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九章 小别胜新婚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3-12-11    作者:三戒大师

酒席吃到午后才散,王贤已经在前院给兄弟们备了住处,但众人纷纷表示要回营歇息,不在这里受他左拥右抱的刺激。朱瞻基倒是想留下来,再跟银铃套套近乎,却被王贤以过犹不及,为由劝了回去。

送走了太孙他们,王贤回到后宅,便见林清儿几个围在顾小怜身边听她弹琴,琴声悠扬,听者陶醉,画面说不出的优美和谐。

王贤本打算安静听听,那琴声却忽然停了……他的脚步声放得很轻,却还是被第一时间发现了。而且发现他不是离门最近的小白菜,也不是武功最高的灵霄,而是正在弹琴的顾小怜……她停下手款款起身,灵霄还在那问:“姐姐怎么不弹了?”

“大人回来了。”顾小怜小声说一句。

见众女都朝自己望来,王贤竟有些想流鼻血……天哪,一个个春兰秋菊,各擅胜场的大小美女凑在一起,真叫人受不了啊。他摸下鼻子,好在没淌鼻血,忙笑笑道:“你们随意就好,不必管我。”说着便逃也似的走掉了。

看着他落荒而去的背影,灵霄奇怪道:“这里有老虎么?他怎么跑的比兔子还快?”

“虽然没有老虎,却有个女大王。”银铃咯咯笑道:“八成是你平时把我哥欺负惨了。”

“才不是哩,小贤子叫我师傅,我那是管教他。”灵霄想一想,恍然道:“我想起来了,他是怕小怜姐姐,每次见到她都落荒而逃,都不敢单独和她说话”

“灵霄妹妹瞎说什么……”顾小怜小声道:“大人堂堂男子汉,难道还怕了我个弱女子?”

“正因为是男子汉才怕你。”灵霄笑道:“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英雄难过美人关。”银铃道。

“就是这个意思。”灵霄点头道。

小姐妹一唱一和,把顾小怜取笑的面红耳赤,娇羞欲滴的样子,风韵格外动人,看得林清儿都是一呆,心说我那相公怎可能把持得住?若真是怕我吃醋,才不肯亲近这小怜姑娘,我心里虽然感到欣慰,但还得跟他把话说开……

小怜姑娘被取笑的坐不住,告罪先下去了,临走还叫着灵霄和银铃一起,给林清儿和王贤创造独处的机会。

王贤进去书房,玉麝忙跟进来,伺候他除下靴帽,换上家具的便服,倒让王贤奇怪道:“小茉莉啥时候这么勤快了?”

“婢子啥时候不勤快了。”趁着四下没人,玉麝偷捏他一把,一小半是嗔他揭自己的老底,一大半也有过过手瘾的意思。她是王贤当年从慈幼局领回来的,虽然是婢女身份,但一直当成半个妹妹养着,加上王贤没什么架子,才让小丫头这么大胆。

王贤了然了小美人的心情,呵呵一笑道:“是啊,小茉莉最勤快了。”

“其实也没那么勤快……”玉麝羞羞道:“但以后会很勤快的。”

“哈哈……”王贤笑着点点头,坐下道:“去给爷倒杯茶喝。”

“是。”玉麝乖乖的出去了,不一会儿回来,脚步声却变了,王贤抬头一看,端着茶盏进来的,却是自己的林姐姐。

“清儿,”王贤放下书,伸手招呼道:“过来相公这儿。”

林清儿最喜欢听他这样叫自己,便乖乖过去,像一只温顺的小猫,被王贤搂在怀里,享受这久别的温存。但有句俗话说,小别胜新婚……林清儿翘挺滑嫩的臀部,坐在王贤的大腿根上,不一会儿就感到了变化,小王贤正顶在她的翘臀间,火热火热的。

林清儿嘤咛一声,正待下意识的移开身子,却被相公一口含住了白玉般的耳垂,一副娇躯登时便酥软不堪,瘫在王贤怀里任他施为。哪知王贤得寸进尺,贼手竟从裙底伸到了她的亵裤上……每一下触碰,都能拨动林清儿的心弦一般,让她销魂蚀骨,她用尽残存的理智,颤声道:“官人,天还没黑呢。”

“咱们又不是没白日宣淫过……”王贤却满不在乎的喘着粗气,粗手笨脚的去解她胸前的纽扣。

“这里是书房呢……”

“我早就想试试在书房了,这下终于找到机会了。”王贤一提双臂,便把怀里的江南美人抱到宽大的书桌上,用火热的嘴唇,封住她柔软甜蜜的唇瓣。这一吻,天雷终于勾动了地火,于柴终于碰上了烈火,把林清儿心中无尽的相思全都勾了出来,她将端庄大妇的矜持抛到九霄云外,伸出双臂搂住丈夫,蜜唇香舌拼命的回应着他,檀香袅袅的书房里,满是男人粗重的呼吸声,和女子细弱箫管的呻吟声……

当用热吻不足以宣泄满腔的激情时,两人开始给对方脱衣物,但王贤刚才解不开林清儿的衣裙,现在血液集中到某个部位,就更加解不开了。林清儿轻咬着微肿的唇,自己解开了前襟的纽扣,又解开雪白的中衣,露出里面绣着鸳鸯戏水的粉红湖丝肚兜。

美人宽衣、娇羞难耐,实在是世上最好的催情药,王贤呆呆看着她施为,待瞧见那粉红的肚兜时,终于忍不住低吼一声,把她按倒在宽大的书案上,隔着肚兜去揉捏她小巧挺翘的一双椒乳,一对蓓蕾便顶着柔滑的丝绸高高绽放开来

“官人,我要……”林清儿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双白嫩纤细的小腿紧紧箍着他的腰肢,发出令人可以不顾一切的召唤。

“娘子,我来了”王贤应一声,与妻子合二为一,那一刻是那样的美妙,似乎连心灵都浑然一体的契合起来……夕阳透过窗户,洒在紧密结合的二人身上,细密的汗珠竟金光闪闪,真似一对神仙眷侣,好一个春色无边。

一直盘肠大战到天黑时分,两人都看不清彼此了,战场也从书桌,移到了地毯上,仍旧没有分出胜负。这时外头响起脚步声,似乎是玉麝那丫头过来掌灯了,王贤忙咳嗽一声道:“不要进来,我和夫人正在小憩,待我们睡起来再说。”

玉麝虽然年纪小,但王贤两口子成亲后,她便睡在外间伺候,因此什么不明白?心里不禁跟吃了火龙丹似的,从里到外一阵燥热,赶紧逃也似的走掉了

林清儿这时也清醒过来,掐一把王贤腰间的软肉,怨他不分时间场合,让自己在丫鬟面前丢了脸。

“嘿嘿,”王贤伸展四肢躺在地摊上,慵懒的笑道:“刚才肯定是小茉莉,她都听了多少回了,不多这一次。”

“那小丫头……”林清儿想起玉麝总是巴望着老爷垂怜的样子,忍俊不禁道:“等不及官人收了她哩。”

“才十四五岁的小丫头,着什么急……”王贤又不是傻子,哪还用林清儿提醒,但他自有主意,摇头笑道:“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还不认识我呢。”

“却也是认识的,”林清儿本想穿衣起身,却实在舍不得这朦胧夜色下的温柔,便蜷在夫君的怀里,呢喃道:“只不过那时候,你还是个无赖小子,整天就知道敲诈我,还说要让我嫁给你……”

“谁还没个不懂事的时候,”王贤汗颜道:“何况那是从前的我,不是现在的我。”

“嗯。”林清儿点点头,双目在夜色中闪闪发亮道:“我家官人,现在是堂堂男子汉,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了”

“嘿嘿,”王贤邪邪一笑:“本大丈夫又顶天立地了,小娘子受死吧”说完再次进入了爱妻那柔若无骨的娇躯合为一体。

动人的娇喘呻吟声,再次在轻怜蜜爱中响起:“官人,官人,饶了妾身吧……”那娇吟就是最好的补药,让王贤血脉贲张、金枪不倒,可惜屋里太黑,看不到娇妻忘情的样子…他想到宝库里还有颗夜明珠,心说下次一定要提前备下,定然别有一番情趣。

久旱逢甘霖的小夫妻,一直折腾到半夜才彻底尽兴,王贤已是手脚发软,但林清儿更是连指头都抬不起来了,他只好强撑着爬起来,摸着火折子点着了灯,把娘子抱到被窝里……书房里有卧具,是供他读书累了时小憩用的,王贤本想说咱们回卧房吧,无奈林清儿羞得不肯见人,两口子便在书房的单人床上,钻了一个被窝。

“书房这么大,为什么不放张大床?”王贤搂着星目迷离的妻子,第一次对宅子的摆设有了不满。

“赶明儿让他们换张大的就是……”林清儿明明很困,却又兴奋的睡不着,吃吃笑道:“好让官人打着读圣贤书的旗号尽情荒淫。”

王贤知道她说的是在杭州时,红袖添香夜读书的那段日子,不禁有些怀念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温那段神仙般的日子?”

“官人很怀念当初么?”林清儿却觉着,现在移居京城,再不用被婆婆强大的气场所笼罩,才让人感到轻松呢……虽然这念头有点不孝,但她只想想总是可以的。

“嗯。”王贤点点头,他还没告诉妻子,再过两三个月,自己就要出征的事情……尽量晚点让她知道,少担心几天也是好的。“现在想想,就是当时背那些八股文,都是很让人开心的。”

“说起来,”林清儿突然想到进来时的所见,略有些不解道:“官人怎么还在背程文呢?”


下一篇: 上一篇: