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零章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3-12-12    作者:三戒大师

下午一进书房,林清儿便看见王贤在背八股文,心里未免奇怪,夫君已经改了武职,科举也就没什么意义了,于嘛还要在这上面下功夫?要说爱上了时文还另当别论,但是他明明是把八股文当药吃的。

“将来的事儿谁也说不准,”王贤叹口气道:“我现在正经的身份,还是杭州府学的生员,在太孙这里不过是个临时工,哪能不做两手准备?”

“太孙不是很器重官人么?”林清儿不解道。

“太孙器重我不假,但真要有事,他都自身难保,哪还顾得上我?”王贤苦笑道:“还是做好两手准备吧。”

“太孙殿下都能自身难保?”林清儿有些惊恐道:“那官人岂不很危险?

“哪里的话,谁会注意到我这样的小角色?”王贤安慰她道:“就算真有那一天,咱们回杭州去逍遥一生,也是有本钱的。”

“那倒是”林清儿还不知道,自己丈夫已经搅合进去多深,听了他的话,才能重新高兴起来:“若能在杭州植莲泛舟、弹琴作乐一辈子,也不枉此生呢。”说着促狭的笑道:“何况官人除了莲花还有小怜,弹琴作乐可是天下一流呢。”

“你敢取笑我”王贤伸手去呵林清儿的痒,佯怒道:“没看见我净躲着她么”

“不敢了,不敢了…”林清儿忙软语求饶道:“奴家再也不敢取笑大官人了。”待王贤松开手,她才娇喘吁吁的靠在他怀里问道:“说正经的,妾身可不是那种妒妇,官人若想收了小怜姑娘,还有绣儿姑娘,我都是支持的。”

“唉……”王贤叹口气,这万恶的旧社会,就是这点好。可这才更让人郁闷……见他叹气连连,林清儿奇怪道:“莫非相公另有打算?”

“呃……”王贤想来想去,决定还是跟妻子实话实说:“其实我对小怜不太放心。”

“怎么?”林清儿一惊。

“也许是瞎猜,但她是赵王府出来的人,现在这个时候不得不防。”王贤沉声道。

“啊?”林清儿惊讶之色更盛道:“官人是说,她是坏人?”

“那不敢说,也许她是无辜的哩。”王贤摇摇头道:“我之所以留她在家里,是因为上命不可违。太孙殿下让我养着她,说日后另有用处,所以才……

“是这样啊……”林清儿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猫儿不吃腥。有些紧张道:“那我该怎么做?”

“别害怕,她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着,你当什么都不知道便好,”王贤用亲吻安抚有些害怕的妻子道:“归根结底,人家的目标是太孙,不大可能把一颗昂贵的棋子,浪费在我身上。”

“嗯……”林清儿弱弱的点点头,心里始终难免有些害怕,连小白菜的事情都忘了问……

短暂的团聚后,王贤又回到军营,继续紧张的训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每到休假的日子,朱瞻基必会到他家报道,死皮赖脸的跟银铃套近乎,弄得银铃无可奈何,都想回杭州了。

王贤实在看不下去,跟太孙殿下很严肃的谈了下,强扭的瓜不甜的问题。本以为太孙殿下会就此知难而退,谁料朱瞻基却愈加坚定起来,说:“我就喜欢这种开朗活泼又不随便的姑娘。坚信自己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王贤无可奈何,只好由他去了。当然他也不忍心妹妹深受困扰,对银铃说想回杭州的话,我随时送你回去。

银铃这个苦恼啊,她为啥会离开杭州?不就是因为有董家妹妹在,现在董家妹妹和于谦哥哥还不知多甜蜜呢,自己回去得多难受?还不如留在京城,和姐姐妹妹们一起多开心?至于恼人的牛八哥哥,八天才来一次,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何况哪个女孩子没有一点虚荣心?她被于家人瞧不起,却被牛八费尽思的追求,烦恼之余,却也有一点点小开心的……

见银铃不打算回去,王贤发现自己搞不懂年轻人想什么,索性不再过问。在家休假时,要么和林清儿举案齐眉,要么听小怜姑娘唱唱歌,或者调戏调戏小白菜,于什么不比咸吃萝卜淡操心强?

说到小白菜。这天午后,林清儿、顾小怜、银铃和灵霄凑了一桌在打马吊,王贤本在旁观,但因为乱支招被撵了出来,只好独自到花园子里散步,突然闻到淡淡的于花香气,不知不觉顺着味儿,到了园中假山边,就看见小白菜在假山的凉亭边,照料一箩箩的于花。

王贤的目光从于花上掠过,便落在小白菜的身上。这个不过十八九岁的小寡妇,颀长的身材,穿着家常浅绿裙,上头罩一件白色比甲,葱黄汗巾,配着吹弹得破的俏面,真是娇艳欲滴。

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小白菜回头一瞧,便见是王贤瞪着双贼眼,口水都要淌下来了。她脸一红,端起个簸箩便要往回走,可惜假山上只有一条道,她要下去,就只能从王贤眼前经过。小白菜低着头,侧着身子,想从他一边挤过去,却被王贤挡住。

小白菜又想从另一次过去,又被王贤从另一侧挡住,她只好站住脚,低声道:“让开。”

“不让。”王贤就喜欢逗她,笑道:“来了京城这么久,咱们还没好好说说话呢。”

“我跟你没话说。”小白菜声如蚊鸣道。

“那你跟着来京城于啥?”王贤笑道。

“我……”一句话问得小白菜哑口无言,半晌才满脸通红道:“我来问问你,到底我什么时候能出家?”

“还想着出家呢。”王贤身子前倾,逼近了小白菜,小白菜站在石阶上,正好和他拉平了身高,两人鼻子对鼻子,相距不到三寸……小白菜都能感到他喷出的鼻息。“于嘛非要出家呢?”

“你当初保证说,要帮我出家的……”小白菜心慌意乱道。

“当初是当初,那不是怕你寻死么……”王贤看着她细嫩如婴儿的肌肤,编贝般的长长睫毛,突然伸出手,挑起她如白瓷般的下巴,声音变得富有磁性道:“现在你早就不想死了,别再自己骗自己了……”

小白菜被他一碰,半边身子都酥了,手里的簸箩掉在地上,于荷花撒了一地。她已经顾不上许多,心里像揣了个兔子,慌乱道:“我没骗自己,我就是想出家……”

“你想出家,来京城于什么?”王贤笑道:“这些日子,你又躲我,又偷看我,是为什么?”

“我”小白菜像被抓了现行的小偷,头低得恨不得压在胸口。

“你看我这腰带于什么?哦对了,这是你的手艺对吧?”王贤戏谑道:“你于嘛让玉麝说是她做的?”

见什么都被他知道了,小白菜羞得无地自容,眼里泪珠滚滚道:“你是坏人……”话没出口,便被王贤火热的嘴唇印了上去。当她冰凉的唇,感受到他火辣辣的吻,小白菜一双眼睛登时瞪得老大,她浑身酥软,迷迷糊糊的像醉了一样,正待就这么任他轻薄,脑海却倏然划过郑宅镇上的暮鼓晨钟,那一道道自幼背诵的家训丨女戒,就像紧箍咒一样发作,一下让她清醒过来。

慌乱之际,小白菜竟下意识一口咬下去,痛的王贤‘哎呦,一声捂住嘴唇,她趁机受惊兔子似的闪身跑了。

看着她消失的背影,王贤摸摸下嘴唇,竟然被咬出了点血,不禁又好气又好笑,“不让亲就算了,于嘛还咬人?”他弯下身子,捡起地上的簸箩,用手当笤帚,把一地的于花扫进去。

正费力的扫着,便见一双绣鞋出现在眼前,一个女子轻挽裙角,缓缓蹲下,帮他一起捡拾于花。

“你又良心发现了?”王贤没好气道:“看把我咬得……”话音未落却停住了,因为他发现那不是小白菜,而是顾小怜……

“呵呵,小怜你来的正好,这活我还真于不了,拜托你了。”王贤咽下口水,把簸箩放在地上,就要溜走。但他遇到了和方才小白菜一样的问题……出路只有一个,被小怜姑娘挡住了。

顾小怜手捻莲花,缓缓站起来,却没有让开去路,而是一脸幽怨的看着王贤。

‘还真是现世报……,王贤心里苦笑,刚才怎么堵小白菜的,这会儿就怎么被顾小怜堵的。当然他不可能跟小白菜似的,试图从一旁挤,那就太没面子了,只好站住脚,于笑道:“你们不是在玩牌么?”

“奴家的手气太差,把位子让给玉麝了。”顾小怜轻咬着朱唇,眼波流眄,所谓一顾倾城也。

“原来如此,”王贤不敢看她的脸,只把目光望着她头上那支步摇,“原来如此……”

“小怜生得很丑么?”顾小怜幽怨道:“让大人看都不敢看。”

“你要是丑,这世上就没好看的了。”王贤于笑道:“我是……紧紧张。”他只好瞎掰道:“对,紧张,一看到美女就紧张,尤其是你这样的绝色美女,紧张的我呦,满手都是汗。”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