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二章 三个和尚没水吃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3-12-13    作者:三戒大师

好说歹说,刘太医才跟着太孙殿下进了内室,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顾小怜,又诊了下脉,便起身叹了口气。

听他这一声叹,众人的心都揪起来了,太孙殿下涩声问道:“怎么,没救了么?”

“谁说的?”刘太医白他一眼道:“老夫的意思是,这点伤,到街上随便找个郎中就可以了,犯得着把老夫请来么?”

“您是说,她没事儿?”王家众人张大嘴道。

“你们怀疑我的医术么?”刘太医两眼一瞪,胡子一翘一翘道:“真是荒唐,那你们另请高明吧”说着便作势要走。

朱瞻基忙拉住他,好说歹说,才哄着老太医在走之前,开了一副药方。

“太医都这么牛吗?”把牛太医……哦不,刘太医送上马车,王贤两眼发直道。

“当然不是了,这是大明朝的独一位,”朱瞻基说着指指自个脑壳道:“而且也是因为当年受过刺激,这才落下了个容不得人怀疑的毛病。”

“什么刺激?”既然太医说没事儿,王贤也就放心了。

“我皇祖母的病,就是他治的,后来皇祖母还是去世了,他以为自己肯定要被处死了,吓得给自己备了棺材。谁知道我皇祖母留下遗旨,说自己得了不治之症,因为他高明的医术,才又多活了七年,要我们记住他的功劳,并为他钻研医术提供条件,争取早日找到治愈那种病的法子……”

“皇后娘娘真是仁慈啊……”王贤唏嘘道。

“是啊,”提到皇祖母,朱瞻基的脸上也满是怀恋,涩声道:“我皇祖母在时,我家里的关系,可没这么紧张……”

“唉……”王贤陪着叹了口气,便见朱瞻基收敛心神,低声道:“小怜姑娘的事情,我很抱歉。”

“这怪不得殿下。”王贤摇头道。

朱瞻基却话锋一转道:“但我还要说的是,你不能放松警惕。”

“……”王贤愕然。

“要小心是苦肉计。”朱瞻基面色阴沉道:“万一她是见自己要被识破了,置之死地而后生怎么办?”

“你还怀疑她?”对朱瞻基的多疑,王贤有些难以接受。

“她不是没撞死么。”朱瞻基的话语分外冷酷。

“那是我及时拉住了。”

“万一她是故意让你拉……算了,”朱瞻基摆摆手,有些无奈的看着王贤道:“你不会被她迷住了吧?”

“不至于。”王贤摇摇头。

“那就好,我也信你有这份定力,”朱瞻基叹口气道:“你要是一开始就听我的,又怎会有这一出?”

“殿下要用美男计,我不是合适的人选。”王贤黯然道:“当初就该让你另选高明。”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朱瞻基笑道:“我就是想另选高明,你舍得么?

王贤摇摇头,怎么能让顾小怜这么走了呢?

“这不就结了,”朱瞻基笑着拍拍他道:“你也不要有心理负担,该怎么对她怎么对她,心里有个提防就行了。”

王贤点点头,旋即又品过味来道:“这不还是美男计?”

“不,”朱瞻基摇摇头,狡黠笑道:“这叫将计就计……”

“……”王贤发现跟太孙殿下一比,自己真是太纯情了。

进去看看顾小怜已经没什么危险,朱瞻基便告辞回家了,银铃本想问问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但转念一想,他肯定会蹬鼻子上脸,自己还是盘问一下灵霄吧……她和二哥一起进京,应该知道点什么吧?便把灵霄叫了出去。

见顾小怜没事儿了,小白菜亦逃也似的走掉了。见一屋子人转眼走了个七七八八,林清儿白王贤一眼道:“官人是怎么弄的,一个丢了魂儿似的,一个直接寻死。”

“别说了,我才最郁闷呢。”王贤苦着脸道:“女人心海底针,我是搞不懂的。”

“那你还”林清儿本想说氵沾花惹草,,但转念一想,这事儿还真不怨他,郑绣儿是从江里救起来的,已经无处可去,只能跟着他。顾小怜是太孙硬塞的,他又不能送人,只能放在家里。现在弄成这个局面,还真是挺无奈的……不过她怎么有点小幸灾乐祸?我的大官人啊,齐人之福不好享吧?

夫妻俩默然须臾,一声呻吟打破了沉默,两人马上凑到床头,王贤惊喜道:“小怜你醒了”

“妹妹,你做什么傻事?”林清儿摸着顾小怜头上的纱布,垂泪道。

顾小怜动了动嘴唇,泪水便如断了线的珠子,顺着光洁如玉的面颊淌下来,她却不理王贤,只对林清儿泣道:“姐姐,我命好苦啊……”

林清儿忙安慰的拍着她的背,用眼神示意王贤,赶紧说点什么。王贤只好讪讪道:“小怜,是我不对,以后断不会再怀疑你了。”

“防人之心不可无,大人何错之有?”顾小怜呜呜咽咽道:“要说错,也是奴家的错,谁让我是赵王府出来的人呢。”

“你是身不由己的,再说你也证明了自己的清白,”王贤忙温声道:“咱们揭过这一页,往后好好过日子,如何?”

“我没死,就证明不了什么,兴许我是故意寻死,来打消大人的疑虑也说不定。”顾小怜却冷笑道。

“怎么会呢,”王贤讪讪道:“你不要多想了,咱们养好身子再说,千万别再寻死觅活了。”

“奴家不会寻死了……”顾小怜幽幽道:“奴家只求大人赐一张度牒,送我出家吧。奴家会日日为大人和姐姐祈福的……”

“瞎说什么,我是决计不会答应的。”王贤这个汗啊,好么,小白菜那边还没劝下,这边又一个要出家的。难道对光头的渴望会传染么

“大人说过,我想于什么都可以的……”

“我现在又说不可以了,”王贤粗暴的摆摆手道:“今天大家都太激动了,不利于谈话的建设性。你且打消这念头,安心养伤,我们改日再好好谈谈。”说着便起身往外走,却被门槛绊了一下,登时火冒三丈的嚯嚯起来:“说了多少次了,弄这么高门槛作甚赶紧给我拆了”

向来温和的老爷竟然大发雷霆,一时间前院后宅都噤若寒蝉。

王贤气呼呼的大步往书房走去,路过小白菜的房间时,他突然站住脚,拉开门便闯进去。小白菜本来坐在杌子上出神,吓得像兔子似的蹦起来。王贤步步进逼,逼得她步步倒退,一直背靠到墙上,俏脸满是惊恐道:“你……你要于什么?”

“你要是再敢提出家,”王贤双目圆瞪,一字一句道:“我就……打烂你的屁股”

“你”小白菜羞愤莫名,刚要开口叱责,却听他接着道:“而且是脱下裤子来打”

“你”小白菜羞愤更加,想要再次开口,却又听他威胁道:“不信可以试试。”

一段三连击,终于把小白菜的心防击垮,她双腿一软,缓缓瘫坐在地上。王贤暗暗得意,看来就得拿出点一家之主的威严来,不然各个瞪着鼻子上脸谁知还没得意起来,就听她哇哇大哭开了。

“不许哭”王贤忙喝道。

小白菜却哭得更厉害了,王贤几次伸手想要把她按倒打屁股,但又怕她彻底失控,只好再次落荒而逃……堂堂王大官人夫纲不振,哪还有脸在家里待着?让陈管家跟林清儿打声招呼,他便提前回军营过夜去了。

回军营的路上,王贤心里反复就是一句话……去你妈的三妻四妾简直就是嫌自己命长

那厢间,银铃在屋里审问灵霄。灵霄这丫头,却是个不嫌事儿大的,她觉着如果将来银铃能当上皇后,自己岂不就是皇后的姐妹,那真真是极好的。所以她才一直帮朱瞻基瞒着银铃,这次银铃审问,她也只说牛八是皇亲国戚,没说他是太孙殿下,唯恐把银铃吓到。

“皇亲国戚都这么不着调么?”银铃刚要发表感慨,就听到小白菜的哭声,然后看着二哥气冲冲出去,竟是要离家出走的架势。银铃都看呆了:“这是哪一出?”

“这一出叫‘三个和尚没水吃,吧。”灵霄说完,很为自己这句话而喝彩

“还在这说风凉话”银铃白她一眼道:“不赶紧去帮着劝劝。”二女便去顾小怜房间一看,见顾小怜在黯然垂泪,林清儿也在那抹泪。其实本来林清儿没哭的,是一听说王贤走了,她才泪奔开了……官人是在怨我治家无方啊

银铃忙劝了这个劝那个,无奈女人哭起来,那是一定要哭个痛快的,结果没把别人劝住,把自己也给劝哭了。心说小谦你个杀千刀的,也不来京城找我,光顾着你董家妹妹去了……

眼看着王家有泪流成河的架势,灵霄终于忍不住生气道:“你们怎么这么自私,小贤子要上战场了知不知道,还给他添乱”

这一声比什么劝都管用,满院子的哭泣登时戛然而止,一张张梨花带雨的脸上,写满了惊讶至极的表情:“真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