。

“儿臣窃以为,”赵王殿下一身华贵的蟠龙亲王服色,头戴翼善冠,腰缠白玉带,比在促织斗场斗蛐蛐时,更显高贵无比,卓尔不群,只见他朗声道:“夏尚书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怎么会忘了天下两千个常平仓呢?”

此言一出,众人都露出失望之色,朱棣也皱眉道:“胡闹常平仓是百姓的救命粮,一旦发生饥荒,百姓还要靠它活命,万万挪用不得?”

“父皇容禀。若不是夏尚书没办法了,儿臣不会出这个主意,要是这个主意真得臭不可闻,儿臣也不会提出来的。”朱高燧却冷静回道。

“……”朱棣十分喜爱这个酷似亡妻的小儿子,耐着性子道:“那你就讲讲,这主意不臭在哪里?”

“儿臣动这个念头,是在邸报上看过几起有关常平仓的贪污案有感,奇怪那些贪官污吏为什么敢打常平仓的粮食?便去查阅了过去多年的记录,终于发现一个现象,”朱高燧依旧不疾不徐,声音珠圆玉润道:“每年全国常平仓开仓的数量,最多不过两成,大多数年份里,连一成都不到。也就是说,绝大多数的粮食,都在陈陈相因中被浪费掉,所以那些贪官才会打常平仓的主意”顿一下,朝皇帝深施一礼道:“所以儿臣斗胆以为,我们不妨搬开教条,从常平仓调出部分粮食,以供大军之用,并不会影响到百姓的生计。”

朱棣闻言颇为意动,沉吟片刻,问夏元吉道:“赵王说的有道理么?”

“恕老臣直言,太过冒险了。”夏元吉却断然摇头道:“常平仓是百姓的救命粮,今年谁也不知道,明年哪里会闹灾荒,仓里有粮才能心里不慌。百姓沉得住气,哪怕一时灾荒,粮价也不会飞涨。反之,要是仓里的粮食被调走了,一有灾荒,百姓必然惊慌,要是有人再煽风点火,可能会酿成民乱的。”其实还有个原因他没说,那就是经过这些年的透支,很多常平仓的粮食,都被官府用来堵了别处的漏。所以绝大多数仓库都有账实不符的现象,甚至连半仓都不够……这些,他这个户部尚书都是知道的,但他不能说,因为那些地方官都是被他逼的没法子,才会这样拆东墙,补西墙的。

过硬的理由说不出,说出来的理由不过硬,皇帝的反应可想而知,朱棣的表情明显轻松起来,竟也有了笑意:“这好办,朕允许各县之间互相借粮,就由你夏尚书做个中人,一方有灾,八方支援么。再说朕也不是强征他们的粮食,我是用钱买的,这下总没问题了吧?”

“……”夏元吉心说,别提买好不好,大明朝都要被陛下滥发的宝钞给买于净了,他又要分辩,却见皇帝手一抬,像往常多次那样,已经力排众议,乾纲独断道:“就这么定了下密旨,调黄河以北各县常平仓三到五成粮草,运往居庸关,五成者官升一级四成者考评记优一次,不足三成者,原地免职,钦此”

“臣等接旨”永乐大帝这样说了,就是不可更改的圣旨,群臣只有依命而行的份儿了。

恭送声中,皇帝离开大殿,群臣起身也要退下,却见夏元吉颓然跪在地上,竟爬不起来,还是杨士奇和杨荣两人上前,把他扶起来。杨荣轻声道:“大司农,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咱们一起想办法就是。”

夏元吉满嘴苦涩道:“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拜神了,祈求明年我大明风调雨顺,不然,非出大乱子不可”

“……”两位大学士无言以对。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